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最强法王 > 第969章 另有内情
    “刚才路上我碰到了湮灭老大,他说让我见到你告诉你一声,他在找你。”

    狄飞惊说了一个相当拙劣的借口,这个借口让落月乍听上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湮灭要找我?湮灭找我不会发好友消息吗?

    落月一脸狐疑的表情被狄飞惊尽收眼底,不过狄飞惊却是一脸义正言辞的表情,落月脸上的疑惑渐渐消失,他不能当众驳斥狄飞惊的谎话连篇,也不能发消息去向湮灭求证,这件事对他而言,唯一的辨明真假的方式就是去找湮灭。

    落月一脸阴沉的离开后,狄飞惊很快就给湮灭发去了消息,和湮灭“串供”之后,狄飞惊关闭消息随即找上了眼前剩下的三个一脸面面相觑的人。

    “跟我说说当时在副本里的事。”

    这三人听到狄飞惊在支走了落月后立刻就问起了这件事,他们的心中都有了一丝不对劲的想法,毕竟狄飞惊之前的举动太明显了,明显的有一种对落月不信任在里面。

    “事情就那样啊,我们打出了易容术,然后火狐退队,我们把出价最高的老板组到队伍里来,拉他进入副本来进行交易。”

    一个玩家的话在狄飞惊听完后立刻追问道。

    “谁是火狐?”

    “我。”

    一个人应了一声,狄飞惊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头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个人问道。

    “然后呢?”

    “然后那人拿走了易容术秘籍,但却并没有给钱,整件事就这么简单。”

    “你们亲眼看到他拿走的是易容术秘籍?”

    “当然啊,我们四双眼睛都盯着呢,能够到外面排队的老板我们都是在进入副本之前清点过他们身上携带金币的,按照我们金团的规格,只有高于400万金币的老板才有排队的资格。”

    他的话让狄飞惊也是吓了一跳,400万金币,豪门公会的资格果然是高的很,不过这也很正常,豪门公会的信誉有保障,所谓货比三家,自然是有比较的,有钱的大老板选择豪门公会的金团也无可厚非。

    “你们以前都是先东西后给钱的吗?”

    当狄飞惊问出这个问题后,对面三人的态度才发生了些许变化,其中一人的神态还变得有些古怪。

    “过去都是先钱,豪门公会家大业大,犯不着为了几百块把自家的招牌砸了,但这一次的确是先东西后交钱,不过那时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

    他的话让狄飞惊点了点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件事眼下看来还是要着落在落月的身上,但是想从落月身上套出话来无疑是相当困难的,然而就在狄飞惊想到这里的时候,却猛然间想到了一个人来。

    告辞了这三个玩家后,狄飞惊和湮灭取得了联系,湮灭那边也已经打发落月走人了,之前为了帮狄飞惊圆谎,湮灭倒是表现的非常随意,并没有让落月看出任何一丝古怪来,而这会落月也走了,湮灭也有几分想要问一问狄飞惊的意思。

    两人重逢后,湮灭倒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就像是戳穿了狄飞惊的什么阴谋一样。

    “说吧,你到底在搞什么,难不成你觉得黑金事件是落月监守自盗?”

    湮灭不愧是湮灭,只是一件小事就察觉到了一点苗头,狄飞惊此时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他知道想要查清楚这件事就如同想要追讨黑金一样,单纯凭借自己只能是双眼一抹黑,而湮灭无疑是他如今在一梦孤城公会最大的依仗。

    “有这种可能,不过我觉得小泉也多少有问题。”

    狄飞惊的话让湮灭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随即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狄飞惊,半晌后才说道。

    “不可能,绝不会是小泉。”

    湮灭肯定的答复让狄飞惊感到很是惊讶,他来找湮灭之前其实就有想过湮灭和小泉之间那种极不协调的关系,这是两个一直都在暗中竞争的人,只不过湮灭向来都是老大,小泉想要整款湮灭只能在暗地里玩阴谋。

    但是狄飞惊却并没有想过湮灭竟然会在背地里如此信任小泉,他两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狄飞惊不免就有些后悔,他不该来找湮灭的,如果湮灭和小泉真的在背地里有什么关系的话,那黑金事件的嫌疑人无疑就多了一个,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变得更加棘手了。

    湮灭看着狄飞惊的表情变化,他倒是猜到了几分狄飞惊的心思,狄飞惊支走落月让落月来找自己,湮灭的确看出了几分苗头,但其实就连湮灭也不清楚梦孤城到底是让狄飞惊来公会处理什么事情的,和小泉一样,他也认为狄飞惊只是来处理黑金事件而已。

    因此,当湮灭觉得狄飞惊竟然会怀疑到小泉身上的时候立刻就感到好笑,小泉在一梦孤城公会也是有工资拿的,而且绝对不低,豪侠开服到今天,金价的兑换比例几乎是每天都在下降,随着货物源源不绝的从副本里产出,如今还算稀有的物品也绝对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商品,绝不会再出现刚刚开服时那般玩家们不懂行情的事情发生了。

    换句话说,在市场评估已经基本结束的当下,豪侠中的金价也已经趋于稳定了,150万金币看似很多,但换算成人民币也就400块不到,小泉根本犯不着为了400块让自己有被逐出一梦孤城公会的风险。

    当湮灭将这个道理告诉了狄飞惊之后,狄飞惊也点头认同,的确,站在任何人的立场上,都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除非是那些和巨额金钱打交道但却拿着死工资的财务人员,他们会贪污是因为这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钱。

    狄飞惊尽管并没有跟湮灭说起太多的东西,但很多东西只需要狄飞惊提到一点,湮灭都可以补充完善,不过狄飞惊还是藏了私,至少郭靖的事情就没有告诉湮灭。

    事情在看似明朗的过程中却又渐渐的再度变得朦胧一片了,当湮灭为小泉大力作证的同时,似乎问题又再度回到了两个人的身上,落月和郭靖,而这会狄飞惊想到了一件事,他在匆匆告辞了湮灭后打开了好友栏,随即查找到了梦孤城的好友。

    这个好友是狄飞惊在帝王谷的时候添加的,但却并不是在这个过程进行当中,而是在即将离开帝王谷的时候才添加上的。

    在帝王谷的整个行程当中,可以说梦孤城对狄飞惊这个人都是很不满意的,甚至会有一种湮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这么个毛头小子的感觉,但是在即将离开帝王谷的时候,狄飞惊说起了自己的委托经历,说起了他想要成为孟尝君的幻想,梦孤城终于是对他有了一丝兴趣。

    狄飞惊从来不曾在私下里和梦孤城聊过,两人之间悬殊的地位差距让很多很纯粹的东西都发生了改变,如果那天是梦孤城向他伸出手来想要跟他交朋友的话,狄飞惊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能够如他那般平静的伸出手去。

    但是这时候,狄飞惊却有着必须要跟梦孤城聊一聊的想法,而他想知道的是,那天小泉账号被郭靖盗了之后,郭靖发给梦孤城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条消息。

    “抱歉,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吧。”

    梦孤城回复消息的态度还算委婉,但这么一来顿时就讲狄飞惊给晾在了一边,委托也只能暂时就此中断。

    梦孤城肯定是有什么事让他无暇分心公会这边的事,这一点狄飞惊倒是能够理解,毕竟身为豪门公会的会长可是很忙的,而当狄飞惊关闭消息后,思考了一番之后,却是心中一阵瘙痒。

    如今的狄飞惊既然已经“查案”查到了这种地步,可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在几番周折之后,他决定剑走偏锋,于是又给湮灭发去了一条消息。

    很快湮灭就出现在了他的跟前。

    之前狄飞惊告诉了湮灭一些他查到的东西,但那些东西只是他查到的真相的一小部分,这些东西从他的口中说出,湮灭不会怀疑,但若是不将整件事情和盘托出,湮灭未必能够帮上什么忙,所以这一次狄飞惊打算将一切他了解的东西都说出来。

    在狄飞惊的叙述过程中,湮灭始终都皱着眉头,当他听到狄飞惊在小泉的授意下找到了那个黑金的人后,并且了解了小泉账号被盗的始末,这一刻湮灭的态度终于才是诧异的起来。

    “你是说落月曾经给小泉汇报过工作?”

    湮灭的眉头一挑,似乎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狄飞惊见状点了点头,看着湮灭沉思的模样,他的心中此时倒是多少有些后悔,毕竟这件事只有他才算是中间人,而湮灭毕竟是有立场的。

    但是既然走出了这一步,狄飞惊的后悔并没有持续多久,而如今的他赌的就是湮灭的立场究竟是站在一梦孤城一方,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要说这个赌注可真是有些可笑,湮灭是一梦孤城公会的顶级大佬,尽管他的头顶上还有一个梦孤城,但是如果将他和一梦孤城分割开来,绝对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在狄飞惊想来,湮灭首先是一梦孤城公会的元老,其次才算是他的朋友,至于湮灭对于梦孤城乃至小泉的态度,或许是排在这两者之后的。

    然而,就在狄飞惊胡思乱想之际,湮灭的眼神突然变得明朗了许多,紧接着他笑了笑,随后说出了一句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两个人心中肯定有猫腻。”

    湮灭的确知道很多东西,或者说他很了解“人心”,毕竟尔虞我诈了那么多年,能够爬上他昨天的地位,光靠勤劳是绝对无法致富的,在这条成名路上,他跟无数人打过交道,见识过无数的假面具,只要身处网游这个领域当中,他可以一眼就识破很多人的伪装。

    狄飞惊此时心中一动,他知道自己的赌注对了,还没等他问问题,湮灭接着说道。

    “你知道落月是怎么来到一梦孤城公会的吗?”

    湮灭问完之后却是自己笑了,狄飞惊肯定是不可能知道的,于是他自个儿解释道。

    “落月和信仰都是职业圈里出来的人。”

    湮灭这么一说狄飞惊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种感觉就跟他运用自己在凌霄城中做委托的那些熟悉的经历来转换环境应对他过去经历的各种人事物一样,这个社会中有着无数种类型的人,而人又是由无数个圈子来划分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同一个圈子里的人,就好比同一个车间流水线上生产出的商品一样,就算他们的性格不同,但他们的生存方式却大同小异。

    狄飞惊过去也玩过一款竞技游戏,不过由于他没什么游戏天赋,始终都在最低的一二等徘徊,不过他倒是很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所追逐的永远是强者的生存理念。

    打职业的永远是打排位的参照,而打排位的也同样是打匹配的参照,即使技术没有达到职业水准,但是游戏玩法乃至游戏行为始终都会跟上面保持一致,这一点或许并不仅仅是在网游当中,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如此,如果不能跟上级保持同样的步调,那简直根本就别想在一个圈子里混下去。

    落月和信仰既然来自职业圈,那就是湮灭的后辈,这样的人只要在职业圈那种地方待过一段时间,自然而然的就会养成一种特殊的为人处世的生活习性,不管这种生活习性是什么,也不管他们私下里又会带上哪一副假面具去面对其他人,只要他们还在网游这个圈子里,还在跟湮灭这样的职业圈大佬打交道,他们就不可能变成另外的一个人。

    “也就是说,通常情况下落月不会向小泉报告工作?”

    狄飞惊对湮灭的话做了一个总结,湮灭缓缓点头的同时,眼神中忽然又多出了几分对往日权力地位的那种自信,而后淡然的说道。

    “小泉是另外的一类人。”

    小泉是另一类人,这一点狄飞惊倒是也能够看的出来,尽管他跟这个人接触的并不多,但是在少有的几面当中,小泉给狄飞惊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参谋,他不是靠军功得到一切的,而是靠嘴皮子得到一切的,同样的他又是一个非常喜欢挑拨离间之人,不管是他和湮灭之间的那些对话,还是在帝王谷中,梦孤城对小泉的那些话,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或许梦孤城的确需要有这么一个喜欢挑拨离间,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来应对各种场面,这样的人能够把黑的说成是白的,或者是反过来,再不济也能把人说的晕头转向,没点自知之明的人很容易就会上套。

    “那你觉得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狄飞惊问起了湮灭的建议,不过当他的问题提出来之后,湮灭却是又再度摇了摇头说道。

    “尽管如此,我仍旧不觉得小泉有跟落月勾结并且黑金的可能。”

    当湮灭说起了那么多猜测的可能性后,却又再度为这两人正名,狄飞惊顿时就有些不太理解了,难道说小泉真的没有嫌疑吗?

    湮灭看到狄飞惊狐疑的表情,又笑着说道。

    “从常理来看,小泉和落月都不会做这种蠢事,黑一次金又能黑到多少钱呢,远远不及他们在公会能够拿到的,就算落月利欲熏心,但我想小泉也不会那么傻。”

    湮灭的话还没说完,却被狄飞惊给打岔了,狄飞惊追问了一句。

    “如果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呢,如果小泉和落月已经利用这种方式黑了很多次金团了,累积下来的数额应该也不少了吧,好歹也算是一笔外快不对吗?”

    湮灭听完了狄飞惊的补充,并不恼于他打断自己的话,而是继续解释道。

    “那是你不明白一梦孤城公会的规章制度和赏罚机制,我只能这么说,如果小泉和落月真想黑金,他们只能一个人干,这种事一旦经手的人多了,万一被人举报,那就只能面对最差的结果。”

    湮灭的话让狄飞惊皱了皱眉头,对此他感到不能理解,贪婪是人之常情,如果有150万放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有一个理想的替罪羊和销赃的渠道,狄飞惊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心动。

    “为什么呢?”

    “因为按照一梦孤城公会的规矩,只要有人举报黑金,就可以获得黑金数额十倍的奖励,如果真有人动了贪念,你觉得他会拿走那一笔钱呢?”

    湮灭的话不仅仅给了狄飞惊一个新的概念,同样也让他对豪门公会有了新的了解。

    按照湮灭的说法,这次的黑金金额是150万,这笔钱就算被小泉或者落月拿走了,但如果有人举报的话,一旦查明事实真相,那么得到的将会是1500万的赏金。

    这笔账人人都会算的,而且湮灭的那句话说的对,如果这件事当中真有人利欲熏心动了贪念,既然都是贪,为何他不去贪那1500万,还要致力于那150万呢,无论是比大小还是比风险,第二笔钱拿得都更加的值得吧。

    常理的推断,让狄飞惊陷入到了两难,如今看来,似乎所有的矛头又再度重新指回到了好朋友郭靖的身上,此时的狄飞惊不禁产生了一个想法,难道说郭靖当时用那么郑重的形式和自己交朋友,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立场发生偏差,继而更加倾向于他的立场吗?

    狄飞惊暂且按下了他心中的烦闷,重新看向湮灭说道。

    “梦老大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湮灭一怔,听得他提到这个,于是就笑了,当下也没啥好隐瞒的,只不过湮灭的神态装的比较的神秘,压低声音说道。

    “也许……是那个女人来了。”

    女人!

    狄飞惊心中一股子八卦的心思蹿升了上来,他记得湮灭曾经跟他说过,一梦孤城和仁义天下开战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当时狄飞惊还以为湮灭在给他讲“烽火戏诸侯”的故事,但如今想来,难不成还真是为了一个女人吗?

    不过下一刻湮灭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行了,你的事明天再跟老大说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湮灭要走,狄飞惊自然不会阻拦,原本狄飞惊也没想过湮灭能陪着自己一同查案,甚至于狄飞惊在刚开始后悔将一切告诉湮灭的时候还担心过湮灭会趁机掺和进来。

    两人告辞之后狄飞惊联系上了段誉和雪见,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回复他消息的只有雪见,但段誉却仿佛消失无踪了一般。

    狄飞惊心中暗道不好,赶紧跟雪见相遇之后,急忙问道。

    “世子他人呢?”

    狄飞惊一向都称呼段誉为世子,反正只要不叫他段誉就不会有人能猜到他扮演的角色,这一点对雪见也是如此,除了狄飞惊的大名是当初湮灭当着三人的面问他的外,狄飞惊对雪见扮演的是谁也不知道。

    “他么,应该是去一梦孤城公会了吧。”

    雪见的语气很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一件根本就毫不相干的事情,虽然她确实跟段誉没什么交情,但毕竟三人行一路出凌霄,而此时三人中少了一人,她难道就没有一点不一样的感觉吗?

    狄飞惊此时没想那么多,连问了几个问题后,匆匆的朝着一梦孤城公会领地赶去,雪见只是跟着他的步伐,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两人来到公会领地门口,正好碰见了段誉,然而让狄飞惊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段誉头顶上的紫气东来公会头衔已经不在了,换来的却是一梦孤城公会的头衔,而且陪同在他身旁的不是别人正好就是落月。

    “飞飞兄弟你也来加入我们公会吗?”

    落月看到狄飞惊率先就兴高采烈的迎了上来,而狄飞惊的目光并没有瞟向他,而是一直看着段誉,两人对视的目光中都怀揣着几分疑惑,但狄飞惊却看出了更多的仇恨。

    狄飞惊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才半天没见,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对狄飞惊来说,这几乎已经算是他所拥有的部了,说一句沧海桑田也不为过。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网游之最强法王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