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我曾以不正当的名义爱你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另寻他路
    另一边颜沫沫坐在自己的岗位上,无聊的用双手拖着下巴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对付时笙,她本来以为那件事情顾清越会不相信时笙,可是她小看了顾清越对时笙的信任程度。

    颜沫沫气愤的锤了一下桌子,她不相信自己对付不了时笙,突然颜沫沫想到了从哪里下手了。

    颜沫沫拿出了自己剩下所以的积蓄,买了几瓶茅台,还有几条名贵的烟,准备好要买的东西后颜沫沫来到了顾家老宅,颜沫沫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顾母。

    看到是顾母颜沫沫连忙笑着说道;‘阿姨,沫沫工作一直很忙都没时间来看你,好不容易请个假,这不特意来看看您和叔叔。’说完颜沫沫特意举了手里领着的东西。

    顾母还是很喜欢颜沫沫的,连忙帮颜沫沫把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很是热情的说道;‘来都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沫沫快进来。’

    颜沫沫对于怎么讨好两个老人可是有不少的办法,上午陪顾母一起去做美容,虽然顾母年纪大了,但是每个女人都有爱美之心。

    顾母很喜欢颜沫沫,觉得她就向自己的女儿一样的亲密,而且顾母很喜欢被颜沫沫夸年轻。

    下午,在顾家大院里的一颗大树下颜沫沫一只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中拿着颗黑色的棋子,眼睛在棋盘上来回看着,而颜沫沫对面在;坐着的顾夫一脸胸有成竹的笑着。

    许久颜沫沫撅起小嘴很是不开心的看着顾夫撒娇着说道;‘叔叔你就不能让着点沫沫吗?每次都是我输,不和你玩了。”

    颜沫沫把黑棋子扔到了桌子上,顾父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颜沫沫,拿起了她扔在桌子上的黑色棋子,在棋盘上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下到了一个位置,然后便抿了一口旁边放着的龙井茶。

    颜沫沫看到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棋盘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最后抬起头对顾父称赞道:“叔叔你也太厉害了吧,明明是死局,你这一子落的也太是地方了,直接就破了这个死局,沫沫都想了半天都没用想出来,果然沫沫和叔叔的棋艺还差的远呐!”

    颜沫沫对顾父的夸赞很是受用,顾父开心的都有些合不拢嘴了。

    不一会客厅里传来了顾母的声音,“老头子,沫沫,快来吃饭了,别下了。”

    听到顾母的话,颜沫沫连忙站起来去扶顾父起来,两人一起到了客厅,颜沫沫小跑着走到了桌子前。

    看着顾母做的一大桌子的菜肴,颜沫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拿起旁边的筷子就要去夹菜。

    筷子都快要夹到菜的时候才想起来,顾母顾父还没有吃,连忙有把筷子放了下来,很是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好久没有吃到阿姨做的菜了,这都有些馋了,都忘记你们还没有吃,沫沫实在是太不懂事了,都怪阿姨,把饭做的那么香,沫沫的口水都要流成河了。”

    颜沫沫故意嗔怪顾母,顾母听着颜沫沫的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对颜沫沫说道:“沫沫啊,你来我们家还客气什么,

    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后常来阿姨做给你吃。”

    说着顾母有些沮丧的叹口气,拉过了颜沫沫的手拍了拍,老气横秋的说道:“要是时笙和清越有你这一半的孝心就好了,他们夫妻两个也不来看看我们这些老头老太。”

    “阿姨,别这样说,他们工作忙,这不是还有沫沫我吗!”颜沫沫故作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突然颜沫沫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难以启齿起来。

    顾母看着好奇,“沫沫怎么了,有什么话直接给我们说啊,你再这样吊阿姨的胃口,我下次就不给你做好吃的饭菜了。”

    颜沫沫连忙说道:“别啊阿姨,沫沫说还不行吗!就是之前我听清越说要常回来看看你,可是阿笙她说…阿姨您太多事,不想见到你,起初清越是生气的,可是阿笙仗着她是希希的母亲,如果清越不听她的话,她就带希希出国。”

    听着颜沫沫的话顾母是不信的,之前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里时笙对自己的精心照顾,顾母现在还历历在目。

    顾母的脸色变了变,看颜沫沫的眼神也没有之前那么欢喜了,抓住颜沫沫的那只手也放了下来,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阿笙我了解,她不是那种人。”

    颜沫沫有些不解了,她有些搞不明白以前顾母不是很讨厌时笙的吗?现在有什么自己说时笙两句,她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而且还互起时笙来了。

    颜沫沫想了想,可能是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事情才让顾母有了这个反应,颜沫沫也有些懊悔自己做事有些冲动了。

    为了在顾母面前留一个好形象,颜沫沫连忙改口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不是我亲耳听到的,而是在阿笙去看她那个受伤的那个男老板的事情,她没有空让我去接桐桐,桐桐跟我说的,阿姨要是不信沫沫的话,你可以打电话想桐桐问个清楚啊。”

    颜沫沫撅起了小嘴低着脑袋,手里拿着个筷子也不去夹菜,在碟子里戳啊戳的。

    一旁的顾父看不下去了,有些生气的对顾母说道:“沫沫是个什么孩子我们还不了解吗!那个时笙我一直都不怎么看上眼,要家境没家境,要背景没背景,就一个孤儿,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才把清越给骗到手的。”

    听顾父那么一说,顾母觉得顾父说的是挺有道理的,自己的儿子要相貌有相貌,为什么就跟一个孤儿在一起了,要不是时笙用了手段,怎么可能拿下自己的而已。

    一想到自己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顾母就越觉得,之前很有可能都是时笙做戏,骗她这个婆婆,好让自己对她有改观处处帮着她。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一直被时笙蒙骗,顾母就气不打一出来,最后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沫沫说的对,之前我一直都瞧不上她,她怎么可能好心好意的对待自己,无非就是想着利用我。”

    颜沫沫有些沮丧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当年我没有出国就好了,那也不会让时笙有可乘之机,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闺蜜会抢我的男朋友。”

    说着颜沫沫便委屈的哭了出来,顾母看着有些心疼连忙去给颜沫沫拿毛巾擦眼泪,“沫沫啊,别哭了,你再哭阿姨会心疼的。”

    颜沫沫一下子扑入了顾母的怀里放声大哭,“阿姨,我真的好后悔,如果我没有出国的话,您就是我的妈妈了,我从小都没有女亲,我真的很渴望能有一个你这样的妈妈。”

    顾母一时间也有些动容了,看到怀里的颜沫沫眼眶也开始有些湿润了,如果当年自己肚子里的那一个孩子抱住了的话自己的女儿可能跟颜沫沫差不多大了。

    顾母轻轻的拍了拍颜沫沫的后背,“如果沫沫不嫌弃的话,就直接叫我妈吧,我也想要一个你这样的女儿,如果方面顾清越娶的是你的话那该有多好。”

    颜沫沫从顾母怀里抬起头,一脸真诚的看着顾母说道:“阿姨要是不嫌弃的话,沫沫就做您的女儿,以后沫沫天天来看您。”

    一旁坐着的顾父,用拳头掩清咳了两声,示意这里还坐一个他呐,既然颜沫沫都叫顾母一生妈了,不该也叫自己一生父亲吗?顾父有些吃醋。

    颜沫沫反应也快,连忙叫了一声爸爸,顾父这在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汤说道“嗯嗯,快吃饭吧,在不吃饭都快要凉了。”

    说着颜沫沫和顾父顾母一起有说有笑的吃起饭,颜沫沫嘴也是很甜,左一声爸,右一生妈的,乐的顾父顾母都乐不拢嘴。

    颜沫沫快要走的时候不舍的拉着顾母的手,“阿姨,我明天还来看你,你可不许觉得沫沫烦。”

    顾母点了一下颜沫沫的小鼻子,有些故作生气的说道:“还叫阿姨!”

    颜沫沫立马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沫沫笨,以后您就是我的妈妈!妈。”

    “哎。”顾母很是受用的应了下来。

    一旁的顾父故作严厉的说道:“我呐?”

    一听顾父那么说,颜沫沫连忙对顾父喊道:“爸!”

    顾父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顾母拉着颜沫沫的手,有些不舍得她离开,“沫沫啊,要是你是清越的媳妇就好了,唉!”

    “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出国的话,清越可能也不会和阿笙认识吧,唉!”颜沫沫低着投,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自己没有出国的话,时笙就没有做小三的机会。

    顾母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对时笙的印象有坏了几分。

    走在路上的颜沫沫心情好极了,原来以前自己选修表演系还是很有用了,把那两个老家伙哄的团团转,他们竟然还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