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兵王之王 > 第两千零五十四章 杨奇,你太过分了!
    “出什么事了?”杨奇皱眉说道,同时心中也有一抹不好的预感浮现。

    “我打探到消息,李方寸昨晚抓到了一名刺客,据说是进入到这座城市里面的探子,经过身份核实和与外面的联系,这个人应该是……蓝小蝶。”情报人员说道,最后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好像他对于这个消息也十分的惊讶。

    这里要解释一下,李方寸就是温洪筹的死对头,在这座城市里面有两个军团,两个军团长和副军团长,这些人私底下非常的不合,要不是上面有张天德压着,恐怕已经不知道死几回了,而这些正副军团长本身的实力都差不多,主要就是看自己在军中有多少的影响力。

    如果是平时的话,他们就只能凭着自己的努力收买人心,但现在有了杨奇这一个变数,再加上杨奇也是有这个意思,收买一些人,打击一些人,只要维持好这个平衡,双方就一定会打起来,但却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不至于让张天德为了大局而除掉自己。

    利用两个副军团长本身的影响力,再加上自己的推波助澜,绝对可以将他们扶正,不过现在就只有温洪筹加入到这个计划当中,另外一个道有这个心思,可惜没这个胆量。

    同时说回情报人员本身,在他的理解当中,杨奇的命令就从来都没有人敢违抗,杨奇可以让自己的手下在战斗当中随机应变,可以让他们在计划当中有所改变,毕竟每一个人的看法不一样,并不代表着自己就是一定对的。

    但有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改变整个计划的方针,针对的点不一样,如果说一场救援行动强行被你搞成歼灭战,那岂不就是乱套了?

    在这一次进入乱石岗的成员当中,杨奇已经在三交代过,他们要做的只有三点,第一低调,第二做自己该做的事,其他的事别管,第三忍耐。

    而其他在外的成员只需要负责策应就行了,城内的事情不用他们操心,甚至有可能到最后都不用动用他们这些暗棋。

    可是在这个时候,这个情报人员送来的这条消息,基本上就是在告诉杨奇,有人违背着他的命令进程,并且还被抓了!

    气氛瞬间压抑下来,这个情报人员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充斥内心,就好像是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背上,完全喘不过气来一样。

    过了良久,杨奇才冷冷地说道:“已经被抓多久了?”

    “接近六个小时,但李方寸还没有提审,不知道在等些什么。”身体一轻,但是听到了杨奇的语气,这位情报人员连大气都不敢喘,立刻就回答道。

    “我出去一趟,你们继续盯着,如果蓝小蝶最后熬不住拷问的话,那就……”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奇已经转过身来,眼神当中闪过一道绝然。

    黑暗当中一道透明的物体从乱石岗内城飞出,而这当然就是身着毁灭装甲‘穿越者’的杨奇,上面的涂料都是镜面反射隐形涂料,可根据周围环境来改变自身的颜色,从而达到隐身效果。

    用极快的速度返回到了基地当中,回到了会议室,此时已经看见所有的人都在等他,好像已经预料到他会回来一样。

    解除了身上的装甲,冷着脸扫向了众人,最后引起看向了轩辕鹤熙,没有了之前那一副随意的模样,声音冰冰冷冷的问道:“是你干的?”

    在这个基地当中,唯一能够主事的就只有两个人,德雷克和死神,但德雷克是绝对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因为他是自己最为忠诚的部下,会对自己的命令百分之百服从,至于死神,他根本就不会理会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安排出这样傻的计划。

    那么在这个基地里面,唯一能够命令蓝小蝶,并且就连德雷克都敢隐瞒的人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轩辕鹤熙!

    在这里唯一坐着的就只有轩辕鹤熙,站在她身边的是雷丽娜,本来雷丽娜还想要站出来替轩辕鹤熙顶缸,但是却被轩辕鹤熙给拉住了,站起身来,颇为内疚的说道:“是我干的……”

    “为什么?”杨奇接着问道。

    还没有等轩辕鹤熙开口,德雷克就抢先说道:“这件事情也怪我,没有拦住蓝小……”

    “你闭嘴,我问她,你回答什么?!”杨奇一个眼神看过去,就让原本想要多说些什么的德雷克硬生生的把话给咽了下去,不敢在多嘴。

    轩辕鹤熙也知道自己犯的这个错误很低级,并且她也没有想到蓝小蝶居然会被抓,而且还是落入那一个人的手,只能低着头说道:“我在外面看到了李方寸的手下,做出了一些肮脏的事情,本来想要自己动手的,但是小蝶说她想试一试,这都怪我……”

    杨奇没有想到轩辕鹤熙居然是因为这些原因,至于李方寸的手下做出什么肮脏的事情,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在乱石岗里面看的还不够多吗?

    他之所以进入乱石岗之后,再三的要求幽灵等人只做自己的事情,其他的别管,而且一定要忍耐,就是担心他们看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会义愤填膺的上去阻止,导致最后的计划失败。

    不是他心狠,愿意看着这些悲剧的发生,可是你当场救下这些人,又有什么用?

    不仅自己的计划无法完成,最终还得搭上无数条性命,这座城市将会成为普通人的炼狱,那些黑武士会在张天德的命令之下,变得更加的凶残,野性。

    看现在呢?杨奇一步步地走,把商业街给建立起来,用大量的普通人为他工作,明面上他们和其他的人没有区别,但实际上深夜他们都会吃上饭,这才是他们最为简单的要求,一个安全的住所,一顿饱饭,而不是你以为的为他们打抱不平?

    这是他们不愿意吗?当然不是,只是相比较之下,他们更愿意活着,如果不是的话,谁会在这样的炼狱当中生活?谁会对没有看到任何希望的日子有盼头?

    没有任何规划的上去救人,只有莽夫才会那样做,所谓的行侠仗义,救的只是一个人而已,杨奇要救的是整座城市的人,所以他十分无法理解轩辕鹤熙的这种行为。

    “本以为你只是自作聪明,没有想到你还自以为是,你真的应该学学你当年的那些族人,在面临危机的时候,躲的远远的,甚至直到现如今还如同过街老鼠一样,躲在深山里面,不应该出来才对。”杨奇脸上写满了失望,摇头说道。

    啪的一声脆响,坐在角落当中得死神,原本迷着眼睛的他突然睁开,眼神深处闪过一抹诧异,而其他的人,当然也是如同见到鬼一样,一脸的难以置信。

    而原因就是因为轩辕鹤熙居然眼含泪水的扇了杨奇一巴掌!

    “杨奇,你太过分了!”轩辕鹤熙只留下了这一句话之后就跑开了,此时的轩辕鹤熙就好像不再是那一个实力强大的修炼者,反而像是被戳中了痛点的普通小女孩。

    整个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而杨奇也没有想到轩辕鹤熙居然会突然打自己一巴掌,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

    当然,他确实说的话有点重了一些,所以看着雷丽娜想动又不敢动的动作,也是示意了一下,让她去看一看轩辕鹤熙,他可不想一个人没有救回来,另外一个人又被抓了。

    雷丽娜点了点头,立刻也就跑了出去,同时,杨奇也坐到了椅子上面,双手合十撑着鼻梁,眼睛闭上好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一般,而其他的人当然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所以都选择了闭嘴,而死神也再一次闭上了他的眼睛。

    另外一边轩辕鹤熙当然不可能负气离开,虽然她对于杨奇说的那一句话非常的在意,但是回想起来,自己这边确实是如此做的,甚至于比他说的还要不堪……

    明明房间里面还开着暖气,但是轩辕鹤熙却觉得浑身冰冷,双手抱住双臂,低下来头,站在窗边,眼睛里面有些泪水留下,就是来源于历史真相的残酷和杨奇话语当中的那抹讥讽。

    “也许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我骗得了所有人,但是却骗不了自己,自负、傲慢、胆小就是我们的原罪,这可能就是我们会在历史长河当中逐渐消逝的原因……”轩辕鹤熙喃喃自语道,此时的这幅画面是如何的凄美,无论在何时,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心生垂怜之意,这也是为什么之后,杨奇心软下来,让雷丽娜来陪着轩辕鹤熙的原因。

    “当初确实是我们的先祖做错了,但是不应该由我们来承担。”轩辕鹤熙的身后一道声音响起,不是别人,正是雷丽娜。

    “我懂,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心好痛,就好像是心脏狠狠的被人捏了一下一样,痛得快要窒息,可是又死不掉……”轩辕鹤熙摇着头,眼神迷离的说道。

    “你爱上他了……”雷丽娜听到了这话,心中一惊,但随后又一笑了之,认真的说道。

    “是这样吗?”轩辕鹤熙停止了落泪,眼神当中慌张的说道。

    “否则你怎么会在意他对你的评价?不然的话,你在这里哭什么?而且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雷丽娜仿佛看透了一切,笑着说道。

    轩辕鹤熙低着头,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但同时她的眼神当中又闪过一抹绝望,旋即说道:“可是我爱他又能怎么样?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不可能再和我在一起,哪怕他愿意,他背后的族人也绝对不会认同我的……”

    她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平生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可能还是唯一的一个男人,居然让两人之间的隔阂那么大,但她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就要让她默默的承受这一切呢?!

    “其实他还是挺在乎你的,否则知道真相的他不可能让我来陪你。”雷丽娜的身份又没有暴露,所以她更加的冷静,也更加的能够看透一切。

    轩辕鹤熙心中闪过一抹希冀,她当然希望两人的感情能够顺利,毕竟那颗爱情的种子才刚刚出现萌芽,就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