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超级唱作人 > 第四章 宴无好宴
    “嗯,说起这件事,也是好多年前的老黄历了,也不知道你还有没印象。沈叔叔和沈爷爷你还记得吧?当初……”

    在高爸爸的讲述中,相关的记忆碎片一点点在高歌脑海中浮现出来,然后拼凑成一个较为完整的印象。

    高爸爸所说的沈叔叔和沈爷爷,与他们高家是世交。

    高歌的爷爷,高老爷子,年轻时在部队当兵,当上班长的时候,来了一个新兵,就是沈叔叔的爸爸,沈老爷子。

    高老爷子和沈老爷子互相一打听,居然还是同一个镇上的老乡。尽管二人相差了十多岁,可是战时的老乡加战友,那关系可真是过命的交情,说比亲兄弟还亲都不为过分。

    高老爷子给沈老爷子挡过子弹,沈老爷子也在炮弹落下来的关键时刻推了高老爷子一把。

    战争结束后二人复员,又先后分配到同一家炼钢厂,已经进入管理阶层的高老爷子,更是任人唯亲,大力扶持正值壮年的沈老爷子。沈叔叔的母亲,还是高歌爷爷给介绍撮合的。

    沈叔叔和高爸爸差了十来岁,从小玩到大。也就这些年由于其他方面的原因,来往少了些。

    两个老爷子为了让两家的关系延续下去,可谓绞尽脑汁。早在高歌那已经夭折的姐姐出生时,两个老爷子就动过让两家第三代结亲的念头。

    可那时候沈叔叔比高歌姐姐也大不了多少,这事自然就不了了之。

    然而谁能想到高歌的姐姐居然夭折了。高妈妈重又怀上高歌时,沈家媳妇儿也怀上了!

    这下两个老爷子是谁也拉不住了,直嚷嚷这是老天的安排,相差十来岁的两家,居然也有年岁相近的一代!

    老天的安排啊!还不够他们臭屁的吗!

    于是,在高歌出生后不久,高歌的小未婚妻沈莹莹也呱呱坠地。

    那时候沈家媳妇——也就是沈莹莹的妈妈,一直是不怎么同意的,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指腹为婚这种事!

    要是高家小子是个傻子,咱还能把自家姑娘往火坑里推不成?

    可是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旧社会过来的沈老爷子就是家里的太上皇,沈家就是他的一言堂,说一不二,一言九鼎。

    沈家媳妇没辙,只能使出最强杀手锏——等!

    我等到你嗝屁了,你还能管我?

    于是在十多年前,高、沈两家的太上皇相继仙逝之后,沈家在沈妈妈的主导下,与高家的关系渐渐变得疏远。

    最早的时候,两家过年都一起吃团年饭,后来老爷子抱恙,就变成了初一拜年,老人离世后,变成了初七八才来一个人,也不吃饭,喝杯茶抽支烟就走,最近两年干脆不来了,甚至电话都没有一个,直接发一条拜年短信完事,还是群发的。

    也不怪老太太对沈家没好印象,尤其是沈妈妈。她现在已经把对沈老爷子的满腹怨怼全部转嫁到高家身上了,对这门亲事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末了,老头儿又叮嘱了高歌一遍,然后被老太太拉出门散步去了。.

    和未来丈母娘沈妈妈的想法一样,高歌对这件事也是打心底无法接受。

    要是他和那谁,沈莹莹,从小就感情很好,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长大了也能互相接受对方,那这所谓的指腹为婚,就是皆大欢喜。

    可从高歌记忆中对沈莹莹的感官来看,这事压根就不靠谱。

    倒不是说沈莹莹有多糟糕,正相反,相对如今废材一般的高歌来说,人家的条件可比他好太多了!

    沈莹莹身材长相都是中上之姿,上学时成绩也十分优秀,考了个不错的大学,本科念完又进修硕士,毕业后进了一家日企做行政工作,工作认真努力,去年升任人事部主管。

    早把宅在家里啃老的高歌甩开八条街!

    高歌觉得不靠谱,是因为两人的性格。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她妈的性格,沈莹莹的个性要强好胜,而且长期以来顺风顺水地成长,多少让她内心充满傲气。

    不说眼高于顶吧,至少一般的追求者她是看也不会看一眼的。

    尤其是进了等级制度森严的日企之后,这种对社会阶级地位的要求,对沈莹莹的影响更是从头到脚。

    不要求比她能力更强职务更高经济更好,最起码不能比她层次低吧?

    高歌连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何谈职务、经济?退万步讲,就算他有这个资本,可是以他的性格,又怎么会对沈莹莹要强的个性委曲求全。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老人家都已经过世了,也没必要愚孝,明天厚着脸皮让人家拒绝一次算了。”

    高歌心里叹了口气。

    回到房间,高歌很快就将这些烦心事抛到脑后。

    满屋子的编曲设备、乐器,让他这个在另一世界只唱过ktv的土包子兴奋不已。

    “这哥们的技术,再加上原来世界的歌曲……妈的,哥想不红都难啊!”

    不过在这一世界高歌的记忆中,从零开始做一首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好在高歌平时夜店、ktv没少去,唱得也还算过得去,平时在公司没事时也经常听歌,他脑子里记得的歌词曲谱可不老少。

    有了歌词,旋律,就可以把一首歌清唱下来了。

    可现代意义上的作曲,和编曲是两回事。许多歌曲在词曲作者那一栏,一般会写作词人、作曲人,严谨一点的,还会有编曲、乐队成员、和声成员等等。

    通俗一点解释,现代作曲通常只表示制作人声部分的曲调,编曲才是除了人声以外的伴奏,包括前奏、间奏、尾奏以及伴奏等等。

    这就不是高歌能记得的东西了。毕竟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伴奏这种东西,大家也就听个热闹。能在仔细听地时候,认出伴奏用了哪几种乐器,就算是对音乐比较敏感了。

    虽然高歌不记得完整的歌曲伴奏,但他知道听起来是大概是什么样子。用这个世界高歌的编曲能力,完全可以反过来推导,重新做一份伴奏,然后配上人声听一遍,找出不合理的地方进行修改,并最终完善。

    这样一步步打磨完善,高歌相信以这家伙的功力,肯定能做出不输于原版的伴奏。

    至于是不是跟原来世界的编曲100%吻合,追求这个完全没意义。因为除了他自己,这个世界也没第二个人听过。

    想到就做。

    高歌再次一头扎进了音乐的海洋。

    只是这一次,他已经完全从魔障中跳脱出来,彻底进入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快速上升通道!.

    翌日。2012年6月10号,星期天。

    高歌穿越到新世界的第二天。

    高歌昨天尝试了一晚上,先是一边哼唱,一边记下歌词和曲调简谱,这样整理了几十首他一时能想起来的歌曲。

    这些还都是草稿,需要在编曲上不断调整打磨。

    今天白天一整天,他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找准一首歌,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尝试。

    随着对编曲设备还有各种乐器逐渐熟悉,高歌越来越得心应手,眼看着一首歌的大致轮廓已经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细节上的微调。

    高歌正打算一鼓作气将作品完成,高爸爸敲响了房门。

    看到明显经过精心梳妆打扮的二老,高歌愣了一下才猛然想起,晚上还有个家庭聚会呢!

    没什么好说的,去吧。

    高歌洗了把脸,弄了个发箍,把齐腮的长发往后拢起来箍住,换上一套干净的运动服。

    为了体现高家对这门亲事的重视,高爸爸特地在粤州酒家订了一间包厢。

    酒店离家不远,可也不近,开车得二十来分钟。

    家里本来有一辆丰田皇冠,可老头儿年纪大了,家里怕他开车不安全,又没其他人会开,就把车卖了。

    老太太想搭公交车过去,被高歌劝说住了。

    两个年近七十的老人家,这会儿又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人多得离谱,且不说上不上的了车,万一被挤出个好歹,那可真是无妄之灾了。

    拦下一辆的士,高歌在心里又把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鄙视了一次,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抽时间先把驾照考到手。

    与此同时,另一条通往酒店的路上,沈家两口子也正在开往酒店的车上。

    与高家不同的是,他们是自己开车去的。沈国良还能开车,家里也有车,一辆黑色丰田凯美瑞。

    沈国良胖胖的,一脸福相,看着挺和气。

    可这会儿他却是一副苦瓜相。

    “我说莹莹她妈,你等下说话也不要这么冲,就说孩子都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让他们自己处,处得来就处,处不来……”

    “处不来怎么着?”副驾驶上的朱月芬斜了他一眼。

    朱月芬也有些发福,不过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光滑,头上看不到一根白发,加上一身暗红色缎面旗袍,整个人看起来比高歌妈妈至少年轻二十岁。

    只是这位朱阿姨的长相很有特色:额头高而窄,眉毛细而淡,眼睛很大,瞳仁却很小,颧骨高,嘴唇薄。明明身材都有点微胖发福了,可面部却给人没什么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