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儒道封神 > 0002 磊落
    书法一科的考试,十人一组,十张书案一字排开,十名童生集体应试。

    人族圣文宫委派的观津县院院长黄开诚坐在考官席的背后,看看其他九名考生都在提笔写字,唯独张一念凝立不动;他微微皱眉之际,瞟了一眼院中的香炉。

    文比书法一科是有时间限制的,眼见半柱香的时间转瞬即逝,张一念尚未下笔,他不免有些遗憾。

    张一念在试贴和经义两科之中的表现,平心而论还是可圈可点的,黄开诚也乐见张一念三连冠。

    只是,今天这一科乃是书法呀,不管大篆、小篆,还是隶书,都不是一挥而就的好吧!

    “院长?”

    旁边的县令尹子安微微侧身,小声商议道:“我看这个张一念今天的比试有点悬了。”

    “换了谁遭遇如此祸事,也会神思混乱。”

    黄开诚叹息道:“书法一道首重精神,张一念就算勉强落笔,怕也不能写出什么好字。”

    ……

    “县令大人!院长大人!”

    已经考完或者等着下场应试的童生分成两组,在考官席两侧侍立,窦如龙迈步出列,拱手说道:“张一念骤闻噩耗,神思恍惚,如果强行镇定心神,专注于书法一道,只怕会对身体造成严重损伤。学生于心不忍,建议两位老大人下令,请张一念下场休息。”

    “此言大善!”

    县令尹子安捻着胡须微笑说道:“正所谓考场无父子,你能设身处地,为其他童生着想,实属难得。”

    “此次文比之前,已经请圣文宫立规,时间未到,请张一念下场,似乎有些不妥。”

    黄开诚微微皱眉道:“哪怕他最终还是不能下笔,我们也应该给他留足时间。”

    “圣人无情,但我们终究达不到圣人的高度。”

    窦如龙摇头道:“院长大人,与三连冠的荣誉相比,张一念的身体才是我最为看重的。如果身体有损,即便是让他侥幸夺得本次文比的三连冠,又能如何?”

    黄开诚眉梢微挑,心头不悦。

    他自然知道,这次文比和张一念最成竞争的就是这个窦如龙,眼见张一念神思恍惚,而窦如龙却不失时机的跳出来,请命终止张一念继续文比,要说心里没点多余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何必惺惺作态?”

    这个时候,书案边的张一念忽然扭头,目光熠熠的看了窦如龙一眼,说道:“我和你是对手,所以对我而言,如果你能现在暴病而亡,那是再好不过了。”

    “你——”

    窦如龙悚然变色,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张一念,你什么意思?”

    “县令大人说了,考场无父子,既然互为竞争,那就是你输我赢你死我活的事。”

    张一念冷漠说道:“窦如龙,我敢承认我这般想,你敢承认你这般做么?”

    “你……荒唐!”

    窦如龙脸色涨红,恨声说道:“不过一场文比,何来你死我活?”

    “张一念休得妄言!”

    尹子安喝道:“文比乃是雅事,说什么死死活活的,大煞风景。”

    “倒也磊落。”

    黄开诚却是捋着胡子微微一笑,提醒道:“张一念,莫逞口舌之利,不要忘记,你的时间快到了,还是快快献上你的书法作品吧。”

    张一念拱手说道:“院长大人,学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能否通融?”

    黄开诚有些看不懂他,微一犹豫,还是点点头:“你讲。”

    “学生有点私事,想要离开考场,但在考试结束之前,学生必当返回。”

    张一念说道:“此外,学生离场之前,想借县院笔墨纸砚现场一用。”

    “荒唐!”

    窦如龙再度跳出来,喝道:“此次文比,县院拿出一颗天降道心作为奖励,这是何等神圣的事情,你张一念比别人多长一只眼么?居然想要中途离场!文比道心如果不想要了,你就明说!”

    尹子安也有些不悦,说道:“张一念,你这个要求的确有些坏了规矩啊!”

    “所以才叫不情之请。”

    张一念拱手道:“两位老大人应该已经知道,一念与未婚妻相依为命,如今她出了事,一念断无稳坐钓鱼台的闲情逸致,还请两位老大人通融。”

    “人间至情,情有可悯。”

    黄开诚叹息一声,摆手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吧!文笔现场就有笔墨纸砚,你随便取用就是。”

    “多谢院长大人!”

    张一念微微鞠躬,转身就走。

    县院前院,有的是空地,他取了一套笔墨纸砚,选了一处石桌坐下,铺好一张黄纸,然后给自己磨了一砚台浓浓的墨汁。

    他磨得很慢,一边磨,一边把心中所有的杂念全部刨除。

    摒弃杂念,调整状态。

    揽胜道心不曾外显,但他能够发挥的百分之一的力量在他丹田之中渐渐溢散出来,融入他的身体,他的灵魂……

    ……

    “张一念那是做什么?”

    考官席上,尹子安好奇的问道:“怎么看他一直磨墨,都有一炷香的功夫了。”

    “磨墨,自然是为了写字。”

    黄开诚也是不解,微微皱眉道:“只是不知他准备写些什么……动笔了,像是在写诗。你看,一行五字,应该是一首五言绝句。”

    “有点像,已经写了四行……咦?”

    尹子安诧异的问道:“写诗这么费力么?怎么看他写完这四行,满头大汗,像是做了什么重体力活一样。”

    “谁知道呢?”

    黄开诚继续皱眉,看着张一念又写了两行,叹息道:“这次更夸张,怎么还甩起胳膊,活动筋骨呢?”

    他乃堂堂举人,虽知写诗不易,却也不曾见过张一念这般费力气的。

    又是半柱香的功夫之后,张一念提笔再写,又是两行。

    最后一字收笔,张一念居然摔笔在侧,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黄开诚有点坐不住了:“他到底写了什么诗?”

    尹子安说:“要不要把他叫过来问问?”

    黄开诚犹豫了一下,摇头道:“算了,他已经请假,我们身为考官,自当做好分内事为第一要务。至于张一念……总不至于是闲极无聊,锤炼书法。”

    只是,张一念究竟准备做什么?

    一炷香之后,眼看张一念匆匆将写下八句诗的黄纸折好收起,匆匆而去,黄开诚的眼神不觉微微闪烁。

    “他该不会是……”

    须臾之后,他轻轻摇头,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漫说童生,就是秀才,也未必能够轻易写出杀人诗……”

    他能猜到,袁沉鱼被掳走,甚至有人放言要卖去窑子,张一念十之八九可能是想去救人。

    但救人,面对的将会是穷凶极恶的凶徒,不杀人,未必能够成功救人。

    只是,一个小小的童生,又怎么能写出杀人诗呢?

    杀人诗,以心念为基,以天地清气为辅,尚未得到道心的童生,哪可能调动足以杀人的天地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