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八章 年年有今日
    身体的感官远远放在了后方。

    识海之中,金色的巨龙不时发出了咆哮。

    这龙魂显得极为纯粹,远较此前服用的那些龙魂草中蕴含的龙类灵魂碎片要强。

    当巨龙被徐直咆哮之声震碎,识海中密密麻麻的金色微光开始落下。

    五彩斑斓的龙躯上开始多了一丝金色的微光。

    徐直只觉自己灵魂似乎稳固了两分。

    此前激战塞尔伦之时被拉扯成面条的不适感顿时消除了下去。

    “简直妙不可言!”

    徐直睁眼再蘸上一些服用之时,只觉第二次服用的效果淡了下去。

    身体内依旧在强化,但更像是锦上添花。

    而灵魂之中的金龙化成微光之后,也难有特殊的感受。

    “李多凰你干什么?”

    第二次炼化后,徐直睁眼之时,还看到了李多凰鬼鬼祟祟的手指。

    看这意思,这婆娘也想服用第二次。

    “徐大爷,我就觉得这龙血挺好的哈哈哈哈……”

    凰尴尬的笑了好一阵,才继续开口。

    “你能不能再让我试试,我刚刚没尝到什么味道。”

    “不行,一次就够用了”徐直摇头道。

    “哪能呀,这肯定是服用越多越好啊”李多凰不服道。

    “你以为你身体像我们炼体者一样,瞅瞅你身上那纹络,再服用一次肯定像摩莉尔那样长鳞甲,甚至身体有可能变形长出骨刺。”

    大修炼者之间亦有着区别。

    徐直服用龙血效果很强,但龙血给肉身带来的诸多不良变化被他化到了无形。

    但李多凰不一样。

    即便服用的量较之他要少,身体部分区域亦开始有龙鳞一样的纹络。

    徐直感觉这可能与身体的素质相关。

    他身体比李多凰身体强大太多了。

    “我身上的纹络?”

    李多凰拉开自己衣服看了一眼,这才囔囔起来。

    “姓徐的你这是偷看我身体了?”

    “详细检测时不都得看一下,你就当我是医生,哎呀,你脑袋里不要有那么多歪念头。”

    “我歪你个西瓜,去死吧!”

    “还想不想要手套了。”

    “想……”

    刚想动手的女人瞬间就放下了拳头,哼哼唧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

    “大宗师了,可喜可贺啊~”徐直拖长声音道。

    “这要多蒙徐大宗师的栽培呀,我个人没出什么力,都是你帮忙有方,想当年我苦苦挣扎都没人捞我一把,还好遇见了您,您就是那天上的明月,温暖了我寒冰的身躯……”

    李多凰拍马屁的技术相当差,说多了还让人感觉难受,但徐直勉强也就接受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良好的拍马屁技术。

    一个大宗师给另外一个大宗师拍马屁,这情况也挺少见。

    “既然你有心,以后也要帮帮我师弟妹,温暖一下他们寒冰的身躯,让他们不再需要苦苦挣扎,他们很不容易啊,年纪轻轻就要承担诸多重责,你……”

    拍的马屁被徐直重复利用一遍,李多凰只觉两眼茫然,感觉自己逃不脱保姆命。

    上次受伤卖可怜人设都没套出徐大腿那两个手套。

    此时成就了大宗师,徐直似乎也没那意思。

    以前提及条件之时,除了给徐直干活,成就大宗师这两个条件之外,还有个隐性条件是得徐直高兴。

    想要徐直高兴,她这个保姆会当挺久。

    如果有第二选择,那她肯定摞挑子。

    但问题是目前只有这么一个选择,还是唯一的。

    她哪里知道木咏志那双手套是在哪里打造的,又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请的谁铸造,又用了多久才做成那双大宗师手套。

    手套类的大宗师之兵非常适合她,李多凰到现在也只见到了这么一双手套。

    手套稍微延伸一点,那是大宗师级的拳套。

    可也没哪位大宗师的拳套有木咏志的手套强。

    “我一定会尽力,给他们添衣加裳嘘寒问暖,照顾到无微不至。”

    当没了选择,李多凰顿时就屈服了。

    当保姆总比自己弄件大宗师之兵来得容易。

    甭管什么大宗师,反正她也不是一次两次屈服在徐大腿之下,多一次没啥大不了,这压根就不丢人。

    “你办事,我放心!”徐直拍拍李多凰肩膀道:“帮我把师兄弟妹们喊过来吧!”

    “噢!”

    随着李多凰出去,徐直才松下一口气。

    李多凰说的有理,再怎么说,这婆娘终究是个女人。

    长久接触以来,一直当哥们用惯了,徐直决定以后正视这一点区别,至少不能随意翻人家衣服看了。

    李多凰呼叫师兄弟妹,而徐直则是通知师父师爷,还有拓孤鸿。

    只要是一个小圈子的人物,他并不介意分享。

    若是有多,他甚至能分享到皇普图,又或卢胜安,赵牧,甚至李怀恩等人。

    不管诸人秉性如何,立场如何,至少在针对遗民之时,彼此的战线都是统一的,也会用到诸多人的战力。

    徐直并不吝啬。

    只是此时看各自所需。

    总计就一滴固态的祖龙之血,这并不是多大的份量,或许有多,或许够用,或许还不足,各人没服用前,他亦难以定性。

    “适量服用,适量服用,喝过量了就像李大宗师这样,身体上会长鳞斑,可能要过好一段时间才能消退。”

    “你能不能不扯开我衣服,这很丢人啊。”

    “我又没像之前一样拉扯那么多,很保守了,你就当是老医生给愣头青上课……”

    ……

    “李大宗师?”

    “李主管成了大宗师?”

    “莫非是刚刚突破的?”

    “喝这种血突破大宗师了?有没有这么神奇?”

    “恭喜恭喜,我恭贺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

    徐直和李多凰的扯皮只是瞬间就转到了其他话题上。

    这让李多凰顿时就得意洋洋起来。

    再怎么说,大宗师还是拿得出手,有面子,更是有人崇拜。

    她很享受这种羡慕的众星捧月。

    让人大吃一惊的感觉棒极了!

    听着徐直这帮师兄弟妹一阵阵的马屁声,李多凰甚是享受,只觉自己拍徐直马屁的那点憋屈不翼而飞。

    “成吧,以后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守护之火烧一个也是烧,烧一群也是烧,她没所谓,反正秘术恢复后就烧人。

    随着诸多人开始跃跃欲试尝试龙血,后闻讯息的燕行侠等人也赶了过来。

    “若能助力一番我等,这真是天佑东岳”燕行侠道。

    “南澳这一波围剿遗民死了两位大宗师,晴川神火和南希皮也是重伤,西流国亚希伯恩大宗师重伤,北疆的阿尔布古玛喇勒大宗师重伤,更是有数十位宗师陨落。”

    燕玄空亦是一脸的沉重之色,听得徐直介绍龙血功效才有了几分喜色,而李多凰成就大宗师更是让他满意。

    这是一个四处喜欢游荡,品性桀骜,又喜欢占便宜的女性大修炼者,还夹杂在东岳和南澳中间摇摆,不仅让南澳人曾经头疼过,便是东岳人也头疼。

    燕玄空也不知道徐直如何将这种女子稳稳的绑在了身边。

    但这是难得的助力。

    有拓孤鸿,有徐直,也有李多凰。

    一届又一届的四国交流赛冠军,终究是成长到了修炼者的顶点。

    燕玄空目光更是看向了另外几人。

    这是徐直带动的师兄弟妹,也有着后续诸届四国交流赛大师组的冠亚军。

    “若是有那么一天,老子做梦都会笑醒。”

    他心有所思,吞服龙血之时,不免终是有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