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古代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51章 特大洪水(2)
    易安从外面进来,与清舒说道:“家里储存了治风寒的药吧?”

    清舒点头说道:“储存了,但不多,只存了三十包。”

    “都拿来。外面有不少的孩子受了风寒,得赶紧给他们吃药。”

    清舒不仅将治风寒的药,还将治咳嗽等药丸全都拿了出来。

    也是在这日中午,顾老太太跟祁夫人终于上山了。

    清舒抱着她,眼中眼眶说道:“外婆,你要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找你了”

    顾老太太轻轻地摸了下清舒的头,柔声说道:“外婆没事,倒是你姨婆受了寒。所以,老太爷就派人送我们上山了。”

    “看大夫了没有?”

    顾老太太宽慰道:“不用担心,你姨婆备了不少的药。今日你就别过去,等明日再去看她吧!”

    这几日清舒一直担心着顾老太太,晚上都睡不着。如今顾老太太回来,清舒也终于安心了。

    坠儿说道:“老太太,姑娘这些日子都没合眼。老太太,你劝姑娘去休息吧!”

    清舒看到顾老太太的眼眶也满是血丝,抱着她不放手:“外婆,要睡咱一起睡。”

    祖孙两人一起躺下。

    清舒这一觉睡到第二天。醒来后,她听到外面一阵哭泣声,而且那哭声越来越大。

    觉得不对,清舒与坠儿说道:“你出去看看外面出什么事了。”

    坠儿出去一会又折返回来,那眼眶都是红的:“姑娘,平洲城都给淹了。”

    清舒一惊,船上外套跑了出去。四原山是平洲最高的山,站在上面可以看见整个平洲城的。

    站在陡坡处,清舒眺望着下面。原先房屋林立的平洲城,如今大半都看不见,都被水给淹了。

    顾老太太走过来,抱着清舒说道:“咱们回家去。”

    清舒哭着说道:“外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洪灾竟这般大。”

    平洲城的地势算高的,可如今大半都被水淹没了。那下面的县镇以及村庄,估计劝都被淹了。

    顾老太太眼眶也都红了:“清舒,你别难过,咱们已经尽力了。”

    清舒擦了眼泪与顾老太太一起回去了。

    回到家没多久,蒋方飞就从外面回来与她们说道:“我听祁家人说,六十多年前的那次洪灾都没这次的大。”

    说完,蒋方飞苦笑道:“百年难遇的特大洪灾竟被我们也碰上了。也幸好官府及早做了防范,若不然死的人更多。”

    清舒此事已经冷静下来:“前两天我叮嘱众人不要喝生水不要吃生食,可这远远不够。我看书上说洪灾过后会有时疫,那些蚊蝇鼠虫以及死去的牲畜跟人都带着毒。想要平安度过灾劫,得做好防疫工作。”

    蒋方飞忙问道:“那该怎么做?”

    这个清舒早有准备了:“等洪灾退去,那些人跟牲畜的尸体都必须焚烧掩埋,锅碗瓢盆等物必须用开水煮了才能用,淋雨发霉的食物万不能饮用……”

    说完,清舒朝着蒋方飞说道:“你将这防疫的法子告诉外面那些人。等洪水退了他们回到家中,让他们务必将这防疫的法子告知身边的人。”

    顾老太太说道:“你将这些法子都写出来,让忠叔送去给知府大人跟祁老太爷。”

    清舒进屋将早就写好的二十多本册子交给了忠叔,这些册子都是她誊写出来。

    随后,清舒捧着一本册子去找了祁老太爷:“这是防瘟疫的法子,还请太爷尽快将这些注意事项告知祁家族人。”

    五太爷接过去看,看完后点头说道:“这上面列的各条款,比我所知的要详细得多。”

    做完这事,清舒就去看望祁夫人了。

    看到清舒双眼通红,祁夫人笑着说道:“上午是有些头晕,不过吃过药就好了。清舒,你也别难过。这次已经算好,大半的人都避过了这次的大灾。”

    清舒看着她疲惫的样子说道:“姨婆,外面的事交给官府的人,你好好休息。”

    祁夫人吃了药有些困,点点头说道:“那你回去时注意安全。”

    很多人看着这百年难遇的洪水都怕得不行,同时也庆幸早早避到山上。这里面,包括顾家跟林家的人。

    林承志看着淹没在洪水中的桃花村,担心地说道:“也不知道清舒怎么样了?”

    上次见清舒见过面后,林承志就派人将后山的宅子修缮一通。然后,又让仆从将夏日收上来的粮食都搬了上来。

    族长说道:“有顾老太太在,清舒肯定不会有事的。承志,这次多亏了你。”

    夏收的时候,林承志特意回桃花村叮嘱族人不要卖粮食,后来他又劝说族人去山上搭建棚屋。大半的族人都听了学着他搭棚储粮,所以这次洪灾他们损失并不大。

    林承志摇头说道:“我们都是沾了清舒的光。若不是她劝我,我也不可能那么早就做准备的。”

    说到这里,林承志道:“都说女儿是赔钱货,那都是没见识的人的想法。这姑娘培养好了,比儿子还有用。”

    族长点点头道:“你说得很对,姑娘养好了可比小子贴心孝顺。”

    两人又说了几句就分开了。回到家中,张氏就与她说道:“当家的,娘又在闹了,你去安抚下她吧!”

    林老太太看见林承志就问道:“承志,找到你爹跟二哥他们没有?”

    “没有。”

    林老太太气得不行:“是没找着,还是根本没去找。”

    林承志面色阴沉地说道:“大水都将桃花村淹了,你现在让我去找人,与让我去送死有什么区别?娘,难不成爹跟二哥的命就比我金贵?”

    “我什么时候说没让你亲自去找了?家里这么多的仆从,你让他们去找。”

    “现在河水那般喘急,谁下山谁就得死?哪怕他们是签了卖身契的,我也不能让他们去送死。”

    林老太太吼道:“我看你就是不想去救你爹跟二哥。老三,你什么时候变成这般冷血无情了。”

    这几个月,林老太太骂天骂地骂张氏骂如蝶。这些他都忍了,可回到桃花村她又逼着林承志去接了林老太爷跟林承仲回来。

    如今这情况,他哪敢下山。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巧娘跟四个孩子怎么办?难不成还能指靠他爹跟老二?

    结果他不愿意,林老太太见了他就骂。这次竟连冷血无情都骂出来了。

    林承志阴沉着脸说道:“我就是不够冷血。要不然就由着你住在老二那,没吃没喝死了臭了都没人知道。”

    林老太太一口气没上来,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