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都市之御美修仙 > 正文 第5章驱使美女
    “看不透,摸不着,猜不出。”

    见惯了无数形形色色的人,秋微早已经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任何人都难以逃脱其法眼。

    但是流风,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却是让她完全无法看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就在秋微揣摩流风的意图之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紧跟着就有几十个壮汉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你们全部都给我滚!”

    为首者正是狼狈离去的霍天华,他受伤的手臂绑着缠带,神色带着狠辣。

    见到这么多凶神恶煞之徒冲进来,餐厅内的食客都慌张逃离,餐厅老板跟那些服务员也躲在一边,不敢冒头。

    “小子,你有种,居然真的敢待在这里,现在,给我跪下来磕头认错吧。”

    霍天华走上前来,拉了一张凳子,正准备坐下,却被流风一脚踢开。

    ‘噗通’一声,伴随着一声惨叫,霍天华狼狈倒地。

    “少爷,你没事吧。”

    随行的手下赶紧扶起他,其他的手下有几个眼中凶光一闪,同时出手,挥动着硕大的拳头砸向流风的脑袋。

    对于这一切,秋微双手抱胸,嘴角露出一抹幸灾乐祸之色,她倒要看看流风该如何面对。

    “心沉丹田,气走三焦,再逆八脉。”

    此话一出,原本还老神在在的秋微立即神色大变,只见一道幻影闪过,在场除了流风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楚了。

    下一刻,伴随着几声惨叫,那几个向流风出手的壮汉拳头上各自插着一只筷子,鲜血淋漓。

    这一幕,让其他人都呆住了,正被手下扶起来的霍天华大吼一声:“你们全部一起上,将这小子给我大卸八块!”

    “你为何会知道我家秘传心法!”

    秋微死死的盯住流风,双眼流露出一抹杀机。

    “因为我是楚流风。”

    流风的回答很简单,却让秋微咬牙切齿。

    “把这些苍蝇都给我解决掉吧,兴许我可以指点你一二。”

    秋微深深吸了口气,有心要向流风出手,但是他的神色太过于淡然了,而且给她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她看着流风,仿若对方是一个无底深渊,任凭她如何探索,都难窥全貌。

    念头百转,最终秋微还是决定按照流风的话去做。

    她动了,姿态优美,如同一只高贵的孔雀,舒展身体,一名名身手不凡的高手在她手底下连一招都支撑不住。

    流风轻飘飘开口:“脉冲天灵,复而周始,再入八脉。”

    下意识的,秋微就按照流风所说的运气法门。

    这一运转,顿时,一股澎湃的力量忽然从身体深处迸发出来。

    “砰!”

    玉掌往前横推,可怕的劲风直接将跟前的一名壮汉给轰出十几米开外,沿途不知道撞碎多少桌椅。

    “这”

    秋微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眼眸,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她的心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以往她修炼玄阴功,总会有种生涩感,一旦时间长了,还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但是先前她按照流风所传授的法门略一运转,就有种蛟龙入海的畅快感!

    强压下心头的种种情绪,秋微接连出手,眨眼间霍天华所带来的几十个高手全部哀嚎着躺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你你你你别过来,我爸可是霍正雄,你敢动我,整个陕北都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眼见一个如此魅惑的女人有此等战力,霍天华早已被吓破了胆,除了抬出他的父亲,再无计可施。

    “霍正雄?”秋微头一歪,眨巴着大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你说的是那个手眼通天,在黑白两道都有很大势力的霍正雄么。”

    “没错。”见到秋微一副‘慎重’的模样,霍天华的底气一下子就足了起来,身体一直:“知道我爸爸的厉害,那就”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忽然爆发的流风一拳打在肚子上。

    这一拳,流风使出了全力,又是击打在重要位置上。

    霍天华两眼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

    没有理会昏过去的霍天华,流风一把扯下他脖子上的红绳。

    那红绳上面挂着一个只有一半的红玉葫芦。

    “没想到这东西居然会流落到此处。”

    流风自语,旋即收起红玉葫芦,蹲下身去,从霍天华身上掏出手机,找到其父亲的联系电话,将他现在的模样拍了几张照片发送过去。

    “那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秋微看着那个被流风慎重收起来的红玉葫芦,好奇的问道。

    “小孩子家家的,不该问的别问。”

    流风的话让秋微气得吐血,她在不停的磨牙,要不是感觉对方深不可测,她早就出手狠狠教训他一顿了。

    没有理会秋微,不到两分钟,电话响了。

    流风直接开了免提,电话那端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论你是谁,敢伤我儿子,这世间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流风笑了,这两父子说话的调调都是一样的。

    “我给你十个小时的时间,将另一半血玉葫芦带到我面前,否则,不但你儿子命不保,就是你也别想活命。”

    电话那端,有片刻的沉默,最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揣在口袋里,流风向秋微吩咐道:“将这小子带上,找一个无人的地方,最好是烂尾楼一类的。”

    秋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不听?”流风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一抹邪异之笑:“先前你按照我所说之法门运功,并不完整,如果没有接下来的口诀,运气好点修为尽废,运气差点,会死。”

    秋微怒视流风:“你敢算计我!”

    流风哂然一笑:“有何不敢。”

    秋微神色阴晴不定,以往只有她算计别人,何曾有过被别人算计的一天?

    “好,我听,但是你别栽倒我手里,否则本姑娘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

    对于秋微的威胁,流风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自顾自的出了门。

    身后,秋微心不甘情不愿的单手提起昏迷的霍天华,向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