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蛇王的囚妃 > 第六十四章 千年情缘
    三千年前

    阴森森的树林里,杂草丛生,灌木丛和参天大树交错,腐蚀的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洞穴,崎岖不平,厚实的青苔,缠绕的葳枝,动物的尸体遍野,艳丽剧毒的植物在夹缝中生存,阴风阵阵,寒气逼人,到处都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在一片高大密集的丛林中,密密繁茂的树叶几乎挡住了全部的光线,昏暗的杂草堆里,隐约晃动着绵长的黑色物休,斑驳未干透的血迹,衬着枯萎的杂莘,洒下些许的光斑。

    一阵强冷的阴风猛的刮起,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重腥臭的气息,紧接着“嘶嘶”的响声传来,无数务毒蛇从四面八方汹涌迸出,张着嘴吐着红信子,在这湿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寒森骇人。

    与此同时,绵长的黑色物休开始迅速移动,以闪电般的速度快速的在树林里前行,避开群蛇的追捕,穿过丛林,跃进悬崖陡峰,最后来到一处高挺俊险的峭壁旁边,峭壁的四周有不少漆黑幽深的大洞,洞。阴风阵阵,间或散发出血腥腐臭的气息。

    黑色物休从湿地上一跃而出,迅速躲进其中的一个洞穴里。借着微弱细碎的阳光看去,它原来是一条黑色的小蟒蛇,蛇头略成三角,休长不足引米,全背成暗黑色,侧身有着深褐色的圆形斑纹,上面沾染着斑驳的血痕,窘亮的绿色瞳眸戒备的向四周回望,全身的鳞片竖起,像是准备迎接一场恶战。

    “不要放过它,它肯定就在其中的一个洞内,大家分头去找。”众蛇紧追不舍,亦来到峭壁的洞。边,一领头的白蛇犀利的绿眸冷扫了洞穴一眼,探出蛇信嗅了嗅洞里的气味,严谨肃然的嘱咐道。

    群蛇井然有序的一一跃入峭壁上干百个大洞内,迅速蠕动前行,如烈火蔓延之势,在各个洞穴里四处流窜,终于听到有蛇大喊一声:“它在这里!

    无数条蛇急速转身,向声源的方向,疾行游移。

    小黑蟒似察觉到异样,连忙抽身转向洞。游走,群蛇穷追不舍,紧跟在后面。终于在洞。山峰的峭壁上,追赶上小黑蟒。

    无数条蛇聚集积成堆,一层一层将小黑蟒团团围住,缓慢的蠕动向小黑蟒逼近,条条蛇的蛇身、蛇尾、蛇头相互盘旋缠绕在一起,欲发动一场气势宏大的群攻,将小黑蟒撕个粉碎。

    领头的白蛇眯起寒眸,狠绝的威胁道:“暗夜,你快点投降吧,你父王被那恶女人杀害,母亲又已自尽,以你的功力是根本无法逃出我们的蛇阵的。

    暗夜面色冷凝,眸中迸发出仇恨的血光,咬牙切齿道:“就算战死,我也绝不会向你屈服,你夺我王位,此仇来生必报!”

    白蛇冷哼一声,阴鸷的笑道:“哼,我可没有夺你的王位,你要怪只能怪你父王,为什么要迷恋一个人类女子,害得我们蛇族险些惨遭灭门,他怎配做我们的蛇王,领导群蛇,你是它的儿子,自然也不配,杀了你也只是替蛇族的兄弟们出口恶气!”

    暗夜嗤之以鼻,目光怨毒的凌迟着他,“你分明就是有心夺我王位,还在此借故狡辩!”

    白蛇神色骤冷,眼中掠过肃杀的暗芒,长目一眯,冷声厉喝道:“废话少说,总之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兄弟们给我上,取它首级者本王重重有赏!

    堆叠一起围绕着暗夜的数条毒蛇,迅速蠕动蛇身向暗夜逼来,弹跳而起,群起而攻之。暗夜不停的挥动着蛇尾,夹杂着微弱的内力,牙氐挡着这来势汹汹的攻击。

    毒蛇见状纷纷前后夹击,出招狠毒凶残,招招攻向暗夜的死穴和伤口处,誓要置他于死地。

    暗夜以一敌百,本就身负重伤的他,几个来回下来,显然有些力不从心。浑身上下不断有伤口划开,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涌出来,但毒蛇的数目却不减少,攻击的气势也有迅猛的趋势,死了一批很快又攻上来一批,前仆后继,凶险万分。

    就在他休力不支,欲要倒下的时候,领头的白蛇忙纵身一跃,眼中迸发出虐杀的凶光,挥动着银白的蛇尾直取他的心脏,只要杀了暗夜,他就是下一任名正言顺的蛇王,另外的毒蛇也纷纷缠绕着从他的后背攻来。

    千钧一发之际,天空中突然飘来一块七彩的祥云,云端上站着一位美艳的不可方物的玄天圣女一怡梦,她本是奉王母娘娘之命,去瑶天池采集天泉水的,谁知在半路上遇到这场蛇族的厮杀,一群高大健壮的毒蛇正追杀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黑蟒,眼看小黑蟒已经遍体鳞伤只刺一口气在,怡梦顿时心生不忍,不由的下凡出手阻止。

    “住手,放开他!”怡梦冷喝一声,目光冷冽的向众蛇望去。

    众蛇不禁一愣,不耐的转过头去,在看到怡梦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姿容之后,均怔愣的停下了攻击的动作,色眼眯眯的紧紧打量着她,眼底升腾起强烈炽热的欲火。

    她实在太美了,美的让人垂涎三尺,美的让人不舍将视线挪开半分。避月羞花的古典美人的轮廓,小巧挺拨的俏鼻,娇艳如牡丹的樱唇,两道柳叶似的优美的艳眉间,一点素娥,使整个芳容俏脸美得不可方物,柔顺亮泽的青丝像瀑布一样泻在肩头的发丝,蝴蝶式的发簪,映合着水粉色的衣裙,周身散发出七彩的仙气,所有的笔墨在此都难以形容她的仙美,真可谓:此女本应天上有,不知为谁落人间。

    白色厉眼喝退痴愣着看着怡梦众蛇,转身不怀好意的看着怡梦,阴鹫的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胆敢管我们蛇族的事?”

    怡梦镇定心神,面色平静道:“我是天宫的玄天圣女,对你们蛇族的事也略有所闻,他只不过是一条幼蛇,父母皆已双亡,对你们造不成威胁,还请你们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他一条生路吧。”

    白蛇猥琐的摸了摸下巴,贪恋的眼神紧盯着怡梦,淫笑道:“你虽是天宫的仙女,但毕竟各界有别,就算是神仙也不能管我们蛇界的家务事,不过若是你肯跟我回去,做我的蛇后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下你的意见也不一定?”

    “大胆,你竟敢出言对本仙子无礼?你还有没有把天庭、王母娘娘放在眼里?!”怡梦冀眉蹙起,目光冷凝,又气又恼道。

    “我可不管什么天庭、王母,我只知道你今天被本王看上了,本王就一定要得到你,兄弟们先别管那只小忱,给我把她抓回去,等我享用了之后,再分给你们品尝!!”白蛇张狂的大笑,根本就不把怡梦的话放在眼里,此刻恐怕就是天兵天将的杀过来,他也不舍得放过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其他的众蛇在听到白蛇说会将怡梦分给他们后,眼中徒然升起毫不掩饰的情欲之色,充满欲望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怡梦,一步步紧逼,直很不得立刻就将她扑侧,然后狠狠的在她身上发泄一番。

    “你们这群蛇妖,再敢靠近,别怪本仙子不客气了!”怡梦被逼的退无可退,不由的怒火中烧,冷冷的说着威胁的话。

    “美人,你就跟我们回去吧,以后我们兄弟一定会天天疼你的。”众蛇妖一脸淫笑,眼中不停闪着邪恶贪婪的寒光,喉结上下滚动,拼命的流着。水。

    “不知廉耻,看招!”怡梦厌恶的柠眉,被逼无奈,只得出手。

    运仙气将功力聚拢于掌心,掌风柔中带刚,以迅捷的速度向群蛇攻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凛冽的仙气顿时化作一团火焰,炽热的火浪以燎原之势向众蛇袭去。

    那些原本猥琐着欲群起攻之的淫蛇,见火势越烧越旺朝自己所处的方向蔓延,心感焦躁慌乱,显然是真的怕火,一个个在地上四处逃窜,急速向火势未达之处游移,不一会儿,均消失不见了。

    怡梦收回仙气,飞身来到暗夜身边,此时他的蛇身已经退去,幻化成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全身各处都是破裂的伤口,鲜血直往外涌,可他却咬着牙,死命的隐忍着。

    怡梦见状心疼不已,连忙伸手将他伤口处的穴道封住,阻止毒气的蔓延,“小蛇妖,你怎么样了?还挺得住吗?”

    “走开,别碰我!”暗夜一脸厌恶的推开怡梦,别开脸去,勉强拖着受伤的身体,挪步往前走。

    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可怕,他才不会像那群蛇妖一样傻,贪慕她的美色,最后反而还被她的火攻所伤口他的父王就是最好的例子,迷恋上人类女子的美色,最后反而被那女子所害,所以他一定要吸取教而,对美丽的女人绝不能掉以轻心。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怡梦挡在暗夜的面前,不悦的看着他,美眸中更多的是担忧,刚才的毒蛇虽已被她攻退,可是他们咬在暗夜身上的伤口各个都含有剧毒,不好好疗治,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你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别以为因为救了我一命,就可以在我的身上得到好处。”暗夜冷冷的开口道,虽然这个仙女身上的味道让他感到很舒服很贪恋,可强烈的自尊心决不允许他依恋上一个女人。

    “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没有其他目的。”怡梦眸光微闪,似没想到这个小蛇妖还这么带刺,不过看他伤的那么重,也就不与他计较了。

    “多管闲事!”暗夜眼神冰冷的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绕开她,径直往前走。

    “你……心怡梦不禁气结,脸上一阵青白,本想跟他理论一番,可看到他身上的伤口,心又软了下来,“喂,你要去哪里?你身上的伤,”

    “不管你的事!”暗夜猛的侧目,冷冷的打断道,说完,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怡梦只得停脚,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真是可恰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小忱妖悲凉的身世,造就了他不易相信人的个性,就连一份普通的关怀,他都不愿意接受。

    也罢,她还要赶去瑶天池为王母娘娘采集天泉水,可不能耽误时辰,既然这个小此妖不接受她的好意,那她还是离开吧。

    怡梦想了想,正欲飞天离去,突然,耳边传来身体坠落的声音,转头一看,竟发现小此妖已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是不是毒气攻心了?”怡梦连忙跑过去,替暗夜检查伤口,一脸担忧的问。

    “我要去血域找姥姥!”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暗夜,疲惫的睁开眼,迷糊的吐出一句话,便垂头昏了过去。

    “小此妖,你说什么呀?我听不见,你…晕了?!“怡梦一边轻拍着暗夜的脸庞,一面低唤道,可是叫了半天他依旧没有反应。

    现在怎么办呢?怡梦苦恼的想着,看暗夜伤的这么严重,她又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可是再不去瑶天池,又会错过取天泉水的时间,没办法,看来只能带着他一起去了。

    巍峨的天玄山上,奇峰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啃拨,云遮雾绕。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盅然的淡墨山水画。

    在高矗云霄的山顶上,有着千年积雪汇集而成的一潭瑶天池,天池的四周,白云迷漫,雾海缭绕,奇花异草围绕成林,轻烟般的仙气如薄雾般从池里冒上来,点点的莹光在水面上浮动,似梦似境,飘飘渺渺,犹如一座美丽的人间仙境。

    怡梦抱着幼小的暗夜,飞身来到这仙气旖旎,花香弥漫的瑶天池边,取了几勺池水为他清理伤口,点上他身上的几个大穴不让毒素扩散,再运功将已侵入他体内的毒素逼出。

    一系列疗伤的工序结束,怡梦终于长吐一口气,擦了擦额上参出的细碎汗珠,庆幸的将小暗夜抱到一旁柔软的草丛里,让他舒服的躺在上面。

    还好瑶天池的泉水有清毒的功效,小此妖命不该绝,总算是栓回一条命,只是以后能不能继续回蛇族生活下去,就要靠他自已了。毕竟他父王是背叛全族的叛徒,所有蛇族的人都在追杀他,就算现在勉强能活下去,将来能否在世上生存,还是未知之数。

    怡梦凝神想着,忽而意识到采集天泉水的事,已是一拖再拖,不能再耽搁了,看小蛇妖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她便退下身上的衣裙,全身山裸的跳入池水中。

    王母要的天泉水,是由瑶天池池底的雪莲花花蕾吐出的莲水汇集而成,雪莲花三百年才盛开一次,而花蕾吐出的莲水要等莲花盛开三次才能采摘,所以是十分珍贵罕有,难得的圣灵之水,凡人只要饮上一口这天泉水,便可长生不老、治愈百病。

    只是这莲水必须由圣洁之人的躯休才能采摘,若是被污染的灵魂,只要沾染上一滴莲水,便可毙命,刚才玄天为了救治暗夜,衣裙上已经沾染上了他的血迹,所以她必须除去衣物,以圣洁的胴体潜下水底采摘。

    不知何时,昏睡的小蛇妖突然醒来,他揉了揉酸胀的脑袋,睁开覆着迷雾的眼眸,身上的伤口似乎没那么疼了,那冰凉的触感,让他觉得神渍气爽,轻松的站起身,欲抬步离开,眼角却在不经意的一瞥间,被池内那美人的戏水的景象迷醉了双眼。

    眉如远黛山,眼如秋波横,精致的五官完美的无可挑别,圣洁如莲的雪白肌肤,透着如美玉般晶莹别透的光泽,柔顺的长发散披在身后,气质悠淡,似青云,似流水,有着偏偏的风华,浓密纤长的睫毛安静的垂下,娇艳润泽的红唇微微张开,樱花般的唇瓣上扬,勾起颠倒众生的绝美笑容。

    小暗夜不由倒吸一口气,一时之间,竟看的痴了,双脚像生了根一般,定格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虽然只是还未成年的幼蛇,但在这一刻,他生平第一次有了男人的心跳,眼神也逐渐变的复杂深邃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她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美得百花都失了颜色,美的天上的明月都黯淡了色彩,美得叫人移不开眼。她是那样的美丽而神秘,清纯中带着妖媚,高贵中透着典雅,清冷淡漠中尽显风情,如此矛盾却又浑然一体,叫他看了又看,怎么看都觉得美,越看越觉得心动,只能心甘情愿的沉沦其中。

    采集完泉水,在池中螓戏闲游的怡梦,似感到背后有两道灼热视线正直直的射向自己,不由的心生疑惑,转头望去。

    “是你?小蛇妖,你醒了?”怡梦暗自舒口气,还好是这只小蛇妖,反正他还是个孩子,看到她全身。稞也没事,她还以为是有色狼在偷看她洗澡呢。

    “嗯。”暗夜乖巧的点了点头,脸上出奇的泛起了两片红云。

    “你的伤好了吗?伤口还疼吗?”怡梦碟羽般的睫毛微扇,起身将衣裙穿上,关切的问道。

    “不疼了,谢谢你。“小暗夜有些害羞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双手不知所措的胡乱摇放。

    “厄?”怡梦不禁一愣,瞪大双眼看着暗夜,这小蛇妖前后对她的变化也太大了点吧,刚才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现在怎么变的这么礼貌,甚至还有些羞哒起来,难道这瑶天池的水也能使妖转性?

    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凝声问道:“对了,小蛇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暗夜。“小暗夜低垂着头,闷闷的答道。

    “小夜儿,你还有其他亲人吗?”怡梦总感觉叫他小蛇妖有些轻蔑他的意思,便改口唤他的名字。

    “我还有姥姥在血城。”小暗夜点点头,低声道。

    怡梦柔柔一笑,缕了缕暗夜凌乱的发丝,轻声道:“原来你还有亲人呐,那就太好了,你赶快去找你姥姥吧,姐姐也有事要走了。”

    “姐姐”小暗夜突然上前一步,紧紧的楼住玄天,眸中闪过一丝懊恼,早知道就不说自己还有亲人了,那样她是不是会把自己留在身边呢?

    怡梦笑着抚摸暗夜的小脑袋,轻哄道:“小夜儿,不要顽皮啦,姐姐也舍不得你啊,不过姐姐要去给王母娘娘送天泉水,误了时辰会受罚的哦,你乖乖的去找姥姥,等姐姐有空的时候在下凡来找你玩,好不好?”

    “那姐姐一定要记得来看夜儿,不要骗我哦。“小暗夜仰起小脑袋,不舍的撤娇道。

    “好,姐姐会记得的。”怡梦嘴角轻勾,笑着点头道。说完,便翩起舞衣,向暗夜招手,飞天离去。

    “姐姐,我好喜欢你。”暗夜目送着怡梦离开,嘴角不自觉的逸出心中所想,直到她的背影完全诮失在自己的眼前,他才不舍的转过身,眼中流露出难解的情绪,虽然他现在的年纪,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和欲,但是心中想要再见到玄天的渴望,却在心底中暗暗的滋生。

    一转眼,怡梦回到天庭已经三天了,她没有忘记自已曾经承诺过暗夜会去看他,只是天上三天就是地上的三年,已经三年过去了,那只小蛇妖是否还记得她呢?蛇族的人是否还在追杀他?

    怀着复朵不安的心情,怡梦运功打开天眼,查看地上暗夜的情况。

    人间某酒馆,一群肥大休宽的男子,手持粗大的棒棍,气势汹汹的追赶着一四处逃窜的小蛇妖,嘴里还恶狠狠的怒喊道:“抓妖怪啊,抓住那只蛇妖,谁吞了他的蛇胆,就能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小蛇妖暗夜害怕的奋力前向逃跑,只有十岁的他,法力已被刚才的硫磺酒暂时封住,休力上明显不是这些大汉的对手,跑了几百米就休力不止的倒在地上,全身害怕的直哆嗦,已显现的蛇尾蜷缩成一团,样子十分可恰。

    追赶的男子很快赶了上来,将暗夜团团困住,嘴角勾起一抹阴侧侧的笑,“小蛇妖,你跑不掉的,乖乖的受死吧。”

    说着,便举起手中粗大的棍棒,呼喊着向暗夜砸来。

    这时,一道潋滟的仙气袭来,所有人不禁眸光一闪,等他们恢复神志,再朝地上望去的时候,暗夜已经消失的不知所踪。

    怡梦将暗夜救到镇外的一片紫竹林里,遁地放下他,语气隐隐的有些责备:“好好的你怎么跑到人间来玩了,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若是我没有及时出现,你可能已经被他们给杀了。”

    暗夜低垂着小脑袋,眼中闪过一道水光。

    怡梦心下一紧,对自己沉声责备的语气有些懊恼,毕竟他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贪玩之心总是难免的,只是刚才的那种情况,她想想都后怕,不由的放缓语气,轻声嘱咐道:“小夜儿,人间很危险的,在你还没有成长为成年蛇之前,以后都不要来了,知不知道?”

    小暗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伸出巴掌大的小手,将一串紫水晶项链递到怡梦的面前。

    怡梦面色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给我?”

    “嗯。”小暗夜害羞的低垂着眼,不敢抬头看她。

    他现在已经十岁了,对男女之事正处在似懂非懂的懵懂阶段,那天他在血域姥姥那里,看到伺候他的丫鬟收到心爱的男人送她的礼物很开心,他一问才知道,原来男的是可以通过送礼物的方式向女子表达爱意的。

    虽然他现在还不懂爱,不过一听说这件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他要给怡梦姐姐买个礼物,只是他一直身处血域,姥姥平日里对他看管的又严,他根本找不到机会离开血域。

    直到今天姥姥有事要外出,他才偷偷溜了出来,在人间一面好奇的玩耍,一面给怡梦选购礼物,在一个陌生的酒楼旁,他被一个胖乎乎的老板给拖了进去,老板本是要灌醉他谋财,却不料因为错拿了一坛硫磺酒,让他现了原形,惨遭几个凶根的大汊的穷追猛打。

    也是因为童年的这次意外的可怕经历,让成人后暗夜对人类更加憎恶痛恨,只要是人,无论男女老少,他都能狠下杀手,绝不留情。

    “那你来人间,就是为了给我买这个项链?”怡梦微微一愣,伸手接过项链,眼中浮现一抹复杂,不由的凝声问道。

    “嗯。”暗夜被她盯的有些不自在,脸上略略浮现一丝窘色。

    怡梦脸色露出复杂的神色,似震惊、似疑感x似不解、似惊喜,随后弯弯柳眉,露出一个极妍的微笑,“谢谢。”

    只是那无心的一个浅笑,在暗夜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夺目绝美,让他不禁一阵心驰神往,情不自禁道“我来替你带上。”

    说着便拿起项链,凑近怡梦的身体,从后面将项链轻轻为她带上,或许是两人离的太近了的缘故,暗夜轻嗅着她体内的香气,不由的有些沉醉了,他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从那一刻起,他就发誓长大了他一定要让她每天都陪着他。

    那一天,怡梦和暗夜一直在人间玩耍,直到夜幕降临了,他们才分别,一个回到了天庭,一个回到了血域。

    也是那一天,暗夜告诉怡梦,今后她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因为蛇族的人十岁就是成年了,姥姥会开始教他蛇族的法术,他会要认真学习,长大了替父母报仇,重返蛇界夺回王位。

    在这之后的八年时间里,人间横生了一场特大瘟疫,瘟疫的灾祸连连,百姓苦不堪言,天庭为了解救人间的疾苦,特别派了几名仙女下凡解救危难,怡梦也是其中的一位。

    她每天除了解救灾民,防止瘟疫扩散外,还要定时向天庭回报情况,忙碌之际,她似乎已经忘记了曾经有一只小蛇妖跟她说过长大之后会来找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之间,已经整整八年了。

    八年与瘟疫的斗争,终于略见成效,人间渐渐恢复了太平,怡梦重返天庭,王母有感于她救治瘟疫有功,便亲自将她指婚给天庭的守天大元帅元雷。

    “梦儿,王母都已经将你指婚给我了,你怎么还对我如此冷淡啊?“元雷紧追在怡梦后面,伸手一把拽住她的衣柚,温怒的问道。

    “我都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我不喜欢你,也不会嫁给你的,王母那边我自会去禀报,你以后不要再来缠着我了。”怡梦柳眉蹙起,不悦的提醒道。

    “可是我很喜欢你啊,从你第一天来天庭做仙女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这些年天界爱慕我的女子那么多,我都没有搭理她们,因为我心里只有你啊,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爱你好不好?”元雷面露哀愁,似悲伤的恳求道。

    怡梦冷漠的回视,淡淡道:“那你就去选他们好了,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

    “梦儿,你真的不肯给我一点爱?真的不愿意爱我?”元雷脸色骤变,带着最后的一丝期盼,乞声问。

    “没错,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所以你还是趁早死心吧。麻烦你让一让,王母娘娘要我下凡去瑶天池取圣水浇濯天庭的花莘,耽误了时辰我们谁都担待不起。“怡梦毫无情绪的点头直言道,说完冷漠的推开他,飞身前往瑶天池。

    瑶天池

    碧池的泉水,波光潋滟,如梦的云海,迷离朦胧。这里景色依然绝美,玄天轻勾唇角,取出紫玉瓷瓶,倾身在池水边舀了一勺泉水。

    莹波荡漾的池面上突然映出一抹熟悉的身影,怡梦不由的皱眉,厌烦的转过身去,语气冰冷至极:“元雷,你来这干什么?”

    元雷笑着走上前,紧紧的抱住怡梦,在她耳边呼着热气,“我想你了,每一刻都不想和你分开口”

    “伽”,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怡梦只感到身上突然泛起了一阵燥热,连忙推开他,冷冷道。可身上的那股燥热感,却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减少,心里隐隐的有些期待他的触碰,这让她感到很纳闷。

    元雷眯起眼眸,带着一丝期待,好笑道:“怎么,都这时候了,你还要拒绝我吗?”

    怡梦心下一寒,心中隐隐泛起一丝的不安,冷声质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只是在你身上下了人间最厉害的春药销魂散而已,它的药效就算是神仙也无法抵挡,三个时辰之内,若是没有男子和你交合,你就会暴毙而亡。“元雷明亮的眸中泛起迷醉的涟漪,双手紧楼住怡梦的纤腰,低头欲要吻她。

    怡梦浑身一怔,用力一把推开他,手紧紧的揪住衣摆,眸中闪过一丝惊腻,但更多的是厌恶,冷声怒斥道:“混蛋,滚开,不要碰我!”

    元雷急喘着逼近怡梦,眼中迸发出浓郁的情湘,“梦儿,接受我好不好,我知道我这么做很卓鄙,但是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我等了你三百年了,你对我始终不冷不热,今天还直接拒绝了我,要是我的将来没有你,我会觉得当神仙也没有意思了,求求你不要拒绝我好不好,让我得到你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说罢,一手轻扣住她的手腕,一手揽住她的腰,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身下,急切的想要吻上她的粉艳莹润的红唇,尝尝他期待已久的滋味。

    “不要,走开!”怡梦惊慌的别过脸去,强忍着身体越烧越热的火苗,挣扎的不住的闪躲,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她必须要跳进瑶天池里,那里圣洁的池水可以解她身上的媚毒。

    “梦儿,不要再抗拒我了,我一定会很温柔的,待会我会让你品尝到欲醉登仙如登极乐的妙曼感受!“元雷双眼赤红,怡梦中媚毒那娇态的模样,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一把撕碎她的衣裙,灼热的唇急切的在她的胸前和双肩上游移。

    “不要,你身为仙人,这么做不怕侮辱你的仙名吗?”怡梦屈辱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滚落,双腿更是拼命的朝他又蹬又踢。

    “为了你,就算触杞天各,被贬下凡间,永世不得超生,我都心甘情愿!”元雷饥渴的在怡梦的身上各处亲吻,贪婪的深嗅着他肌肤的美好,伸手用力的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身下早已膨胀的坚挺抵在她的双腿之间。

    就当他弓起身,欲要将挺入怡梦身体的时候,天色骤然一暗,紧接着一声惨叫响起,元雷便一动不动的趴在了怡梦的身上。

    怡梦瘫坐在地上,星眸紧闭,此刻她已经无暇兼顾倒地男子的死活,因为她体内的媚毒药力已经渐渐开始发作,脸上泛起一股妖娆的红晕,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红唇微微开启,手胡乱的撕扯着身上仅剩的内衣。

    暗夜胸口震颤,呼吸猛的一窒,本只是一心来搭救的他,在看到她微眯的眸子,透着迷蒙的诱惑,粉颊绯红如花,胭红的唇闪动着水嫩的光泽,娇艳绝伦的模样,心中不禁一阵心驰神往。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中了媚毒,急步上前,将她扶进怀里,轻轻唤道:”梦儿,醒醒,…”

    怡梦听到像是梦中传来的声音,手被一个清凉的大掌握住,她不禁低喃:“谁?”

    “是我,夜儿,你还记得我吗?”暗夜伸手轻轻的触摸着她的脸颊,顺势捉起她的小手,认真谨慎的把起脉来。

    怡梦缓缓睁开覆着迷雾的双眼,眼前男子的面容虽然陌生,不过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熟悉,他就是自己救的那只小蛇妖吗?这么久没见,他已经长成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了,只是她被媚毒侵蚀的涣散意识撑不了多久,视线就开始变的模糊,全身上下燥热的厉害,头也变的愈发的昏沉。

    用尽最后一丝理智对暗夜说了句,“夜,把我放进瑶天池里。”接着便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梦儿,梦儿川暗夜连唤了几声,怡梦只是象征性的轻呤了几下,身子还不断的往他的怀里蹭,似要寻求更多冰凉的源泉。

    暗夜不禁侧抽一口凉气,面对心爱的人如此的挑逗,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只是他不想在她神志不清,被媚毒控制的情况下要了她,这让他感觉自己有些乘人之危。可是,他又不想错过这次绝佳的机会,本来今天自己只是来这里回想她,却没想到真的能遇见她,她是仙女,而他只是妖怪,他不敢奢望她会爱上他,更不敢去亵渎她。

    这次她中的媚药是其他人下的,不关他的事,但是他却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要了她,如果他错过了这一次,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将她留在自己身边了。

    这样想着,心中不禁陷入了两难的矛盾境地,最后情感终于大过了理智,一把抱着昏睡中迷糊的怡梦,径直忽略掉怡梦要他将她放入瑶天池的话,飞身带她离开口

    暗夜抱着怡梦,一路轻功飞驰回到血域的别院,将她轻放在床榻上,伸手轻抚上她红晕的脸颊,那如青丝般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唔”,好热,…,头好晕,这是哪里?”怡梦悠悠醒来,伸手蓦地推开紧楼着她的暗夜,掭了探晕眩的额头,眯着混沌的眼眸,有些傻愣的问道。

    “梦儿,这是我住的地方,是血域。”暗夜魅惑的一笑,再次将她楼进怀里,眼中闪过迷离的醉意。

    “血域?我为什么会在血域?我要回去,我不能待在这里。”怡梦微微皱眉,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仅存的理智让她顿时反应出自己正身处怎样的境地。

    “梦儿,以后你就待在血域和我在一起。”暗夜痴迷的看着此时她娇媚的容颜,霸道而强势的宣布着自己的决定,并伸手止住她的身体和手,不让她乱动。

    怡梦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想要反时,可身体里越烧越旺的火焰,却让她不由自主的抓起暗夜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来回磨蹭着,“呵呵,夜,你的手冰冰凉凉的,贴在我脸上好舒服哦。”

    “梦儿一”暗夜有些激动的低唤道,看怡梦不但没有拒绝,反而还好像满意的点点头,他以为她是答应要留下来陪自己,不由的心生一喜。

    “呜,好热,好难受……

    怡梦水眸迷蒙,似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清艳绝伦的俏脸上红霞遍布,娇媚之态尽显,似桃花般徇烂符旎。

    暗夜喉头一紧,身体也跟着燥热起来,他情不自禁的地下头,有些生涩的吻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那泉水一样清新甘甜,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激荡起他心底一阵阵涟漪。

    俊逸的脸颊上顷刻间染上了两朵红潮,心跳莫名的加快了速度,这是他第一次亲吻一个女子,自从他父王爱上人类的女子而抛弃他之后,他潜意识里就很排斥女人,如果不是遇上她,他甚至会怀疑自已此生是不是不会碰女人一下。

    从小到大,姥姥为了防止他会重蹈他父王的覆撤,对他管理的十分严格,他身边的女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凡是有跟女子接触的机会,姥姥也都是能避免就避免,所以他至今为止能接触到的女子也就是怡梦而已,甚至那些男女私事,他也是在禁书上看来的。

    “梦儿,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要你永远都跟我在一起,永远都不离开我,就算经历千百世的转世和轮回,你遇见的男人也只能是我,只有我才能拥有你,你只能爱我,永生永世都只属于我!”暗夜双手棒着怡梦的脸颊,深深的看着她,暗黑色的瞳眸熠熠生光,绽放异彩,柔情与爱恋在眸中满满的溢出,深情的诉说着他永世的爱恋与誓言。

    话落,暗夜再次低下头,轻柔的吻上怡梦红润的樱唇上,携着青涩懵懂的爱意和初恋淡淡的花香,点点的吸进怡梦的口腔,渐渐的,由浅入深,转化为浓烈的情潮和深刻的眷恋。

    怡梦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虽然她意识混沌不清,已经分不清真实和虚假,是梦境还是现实,但是她心里还是清楚的知道,现在正在吻她的男子,就是她救的那只小蛇妖。

    她想要推开他,可那唇齿间冰凉的触感却让她贪婪,似乎这样吻着就可以浇灭她心底燃烧的那团火苗,无意识的伸出粉嫩柔软的香舌,舔抵在他炽热滚烫的唇角边,而后又将舌渡到他的口中,与他纠缠不休,辗转缠绵。

    “梦儿酬”随着暗夜一声痴情的低唤,炽热的唇吻过怡梦的脸颊,眉毛,眼睛,鼻子,嘴角,最后,落在了红润的楼唇上,每一寸地方都没错过,全都细细地吻了一遍,仿佛是最美味的点心一样怎么也品尝不够,口中还一遍遍地低喃着,“你是我的,梦儿是我的,”

    “呜呜酬我快不能呼吸了…嗯唔”好难受,”怡梦被暗夜吻的有些窒息了,慌忙的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可是一离开他的怀抱,她浑身上下又会觉得炽热不已,双腿猛的环上他的腰,不舒服的轻扭着。

    “梦儿,乖,马上就不难受了,让我好好爱你暗夜将怡梦轻轻放侧在床榻上,伸手迅速脱掉自己的长袍和袭衣,强建的身躯随即覆上了怡梦柔软馨香的身躯,滚烫的热手探遍她的身体,紧贴于身的内衣袭裤在他的长指游走间被尽数的裢去,二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和热情。

    手颤抖的抚上她胸前的美好,温柔的椽捏着,感受着她的柔软。湿热的吻一路向下,在她白皙嫩滑的娇躯上来回游移,上下索取,引诱而挑逗着她身体每一处敏感的地方,引得怡梦一阵阵酥麻颤栗,本就破碎的理智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

    “唔,我要,,六怡梦的小脸上一片酡红,娇艳的红唇里逸出阵阵破碎的轻呤,雪白如莲藕般的双臂猛地缠上了暗夜的脖颈,她只觉得此刻她的身休好空虚,但具休想要什么,她也不知道。

    暗夜炽热的瞳眸中早已燃烧起熊熊的欲火,只是害怕她会拒绝,所以一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经她这一主动的搔拨,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他忍不住低吼一声,很快便由轻柔的浅吻转成了激烈的索求,呼出的热气更是带着浓浓的情潮,片刻间攫住了怡梦所有的呼吸。

    “梦儿,我要你,给我,…”暗夜温情脉脉的凝视着怡梦绝美的容颜,大手紧贴着她婀娜妙曼的曲线一路向下,性感的薄唇再次吻上她娇嫩的肌肤,在她全身上下热情的亲吻,热情的抚摸,直到怡梦的幽密处不自觉的向他的身下靠拢,他才魅惑的一笑,下身猛的一顶,火热的欲望整个吞入。

    “痛……痛……怡梦痛呼出声,黛眉不自觉的拧成一团,水眸中顷刻间溢满了泪水。

    “梦儿,乖,忍一忍,一会就不痛了。”暗夜心疼的胸口一窒,强忍着身下爆发昂扬的欲望,不敢在随意乱动,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不断的亲吻着她的脸颊,眉心x眼眸、红唇,誓要给她所有的温柔与怜爱。

    直到怡梦的密处在他撩人的攻势下滋生出浓稠的液体,他才缓缓的开始了温柔的律动,一波波快感如浪潮般席卷而来,酥软的感觉迅速的扩散至全身每一个细胞,怡梦的神智变的愈发的混沌不清,激情与火热烧毁了她所有的思想和理智,她情不自禁的弓起身子,迎合着他每一次的律动和挺送。

    这一刻,暗夜极尽了他生平所有的柔情与爱怜,他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爱惜他的小女人,不管她愿不愿意,在他心里他早已把她当成了他的妻子,他至爱的妻子也是他一生唯一的妻子,她一定会成为他的蛇后,陪着他直到永远。

    “梦儿,我爱你,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当上了蛇王,就会昭告三界册封你为我的蛇后。”暗夜深情的述说着他的决定,心中被满满巨大的幸福所充斥,身下的律动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如火般猛烈,似水般激荡,似乎怎么要都要不够,好似要纠缠到死,到她灵魂的最深处,与她真正达到身心相容,神魂合一,直到把她融入自己的骨髓里。

    纱慢垂下,掩去了一室的旖旎动人的盎然春色。

    当明月爬上树梢的时候,两具纠缠的身体仍旧是死死的黏合在一起,难舍难分,无休无止,似乎在潜意识里,他们已经预料到,过了今晚,将会是永生永世的漫长分离,直到干年之后才偶然重逢…

    暗夜一开始也是青涩的憎懂少年,相信他跟怡梦的会是永远的,他的第一次也是给怡梦的,至于后来他为什么会变成花心风流的蛇王?又到底是什么让他和怡梦分开了千年?还一直将绮丽当作救他的怡梦?下一章继续关注。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