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是福是祸?(求订阅)
    .............

    袁洪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多少次摔倒,多少次爬起,他现在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爬上高峰,看看这巅峰的山顶之上究竟有什么?

    “终于到了!!好恐怖的威压,只差一步我就交代在这了,但我猜的果然不错,向死求生,登上这梅山之顶,果然这心跳之声无法影响到我了........

    不过眼下这山顶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一只狼狈的猴子艰难的登上这山顶的最后一节台阶,口中喷出一口瘀血,眼神却各外闪亮。

    待到他稍稍平息体内的法力之后,他便抬头望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错就在他见到眼前一幕的刹那,他的表情彻底惊呆了。

    只见得原本鲜艳欲滴,生机盎然的梅山之巅,此刻已经全然败落,坑坑洼洼的废墟呈现在他眼前,大半个山体被硬生生的砸碎。

    无数灵根仙草、太古树木尽是枯黄的模样,好似生机被人硬生生抽干了一般。

    与此同时●●,还有极为惊人的灵气不断汇聚着。

    而这汇聚的中心点,则是一处万物溶解,水莲出苞的池塘,池塘之中,模模糊糊只见得一个人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身子平整的躺在水平面之上,泛起层层涟漪,无穷的生机攀附其上,被他吸收。

    “天啊,竟然真是一个人,不过此人凭心跳之声就能有如此威能,究竟是何方神圣??”

    袁洪心里惊愕,脸上有些担忧,抬眼望去,让整个梅山暴动的声音正是从眼下这人体内传出?此人拥有怎样的体魄?怎样的修为?

    “咕噜!!”

    袁洪心中有些忐忑,缓缓来到广成子身侧,看着眼前这身穿一袭月白色缥缈道衫,墨发披肩的俊秀少年,感受他身上散发的一众特殊波动,一时间他的心神竟然有些情不自禁的沉浸其中。

    “等等!!”

    忽然,袁洪神色一动,他才终于注意到广成子的不对劲,忙的回过神来。

    再一细看之下,只见对方躺在水面之上,自身精气神波动、气息正在剧烈的消弭,隐没在他体内,消失在天地之中,他的身影也逐渐开始变淡,整个人好似在他眼中一点点消失一般,只剩下一方水塘矗立。

    “天人合一!!悟道。”

    袁洪愣了一愣,立刻就反应过来。

    这可是修士可遇而不可求的悟道机缘,一朝悟道,一步登天不是难事。

    见此,他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羡慕和敬畏之色,要知道悟道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一种机缘,只有在极为巧合的情况下,才能进入的状态。

    袁洪资质非凡,乃是先天魔神之姿,不过修炼至今万余年,他还从未悟道过一次。

    而眼前这人竟然能把握住如此机缘,他岂能不羡慕!

    “呼!”

    袁洪连忙盘腿坐下,凝神静气,一双眼睛一睁不眨的紧紧盯着广成子,悟道可是百年罕见,他就是观看想必也有不小收获。

    随着他全神贯注的专注,顿时,他眼神中的具体人形渐渐消失,他只感觉一股玄奥的韵味在广成子身边盘旋,似轻灵似浑浊,似杀戮似净化,许多种截然不同的韵味,叫人根本就无法体悟出来。

    魔神!

    当袁洪逐渐沉入其中的时候,看到了躺在水塘内的广成子,他似乎看到了那躺在无边混沌之中的太古魔神,一呼一吸,一吞一吐,皆有大道三千流转,吐纳着所有的精气。

    而他自己就好似那不知寒冬的夏虫!脆弱不堪。

    一眼似乎能将自己的灵魂融化。

    “噗!”

    不知不觉间,袁洪身躯一震,整个人被广成子泄露出的可怕契机淹没,五官止不住地流血,一口口金色的神血吐出,说明了此时他心中的震撼和无力。

    “这......这是何等庞大的伟力!!”

    他要不是及时收手恐怕他现在已经死了,修行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人,今日也是他第一次如此的狼狈、无力。

    实在是太可怕了!!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当即,袁洪连忙跪倒在此,对着广成子连磕了九个响头道:“在下无意冒犯前辈,我本是梅山生灵,因为此地异动,顾特来查看,我就此告退。”

    他拔起腿就跑,疯狂的往山下逃去,不敢有丝毫停留。

    时不时转头往后看去,发现山顶越发遥远,旁边树影重重,不见有人追来。

    他心中稍安,却仍不敢停留。

    体内法力疯狂运转,毛茸茸的脚下陆续发力,丝毫不管体内火燎般的疼痛,法力几近枯竭。

    他就这么不停跑着,跑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连他自己也不知跑了多久,下一刻,突然眼前一亮,却是袁洪成功出了梅山,下到山来。

    直到此时,他才由衷的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算是安全了。

    身躯极为疲劳,法力也消耗一空,他这才站定下来,粗喘其口气,便沿着脚下的蜿蜒山道朝前走去。

    走着走着,他突然觉得眼前似乎出现一座水塘。

    “这梅山之下什么时候有水潭了?”

    “不过正好,歇一会。”

    他靠近这座水塘,刚刚接近,却发现这水面之上正浮现的一道人影。

    “这是梅山之巅?”

    袁洪轻语一声,整个人如遭雷击,瞳孔紧缩,身躯禁不住颤抖起来。

    朝四周一看,这才蓦然发现,他哪里是出了梅山,自己竟不知不觉又重新回到了广成子身旁,眼前尽是一片废墟,四周没有一点风声,好似死一般的寂静。

    连他的呼吸也在此刻停止了。

    袁洪满头大汗的僵持在原地,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那急促的心跳声。

    未知、神秘,恐惧,种种负面的情感一起涌上他的识海之中,几乎将他逼入绝境。

    他可以明确的肯定,他的的确确是下了山,绝对不是障眼法之类的东西,周遭也没有什么灵气波动,他自身的心神也趋于稳定,没有发现异常,可是,眼下发生的一幕终究还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终于,他再不敢停留在此地片刻。

    然后他也顾不上休息了,鼓动体内仅剩的法力,发疯似的朝着远方遁去。

    飞入云端。

    头也不回的遁走,拼命的逃。

    也不知跑了多久,他耗尽了最后一丝法力,看着周围云雾袅袅的环境,他一屁股瘫坐在虚空之中,大口喘息着。

    稍加歇息一会,这时,他有再次抬头打量四周。

    只是,他的目光——再次开始凝固。

    呈现在他面前的,赫然就是他不远处依旧屹立的一座水潭,好似成了世界的中心,一切都绕不过它。

    袁洪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浑身的猴毛都炸开,不知哪里涌现的力气,再次转头就跑。

    遁地,钻入山脉。

    入水,迅游苍茫河川。

    他逃跑的没有丝毫规律所在,但是他内心的坚持却早已崩塌。

    又不知跑了多久,他实在是动弹不得瘫座在了地上。

    抬起脑袋,看着这水莲依旧,碧波浩荡的水塘。

    他露出了笑容,一丝苦涩的笑容。

    这一次,他再也没跑。

    他实在太累了,彻底的放弃了。

    看着眼下这神秘的男子,自始至终都不曾动作,不过即便是这样他心里也忍不住得一慌,有种奇妙的感觉从他内心升起。

    良久之后,他一咬牙,好似下达了什么决定。

    “呃!!在下真的知错了,不敢再犯了。”

    “正因在下冒犯在先,在此自愿护持前辈,特为前辈护法,以偿还因果。”

    袁洪循着内心的声音,坚定的道了一声,然后三下五除二的便将此处的废墟整理一空,接着又小心的将广成子所在的水塘休整一番,而后又抱来一堆干洁与柔软的仙草,开始徒手修缮一座道芦。

    默默地开始为广成子护法起来,袁洪现在对他的恐怖彻底深入人心了。

    而广成子却默默的躺在水面之上,闭眸悟道,一动不动,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他的新境界依旧不是很适应,每当他努力控制修为,掌控新境界时,他总会有种力不从心的生涩之感,始终控制不了躯体,他隐隐觉得,血肉中应该有庞大的力量,一直在运转,但是不为他所用,入得宝山而不可得,着实是麻烦一场。

    新境界的强大毋庸置疑,战力超凡,但同样给他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若不好好处理,纵然战力无双,今后道途也有了大问题。

    若是常人,此刻恐怕早就不堪重负,精气神衰竭了,毕竟自身的器量一下子从一个小千世界变为大千世界,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他是因为各种因由和自身底蕴结合在一切,才能活下来。

    不过,虽然自身还有很大隐患没有解决,可此刻广成子的状态却是前所未有的好。

    经过此次大劫,他先前被镇压惨烈的郁气挥洒一空,身心舒畅,大道皆明,心境到了,他的症状也有了极好的缓解,体内修为的掌控变得更为顺畅,稳定了。

    只需要今后熬时间将自身精气神提上来就可以了,这也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