8文库 > 仙侠小说 > 儒道封神 > 第4章 0004 何必自误
    袁沉鱼晨间被掳,让两个地痞关进了西郊破庙,惊惧万分。她苦求那两个地痞放她走,百般拍打庙门,扰了对方酒兴。

    其中一个地痞失言,才说出袁家半年来一应遭遇的幕后真相。

    原来,张一念两耳不闻窗外事,十年寒窗苦读,才名渐显,尤其半年前作过几首诗,更是声名大作,抢了窦如龙的风头,让窦如龙很不高兴。

    所以窦如龙让人悄悄在工坊的机器上做了手脚,害袁沉鱼的父亲受伤断腿,包括后来借给袁家的高利贷,也是窦如龙的朋友所为,只等着秀才考试的时候,让催债之人堵门,祸害张一念的心智。

    而此次张一念参加文比,对窦如龙造成莫大威胁,窦如龙等不到秀才考试,提前让人上门催债,再加上今日指使地痞掳走袁沉鱼,全都是为了彻底击垮张一念。

    “……窦如龙做局害我们,我们难道还要去给窦太后祝寿?”

    讲完这一切,袁沉鱼泣不成声,抬着泪眼说道:“一念,窦家嚣张,就是仗着窦太后撑腰啊!”

    “……”

    张一念双拳紧攥,两只眼睛全都红了。

    在恨少十二书峰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到过,掳走袁沉鱼这事,十有八九是窦如龙背后作祟,但他万万没想到,就连半年前岳父受伤的事,也是窦如龙从中作梗。

    先害岳父,后害未婚妻,何等大仇?

    袁沉鱼说的对,给谁祝寿,也不能给窦太后祝寿!

    “文比,我还是要去的!”

    沉思良久,张一念沉声说道:“祝寿的所谓荣耀,送给咱们,咱们都不要!但他窦如龙想要道心,也得是咱们先说不要才行!”

    袁沉鱼没转过弯来,疑惑的问道:“一念,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道心可以不要,但他窦如龙……别想赢!”

    县院文比胜出奖励的那颗天降道心,现在的张一念真心看不上。

    因为,他已经有了揽胜道心。

    道心高下之分,唯有进阶进士才能知晓,但在恨少十二书峰上,圣前张一念却是早早了然于心。

    一般来说,道心分上中下三等,每一等之中又分上中下三级。

    下等道心一般只有一种属性,而且不外乎记忆加深、阅读加速之类。

    中等道心的属性却会有至少两种,比如一目十行、博闻强记等等。

    上等道心属性一般都在六种开外,基本上相当于三颗中等道心的属性叠加。

    县院本身就是人族经学的底层,县院层次的文比,能够颁发的道心,最多只可能是下等中级道心,甚至还可能是下等下级道心,能附带一个日读三书的属性,就算不错了。

    而张一念的揽胜道心得自自铸,乃是一颗上等上级道心,拥有着顷刻领悟、虚拟推演、精准计算、业精于勤、手到擒来、笔下如神六种凝练属性。

    比如顷刻领悟,凝结了一目十行、目睹心知、融会贯通的属性,比如虚拟推演,包含了立竿见影、法出身随、言及终点三种属性……他道心的六种凝练属性,至少相当于普通道心的十八种属性。

    仅仅包含了一种属性的下等下级道心,张一念怎么可能看得上?

    他唯一看中的是,胜出。

    心怀万卷书,身怀万般技能,他要胜出,谁人能挡?

    他不胜出,天理何在?

    “窦如龙,你要道心那就拿去!但这事,没完!”

    张一念没有把话告诉袁沉鱼,却是在暗中下定决心:“害我袁伯伯一命,我要让你整个窦家陪葬!”

    ……

    日至中天,已然午时三刻。

    县院前院的文比已经是最后一轮,最后三名童生上场应试。

    即时已经过半,这次文比即将结束。

    “县令大人!院长大人!”

    窦如龙来到考官席前,拱手说道:“先前张一念请假,说文比结束之前赶回,院长大人慈悲,允了他所请。但现在文比即将结束,还没见他人影,学生以为,他有蔑视县衙、县院之嫌!还请两位老大人治他目无尊长之罪!”

    “窦如龙这话不无道理啊!本来允他请假,已经是破了例,他自该谨守承诺,按时返回才是,怎么能够自食其言?”

    尹子安深以为然的样子,点头说道:“黄院长,依我之见,不如罚张一念禁考三年,你以为如何?”

    “这……”

    黄开诚眉深如海,心头微涩。

    平心而论,窦如龙所请、尹子安所说不无道理,禁止张一念参加考试的惩罚,也算合情合理。但张一念是今年观津县秀才试夺魁的热门首选,他一直看好张一念的前程,难不成没等着考试,就先绝了张一念今年参加秀才试的路子?

    黄开诚一咬牙,坚持说道:“文比不是还没结束么?现在讨论惩罚张一念,是不是为时过早?依我看,等文比正式结束再说也不迟。”

    “院长大人,书法比试可是需要时间应试的,如今只剩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张一念即便赶到了,又能如何?”

    窦如龙自以为万无一失,带着一丝丝洋洋自得,摇头晃脑的说道:“可惜了,本来还以为张一念这次书法比试也能夺冠的……”

    “你说得对,我本来就是要夺冠的!”

    于此时,白衣少年穿过县院大门,疾步来到当场,向着黄开诚和尹子安拱手说道:“两位老大人,学生幸不辱命,及时赶回。”

    “张一念?”

    窦如龙瞠目结舌,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你是不是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

    张一念看都不看他,问黄开诚:“院长大人,学生是否可以继续应试?”

    “当然可以!不过……”

    黄开诚有些遗憾的叹息道:“文比剩下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张一念,你,还能完成一幅书法作品吗?”

    “这有何难?”

    张一念挺身一笑,转身去了一张书案背后,抄起毛笔在砚台之中蘸足一管浓墨,落笔就写。

    “咦?”

    顷刻间,眼见张一念已经搁笔,黄开诚一脸意外。

    当今之世,书法一道仅有大篆、小篆和隶书三种,但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可能像是张一念这样行云流水一般挥洒即出,满纸龙蛇飞动。

    黄纸之上,墨迹淋漓,粗看之下,更像是一张鬼画符,完全没有章法。

    在场之人看到这样一张所谓的“书法作品”,无不面面相觑。

    “张一念,你何必自误。”

    窦如龙却是差点笑出声来,说道:“虽说你今日心神不宁,仓促之间,书法一科势必表现不佳,但这样自甘堕落,就有失风格了。”

    立刻有人附和道:“就是啊!明知自己写不好,就不要去写,还不如堂堂正正的退出文比。”

    “这不是书法,这是糟蹋纸。”

    “岂止是纸,还有笔墨!”

    “读书人视前辈先贤为师,以笔墨纸砚为友,张一念,你这样糟蹋东西,真让人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