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退伍兵王 > 第三十四章 苏海宁离婚的原因
    捷达出租车载着许正阳来到了王飞的建筑公司停下,付了车钱,许正阳把西装上衣往左胳膊上一搭,右手拎着皮箱子就进了公司的大门。

    王飞从二楼的办公室早就看见了许正阳,心里还在纳闷,这小子怎么打车回来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顿由心生,起身飞快的跑下楼。

    在一楼的楼梯口刚好与许正阳走了个顶头碰,发现他身上的白衬衫到处是血迹斑斑,王飞心里一惊赶忙问道:“哥呀!你这是干啥去了,抢劫去了吗?怎么整的浑身血啊?”

    许正阳大黑脸露着一口大白牙嘿嘿一乐没说话,就那样傻了吧唧的瞅着王飞乐。

    “哥呀!我记得你是开车走的啊,我那车呢?”王飞感觉事情不太对,赶忙追问道。

    “这呢!”许正阳把装钱的皮箱子往王飞脚跟前一扔说道。

    “啥玩意儿?那么大一辆车,你就用一个皮箱子给我装回来了?你是把我那车火化了,装着骨灰回来的,是不?”王飞似乎已经猜到了自己爱车的下场。

    “这里一共是七十万,三十万是上午向你借的现金,那四十万就赔你的车钱,肯定够你再买辆新的了,旧的被砸烂了,现在在交警队扔着呢,有时间你去拉回来也行,我还有事得走了,那个……谢谢嗷”说完许正阳一溜烟的跑了。

    “许正阳!你大爷!……”王飞看着地上的钱,摇头嘿嘿一笑,拎起皮箱子,去了财务室。

    许正阳出了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医院,一天没看见苏海宁了。

    辽河市医院的五楼重症监护室里,张强四肢缠着绷带,整个脑袋都包个严实,手筋脚筋都已经接上了,可是伤了周围的神经,会失去部分功能,也就是说,即使接上了,以后他也是废人一个。

    蒋开明站在病床前,冷着脸看着张强,张强刚刚苏醒,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蒋开明。他清晰的记得许正阳对他所做的一切,在张强心里许正阳就是个魔鬼,他的恶梦,永远也挥之不去的恶梦……许正阳这个名字就像烙印一样的烙在了他的心里。

    蒋开明没问他为什么没给工人开工资,他知道张强好赌,所以他很容易就联想到拨给他的工资款去了哪里。

    许久后,蒋开明冷冷的说道:“别想着报复那个许正阳,这个人,你我都得罪不起!别说我没警告过你”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随后张强的眼神里露出了惊讶。

    许正阳下了出租车直接把那带血的衬衫扔进了垃圾桶,光着膀子找了个服装店重新买了件衬衫,那回头率别提有多高了,又在医院外的水果店买了点水果,拎着上了楼。

    来到苏海宁的病房,轻轻地推开门,苏海宁躺在病床上,轻轻的睡着。苏景田和周桂凤陪在床前,看见许正阳推门进来,刚要说话,却看见许正阳做了一个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的动作。老两口会心的一笑。

    许正阳轻轻的走到苏海宁床前,慢慢的蹲下,一脸怜爱的望着熟睡中的苏海宁,周桂凤拽了一下苏景田,两人离去。

    苏海宁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许正阳的大黑脸就在她的眼前,于是伸出那柔软的玉手放在了许正阳的脸上,嘴里喃喃道:“你来了<="con_r">!”

    许正阳微笑着看着她,刚要说我来了,话到嘴边还没有说出口,发现苏海宁又闭上了眼睛。

    这时苏海宁猛然的又睁开眼,惊讶道:“许正阳!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许正阳一阵无语……

    “怎么样?好点了吗?”许正阳关心的问道。

    “嗯,好多了,大夫说伤口愈合的很好”苏海宁一脸幸福的回答道。

    “那就好”许正阳搬过一个小马扎坐在了苏海宁的床头,伸出大黑手握住了苏海宁的手。“海宁,我能问你件事吗?”

    “什么事?你说”

    “你能跟我说说你和你前夫为什么离婚吗?”许正阳有点问胆怯的问道,他生怕苏海宁会因为这个和他生气。

    苏海宁微笑的看着许正阳,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张口缓缓说道:“我可以告诉你真相,可是你也得告诉我你失眠做噩梦的原因”

    “这……”许正阳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阳,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以前你开朗,幽默,而且很爱笑,你还记得上高中的时候你经常给我讲笑话听吗?一个性格开朗幽默的人,在当兵回来之后就全变了,你总是郁郁寡欢的,很少见到你笑,更不用说你会幽默了,我不知道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到底经历了什么,总之我很担心现在的你,你知道那天你在我那,我看到你梦醒时的那个样子我有多心疼吗?”苏海宁说道这里,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许正阳低下了头,没说话,紧紧的捂着苏海宁的手。

    苏海宁见许正阳没说话,继续说道:“那天同学聚会,你送我回家的路上,你让我在车里等你,可当我下车找你的时候,我被眼前你的惊呆了,你知道吗?你当时手里拿着刀,光着上身,露着身上的那些伤疤,你知道你当时的表情有多狰狞吗?那时我是又心疼又惊恐,我怎么也不相信,当初那个阳光开朗的许正阳会变成这个样子……”

    许正阳抬起头,看着苏海宁,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正阳,我想看到以前的你,快快乐乐的你,微笑时常挂在嘴边的你,会给我讲笑话逗我开心的你,所以……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吗?”苏海宁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

    许正阳温柔的为她擦着眼泪,他真的见不得女人哭,更可况是他心爱的女人。

    “好,我告诉你,不过你要为我保守秘密,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如果泄密,你未来老公的后半辈子也许就真的在那个小黑屋子里度过了。

    苏海宁一听,立刻高兴的露出了笑容,猛擦了几把眼泪。“一言为定,咱们拉钩”

    黑白分明的两根小指勾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小狗哦!”

    “呵呵……”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呢,我先说我为什么离婚吧,其实你不问,我也打算告诉你的”苏海宁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道<="con_l">。

    许正阳点了下头,做好衣服洗耳恭听的样子。

    “哎……”苏海宁叹了口气缓缓道:“那年和你分手后,我就嫁给了兴旺村的一个男人,他们家的条件很好,人长的也不错,这也是我妈十分同意的原因,结婚前,他一直都很本分,对我从来就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最多拉拉手,如果我露出不情愿的表情,他会马上松开。那时我还以为他是个很体贴很温柔的男人,他对我真的很好,可是温柔的背后却有着难以启齿的难言之隐。”

    “什么难言之隐?”许正阳问道。

    “他……他那个不行……”苏海宁的声音很小。

    “哪个不行?”许正阳傻乎乎的问道。

    “哎呀,你怎么这样啊?”苏海宁顿时脸红红的。

    被苏海宁这么一说,许正阳才恍然大悟,别看许正阳都二十六岁了,可还是正宗的处男一个,未经人事。

    许正阳在那傻乐,苏海宁继续道:“结婚的那晚我才知道的,反正我跟他也没感情,不做那事更好,我也没说他什么,也没埋怨过他什么,可是他后来就变了!”

    “怎么变了?”

    “他总说我看他的眼神有些嘲笑的感觉,又说我瞧不起他,他的神经越来越敏感,慢慢的对我越来越粗暴,动不动就打我,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瞧不起他什么,完全都是他自己在那猜测的。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守活寡也就算了,还要让我面对他的家暴吗?我知道在农村离婚对一个人的名声不好,可我真的在也无法忍受他那样对我。”

    许正阳听的拳头攥的嘎嘎直响。

    “最后我决定和他离婚,他的父母也没说什么,都知道他们的儿子咋回事,我妈知道了这件事后也没劝我说不离,让我自己拿主意,我肯定是要离的。刚开始他不同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同意了,只要求我不要把他的秘密说出去,我也答应他了,就那点事谁爱说啊,然后我们就离婚了,就这样!”苏海宁把离婚的事一口气说完。

    “那这么说你还是处……”

    “许正阳!你非得说出来吗!哼!”苏海宁娇呻的打了许正阳前胸一下。

    许正阳捂住了苏海宁打来的手。

    “该你了!”苏海宁说道。

    许正阳面色一紧,一丝淡淡的忧伤从脸上划过,起身把病房的门关好,回来坐到马扎上沉默了片刻,终于慢慢的开了口:“我刚开始当兵的时候是在武警部队,后来去了陆军,这你都知道,可是我去的不是普通的陆军,而是中国陆军特种部队”

    “你是特种兵?”苏海宁惊讶道。

    “是,特种兵”许正阳继续道:“那是我在部队的最后一个任务,一辈子也忘不掉的任务,那次我们越境作战,我们没有身份,没有名字,甚至是武器装备都是外军的,我们用四国语言交谈,我们一行六人……”

    关注官方微信(_),《退伍兵王》也可以在微信上看拉!<="_r">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谜言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