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蛇王的囚妃 > 第十五章 无底大坑
    吃了晚饭,苏凉和季家聊了一个小时的座谈会,在季月回房时就同她一起上了楼。

    看到紧随上来的苏凉,季月知道躲不过,认命的请她进房。

    “现在可以说了吧。”苏凉没有坐,仿佛防备什么的站在屋中。

    季月大大方方的坐床上,似对那张床格外喜欢。“凉凉,说了真的对你破案有帮助?”

    “你说呢?”

    “我觉得你反正也破不了案,我们还是来聊天吧!”季月从枕头底下又摸出本书,神秘兮兮的笑。“我们来些女孩间喜欢聊的事。”

    苏凉心里翻白眼。再被你忽悠,我那几年政府工作经历就白干了。

    “这些人群不包括我。”苏凉抽出她手中的书,直视她眼睛。“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我破不了案?”

    “因为我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丢的。”季月破罐子破摔的讲:“它早就不见了。”

    苏凉没有接话。

    季月一个人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遍,包括具体细节和时间。

    “你确定,它是在一个月前丢失的?”苏凉皱眉,静看着一幅我错了模样的季月。“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困难了。”

    “所以干脆别找了,丢了就丢了吧,你看爸妈和哥都不怪我。凉凉,你别再浪费精力了。”季月位住她的手,有点儿讨好意味的讲:“凉凉,今晚和我睡好不好?”

    “在打什么主意。”

    “没有,我保证什么主意也不打!”季月飞快松开拉住她的手举在空中,强调真的只是想她了,没有不良企图。

    苏凉看了她会儿,突然伸手摸了摸她头。“我去看看那天跟你一起的同学资料。”

    “凉凉……!”季月飞快扑上去拉她。

    晚了一步。

    苏凉甩袖出了房间,还帮她把房门关上。

    看到合上的门,季月一脸苦恼,自暴自弃锤打床面。哥哥最可恶了!

    季寒锋和季贤谈完事后,上楼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沉默的听了会儿后说:“再压压。”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又说了什么,他停在自己的房门前,言简意赅讲:“再等等。”

    前后总共六字,他说完挂断电话,握住门柄推开门正准备进去,却意外的停住了。

    灯光明亮,布置洁简的房里,苏凉嘴边噙着浅笑,一幅恭候多时的模样。

    季寒锋深邃的眼睛,扫了眼她踌躇满志又带着疏离的脸,和桌上多出的文件,轻合上门平静问:“苏院长是有什么事要向我汇报吗?”

    他第一眼看到苏凉的讶异很快消失,现在他冷静沉着的像个自信十足的律师,正在和对手进行一场有绝对把握的较量。

    苏凉头微微偏了下,手肘抵在桌面撑着脑袋,斜着脸饶有兴趣的看他。“我在想,像季少这样的人,如果无聊会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

    白炽灯照在她侧脸上,使她另边脸浸淫在阴影里,黑与白的相辉,给人惊心动魄的诱惑,如同明知道是夹子上的奶酪,野兽们还是忍不住想去试试看,看是否真有危险。

    季寒锋绕过她,坐到她对面,没有让自己以身试险。“我想我没有这种无聊时刻。”

    “这可难说,也许季少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无聊了。”

    “我不嗑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说的笃定坦然。

    苏凉放下撑着脑袋的手,目光慢慢变得凶狠。

    季寒锋不避不退,对视她愤怒的眼睛,仍平静自若。

    “所以……你他妈就是想玩我了!”苏凉蓦然拍桌而起,双掌撑着桌面,像随时要扑过去咬住他的脖子猛兽。

    季寒锋被她激动的话喷了一脸口水,他微微皱眉,拿出手帕擦了脸,语气冷沉了分。“苏院长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

    “给我装,还给我装!”苏凉把桌上的纸全咂给他。

    纸张到处乱飞,季寒锋随手拿起张掉在衣服上的纸,看到里面的内容后顿了下。他没有发怒,弯腰把地上的纸都捡起来,放她面前。

    苏凉胸脯急促起浮,双眼赤红,如跑了一百公里。

    季寒锋端坐着,面容镇定。如果形容她是怒火攻心,那他便是冰冻三尺,已非一日之寒。“说说看。”

    听他这不轻不重的寥寥几字,要是小时候的苏凉绝对跟他打一架,可现在她有自知之明,她细胳膊细腿的,打也打不过。

    做了几个深呼吸,苏凉压下满腔弄死他的因子,极力拿出院长的架子来,以君子姿态来对付这个真小人。

    “这里一个脚印是王叔家的,一个脚印是花圃里的。”苏凉用两根手指压着两张纸,推到季寒锋面前。

    一张是正方形的纸巾。

    一张是A4纸大小的纸张。

    它们尺寸不同,颜色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上面两个脚印一样大。

    季寒锋看着她给的东西,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公事公办的问:“那么它是证据?”

    证你妈的头。不对,他妈是伯母。苏凉忍下脏话,又把另一份文件推到他面前。“王遂宁,相信季少你还记得他是谁。”

    季寒锋这下调转视线,看着她,似在认真聆听她的话。

    “你见我在这里找不出疑点,怕我怀疑这件事情的真伪,就在去王叔家的途中把我赶下车,然后千方百计的营造王遂宁是嫌疑人,更改他的退伍信息,又极力阻止小白深查。那双带有季家后院花圃泥土的靴子,还有王遂宁偏激的性格,都是你刻意放在我眼前的证据,告诉我这个有着不良记录的退伍失业青年,完全有动机来实施盗窃。”像这种人是不是该打死?但更可恶的还在后面。

    “另外,你为了提高难度,还要陈含这种演技弱到家的人来引起我的注意,再加上毫不知情的宋娘帮衬,故意把我带进一个错综复杂的迷局里。更让人恶心的是……!”苏凉咬牙讲:“你威胁季月,要她来配合你这个冷血无情的大哥!”

    季寒锋待她一番慷慨激扬、抑扬顿挫的指责结束时,想到那天去王叔家的途中要乔军办的事,还有晚饭前给季月的演讲稿,不尽动了动眉尾,性感的唇角迷人的上扬。“比我想的要快许多,说说原因。”

    苏凉被他这笑弄得呼吸一窒,气势顿时没了刚才的强硬。“季月房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说明后花园的脚印根本与此事无关,盗贼能处理攀爬留下的脚印自然也能处理那些。另外,季月饰品盒里的东西都在,那些珠宝至少有大几百万,盗贼千辛万苦进入季家只要那块汉代鸡心佩,而无视其它随手可得的珠宝?那他也太有特色了。”

    “你又怎么确定是我威胁季月,不是她主动提出要参与?”

    “一个从来不怎么跟妹妹玩的哥哥,突然愿意充当疼爱妹妹的角色,你当我是瞎的啊?”苏凉说完眼睛一眯,身体往前倾。

    季寒锋看她近在咫尺的算计笑颜,和间隔不过几毫米就要亲上的粉嫩朱唇,照旧不进不退,坐的不动如山。

    苏凉直盯着他眼睛,在他眨都不屑眨下时,迅速抽身往后退,把从他口袋拿出的汉代和田玉鸡心佩放他面前。“你要的东西我找到了,请把剩下的钱付清。”

    她说这句话时,带着傲慢与自信,那举手投足间说不尽的意气风发。

    季寒锋看了下伸在面前向自己要钱的手,打开抽屉拿了笔纸,给她写了张支票。

    看到支票上面的数字,苏凉心里微微松口气。

    终于可以结束这一切了。不管季大少爷想玩什么,从现在起都不关她的事。

    只是等她伸手拿时,支票往后退了?

    “季!寒!锋!”

    季寒锋平静讲:“苏院长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挣到五万?”

    见她扭曲着脸,一幅随时会发疯的模样,季寒锋把支票压在桌上,推到她面前。“办完下面这件事,除了这张,另外还有报酬。”

    坑!这就是个无底大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