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超神小农民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 冲突
    “城里,你这一个城里说的可真好,你是以为我不知道这工程队是哪的?跟人城里有什么关系!”李大壮恼火的说着,他能不知道这工程队是哪的吗,出了名的霸道,出了名的没皮没脸,在哪个村里都横行霸道的,想踩谁踩谁。

    当然,这横行霸道也不是没理的,哪个村村长都收了他们的钱,所以他们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

    村长看李大壮一副不买账的样子,又急急忙忙的说着,“诶,壮牛,你怎么说话呢,你看看,咱村子这么穷,修个路怎么了,修个路不代表着是富的开始吗?”

    这村长虽然是情急之下胡说八道的,但是这湖淼村确确实实是穷,并且还穷的出名……

    李大壮却完全不吃他那一套,什么富的开始,摆明是在胡诌八扯,“我说村长,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大家都是傻子啊?我看你是收了人家的钱,所以才这么为人家说话呢吧?谁不知道这玄武山上矿场资源丰富的很啊,到底是为了什么修路,你我心里不清楚?”

    村长一懵,立马就急了。

    要知道受贿这事,虽然不止他自个儿一个人干,但要是被摆上台面上,那不得吃几年牢饭。

    “壮牛,你这,你这怎么说不通呢?你觉得村长是那种人吗?”村长汗颜,急急的解释着。

    “你说是吧?壮牛,村长怎么会干收人钱这种事呢!你从小到大,我都那么照顾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村长的为人。”

    村长心里恼的不行,他这是倒了什么霉了,这李大壮倔的跟个鳖一样,放在其他人身上,他顶多给点钱封口得了,可他心里清楚的很,这李大壮绝对不可能因为一点钱就妥协。

    “别,别谈照顾,村长,陈大村长,你的照顾,我这么多年在你家干的那些农活,也能抵了吧?而且你的为人,还用得着问我?”

    村长缩着脖子不敢看李大壮,是,他李大壮的确一直都在他家里帮着干农活。

    看着村长和那个毛头小子没完没了的墨迹,王勉也烦了,他大步向着村长那走去,一拍李大壮的脑袋,“我说你小子没完没了了是吧?说吧,让不让一句话。”

    李大壮脖子仰的高高的,“我告诉你们,只要我李大壮活着一天,你,就别想铲平我李家的祖坟!”

    王勉看着这李大壮软硬不吃的样,心里只觉得不耐烦,这种倔驴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行,这么牛是吧,我看你能牛多久!”

    王勉上了铲车,毫不犹豫的开开发动机,慢慢的往李大壮开去。

    他还就真不信这个邪了,他李大壮还能因为这破坟地真把自个儿的命给丢了不成。

    可这李大壮依然是直直的站着,看着自己跟前的铲车,一动都不带动的。

    而本来站在他身旁的村长早就溜没影了。

    “卧槽,老子就不服了,我看你让不让!”

    王勉瞅着李大壮那样,五官都扭曲了,猛地一踩油门,铲车冲着李大壮就飞了过去。

    李大壮被铲车给撞的老远,硬生生的撞倒在地,可他依旧是那个直立的姿势,丝毫不让。

    王勉吐了口唾沫,得意的不行,“我看你小子这次还跟不跟我倔!”

    他知道自己刚才用了多大劲,这李大壮撑死也就个外伤,他这一撞,就是想给李大壮点教训,大不了等会带他去医院看看。

    但王勉没想到的是,这李大壮居然趴在地上跟条死狗一样,动都不带动的。

    “完了,完了!”

    一旁的村长站在旁边看的那叫一个触目惊心,要知道这李大壮从小就干农活,力气大的很,给撞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他没想到的是,这李大壮的头好死不死的给撞到大墓碑的一角上去了,几乎是一瞬间,他满头都是血。

    村长吓得不行,脸色煞白,呆愣愣的看着王勉,不知如何是好。

    “怕啥?”王勉从车上下来,往李大壮躺的地方走了过去,用手指试了试鼻下,心里猛地打了个突,糟了,这李大壮怕是活不了了。

    他一咬牙,看着村长,说了句,“我要是没想错的话,这李大壮是个孤儿吧?”

    村长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点了下头。

    “行,那就好办,孤儿,就算是没了也没人会想着的。”

    王勉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村长呆呆的看着王勉,“这,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很简单,我给你十二万,当然,你也不用想我这这些人,他们绝对不会往外面胡说八道的。”王勉嘴一张一合,就把这事给解决了。

    村长在内心挣扎了一下,可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行,没问题,就按你说的办。”

    “呸,老子现在就让你去跟你那些爹啊妈啊的聚一聚!”王勉踢了一脚李大壮,拉着他随便扔进了一个棺材里。

    扔完以后,他又吩咐手下的人把棺材埋好了,弄牢实点。

    王勉把什么都收拾好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算喘口气,很奇怪的是,他完全没觉得自个儿心里有什么愧疚或者是害怕。

    等到天黑了,林婶特意做了好几个菜,很早就上了桌。

    周琳琳一回到家,就看见桌上那好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顿时食欲大增,眨了眨眼,看了看妈不在,就想偷偷拿筷子吃一口。

    可林婶哪能不知道周琳琳在想什么,就在她刚拿起筷子的时候,林婶就从厨房里出来了。

    “诶,干啥呢,人都还没到了,这就动筷了?”

    周琳琳愣了一下,“啥?妈,你说啥呢,咱家不就我跟你呢,还有谁没到啊?”

    “还能有谁,壮牛呀,这样,你在这先等着,我看看壮牛怎么还没回来。”

    说完,林婶便擦了擦手,权当没听见女儿的嘟囔,这壮牛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她都有点担心了。

    另一头的山上,李大壮迷迷糊糊的听着王勉和村长的谈话,心里火的不行,可他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起都起不来,甚至最后连意识都没有了。

    难道他是真的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