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我曾以不正当的名义爱你 > 第八百九十章 澄清误会
    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顾清越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进来!”

    来的人正事章烨,自从那日起,无论是遇到再急得事情章烨都养成了敲门的好习惯。

    看到章烨一进门脸上都挂满了笑容,顾清越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现在关键时候也只有那件事情了。

    于是顾清越开口问道:“公司机密泄露的事情有眉头了?是不是查到是谁做的了!”

    听到顾清越的话章烨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清越。

    顾清越一看章烨这个表情便明白了,是自己猜对了,顾清越故意对章烨挑了挑眉毛。

    “怪不得你是老板我是秘书,你什么事情都能猜到啊,顾总英明!”章烨一边拍着马屁一边把文件递到了顾清越的手上。

    顾清越一看到文件,也没有什么心思听章烨瞎扯了。

    “确定是杨思远做的?”顾清越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杨思远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职员而已,有一次顾清越乘电梯的时候手里的文件掉到了地上,那人帮他捡了起来,顾清越也就随口一问,那人便是杨思远。

    如果不是那次机会,顾清越压根就不知道公司还有这号人。

    章烨很确定的点了点头,“顾总,我们查他的通话记录的时候查到他和一个陌生的电话经常有电话联系,虽然这证明不了什么,但是我们在他的电脑里查到了确实的证据,的确是他。”

    听了章烨的话顾清越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相信的,一个普通的小职员,怎么会接触到公司里的机密。

    突然顾清越想到了王丰的那次,那时候顾清越就觉得公司里面有和王丰偷偷联系了人。

    之前顾清越以为王丰倒了,那人也没有必须铲除的必要,现在一想顾清越也有些怀疑这个杨思远了。

    想到这里顾清越便派章烨去仔细调查这个杨思远是否跟以前的王丰有过什么密切的来往。

    章烨得到命令便马上去查了,之前的公司机密泄露全怪到了时笙的头上,现在终于可以得到澄清了。

    下午,章烨便拿这自己收集到的线索给顾清越,线索表明之前的王丰也和这个杨思远脱不了关系。

    顾清越把文件狠狠的扔在了桌子上,此时他真的是被这个杨思远给气乐了,顾清越冷笑出声,“这一个小小的职员,竟然两次泄露公司机密,丝毫不把我顾清越放在眼里啊!一会立马召开紧急会议。”

    顾清越给时笙打了一个电话,让时笙来公司趟,并告诉她公司机密泄露一事,已经查到了真凶。

    其实时笙来不来公司其实都可以的,但是之前公司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公司里所有的人都在背后不少的议论时笙,这一点顾清越看不顺眼,这次他要好好的看看之前一口咬定是时笙做的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一个表情。

    ,时笙也到场了,章烨把事情原尾的说出来后,公司里的人便没有了质疑的声音,一个个的都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顾清越和时笙的眼睛。

    顾清越打算让那个杨思远付出惨痛的代价,会议结束后顾清越特意把杨思远叫到了自己办公室里。

    杨思远低着脑袋不敢去看顾清越的眼睛,静静的等待

    着顾清越给自己的惩罚,他认为顶多也就是开除自己,那大不了自己再找份工作呗。

    “章烨,这个杨思远故意把公司机密泄露,你去通知李律师,把这个杨思远告上法庭,让他索赔公司损失,如果他不赔的话就让他吃一辈子的牢饭。”

    说完这些话,顾清越死死的盯着杨思远,看到他被吓的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向自己求饶顾清越也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

    如果他轻易地原谅这个杨思远的话,那公司里的人都去效仿,他的公司岂不是没有一丝的威严了。

    杨思远看顾清越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又转头向时笙求情,杨思远觉得女人大部分都是会可怜弱者的,只要把自己说的惨一点,时笙一定会心软的。

    “时小姐,这件事情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才会这样做,我妻子得了癌症,为了给她治病我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我孩子还那么小,她不能没有妈啊,所以我才会把机密泄露给别人,只是为了能有钱给我妻子治病,如果我也坐牢了,我妻子是彻底的没人管了,我孩子也没有了爸妈。”

    听到这里时笙也有些不认,想着其实这件事情反正已经解决了,再去为难杨思远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想到这里,时笙也只好开口向顾清越提杨思远求情,“清越,就放过他吧,他那么可怜,如果他家没有了他这个顶梁柱,以后的日子根本就没法过了,辞了她就算了。”

    顾清越被时笙软磨硬泡的也是没有了脾气,也就是开除了杨思远。

    事情解决后顾清越也不打算让时笙来公司上班了,不是不相信时笙,而是觉得时笙现在肚子里这个小家伙快三个月了,不能让时笙陪自己一起劳累了。

    再过一个星期就要陪时笙去产检,到时候就可以通过B超可以大概的看到时笙肚子里小家伙的大致轮廓了,想想顾清越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下了班之后,时笙说想要去看望杜泽,顾清越也同意了,亲自把时笙送到了医院,本来顾清越是打算回公司的。

    可是一想到到时候时笙和杜泽就单独相处了,顾清越心里就很不自在,想了想还是打算陪时笙一起进去了。

    病床上杜泽无聊的玩着手机上的游戏,其实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医生都建议他出院了。

    可是杜泽就是不出院,还不让医生在时笙面前说他病情的事情,杜泽认为自己生病的时候时笙天天给自己带她亲自做的东西,如果她知道自己病好了,岂不是不来看自己了吗,这样的话杜泽还是选择躺在医院了。

    病房门打开了,当杜泽看到是时笙进来的时候直接把手机丢到了一边,没有心思去玩手机里的游戏了。

    可是当杜泽看到时笙后来跟进来的顾清越时,整的人的脸都黑了下来,那天顾清越喂他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不看到顾清越还好,一看到他,杜泽就觉得胃里不断的翻滚有种想吐的冲动。

    看到有顾清越,杜泽又把扔到一旁的手机捡了,又开始打起了游戏,也不去理会时笙和顾清越。

    “杜泽,你身体好的怎么样了,看你的气色都恢复的差不多了。”说着时笙把果篮放到了床前。

    此时杜泽生着闷气不去理会时笙,自顾自的打着游戏,仿佛没有听到时笙说的话一样。

    其实杜泽是

    很喜欢让时笙来看自己的,但是后面跟着个顾清越他就觉得格外的别扭,仿佛这个顾清越时刻宣誓这时笙是他的。

    看杜泽不理会自己时笙也不生气,从果篮里拿出一串葡萄打算去洗洗。

    时笙一出门,顾清越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凑到了杜泽的身边,打算看看他在打什么游戏。

    杜泽看到顾清越靠了过来,连忙抱着手机向后退,一脸防备的看着顾清越,“你干什么?”

    顾清越看杜泽故意躲着自己,也没有什么兴致向上面凑了,又坐在了沙发上,“没什么啊,就是看看你在打什么游戏,虽然什么游戏我没有看出来,可是我看出来了你的水平不怎么样,一个字,菜。”

    杜泽被顾清越这样一说,气的脸红脖子粗的,瞬时间就来了脾气,“说我菜是吧,那我们比比啊,谁赢了谁就可以亲阿笙一口,敢不敢比。”

    “阿笙是我媳妇,我随时都可以亲她,我为什么要和你比啊?无聊。”顾清越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杜泽。

    杜泽也不生气,反正他的目的是去亲时笙,又不是要跟顾清越比嘴上功夫,想到这里杜泽脑子转了转,“要不,谁赢了不仅可以亲阿笙一口,而且输了的人要跟阿笙说,自己是卑鄙无耻之徒,没用,而且还是个变态。”

    顾清越对赢了的奖励并没有什么兴趣,反而是输了的惩罚更有意思,更何况虽然杜泽玩的那个游戏,他不会玩,但是顾清越也不认为自己会输。

    “三局两胜?”杜泽问。

    “一言为定!”顾清越笑着接下了这次的赌约。

    杜泽并没有给顾清越去了解这个游戏的时间,游戏一开始,杜泽的一系列攻势打的顾清越毫无还手之力。

    这更让杜泽可以确定顾清越真的没有玩过这个游戏,一想到顾清越连玩都没有玩过居然还敢跟自己比试,这不是自己找虐吗。

    正在杜泽出神的这个节骨眼上,令杜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被顾清越反打了一套技能,还好问题没是很多,杜泽也没有放到心上。

    而顾清越却眼中一亮,暗暗的记住了这个人物的技能和大招是怎么用的。

    第一局顾清越毫无悬念的输了,但是顾清越也尽自己所能的耗了不少的时间。

    另一边时笙去洗水果回来了,看到他们两个人在打游戏也没有上前去打扰,而是趴在顾清越的身边静静的看着。

    看到时笙趴在顾清越的身边,杜泽心里格外的不是个滋味,又一想自己只要再赢顾清越一局,他就彻底赢了,杜泽便干力实足。

    “别磨叽了,开始吧!最好一局定胜负。”杜泽心有成竹的说道。

    顾清越摸了摸时笙的脑袋,“好看了,看我怎么虐趴他。”

    病床上的杜泽看到这一幕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你一个手下败将竟然还好意思这样说,不吹牛会死啊!刚才输的人可是你。”

    听着杜泽的话,顾清越毫不在意,“那就开始吧,那就看看你这一局到底能不能拿下我。”

    “来就来,你就等着受到惩罚吧!”杜泽也不去顾清越了,一本正经的盯着手机。

    而时笙就想不明白了,什么游戏那么有魅力,能让两个大企业的老板跟个小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