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4233章 没有脚印的身影!
    此时,这一艘中型商船已经变成了修罗地狱了,甲板上满是残肢断臂,血水四下流淌。

    浓浓的血腥味道弥漫开来,让人闻之欲呕。

    苏锐看着周边的情况,眉头轻轻的皱着,始终没有松开。

    在苏锐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身上闪着金光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跳海了之后,他身上的金光似乎更加耀眼了。

    也许是因为所有伤害歌思琳的人都已经殒命,凯斯帝林也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枷锁,抑或是这样的杀戮能够更加激发他身上的某些不太光明的属性。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苏锐轻声问道:“以前我问你,你不说,那么现在你已经从地狱回来了,是不是就能告诉我了?”

    这些人都该死,凯斯帝林杀了他们并没有任何问题,换做苏锐,同样也会动手,但是,苏锐可能并不会把这里变成残忍的人间地狱。

    “你没必要知道。”凯斯帝林淡淡地说道。

    “我们是朋友。”苏锐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点。

    “以前是,但是现在不是。”凯斯帝林的声音仍旧非常冷淡。

    他表面上看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有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波动。

    这俩人以前从未在口头上承认过彼此是朋友,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彼此看不顺眼,相爱相杀。

    可是,经历了时光的沉淀,才会发现,什么是你最重要的东西,什么人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凯斯帝林眼中的这一抹波动,也许是遗憾,也许是不甘,也许是一种对于现在和过去的和解。

    当然,更可能的……是认命。

    “如果我遇到了解决不了的困难,会找你来帮忙,而你现在遇到了事情,却把我们都撇开了。”苏锐不爽地说道:“你觉得这样合适吗,凯斯帝林?”

    说话间,他还用拳头捶了凯斯帝林的胸口一下。

    “我们现在不是朋友,我也没什么要对你说的。”凯斯帝林望着前方的海面:“我走我的路,没必要对任何人有交代。”

    苏锐没有再吭声。

    凯斯

    帝林也没有走。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而立,望着远处的波光粼粼。

    那些海中的血水,早就已经被稀释的完全看不到了,此时大海蓝蓝,无边无际,太阳的金光洒在海面上,就像是铺出了一大片金色的地毯。

    虽然美不胜收,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辽阔的寂寞与孤独。

    有些时候,人生就是这样,看起来好像处处都是希望,却很难找到真正的出路。

    由于之前的撞击,这艘船在不断地进水,甲板距离海面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可是,苏锐和凯斯帝林都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亚特兰蒂斯会不会像这艘大船一样?”苏锐看着海面:“千疮百孔,直至沉没。”

    “不会。”凯斯帝林终于又开口了。

    “你有这样的把握吗?”苏锐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

    经历了这次的变故之后,黄金家族想要回到当初的鼎盛状态,几乎不可能了。

    “有我在,亚特兰蒂斯不会沉。”凯斯帝林说道。

    “你还不准备揭晓谜底吗?”苏锐转过身来,面对着凯斯帝林:“究竟是什么,值得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做出这么大的转变?”

    他真的很不理解。

    “地狱最近不会找你的麻烦了。”凯斯帝林●●并没有回答苏锐的问题,而是话锋一转,说道。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这一次,加图索甚至派人帮了我,但那是军师出手的缘故,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在地狱里面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也许,这位大公子重创了地狱的精锐战力,使得这个独立于光明世界和黑暗世界之外的庞然大物完全无法分出任何的兵力来支援亚特兰蒂斯的激进派成员,不过,由于加图索的意外站队,地狱可能也处于非常纠结并且混乱的状态之中了。

    “你没必要知道我做了什么。”凯斯帝林说罢,朝着船头走了过去。

    他从那些血液与残肢断臂之中穿过,甚至看都没有看上一眼,每一步都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血脚印。

    苏锐看着那些血脚印,隐隐约约地有种恍惚的感觉,他觉

    得,凯斯帝林好像就是走出了这么一条路。

    血色之路。

    无论过去还是未来,抑或是他现在正经历的,都是无尽的血色。

    苏锐思考了一会儿,随后快步跟上。

    他其实不想看到一个这么好的朋友和自己渐行渐远,这种感觉真的太让人难过了。

    现在的凯斯帝林尚且没有完全站在他的对立面,就已经让苏锐非常难受了,苏锐真的无法接受凯斯帝林成为自己的敌人。

    如果他完全黑化了,那么,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方式面对这位曾经的朋友?

    到了那个时候,最难过的恐怕就是歌思琳了。

    苏锐必须要尽一切的可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你不要过来,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情了。”凯斯帝林走到了船只的中段,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苏锐。

    这声音之中带着疏离,也带着警告。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苏锐几乎是吼了出来!

    “你走开。”凯斯帝林看向苏锐:“你和我曾经是朋友,但是从此以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句话已经被这位大公子翻来覆去的表达过很多遍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船尾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他从船尾走来,走过那满地的鲜血与残肢断臂,但是……那些鲜血上却没有任何的脚印!

    这简直就像是没有任何的重量!

    其实,苏锐并不知道,在他当初和歌思琳一起,用B2轰炸机狠狠轰炸希纳维斯的坦克集群之时,这个身影曾经在非洲大地上出现过,并且带走了野心无限的希纳维斯。

    当时,他就没有在那薄薄的土层上留下任何的脚印,就像现在。

    “来自华夏的少年,你离开这里吧,帝林说的没错,这和你确实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个黑影忽然开口:“他是因为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

    PS:因为烈焰最近在出差,白天事情特别多,晚上更得也很晚,明天回家,这种情况会有改善,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包容,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