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我曾以不正当的名义爱你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打赌
    顾清越也开始认真了起来,活动了一下他修长的手指,一副要好好虐杜泽的样子。

    而杜泽完全就是一副鄙夷顾清越的表情,一个好刚接触这游戏的菜鸟竟然还想着打败自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哼,他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真是好笑。

    当初他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半年才搞明白这个游戏的基本规则,更何况顾清越才刚刚打了一局,竟然想要打败自己,痴人说梦。

    很快二人便开始了第二局的单挑,游戏一开始杜泽便把他的角色绕到了顾清越的身后打算去偷袭顾清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顾清越发现了。

    杜泽心叫不好,可谁知顾清越对这个游戏了解并不是很深,所以并没有给杜泽带来很大的伤害。

    如果是这个游戏的老手的话,杜泽的偷袭被发现完全可以反打他一套,看到这一情况杜泽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么好的机会都被你浪费了,果然是菜鸡!”杜泽嘲讽着,说完还不忘看了一眼时笙。

    接下来杜泽的猛烈攻势虽然也耗了顾清越的一些血量,但大多数技能都被顾清越给巧妙的化解了。

    看着自己的蓝条所剩不多了,这让杜泽感觉到了有一点危机,但是又一想顾清越只是一个新手,便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不用技能我也能打败你!”

    听着杜泽的话顾清越笑而不语,不来是杜泽攻顾清越守,但是现在杜泽的蓝条已经见底了。

    接下来就轮到了顾清越攻杜泽守,顾清越的攻势并不比杜泽的攻势弱,反而是有过之而不及。

    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按着键,顾清越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

    顾清越的攻势打的杜泽应接不暇,连去擦额头上的汗的机会都没有,杜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打出这种攻势的人竟然是顾清越一个新手玩家。

    杜泽抽出时间看了一眼顾清越,发现他竟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杜泽拼命的闪躲着,眼瞅着自己的血量越来越少,杜泽牙齿紧咬着。

    ko,杜泽的人物被顾清越的人物一拳狠狠的打到在了地上,杜泽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抬起气,杜泽发现顾清越竟然一脸玩味的看着他,这让杜泽很是不爽,把手上的手机扔到被子上,“看什么看,不就是赢了我一局吗!我也赢你一局呐,三局两胜的,到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呐!”

    顾清越只是笑了笑,没有去反驳杜泽的话,只是指了指床上的手机,“继续啊,还有最后一局,速战速决!”

    杜泽狠狠的瞪了一眼顾清越,拿起手机又开了最后一局,这一局并不像前两局一样,这一局完全没有悬念的,杜泽是被顾清越碾压。

    杜泽的技能一个都没有打中顾清越,气的杜泽都想把手机摔在地上,摔个稀碎,杜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硬是压住了那种冲动。

    杜泽强迫自己挤出笑容看向顾清越,服软的说道“顾先生,我拿我杜氏企业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抵消掉这次的赌约玩不好?”

    顾清越挑了挑眉头,一脸玩味的看着杜泽,“比起你杜氏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我更喜欢我们的赌约,杜泽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欧!”

    一旁的时笙听的云里雾里的,杜泽为什么要把股份给顾清越,还有什么赌约啊。

    时笙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两个男人,居然争风吃醋的拿她来打赌,当然顾清越和杜泽也是心照不宣,谁也不会说出来的。

    “你们在干什么吗啊?”说着时笙把刚削好皮的苹果递到了杜泽的手上,看到这一幕顾清越心里很不是滋味,像是厨房里的醋坛被打翻了一样,空气里都弥漫着醋味。

    顾清越一把,把时笙搂入了自己的怀里,还没有等时笙反应过来,顾清越的唇便吻在了时笙的嘴巴上。

    一旁的杜泽还跟得意的咬了一口时笙递过来的苹果,看到这一幕的他嘴巴张的大大的,嘴里刚吃的苹果都掉了出来。

    时笙用力的推开了顾清越,此时她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有些称怒的看着顾清越,“你干嘛啊!”

    顾清越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还不忘挑衅的看了一眼杜泽,“没什么,只是突然想亲你了。”

    时笙听到了顾清越的回答很是无语,什么就是想亲她啊,这旁边明明还有人,这个家伙都不知道闭着点人吗?

    反正亲也亲了,时笙也拿顾清越没有什么办法。

    亲完之后顾清越朝杜泽的方向看去,对他努了努嘴,示意接下来改你了。

    杜泽气的拳头紧紧的攥着,恨不得把这个顾清越给狠狠的打上一顿,没有办法自己输了,那就要愿赌服输。

    “阿笙,我是个卑鄙小人,我无耻,而且我还是个变态。”杜泽紧紧的闭上眼睛大声的说道。

    而刚进来的小护士本来是想帮杜泽检查伤口的愈合程度的,听到杜泽这样一说,吓的又给关上了门走了。

    看到这一幕的顾清越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噗嗤一下的笑出了声。

    而一旁的时笙则是一脸的茫然,她不知道杜泽为什么这样说,但看着顾清越这副祥子,时笙也能猜出来个大概,应该和顾清越脱不了关系。

    另一边,杨思远已经办好了离职的手续,出了公司他打了一个电话便来到了咖啡厅了。

    看到远处一个女人,杨思远便走了过去,来到地方便坐到了那个女人的对面,“事情我替你顶下来了,说话了的钱也该给我了吧,颜小姐。”

    坐在杨思远对面的那人正是颜沫沫,她轻呡了一口杯子中的咖啡,放下手中的咖啡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卡,递到了杨思远的面前。

    看着杨思远迫不及待的把卡装进了自己的包里,颜沫沫忍不住嘲讽道“真想不到,顾清越公司竟然还有你这种人,这样的事你也不去第一次做了吧。”

    听到颜沫沫这样说杨思远有些不悦,“这就不由颜小姐多费心了。”

    说完杨思远扭头就要走,颜沫沫开口说道“杨先生就不喝杯咖啡再走吗?”

    杨思远脚步顿了顿,并没有回头去看颜沫沫,只是淡淡的说道“不用了。”

    看着杨思远走远了,颜沫沫也不去理会,端起咖啡又轻呡了一口,她真的不喜欢咖啡的苦味,人生都已经够苦的了,为什么还要让她吃苦。

    她颜沫沫出身比时笙好,相貌也比时笙好,手段也比时笙多,为什么她就是得不到顾清越的心呐!

    心不心得颜沫沫也不在乎了,她也不指望能有一个人真心去爱她了,自己都已经活成这样了。

    想想曾经她也曾真心的去爱过顾清越,也曾是个小女孩一样的单纯,一心就只有这么一个男人,满眼都是他,满心都是他,什么事情都可以让她心动不已。

    可惜都不存在了,顾清越不在了,她的单纯也不在了,就算得不到顾清越,她也不想看到时笙过的那么自在。

    一想到顾清越那么护着时笙,颜沫沫就气的牙痒痒,那本该是属于她颜沫沫的,时笙凭什么可以过的比自己好。

    颜沫沫只希望顾母顾父哪里能早点做出点成果,也不枉费她那么辛苦的去演孝女。

    付了钱,颜沫沫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一想到时笙肚子里还怀着个孩子,颜沫沫就觉格外的不是个滋味,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权利做母亲了,凭什么时笙就可以儿女双全。

    想到这里颜沫沫面上露出了怨毒是色,是时候去见见桐桐了。

    走在路上颜沫沫特意的去了一趟药店,然后便在学校等待桐桐放学。

    桐桐一放学便发现颜沫沫竟然在等自己,桐桐有些好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颜沫沫笑了笑,直接递给了桐桐一瓶药,“把这个药磨碎,放到时笙平时的饮食中。”

    看着接过药瓶的桐桐有些警惕的看着她,颜沫沫解释道“你放心吧,不是什么毒药,毒不死人的,就是一切可以让她拉肚子的药。”

    自从发生了公司那件机密泄露一事,时笙便不打算再去顾清越公司上班了。

    现在时笙的肚子也有点微微隆起了,整天不是吃就是睡,体重要开始上去了,顾清越天都捏着她脸上吃出来的肉叫她小懒猪。

    时笙也懒得跟顾清越计较,其实她也不怎么乐意天天躺在床上,可是一站起来就浑身无力,走两步都会出虚汗。

    时笙有些纳闷以前怀希希的时候也没有那么严重啊,可是又一想,可能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是女孩子吧,所以才会不一样。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到了星期天的时候,顾清越带着时笙去产检,时笙躺在被窝里说什么都不肯去,无奈却被顾清越给抱下了床。

    到了医院,顾清越陪时笙验血,尿检,b超。

    做完了这一切,顾清越和时笙拿着那些单子,去给妇科医生看。

    当医生接过单子去看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又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时笙,询问了一下时笙最近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