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蛇王的囚妃 > 第四十九章 致命打击
    芙雅面色狰狞,嘴边挂着一抹狞笑,“哈哈哈,真是一出好戏啊,梦妹妹什么叫做作茧自缚,你现在明白了吧?我就说上天是公平的,不可能如此厚待你,现在你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还有个孩子,你是不是觉得很心痛啊?”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本王闭嘴!”暗夜黑眸狠眯,惩罚性的捏住芙雅的脖子,直到她脸色苍白,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个可恶的女人,明知道梦儿已处于崩溃的边缘,还故意说这些话,来刺激她。如果不是忌惮她魔界公主的身份,他真想现在就杀了她。

    怡梦死死的咬着下唇,强忍着眼眶中打窜的泪水,目光直视凌枫,颤声问道:“枫,你告诉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和这个月灵儿是不是真的有一个未出生的孩子?”

    凌枫神色复杂的看着怡梦,唇角的弧度有些苦涩,沉默片刻,欲言又止道:“梦儿……我……”

    看着凌枫那难以启齿的表情,怡梦终于是明白了什么。她痛苦的闭上眼,心中好似被刀锋划开了一道口子,那种窒息的疼痛在一点点的吞噬着她,直到灵魂的最深处。

    难怪枫哥哥以前对她的感情一直不明朗,也从来不会主动跟她说一句甜言蜜语,和她相处多半是少言寡语。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枫的冷漠的个性所致,没有想到原来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眼中蓄满的泪水,终于决堤,斗大晶莹的泪珠,不可遏止的滑落下来,坠落在地面,然后摔碎,绽放出一抹凄凉的泪花。

    怡梦忽而笑了,眼神如冰尖一样的锐利,“也就是说,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凌枫的瞳孔一阵收缩,蓝眸中闪过深刻的痛楚,艰难的抬起头,带着一抹隐忍痛苦的沙哑,低沉哀怨的语气,只吐出了几个无比坚定的字:“我只爱你!”

    怡梦的心像是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蚀心的痛感凌迟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体,嘴角噙起一抹冷笑,“可是,你却背叛了我。”

    她的世界已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心和灵魂,都如同坠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让她已无力承受。

    她不是介意枫曾经有过别的女人,也不是包容不了他未出世的孩子。她真正介意和在意的是,枫的背叛和欺骗,直到她决定把爱都交给他,完全相信他时,他仍然没有打算告诉她,如果这次不是因为灵王抓她来威胁暗夜,他是不是会瞒她一辈子?

    头,好痛,天旋地转。眼神开始涣散,周围的一切都变的模糊,痛苦伴随着巨大的苦涩,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下坠。

    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暗夜怜惜的将怡梦揽入怀中,轻轻磨蹭着她的长发,声音无比轻柔:“梦儿,别怕,我带你离开。”

    怡梦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水眸中漾起一阵感动,下意识缩缩身子躲到暗夜怀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丝温暖,无力的轻呤:“谢谢你,麻烦你现在就带我离开。”

    她已经无法承受,也不想再去承受,她本来就已经嫁给了暗夜,早在她大婚的那一日,她和凌枫之间的那条感情线,本就应该抹断的。现在她已经是他人妻,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枫呢?

    她没有立场,也没有身份,或许只有离开,才是她唯一能选择的路。该了断,该结束的,终究是要结束的。

    暗夜微微低首,看着怀中受伤的小鸟依人的怡梦,波涛汹涌的眸子,剧烈的颤动,那里面,藏着刻骨铭心的心疼,下意识的搂进她,在她冰凉的额际上落下轻柔的一吻,低声安抚道:“好,我们离开,马上就离开。”

    凌枫突然纵身一跃,挡在他们面前,眸中露出一抹凄哀,深刻的痛楚蕴藏在其中,哑声哀求道:“梦儿,不要跟他走。”

    暗夜面色阴沉,眼中迸发出一道冷冽的寒光,怒斥道:“蓝魔,今时今日,你觉得自己还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凌枫幽暗的蓝眸,瞬间变的赤红如血,愤怒的瞪着暗夜,双拳紧握,“我没有资格?难道你有资格吗?如果当初不是你逼她跟你成亲,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又怎么会受到如此伤害?”

    暗夜眼眸阴鸷骇人,周身散发出凌厉危险的妖气,冷冷的提醒道:“不管如何,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凌枫心口一震,暗夜的话深深刺中了他心底最深处的伤疤,他猛然意识到他心爱的女人已经嫁给了别的男人,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就有缘无分?上天就这么残忍,连梦儿心里对他仅存的那点爱意,都要拿走?

    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在凌枫全身蔓延开来,他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蓦地竟咳出一潭血来。

    凌枫颓然的跪坐在地上,身体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全身不可遏止的颤抖起来,眼神空洞的仿佛没有焦距,眸中赤红一片,嘶哑的低喊道:“梦儿,以前的事情我阻止不了,你相信我是有苦衷的,你不要跟他走,好不好?”

    听到沙哑痛苦的声音,怡梦的心里一阵抽搐,她死死的抓住暗夜的衣领,心中的痛苦与纠结让她感到分外的窒息,她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枫,更不知道要怎样去理清这段纷繁复杂的感情,她需要离开枫,冷静的想想。

    月灵儿突然伸出双手,从身后紧紧的抱住枫,隐忍着心底的刺痛,用颤抖的声音低求道:“枫,不要伤心,让她走吧,你还有我。”

    看凌枫的反应,她隐约能猜测出,怡梦应该就是那个让枫抛弃自己的人。虽然心中有恨,但是已经死过一回的她,更是明白爱情不可以强求,她已不想再争取什么了,只想好好的守护在自己心爱的男人身边。

    凌枫回过头,深深凝视着月灵儿受伤的小脸,无比愧疚道:“对不起,我必须带她走。”

    “枫——”月灵儿的心也被绞碎了,眼泪忍不住流淌下来,眸间浮现凄楚的情殇之色。

    灵王他实在不能容忍爱女受到如此的委屈,阴冷的目光迸射,眼中透着绝顶的愤怒,寒声怒吼道:“谁都不许走,给我把他们统统抓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