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成为BOSS > 留下遗憾
    狄飞惊怎么也没有想到茅十八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算计自己,要说这是算计吗,不应该是帮自己出名吗?

    狄飞惊可以想象的到,现在自己到底有多么火,能够让茅十八俯首认罪,还能让茅十八跟着自己走,抛开别的不提,单就这一件事就足以确立他在豪侠中的名声了。

    可是狄飞惊不愿意要这种名声,毕竟这和他想要成为孟尝君而出名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今天他的这种名气就好似是靠着某个娱乐圈的裙带关系而出名,又好似因为那些因为和王校长有过二三事的女人一样。

    但狄飞惊这会又能说什么呢,难不成要他怪责茅十八不该选用这种方式吗?

    此时想来,或许当茅十八打算当着众人面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有这种想法了,甚至于是已经在行动了,而自己那一门想要破案的心思也早就被茅十八给洞穿了。

    一想到这里,狄飞惊就忍不住又问了那个问题。

    “茅哥,崆峒山的攻城战真的是你打响的吗?”

    再度提到这个问题,一旁的永夜不禁又看向了茅十八,这会他也想通了这些东西,同样竖着耳朵想要倾听茅十八最后的回答,毕竟这会就他们三个人,加上茅十八之前就已经承认了,他这会再不说真话就说不过去了。

    然而茅十八对此却是淡淡的一笑,说道。

    “是与否重要吗,飞飞,凡事都不可能达成最大的完美,总还是得留下一点遗憾的,不是吗?”

    茅十八的反问让狄飞惊非常失望,他喜欢大团圆的结局,不喜欢留有瑕疵的遗憾,但是这会狄飞惊却感觉的到,茅十八是不会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就算他去问老王,怕是也不可能得出这个答案了。

    那么这个答案又该去找谁告知呢?

    看着狄飞惊沉思不语的样子,茅十八渐渐收起了笑容,然后说道。

    “飞飞,现在与其想这个,倒不如想一想你该如何处置我。”

    听到这话,狄飞惊猛地惊讶抬头,此时他的确也是回过神来了,是的,他现在应该去思考的,难道不是眼前这个最大的麻烦吗,茅十八可是被自己带走的,而且是以问罪的形式带走的,这件事很快就会风靡豪侠的大街小巷,被绝大多数玩家所知晓,而他也将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主角。

    看着狄飞惊尴尬而又茫然的表情,茅十八倒是觉得很有趣,不过这场有趣的事件到这一刻为止也该暂时告一段落了,当下茅十八转头对永夜说道。

    “高手,你呢?”

    永夜没有说话,他还在犹豫着,毕竟之前茅十八的亲口承认同样也做不得假,既然茅十八承认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茅十八就是他承认诅咒的那个罪大恶极的凶手,是背叛了兄弟感情的罪魁祸首,同时也是欺骗兄弟感情还拿这种欺骗当做手段来谋取利益的不法分子呢?

    在当初永夜背离茅十八之后,可以说他在心中把自己所有能够想到的一切不好的形容词都安插在了茅十八的身上,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当他逐渐开始“心疼”起自己在豪侠中甚至是网游中都仅存的这个朋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罪恶了,所以他先一步放下了,他放下的原因不仅仅是他不该如此恶意的揣度自己的朋友,同时他也需要这个豪侠中乃至是所有网游中仅存的一个朋友。

    可是呢,这会当这两个最大的原因随着其中一个破碎了,而另一个也因为前一个原因的破碎而随即瓦解,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和这个人继续做朋友了。

    永夜尽管是魔剑道公会的一员,也和那群狂人们做过很多错事,但实际上,那些错事在网游发展的这些年来,就如同往敌对公会安插小号的这种行为一样,早就不再算是错事,而成为了一种常态,一种习惯,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对此感到不适了。

    有的错误能够成为习惯,但有的错误却是不能被容忍的,永夜没有坐过错事吗,应该说永夜坐过的错事太多了,数都数不清,他本人都是网游中排名前几的最让人讨厌的玩家之一,但是他的错更多的是带有一种网游特色,或者说是职业特色,就像是胡子的捅菊花一样,即便人人都嫌弃,但却没几个人会对此有异议,毕竟一个刺客,不去捅人菊花,难道还要跟人刚正面吗?

    但为何茅十八所做的那些事就是不可饶恕的呢?

    永夜不知道答案,但这个答案是心照不宣的,毕竟茅十八的行为并不符合网游特色,他将更多更真实的人格代入到了简单粗暴的游戏当中,而他的这种更真实的东西是不被游戏领域所认同的,但同样也不属于简单粗暴行为的诸如安插小号这种间谍手段之所以能够得到认同,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习惯。

    因而茅十八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他挑战了玩家们的习惯,而永夜自然也是玩家们当中的一员。

    不过呢,永夜尽管是这样想的,但是在狄飞惊的心中,却并不觉得茅十八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毕竟狄飞惊也不算是一个真正的玩家,他同样也并非技术型大军当中的一员,而此时此刻,看到永夜那犹豫不决的神态,狄飞惊就感觉要出事。

    这个时候的茅十八已经不是众叛亲离那么简单了,应该说在茅十八决定开始在七寒谷做点什么事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众叛亲离的准备,直到兄弟们一个个都离他而去的时候,其实茅十八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当他如今打算幡然醒悟的时候,其心态上的失衡在所难免。

    毕竟就像茅十八所说那样,鱼和熊掌虽然不可兼得,但至少还要占一个,如果兄弟感情他抓不住,那他恐怕还会回到那个无人能够掌控的身份当中去。

    崆峒山攻城战究竟是不是茅十八做的这一刻已经不重要了,此时狄飞惊想来,之前那场“公开审判大会”更像是茅十八在逼着自己做一个决定,一个不能够回头的决定,这一次他选择了光明正大,而不是在暗地里阴谋算计,把阴谋搬到台面上来,他赌注的很有可能就是永夜的选择。

    “茅哥,先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当狄飞惊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就有些着急了,这一刻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着急什么,甚至是害怕什么,但他总感觉如果茅十八这一步踏出去那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茅十八没有去看狄飞惊,而是仍旧在耐心等着永夜的回答,永夜会跟他走吗,茅十八不知道,但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时限一过,茅十八也就不会再等待了,而这一刻在永夜做出决定之后,他唯一的意志也终将回归自我。

    最终,茅十八失望了,永夜始终没有抬头,也没有给予自己任何回复,当茅十八转身将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永夜的话。

    “老刀,我说过你不能走!”现场的气氛很压抑,永夜的话让茅十八的动作停顿了下来,但却并没有让他的人转过身来,永夜此时也处在一种浑浑噩噩当中,他试图叫住了茅十八,却并没有后续动作,狄飞惊知道,永夜还并没有想通自己想到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不能由自己来说,毕竟这是只属于这两兄弟间的恩怨情仇,自己插手了只会适得其反。

    “高手,说句伤感情的话,你在魔剑道公会的时候尚且不能阻止我,如今凭你一人,你认为还能够阻止的了我吗?”

    茅十八的话让狄飞惊心中一惊,茅十八这样问是已经打算把事情做绝了,这一刻狄飞惊虽然不清楚茅十八到底要做什么,但他却是清楚另一个东西,即便如今更新补丁已经开始对茅十八的实力有所限制,但他仍旧是豪侠中神王一般的存在,在豪门公会非常手段对其不起任何作用的前提下,茅十八就是无敌的,他的这个无敌将不会有任何界限。

    而如今,官方的补丁更新影响到的人偏偏还不是茅十八,而是原本拥有强悍战斗力的魔剑道公会,当这样一支强悍的兵团倒下了,即便六大豪门公会联手,怕是也难以动得了茅十八分毫,说不定被茅十八化整为零,还能给今后的豪门公会带去无穷无尽的麻烦。

    对了,还有一个白玉京,白玉京也会走上这条路吗,狄飞惊不知道,如果茅十八相邀,白玉京会答应吗,狄飞惊同样也不知道,就如同当狄飞惊撕下白玉京那真实的伪装之后,当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绝非武侠中那些单纯的剑仙那么简单的时候,他就知道很多事情都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发生了蝴蝶效应。

    面对茅十八的问题,永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同样也不需要回答,难道他还不知道茅十八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吗,而自己是否能够真的阻止茅十八的行为吗?

    但是能否阻止是一回事,但想不想阻止是另一回事,这一刻的永夜倒是反应很快,当他抬头看向茅十八的时候,最终说道。

    “老刀,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茅十八答应过永夜什么,狄飞惊这一刻也竖起了耳朵在倾听,这两个人从分道扬镳到迅速和解,这其中的秘密对任何知晓他们之间事情的人来说都有着无穷的吸引力,狄飞惊自然也不例外,不过狄飞惊这一刻明显不是带有八卦的心思,而是他担心这会是茅十八身上最后的一道枷锁,如果这道枷锁也被茅十八自个儿给斩断的话,那从今往后就再也难有人能够限制茅十八了,而唯一的手段或许就只剩下强大的官方意志插手,将茅十八删号这一条路了。

    但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狄飞惊不愿意看到茅十八走到那一步,同样也不希望自己今后也将成为茅十八的敌人,其实做委托查案子到今天,狄飞惊也已经越来越多的感觉到,他的能力十分的有限,他很难做到自己心目中的最好,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很多事,而很多事又同样牵扯出更多的“很多事”,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像有一条神秘的丝线在联系一样,平日里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很有可能会因为拥有同一个朋友,或者是过去玩过同一款网游,加入过某个类似家族的公会而联系在一起,继而产生出无穷无尽的纷扰。

    狄飞惊无法阻止这种联系的存在,他也不可能会知道这些联系,就像是二战那样,谁能知道最后会变成世界大战呢,说好的三打三呢,搞到苏联、美国插手到底是闹哪样呢?

    狄飞惊如今就很怕这种他所不知道的联系在作祟,一旦这些联系逐渐展现出来,他过去所做的很多事都将成为无用功,如果仅仅是无用那也还好,但怕就怕反倒是因为自己做了一些事,最后导致自己被自己下的绊子给绊倒了。

    “我没忘,但我想是你忘了。”

    茅十八的回答让狄飞惊的目光再度转向了永夜,这一刻在狄飞惊看来,即便是个傻子也应该暂时把这件事给按下来,永夜跟茅十八选择停战,这两个人必定都是下定了很大决心的,而如今就要前功尽弃、重蹈覆辙了吗?

    但狄飞惊毕竟不是永夜这个当事人,所以他很难知道在思考和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永夜带有多少的个人意志和情绪,他不可能像是用上帝视角那样去看待眼前发生的这件事,哪怕他知道暂时妥协是最好的方式,但他也很难做出这个决定。

    “我也没忘,但我真的不知道当初和我订下约定的那个人到底是茅十八还是另一个人了。”

    永夜的话茅十八和狄飞惊都听懂了,永夜自以为了解茅十八,但实则不了解,他当初的妥协和停战其实也像是在逃避,只不过在那时选择逃避的做法是聪明的,至少在狄飞惊看来是这样,而这会永夜不逃避了,重新正视这些个问题就不是聪明了吗?

    wangyouzhichengweibo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