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蚀骨宠爱:BOSS太凶猛 > 第一卷 正文_第1720章 黎明之光,爸爸多爱你
    这些事,温璃隐约听说过,但知道的不清楚。

    此刻,听楮太太提起,便没有打断她。

    “知道吗?”楮太太轻叹,“那时候,他铁了心要跟我分开。”

    “为什么?”温璃问到。

    “那是他最困难的时候。”楮太太轻笑,此刻回忆当初,已经成了一种难掩的珍贵。

    “手里没了楮家,能够靠的,只有自己。但是,没有人能断言,他一定会成功。也许,从此败落,再也翻不了身。”

    楮太太说到。

    “你们看到他今天这样,会觉得他当时的思想,是无法理解的。可是,我陪着他一路走过来,老实说,当时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能够成功。”

    楮太太叹息。

    “人生怎么好说呢,很多的人一辈子都在努力却没有成果,谁也不知道,楮墨是不是例外。”

    楮太太轻轻握住温璃的手。

    “他的自尊心,让他连我都可以不要了……”

    温璃心头一震,沉默了。

    她能想象,当时楮太太的心情。

    “可是……”

    楮太太眼底潮湿,“你来了……你爸爸,多爱你啊。有了你,他就不能再推开我了,因为,他不想他的女儿,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啊。”

    “……”

    温璃猛地一怔,粉唇微微张开。

    “小璃,你想一下,我们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楮太太强忍着眼泪,“如果我们知道你还活着,是不可能丢下你的。你也是妈妈,做妈妈的,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呢?”

    温璃眼眶红了。

    楮太太的这些话,她理智上能理解。

    可是,她无法释怀自己孤独的二十多年!

    温璃不忍面对楮太太,移开了视线。

    哎。楮太太无声叹息,“小璃,慢慢来、慢慢来啊。”

    “清欢!”

    外面,传来楮墨的声音。

    温璃一凛,这个时间,他竟然在家吗?

    果然,见楮墨穿着常服,外面还套着件劳作的围裙,“小璃,起来了啊,多吃点。今天阳光不错,一会儿吃完了,出来晒太阳。”

    楮墨过来拉着楮太太,“清欢,你先出来一下。”

    “什么事啊?”楮太太失笑,跟着他出去,“小璃,你慢慢吃。”

    温璃看着他们一同走出去,他们还真是恩爱啊,模范夫妻,他们一定得奖。

    于是,想起了韩希茗。

    他走了,走了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了。

    温璃轻叹,苦涩的笑笑。对韩希茗来说,最重要的,是肩上的责任吧。

    说来说去,她总不是无可取代的。

    刚起来,胃口不好。

    温璃简单吃了点东西,放下碗筷走到了花园里。刚才,楮墨好像就是在这里忙着什么。

    这会儿,只看到他一个人,没看到楮太太。

    温璃疑惑着,走过去。

    楮墨蹲在那里,似乎在修一只秋千架子。

    温璃于是开口。“楮总家里,没有修理的工人吗?”

    “小璃。”

    楮墨抬头看着她,笑笑,“什么都交给佣人做,那么,有些生活的乐趣,就体会不到了,不是吗?”

    温璃不置可否,却又问到。

    “你们让我住在这里,万一你们的女儿念念……”

    (本章完)

    这些事,温璃隐约听说过,但知道的不清楚。

    此刻,听楮太太提起,便没有打断她。

    “知道吗?”楮太太轻叹,“那时候,他铁了心要跟我分开。”

    “为什么?”温璃问到。

    “那是他最困难的时候。”楮太太轻笑,此刻回忆当初,已经成了一种难掩的珍贵。

    “手里没了楮家,能够靠的,只有自己。但是,没有人能断言,他一定会成功。也许,从此败落,再也翻不了身。”

    楮太太说到。

    “你们看到他今天这样,会觉得他当时的思想,是无法理解的。可是,我陪着他一路走过来,老实说,当时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能够成功。”

    楮太太叹息。

    “人生怎么好说呢,很多的人一辈子都在努力却没有成果,谁也不知道,楮墨是不是例外。”

    楮太太轻轻握住温璃的手。

    “他的自尊心,让他连我都可以不要了……”

    温璃心头一震,沉默了。

    她能想象,当时楮太太的心情。

    “可是……”

    楮太太眼底潮湿,“你来了……你爸爸,多爱你啊。有了你,他就不能再推开我了,因为,他不想他的女儿,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啊。”

    “……”

    温璃猛地一怔,粉唇微微张开。

    “小璃,你想一下,我们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楮太太强忍着眼泪,“如果我们知道你还活着,是不可能丢下你的。你也是妈妈,做妈妈的,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呢?”

    温璃眼眶红了。

    楮太太的这些话,她理智上能理解。

    可是,她无法释怀自己孤独的二十多年!

    温璃不忍面对楮太太,移开了视线。

    哎。楮太太无声叹息,“小璃,慢慢来、慢慢来啊。”

    “清欢!”

    外面,传来楮墨的声音。

    温璃一凛,这个时间,他竟然在家吗?

    果然,见楮墨穿着常服,外面还套着件劳作的围裙,“小璃,起来了啊,多吃点。今天阳光不错,一会儿吃完了,出来晒太阳。”

    楮墨过来拉着楮太太,“清欢,你先出来一下。”

    “什么事啊?”楮太太失笑,跟着他出去,“小璃,你慢慢吃。”

    温璃看着他们一同走出去,他们还真是恩爱啊,模范夫妻,他们一定得奖。

    于是,想起了韩希茗。

    他走了,走了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了。

    温璃轻叹,苦涩的笑笑。对韩希茗来说,最重要的,是肩上的责任吧。

    说来说去,她总不是无可取代的。

    刚起来,胃口不好。

    温璃简单吃了点东西,放下碗筷走到了花园里。刚才,楮墨好像就是在这里忙着什么。

    这会儿,只看到他一个人,没看到楮太太。

    温璃疑惑着,走过去。

    楮墨蹲在那里,似乎在修一只秋千架子。

    温璃于是开口。“楮总家里,没有修理的工人吗?”

    “小璃。”

    楮墨抬头看着她,笑笑,“什么都交给佣人做,那么,有些生活的乐趣,就体会不到了,不是吗?”

    温璃不置可否,却又问到。

    “你们让我住在这里,万一你们的女儿念念……”

    (本章完)

    这些事,温璃隐约听说过,但知道的不清楚。

    此刻,听楮太太提起,便没有打断她。

    “知道吗?”楮太太轻叹,“那时候,他铁了心要跟我分开。”

    “为什么?”温璃问到。

    “那是他最困难的时候。”楮太太轻笑,此刻回忆当初,已经成了一种难掩的珍贵。

    “手里没了楮家,能够靠的,只有自己。但是,没有人能断言,他一定会成功。也许,从此败落,再也翻不了身。”

    楮太太说到。

    “你们看到他今天这样,会觉得他当时的思想,是无法理解的。可是,我陪着他一路走过来,老实说,当时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能够成功。”

    楮太太叹息。

    “人生怎么好说呢,很多的人一辈子都在努力却没有成果,谁也不知道,楮墨是不是例外。”

    楮太太轻轻握住温璃的手。

    “他的自尊心,让他连我都可以不要了……”

    温璃心头一震,沉默了。

    她能想象,当时楮太太的心情。

    “可是……”

    楮太太眼底潮湿,“你来了……你爸爸,多爱你啊。有了你,他就不能再推开我了,因为,他不想他的女儿,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啊。”

    “……”

    温璃猛地一怔,粉唇微微张开。

    “小璃,你想一下,我们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楮太太强忍着眼泪,“如果我们知道你还活着,是不可能丢下你的。你也是妈妈,做妈妈的,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呢?”

    温璃眼眶红了。

    楮太太的这些话,她理智上能理解。

    可是,她无法释怀自己孤独的二十多年!

    温璃不忍面对楮太太,移开了视线。

    哎。楮太太无声叹息,“小璃,慢慢来、慢慢来啊。”

    “清欢!”

    外面,传来楮墨的声音。

    温璃一凛,这个时间,他竟然在家吗?

    果然,见楮墨穿着常服,外面还套着件劳作的围裙,“小璃,起来了啊,多吃点。今天阳光不错,一会儿吃完了,出来晒太阳。”

    楮墨过来拉着楮太太,“清欢,你先出来一下。”

    “什么事啊?”楮太太失笑,跟着他出去,“小璃,你慢慢吃。”

    温璃看着他们一同走出去,他们还真是恩爱啊,模范夫妻,他们一定得奖。

    于是,想起了韩希茗。

    他走了,走了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了。

    温璃轻叹,苦涩的笑笑。对韩希茗来说,最重要的,是肩上的责任吧。

    说来说去,她总不是无可取代的。

    刚起来,胃口不好。

    温璃简单吃了点东西,放下碗筷走到了花园里。刚才,楮墨好像就是在这里忙着什么。

    这会儿,只看到他一个人,没看到楮太太。

    温璃疑惑着,走过去。

    楮墨蹲在那里,似乎在修一只秋千架子。

    温璃于是开口。“楮总家里,没有修理的工人吗?”

    “小璃。”

    楮墨抬头看着她,笑笑,“什么都交给佣人做,那么,有些生活的乐趣,就体会不到了,不是吗?”

    温璃不置可否,却又问到。

    “你们让我住在这里,万一你们的女儿念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