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 > 第889章 季虹的表妹
    乔梁道:“作为学员,我自然要服从班主任的安排,既然钟老师指定我干生活委员,我自然要服从,有没有情绪都得干,而且既然干,就要干好。”

    钟惠子满意地点点头:“这么说,你还是蛮有组织纪律性的。”

    “作为公务员,作为组织的人,这点觉悟是必须要有的。”乔梁道。

    钟惠子又点点头:“那么,你是不是认为,我让你担任班干部,和你是安书记的秘书有关?”

    “我没有这么认为。”乔梁摇摇头。

    “为什么?”钟惠子饶有兴趣道。

    乔梁微微一笑:“因为如果有关的话,担任生活委员,这官是不是太小了?”

    钟惠子笑了下:“言之有理,那么,你认为,在那么多学员中,我为何要指定你担任生活委员呢?”

    “因为我长得俊,钟老师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懂生活的人。”乔梁严肃道。

    “噗——”钟惠子忍不住笑出来,笑得浑身发颤。

    乔梁则一副不苟言笑严肃的样子。

    半天,钟惠子笑完,正色看着乔梁:“乔同学,你这么说,不觉得是对老师的不尊重吗?”

    “不。”乔梁干脆摇头,“这恰恰是对老师的尊重。”

    “此话怎么说?”

    “因为钟老师能看出我是一个懂生活的人,这说明你也很懂生活,而且很有眼光很有水平。”乔梁认真道。

    钟惠子又忍不住想笑,自语道:“果然……”

    “果然什么?”乔梁道。

    “果然你是一个幽默风趣而又很有口才的人,一般来说,人才未必口才好,但口才好的人一定是人才。”

    “谢谢钟老师夸奖。”乔梁皱皱眉头,“听钟老师这话,似乎你以前知道我?”

    “对,我知道你,早就知道你,只是和你担任安书记的秘书无关。”钟惠子道。

    乔梁一听来了兴趣:“钟老师是怎么知道的?”

    钟惠子看着乔梁道:“这就是我叫你来这里的原因。”

    乔梁眨眨眼,一时想不灵清。

    钟惠子道:“乔同学,其实很早我就知道你,我听说你的时候,你还在报社工作。”

    “哦,钟老师从谁那里知道的?”乔梁愈发好奇。

    钟惠子轻轻呼了口气,缓缓道:“季虹。”

    “啊?什么?虹姐?”乔梁失声,怔怔看着钟惠子,“钟老师,你……”

    因为季虹目前的处境,乔梁心里突然高度警惕起来,带着戒备的目光看着钟惠子。

    “乔同学,你为何要用这种目光看我?”钟惠子道。

    乔梁没说话,直勾勾看着钟惠子,心里快速琢磨着。

    “乔同学,我觉得你不必如此看我。”钟惠子又道。

    “钟老师,你认识季虹?”乔梁道。

    钟惠子点点头:“不但认识,而且很熟。”

    “你和季虹是什么关系?”乔梁接着问。

    “季虹是我表姐。”钟惠子干脆道。

    乔梁略微松了口气,季虹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表妹,以前可从没听她说过。

    一旦知道了钟惠子和季虹的关系,乔梁看她的目光不由有些友好。

    钟惠子敏锐地觉察到了乔梁看自己目光的变化,暗暗点头,接着道:“在你还在报社的时候,我就常听表姐提起你,说你不但人长得帅气,还才华横溢,心地善良,特重情义……”

    乔梁眨眨眼:“虹姐在你面前把我夸地像朵花,莫非

    当时想把你介绍给我做对象?”

    钟惠子脸微微一红,这小子竟然如此聪明,连这都猜到了。

    当时季虹确有此意,只是还没来得及操作,就遭到了楚恒的横加干涉,因为楚恒要撮合章梅和乔梁。

    对当时的楚恒,季虹是不敢反抗的,只能表示遗憾,也没把此事告诉乔梁。

    但因为这缘由,钟惠子却记住了乔梁,对乔梁有了深刻印象,所以,今天一开学,钟惠子就不由多留意乔梁。

    但既然两人现在是师生关系,而且那事早已是昨日黄花,自然没有必要承认。

    钟惠子抿抿嘴:“乔同学,你似乎想多了,我表姐当时在我跟前提你,是因为她很喜欢你,觉得你很优秀,而且你们的关系又很好……”

    “不错,我和虹姐是很好的朋友。”乔梁点点头。

    “有多好?”

    “你猜猜。”

    “我猜不出。”

    “猜不出那就不要问了。”

    钟惠子又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乔梁。

    乔梁接着道:“钟老师,既然你和虹姐是表姐妹关系,那么,楚部长就是你表姐夫了。”

    听乔梁提起楚恒,钟惠子眼里露出厌恶的神情。

    乔梁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继续道:“以前你没事的时候,应该经常去楚部长家做客,找你表姐玩吧?”

    “不——”钟惠子快速摇头,“我就去过他们家一次,后来和表姐都是在外面约。”

    “嗯?为什么?”乔梁紧紧盯住钟惠子。

    钟惠子没说话,眼里又露出厌恶的神情。

    从钟惠子这神情里,乔梁模模糊糊意识到了什么,接着道:“你喜欢你那位表姐夫吗?”

    钟惠子没有回答乔梁的话,看着他:“我听说你和楚部长关系很好,对吧?”

    乔梁笑了下:“听虹姐说的?”

    钟惠子点点头。

    乔梁接着道:“那你一定是以前听她说的,而且,你应该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虹姐了。”

    钟惠子又点点头,似乎从乔梁这话里意识到了什么。

    乔梁微微一笑:“既如此,那你可以回答我的话了。”

    钟惠子犹豫了一下,不语。

    乔梁接着道:“钟老师,不管你如何认为我和楚部长的关系,但你必须要相信,我和虹姐是真正的好朋友,既然是好朋友,那我就绝对不会做出对不住她表妹的事。”

    听乔梁把话说的如此直白,钟惠子轻轻咬了下嘴唇:“这么说吧,我很不喜欢那位表姐夫,甚至,很讨厌。”

    “能告诉我原因吗?”

    “因为我表姐和楚部长结婚不久,我去他家做客的时候,发觉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劲,而且,那晚表姐留我住在他家,半夜的时候,我醒过来,发觉客房门口有人在偷窥……”

    乔梁不动声色看着钟惠子,以楚恒的好色秉性,他干出这种事不稀奇,只是没想到他会打季虹表妹的主意。

    钟惠子继续道:“考虑到表姐和楚部长的家庭,我没有告诉表姐此事,不过后来我再也不去他家了,和表姐约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外面见,表姐虽然对我不愿去她家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问什么。”

    “你很聪明,也很会处理事。”乔梁点点头,接着道,“你有多久没和虹姐联系了?”

    钟惠子的眼神有些怅惘:“自从表姐从江州出走,我就再也没见到她,她也从来没和我有过联系,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在干什么,过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