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三哥的拳头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以德报怨
    第四百九十二章以德报怨

    “荆门七侠”中的老五看到了他们的老大肖晓任居然被神勇无敌的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吓得跌坐在地上,他非常恼火,大骂这个“荆门七侠”的老大肖晓任是一个孬种和怂包,自己是瞎了眼睛跟着他一起从荆门出来打拼,竟然落得这个结果。

    这个“荆门七侠”中的老五竟然反行其道,双手抱着他的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佩刀,朝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头顶劈去。

    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吃饭喝酒的人们,看到了那个“荆门七侠”气势汹汹的双手抱着他的那柄佩刀恶狠狠的劈向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头顶之际,好多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因为这个“荆门七侠”中的老五,长得是人高马大,凶恶无比的样子,而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长得就是一副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样子,他能接得住这个“荆门七侠”中的老五的这一刀吗?

    哪知道,这个看上去长得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就那么轻轻的一挥手,轻描淡写的打出了一拳,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吃饭喝酒的众人就看见了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就是那个长相凶恶,人高马大的“荆门七侠”中的老五整个人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拳风打得飞跌出去有二、三十步远,手里的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佩刀也脱手飞出,直直的砸向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人们。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人们,反应稍微快一点的人,早就作鸟兽散,剩下的那些反应迟钝的人,就犹如呆若木鸡一样,还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道抱头鼠窜。

    在这间“独此一家”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人当中也有武功身手敏捷的人,他们也想出手将那柄飞过来的人佩刀给挡回去,可是,可是他们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人。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佩刀带着呼啸的风声飞向那个坐在桌子旁边吓得一动不动的人脖颈之处。

    这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佩刀如果砸中此人的脖颈之处,肯定要让他人头落地。

    可是让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佩刀,竟然停留在那个人的脖颈之处两寸之处,再也无法向前一丝一毫。

    原来就在这个电光石火、风驰电掣之际,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犹如天际流星、流星赶月一般,以别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追上了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佩刀,并且一伸手稳稳的握住了佩刀的刀柄,将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佩刀在突然之间静止了下来。

    “好功夫!”不知道谁喊一声,随后就有人在鼓掌,尔后,在“独此一家”客栈的大堂里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

    众人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因为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露出的这一手超凡脱俗、出神入化的武功彻底折服了在场的所有人。

    就连那些原本还想反抗的“荆门七侠”,他们也都耷拉着脑袋,像似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特别是那个“荆门七侠”的老大肖晓任,他一改自己以前的那种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神态,现在是脸色灰暗,暗淡无光,再也没有刚刚走进这间“独此一家”客栈的大堂里面的那个时候的笃定和自信,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登峰造极、出神入化武功彻彻底底征服了他,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生不逢时,为什么自己会碰到这种像神一样的对手呢?

    原本对自己武功非常自信的“荆门七侠”的老大肖晓任,现在想起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笑话,他的武功在人家武林盟主阿三少侠面前恐怕连一个照面都走不过去,只要和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交手,那就是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送,让自己去送死差不多。

    “侯爷,肖某有眼不识泰山,刚刚‘荆门七侠’多有冒犯,还请侯爷责罚!”望着由远而近从大堂里面手里提着那柄佩刀走近自己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这个“荆门七侠”的老大勉强的从地上翻身站起,双手抱拳躬身说道“肖某真是一叶障目,不知千秋,悔已晚矣,不过古人云蝼蚁甚岂偷生,肖某没有教育好‘荆门七侠’的兄弟们,这都是肖某一人之罪,就请侯爷责罚肖某一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还请侯爷大人有大量,放过‘荆门七侠’的其他人,肖某定当感激不尽。”

    “哦,看不出你还是蛮讲义气的,若是江湖上的事情,本侯爷只要对你稍加惩戒也就罢了,可是,你现在居然要去帮助那个‘刘阳镇’侯爷,那就另当别论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脸上又显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然后望了一眼在“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的其他人,伸出自己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荆门七侠”中老五的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佩刀的刀刃,轻轻的一拧,只听见“当”的一声,那柄又长又宽、又厚又重的纯钢打造的佩刀的刀刃应声而断,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忽然神色一变,厉声喝道“在场的众位,不管是谁,只要敢去帮助那个‘刘阳镇’侯爷与本侯爷作对,就犹如此刀,本侯爷定会追杀尔等至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完随手一挥,将那柄断刃的佩刀扔向“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的那根粗大的木头圆柱,只听见“咔嚓”一声,那柄断刃的佩刀,直直插入“独此一家”大堂里面的那根粗大木头圆柱里,穿透而过,直没至佩刀的护手处,只留下那柄断刃的佩刀的刀柄留在外面,佩刀的刀柄上用铜皮包裹的地方,在“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的昏暗的油灯照耀下,闪耀发光。

    若干年之后,这柄断刃的佩刀,一直留在那根粗大的木头圆柱里,“独此一家”客栈的掌柜一直引以自豪、津津有味、眉飞色舞的对来“独此一家”客栈里面吃饭喝酒的人介绍说,这就是当年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在他的“独此一家”客栈显露武功的时候,留下来的杰作。

    还有哪些多事之人将这柄断刃的佩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那根粗大木头圆柱里拔了出来,他们也想学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样子,向着那根同样材质,同样粗细的木头圆柱上投掷同样的断刃的佩刀,哪知道结果是这柄断刃的佩刀只是把粗大木头圆柱砸出来一个小小的豁口而已,这件事情引起了在场观看的众人哄堂大笑,也成为人们饭后茶余的笑料罢了。

    “‘风云堂’总管李长青叩见侯爷!”那个“风云堂”总管李长青这个时候急忙走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面前单膝跪倒,双手抱拳躬身说道“侯爷,李某侄女绿颖给您添麻烦了,这个孩子一个人偷偷的从‘风云堂’跑出来,说是要到江湖上历练历练,也要学您武林盟主‘忠勇侯’侯爷在江湖上惩奸除恶、忧国忧民呢,没有想到给侯爷您带来这么多麻烦,实在不应该。”

    “没事,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如此客气!”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听到了这个“风云堂”的总管李长青的话语,只是微微的一笑,连忙拉起单膝跪倒的这个“风云堂”的总管李长青,然后淡淡的说道“小姑娘能有如此侠义情怀实属不易,不过江湖险恶,人心不古,万事要小心为妙才好!”

    “侯爷,绿颖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我都十九岁啦。”那个绿意姑娘李绿颖羞涩的红着脸对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道“娘亲硬要绿颖早一点嫁人,可是绿颖向往的是江湖上热血男儿,行侠仗义,刀口舔血的豪情万丈的日子,绿颖才不想那么早就成家呢。”

    “绿颖,好志气,本侯爷给你介绍一个人让你认识一下!”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伸手拉住站在他身边不声不响的南宫曼曼的手,回过头甜美温馨的望了一眼南宫曼曼,然后接着说道“她就是你刚刚提及的‘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的女儿的‘晓月堂’的少主南宫曼曼,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子嗣公主殿下是也。”

    “我等叩见公主殿下和‘忠勇侯’侯爷!”哪知道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话音刚落,在这间客栈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人全部呼啦一声,跪倒在地上,齐声说道“我等平贱百姓能在机缘巧合的机会里得见公主殿下的尊颜,是上天给我等的恩赐!我等不识公主殿下的真颜,还请公主殿下恕罪!”

    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人都在对着南宫曼曼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叩拜,那个绿意姑娘李绿颖原本开心的神色忽然变得极为尴尬和失望,只听见她淡淡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随着众人一起跪下,而且是跪在南宫曼曼的面前。

    “不知者不罪,大家都起来吧。”南宫曼曼在这个时候脸上显露出与生俱来的那种雍荣华贵、高高在上的气质来,只听见她轻轻的说道“大家的吃好喝好,今天大家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酒钱,由本公主请大家了。”

    “我等多谢公主殿下体恤,我等感激不尽。”那些在这间“独此一家”客栈大堂里面吃饭喝酒的众人听到了南宫曼曼公主殿下如此说,都是欢天喜地,纷纷谢过南宫曼曼公主殿下,只听见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公主殿下万福金安。”

    “启禀侯爷,这个‘荆门七侠’该如何处理?请侯爷明示。”那个殿前侍卫首领黄金灿这个时候手拿那杆“龙凤杏黄旗”,躬身说道“这种人如果放掉他们,恐他们又要在地方上兴风作浪,做出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来,不如杀之而后快。”

    “上天有好生之德,将他们先带着去当今皇上的军营,然后交由地方官府审理调查,若是他们在荆门那里劣迹斑斑,就按照当朝律法处罚,若是他们在荆门那里没有做出太多令人发指的案件或者事情,也就给他们一个机会,赦免其罪,让他们从新做人便可。”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紧紧的盯着殿前侍卫黄金灿接着说道“不过这件事情就要有劳黄首领费心了。”

    “侯爷,大恩不言谢,您对‘荆门七侠’的好,肖某铭记于心。”那个“荆门七侠”的老大诚心诚意、心诚悦服的双膝跪倒,对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磕起头来,因为他知道,在今时今日,只要武林盟主阿三少侠随口一句话,他们“荆门七侠”早就人头落地,说不定遇到了那种心肠毒辣之人,派人到荆门,杀他们家里一个鸡犬不留也有可能,因为这个罪名随便他怎么定都可以,只要给你按上一条叛逆罪,就可以株连九族,只听见这个“荆门七侠”的老大肖晓任接着说道“多谢侯爷大仁大义放过肖某等人,肖某等人没齿难忘。”

    “机会是别人给的,也是靠自己把握的,既然在武林中、江湖上混迹,就要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若是背离了这个宗旨,那就是站在正义的对立面,本侯爷下次见到你们‘荆门七侠’定杀不饶!”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荆门七侠”的老大肖晓任说道“本侯爷言尽于此,该何去何从,这是你‘荆门七侠’老大要考虑的事情了。”

    “侯爷,不管怎么说,肖某肯定痛改前非,再也不做违背武林道义的事情!”那个“荆门七侠”的老大肖晓任双手抱拳躬身说道“就请侯爷看我等的表现吧,如若‘荆门七侠’若是再不知悔改,情愿提头来见。”

    “黄金灿,这个‘荆门七侠’的事情本侯爷就交给了你去处理,记住,一定要秉公执法,不允许徇私枉法!”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一边说,一边拉着南宫曼曼的手,朝着“独此一家”客栈的大门口而去,只听见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头也不回的接着说道“那我们在当今皇上的军营里面碰面吧。”

    “侯爷,等等,我有话说!”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刚想带着南宫曼曼走出这间“独此一家”客栈连夜赶往当今皇上的军营,忽然,他的身后有人疾呼着说道“侯爷,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走啊?”

    那么,在这个纷乱的夜晚,到底是谁要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他们一起走呢?

    sangedequant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