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超级唱作人 > 第五章 东尼大木
    “处不来……处不来再说嘛。”

    “怎么个再说法?再谈谈?再看看?”朱月芬双手抱臂,脖子一梗一梗地,“你打算把你女儿养成没人要的老姑娘,你就开心了,是吧?”

    “我不是这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朱月芬一探手,揪住了沈国良的耳朵,“我告诉你沈国良,今天我只让你带了耳朵,没让你带嘴巴!”

    沈国良不敢再多说,一脸苦相地揉了揉耳朵,小声嘀咕道:“不带嘴巴我怎么吃饭……”

    朱月芬小眼珠子一瞪,“那就多吃饭,少说话!”

    沈国良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高爸爸约的时间是六点半,他们提前十分钟到达,沈家两口子拖到将近七点才到。

    高歌坐立不安,只差让父亲打电话催促了。可高爸高妈一点也不着急,高爸知道这个点很塞车,不提前出门,肯定会晚点;高妈则早就一副你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包厢门被人推开。

    “抱歉抱歉,来晚了。”沈国良擦着额头不存在的虚汗,连连道歉。

    “没事,这个点堵得厉害。”高爸哈哈一笑,给了沈国良一个台阶下,站起来亲热地拍着他的肩膀,“有好几年没见了,气色比以前还好了。”

    “哪里哪里,我们都老啦,高大哥你倒是比上一次见面更精神了。”沈国良讪讪地笑道,“今天确实堵,早知道就早一点出门了。”

    简单地寒暄过后,高妈妈招呼两人坐下,让高歌给他们斟茶。

    沈国良上下打量了高歌一番,客气地称赞道:“攀攀现在可是越来越有艺术家范儿了啊!”

    高歌还没谦虚一下,高妈妈就看似责怪,实则骄傲地说:“这小子,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搞什么创作,吹拉弹唱的,我们又不懂,我看哪,隔艺术家还差得远呢!你就不要夸他了,再夸他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所以要不怎么说高妈妈是教国文的呢,说话水平就是不一样,看起来在说高歌不行不务正业,可话里话外都是满满的骄傲和自豪啊。

    天天搞创作,说明高歌很努力;吹拉弹唱,说明高歌会的东西很多;隔艺术家差得远,说明高歌已经可以与艺术家相比较了,只是还差一点而已。

    这时高歌拿着茶壶转到朱月芬这边,恭恭敬敬斟满一杯。

    朱月芬鼻腔里似有似无地嗯了一声,冷着脸,看也没看他一眼,手指随意在桌上点了一下。

    见到这一幕,饶是高妈妈涵养再高,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可她还是强装笑脸,跟朱月芬搭话,“月芬啊,你可是越来越年轻了。”

    一提起年龄啊皮肤啊身材啊,似乎可以跟任何女人搭上话。朱月芬当然也不例外。

    “我这有什么,天天面膜敷着才这个样子。要我说这女人哪,还是得会保养,不然你看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可看起来就像七老八十了一样,还有你这头发,都快白完了,听我的,该染还是得染……”

    朱月芬一番话,简直比指着一个女人的鼻子说她年老色衰还要恶毒。

    高妈妈在学校里是学生、家长都敬重的老师,何曾受过这样的气!闻言顿时像是生吞了只活苍蝇一样,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

    饭桌上顿时也为之一静。

    高爸爸脸色也有些难看。老头儿视线下垂,端起茶杯没滋没味地抿了一口。

    沈国良脸上表情复杂,掺杂着不安、不忍与不满。他对妻子使了个眼色,可朱月芬就当完全没看见,稍稍抬起下巴,轻蔑的目光在高歌母子身上来回打转。

    高歌皱起了眉头,眯了眯眼睛,正想一句话刺回去,谁料高爸爸一句话将他堵了回去。

    “攀攀,去叫服务员过来,点菜。”

    说完,他又问沈国良:“莹莹怎么没来?今天加班吗?”

    沈国良还没开口,朱月芬抢着说道:“是呀,加班呢!我们家莹莹啊,天生就是个劳碌命,今天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时间,下午又被他们课长叫过去加班,说是打算推荐她去日本总部学习一段时间,让她好好表现。”

    朱月芬用高妈妈明贬暗褒的手法,又原封不动给还回来了。

    而且高妈妈给高歌的标签都是些虚头巴脑的虚衔,人家的成绩可是实打实的。

    经常加班说明工作忙,工作忙说明你在公司重要性高啊,还特么是推荐到国外总部进修的后备干部。不管是真是假,高爸高妈这些从集体所有制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还就吃这一套。

    说到这里,朱月芬顿了一下,视线若有若无地从正准备起身去叫服务员的高歌身上瞟过,道:“哎呀,哪像你们家高歌,天天在家安安稳稳,就陪着你们俩,一家人齐齐整整,共享天伦之乐,多幸福!”

    看着朱月芬阴阳怪气的样子,高妈妈娇小瘦弱的身躯晃了一下,脸色更白了。高爸爸则是一脸死灰,牙关紧咬,板牙被锉得咯吱咯吱直响。

    可偏偏二老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人家不管怎么嘲讽也好奚落也罢,说的都是事实!

    我女儿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名牌大学毕业,现在是外资企业管理层,年薪五六十万,你高歌一个在家里靠父母的啃老族,自己连温饱都保证不了,居然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娶我女儿?

    白日做梦吧你!

    高歌见二老被挤兑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心里闷闷地很不好受。

    见朱月芬还想开口,高歌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

    “沈叔叔,朱阿姨,今天请你们吃饭,主要就是想跟你们通个气。强扭的瓜不甜,我跟沈莹莹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硬凑到一起并不合适。辜负了沈爷爷的一片苦心,我感到很抱歉,希望你们二位能够体谅。”

    一席话说完,包厢里四人都呆呆地看向高歌。

    沈国良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不管怎么说,解除婚约的话也是高家先提出来的,沈老爷子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到他头上来。

    高爸高妈脸色稍微好了点。从沈国良和朱月芬表现出来的样子可以明显的看出来,这份婚约是做不了指望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由高歌自己先提出来,好歹也能找回点面子。

    倒是朱月芬,眼珠子瞪得老大。她拐了这么多弯,想的就是怎么先把高家奚落个够,然后由自己提出解除婚约,好好出他一口气。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弯拐大了点,一不小心被高家这小子弯道超车成功,直奔终点了。

    刚刚还好整以暇的朱月芬顿时不干了,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高歌的鼻子就骂:“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还你觉得不合适,我就从来没觉得合适过!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娶我女儿?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人五人六的,还艺术家,装什么大尾巴狼!”

    高爸高妈顿时火冒三丈,这次倒是一样,都涨红了脸。可作为一名人民教师,高妈妈可没有朱月芬骂人的口才,只是气得浑身发抖,凄声道:

    “朱月芬,你不要欺人太甚!”

    “怎么着啊,我有说错吗!有吗?啊?”

    眼看两人面对面掐上了,沈国良慌忙起来拦住了妻子,这边高歌也站到母亲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护在她身前。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梆梆梆三下,然后来人干净利落地一拧把手,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身着一套职业裙装,头发盘在脑后,鼻梁上架着一副小巧的圆眼镜,中和了稍嫌生硬的脸部线条,整个人显得很英气。

    高歌在心里对比了一下,这张脸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位有八九分相似,加上这个时间地点,便断定,这就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沈莹莹。

    “抱歉,我来晚了。”

    沈莹莹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嘴里说着抱歉,可一点抱歉的语气都欠奉,更像是公式化的开场白。

    见没人回应,沈莹莹似乎也见多不怪,转身从身后拉出来一名男子。

    “这是我的男朋友,tony,中文名吕东尼,双口吕,日文名东尼大木,你们叫他东尼就好了。tony的父亲是我们公司副会长,这一次他是以总部巡检的身份过来,以后可能在这边常驻。tony,这是我的爸爸,这是我的妈妈,”沈莹莹给身后站出来的男子介绍道,然后她一指高歌一家,“这是我爸爸的朋友,和他的家人。”

    吕东尼一身西装,皮鞋锃亮,面白无须,中分头,单眼皮,看起来很有一副年轻才俊的样子。

    沈莹莹介绍完,吕东尼上来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吕东尼的口音听起来有点别扭,联想到他还有个日文名,以及沈莹莹在日资企业工作,高歌顿时心下了然。

    可是东尼大木这个名字,还是让他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东尼大木啊!

    你咋不叫周杰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