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灵异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四十五章 阿弥陀佛
    病房里,因为老张的出现,使得原本有些压抑的氛围稍显温煦了一些。

    毕竟,

    无论老道再稀里糊涂,不管周泽再意志坚定,

    一直逗留在这家医院里,不停地去承受着各种各样的意外,总会有那种排斥和低潮的情绪。

    在这个时候见到一个熟人,感觉确实不错。

    “徐先生。”

    老张对周泽微微点头。

    周泽闭上了眼,点点头。

    “老…………”老道差点喊出老张的名字,但还是忍住了。

    “你们认识?”秦盛问道。

    “嗯,好朋友,我们一起来三亚旅游的。”

    “哦,原来是…………”

    秦盛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什么?”

    秦盛深吸一口气,挂了电话,把笔录簿递给了老张,

    “兄弟,手术室那边出了状况,我得去看一下,笔录你看着帮我先做一下。”

    这个时候,已经不再顾忌是否合规矩了。

    秦盛离开了病房,老张上前把房门关上,这才转身,以一种很不可思议地表情关切地问道:

    “老板,老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老张啊,别提咧,额在这儿住院快把命都住没咧。”

    老道仿佛见到了亲人,他有一肚子的委屈需要倾诉。

    “你怎么来了?”周泽睁开眼问道。

    “那个是我这具身体的老战友,在酒店下面吃面正好碰到了,就一起过来了。”

    “安不起让你来的?”

    老张闻言,愣了一下,没回答,但也没否认。

    这会儿,若是安律师在这里,肯定会一拍大腿,赞叹道:

    “啊,老板真不愧是老板,果然,一眼就能瞧出是哪个王八蛋出的鬼主意!”

    “我们没什么事儿,你赶紧走吧。”

    这场对决,真的没必要拉其他人进来,有自己和老道在就行了,要是自己和老道最后都搞不定,拉再多人过来都是送人头的。

    老张犹豫了一下,他还记得那晚回到酒店时安律师说的那个计划。

    甚至,这些天每天晚上冥想时,他都重复默念着那几个字。

    老张这辈子,哦不,是两辈子都忠于职守,忠于人民,但这并不影响他去选择为自己的朋友去牺牲自己。

    事实上,在老张的心里,这辈子,他算是借周泽的福,多活的;

    如果能以自己的这条命,帮周泽和老道度过这场难关,他觉得值。

    “老板,我留下来帮忙照看一下吧,你们都这样了,身边没个人照应着不合适。”

    老板很惨,躺病床上了。

    老道是肉眼可见的更惨。

    “回去吧,听话。”

    周泽没打算在这件事上有丝毫的可商量余地。

    安律师想的那一茬,周老板根本就没想到,倒不是说周泽没那么聪明,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周泽还真没那种牺牲自己手下去换取利益的意识。

    若是那些路人甲路人乙,领盒饭也就领盒饭了呗,也不在乎。

    人都有个亲疏有别,哪个领导身边没自己的亲信圈子?

    在老张没光荣前,周泽就认识他了,那时候真觉得这个老刑警实在是太烦人了,整天似乎就想着让自己去帮忙查案。

    后来老张死了,嗯,死了后的老张能更加理所当然地来麻烦自己去查案了。

    烦归烦,但说实在的,周泽是真的拿老张当自己人的,一开始把他变成鬼差,可真没想到过日后他能融合獬豸的分身;

    纯粹是站在一个普通人的思维角度上,

    认为一个这么优秀这么好的一个警察,

    就这么没了,

    太可惜了。

    这世上祸害遗千年的太多,总得在力所能及下为好人做点什么。

    “老板,你们闻到没有,好香啊。”

    这时,坐在病床上的老道忽然嗅了嗅鼻子。

    老张也用力嗅了嗅,有些疑惑道:“好像是有那么一股子香味。”

    “啥味儿啊,还挺好闻的,不是饭菜香吧。”

    “檀香。”

    周泽开口道。

    “啥玩意儿,檀香,哪家病人这么讲究,在病房里烧这玩意儿?”老道疑惑道。

    老张则是明显惊愕了一下,

    和老道稀里糊涂地不同,

    老张是清楚现在书屋到底面对着怎样的一个对手的。

    这檀香…………

    香味,忽然越来越浓,没有给你多少准备和适应的时间,似乎浓度一下子就提升到了一个可怕的基数。

    这时候,你就仿佛是被丢入了香油罐子里,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周泽缓缓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那边撒照过来,

    此时,

    是那么的明亮,

    一朵朵金色的莲花倒映开始在窗台位置流转,宛若神迹。

    梵音,开始吟诵,不知从何处传来,却始终围绕在你的耳边。

    若是有玄修此时恰好在这座医院外面,可以通过法眼看见这整座医院此时都被一层霞光所笼罩着,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天上的云,攒聚在一起,时而似人,时而似兽,却都荡漾着一种圣洁的姿态。

    老张抿了抿嘴唇,下意识地坐到了周泽的床上。

    怕?

    当然怕。

    吹牛时倒是可以说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但当你知道即将要出现在你面前的人是谁时,

    无论是再勇敢的人还是再穷凶极恶的人,

    都不敢再信誓旦旦地强撑着说自己不怕的吧?

    一些东西,

    它早就流传了千年,

    它活在人们的日常话语之中,

    它活在人们的生活习惯之中,

    它活在人们的信仰之中;

    周泽默默地拿出香烟,

    给老道和老张都分别弹了一根,

    而后自己也默默地点起。

    游戏,

    要结束了么?

    玩儿这么久,大家都吃了这么多的苦,看来,终究还是没有挺过去啊。

    吐出一口烟圈,

    周泽的目光落在了老道身上。

    刚刚那位当地刑警接了电话后好像说手术室出事儿了,

    哦,

    是了,

    谛听没抢救过来是么?

    其实,还是有侥幸的空间的,比如菩萨可能没能确认自己等人的身份,又或者,菩萨的目标另有他人。

    毕竟无论是这佛光撒照还是这弥漫于空气之中的浓郁檀香,针对的,是整个医院,而不是针对的这个单独的病房。

    但不知道怎么的,这会儿了,闻着这檀香味,周泽心里真的连半点侥幸的心思都没了。

    剩下的,

    只剩下即将要面对的坦然。

    老道还在那里不停地耸动着鼻子,

    他没办法看见四周其余的异象,只能闻着香。

    周泽忽然不慌了,

    双手靠在后脖颈位置,就这么靠在床上。

    他真的很感兴趣,

    当菩萨走进来时,

    末代,

    该如何去面对他。

    至于自己的安危以及铁憨憨的安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担心又不能帮忙化解危机。

    眼下,

    医院上下,

    心情焦躁不安的病人家属在此时忽然心态平和了下来,

    正承受着病痛折磨的病人们在这一刻好像也得到了安抚,

    忙碌了一天的医护人员们身上的疲惫也被清扫得七七八八,

    佛光,

    普照;

    “吱呀…………”

    门,

    从外面被推开了。

    病房里的三人都把目光投过去,

    老张身体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紧接着,

    他意识到了一件极为严重的事儿,

    自己要变成獬豸,要有用,得书屋那边先把那个妇人给杀了才行,而安律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所以…………

    老张马上拿出了手机,

    他要通知安律师,

    是时候了。

    然而,

    令人很尴尬的是,

    手机显示,无信号。

    “鬼都会的把戏,别说佛了。”

    周泽还以为老张打算打电话搬救兵,见老张看着手机屏幕发愣,忍不住调侃道。

    “不是,老板……”

    老张有些六神无主了,这可如何是好?

    老道则是有些好奇地盯着门口,可能觉得是医生又来查房了吧。

    周泽则是好整以暇地等着,到底是曾农夫三拳过的人了,事到临头,总不可能跌了自己的份儿。

    病房的门,

    被打开了,

    房门触碰到后面的墙壁时,

    整个病房在此时像是直接拉伸了起来。

    并不是很大的病房瞬间无垠起来。

    地上,

    郁郁葱葱,

    周遭,

    小桥流水,

    天空,

    万里无云,碧蓝一片。

    柔和的阳光暖暖的风,淡淡的栀子花香。

    这或许,是为人类量身定做的世间乐土,一切的一切,都是自然中的自然,不带丝毫雕琢的痕迹。

    只是,

    身下的病床还是在告诉三人,

    这里,

    有问题。

    “娘咧,医院进鬼咧,老板。”

    老道惊呼道。

    作为经常见到猪跑的老道,自然清楚此时的变化意味着什么,不过,他的想象力,仅仅局限在鬼身上。

    苍穹之上,

    在此时传来了肃穆的声音,

    但这声音却不会让人产生畏惧,

    反而能够让人觉得无比亲切,仿佛声音的源头,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宿。

    “世人皆佛,则世间无佛;

    世间无佛,则世人蹉跎;

    佛无量,佛无涯,佛无相,

    万物万法尽头皆是佛。”

    远处,

    溪水边,

    一名披着破旧袈裟的僧人正站在那儿,

    面向周泽等人方向,

    他的脸上,

    金色的面具在阳光下,光泽流转。

    这一刻的压力,

    如山崩,如海啸,

    而三人所在的位置,

    则宛若佛海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湮灭于其中。

    小僧身上散发着平和的气质,

    宛若老友重逢,

    双手合什,

    诚声道: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