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五十章 教字云中,得趣尘埃之外
    第五十章教字云中,得趣尘埃之外

    这下景天更加郁闷,埋怨道:“花楹小妹妹,不是哥哥说你,你也自称一百多岁了,这么多年就没去读个书什么的!”

    这样毫无掩饰的天真童稚,也感染了努力装成教书先生的景天。他忽然觉得,与小妹妹的这般相处,也十分温馨快乐。清幽的山景中,耐心教授小女娃,则所谓人间至乐,也不过如此吧……

    面对此情此景,景天却最是心情激荡。

    说着话,他用手势辅助,往亭外花林中猛一挥手——他的本意,只不过是纯粹比画示意而已,谁知道这手一挥一指,那林边空地上突然间飞沙走石,无数的沙土石块带着慑人胆魄的尖锐啸声,直打得几棵桃树落英缤纷、东倒西斜!

    惊愣一阵,景天醒悟过来后就变得兴高采烈:“很好!!!等遇上大敌,又多了一份活下来的本事!”

    而仙山玄奇,更增意境。景天帮花楹把腕学书之时,常有白云飘来,绕身氤氲;云绕笔管,蔓延纸面,让新写的墨渍更增润泽。山风又常送花片飞来,或黏于少女鬓上、肩上、裙上,或落于石上、砚上、纸上,片片轻盈香馥,缤纷可人。

    而他这位女学生,实际只相当于七八岁的年纪。这种年纪的小小少女,无论动作还是表情,都十分真挚到位。她没有什么大姑娘的矜持和羞臊,显得格外天然至纯,原汁原味。字学得慢而自卑时,她毫不掩饰地蹙眉皱鼻;字写错被斥责而悲伤时,又肆无忌惮地满面泪流;而好不容易被哥哥夸奖字写得“正经”时,便放开心怀地捧腹欢笑。同时,出身山野,不谙世事,只相当于人类七八岁小女孩儿的灵智,又让聪明的小花楹,有一种天然的呆气。

    景天手中这本《东华土隐》,果如紫萱所说,可能还真传自海外仙山方诸山,乃是东华帝君一系之物。在正文之前,《东华土隐》序言中多有叙述东华帝君之事。粗略看过序言,景天便开始研究正文中的法术。仔细研读了一会儿,景天忽然抬起头,开始仔细打量花楹来。花楹不知其意,被少年看得有点儿紧张,又不敢问,也不敢动。

    说起来,小花楹作为天生灵兽,确实灵思聪颖;不过因为不识字,还是影响了她对法术的理解和领悟。于是,热心肠的景天,决定好人做到底,又去跟蜀山派的师兄们讨来纸墨笔砚,自告奋勇地教起花楹学习写字来。

    徐长卿反复叮嘱几人,这法术修炼一途,最重要的还是那五灵八阶境界。灵术修养和境界到了一定地步,拈叶飞花皆可伤人,何况这些本来就是杀人的法术。五灵境界和具体法术的关系,有点儿类似江湖中内力和招法的关系。外在的法术易寻,像景天几人得到的《蓬莱水境》《古梦雷觉》《云界风源》《东华土隐》仙术书,虽然也有具体法术的记载,但主要还是提升五灵境界的秘籍。在修仙界里,这种秘籍十分难得。

    这样教人写字,对别人来说,也许没什么;但对景天来说,意义可大不一样!这年月,读书人最受人尊敬。“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作为一个经常只能在私塾外偷听的穷苦少年,那威严无比的教书先生就跟天人一样。而现在他居然当上了教人写字的老师!虽然学生只有一个,也让他激动莫名!这可是实现了他从来没敢想过的梦想!景天认为,他现在几乎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景天打量了一会儿,便冲不知所措的小女娃点了点头:“不错,花楹果然来自山野,照书中所述,你是能修炼土系法术的。”

    “真顽皮!”看了一阵子,景天摇头晃脑感慨道,“想当年我念不起书,宁可在私塾门外的墙角站一整天,也要把先生的课听完,唉,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不知向学进取啊!”

    景天又埋头看了一会儿书,然后说道:“花楹,这书中最基础的一招你可以学,叫‘飞沙走石’。你应该这样、这样,然后那样、那样、再……”

    景天教得用心,花楹也学得认真。纵然初学时写字犹如春蚓秋蛇,但小女娃那样粉腮凝重、玉腕轻悬的姿态,本身便值得赞美。

    “也不算笨。就是比哥哥差一点儿。”景天大言不惭,挠头想了一想,他说道,“这样吧,我先来看书,然后教你!”

    于是,景天便坐在乐道亭的围栏木凳上,仔细地翻阅《东华土隐》。小花楹双膝并拢,蹲在了地上,眼巴巴地仰望着他。这时蜀山的清风徐徐吹来,少年专心致志,少女满眼期待,这个情景倒真是应了乐道亭楹联的意境:相从乃乐,阴阳道和。

    “好哇!谢谢哥哥!嘻嘻!”

    此后景天精神大振,不停地试演、教授,和花楹一起学会了《东华土隐》仙术书中记载的“飞沙走石”和“石化”两项法术。同时,他们两人的土系境界,也很快越过了一阶“厚土”,达到了二阶“崩石”。

    雪见修习《古梦雷觉》,徐长卿便教她几招蜀山雷系法术,如雷咒、惊雷闪、雷动九天,基本都是攻击法术;龙葵修习《云界风源》,徐长卿便教她风咒、暖雾、风卷尘生,其中暖雾也能帮人短时间恢复少许灵力。

    “呜……”听得景天埋怨,小花楹也不分辩,只是眼泪汪汪地仰望着他,“小天哥哥,花楹是不是很笨?”

    在蜀山派等待拜剑大会召开的日子里,徐长卿也抽空儿传授了景天、雪见、龙葵一些对应的蜀山派常用法术。

    他愣愣地想道:“不是说一个人最多只有一种五灵天赋吗?我已经有水系了,还能学会了剑技,已经觉得了不起,怎么现在还……”

    景天引花楹至亭中,本来准备让她立即开始学习《东华土隐》。谁知道小丫头一看到那绚烂如云的桃花林,顿时欢呼一声,挣脱景天的掌握,奔向桃花林荫中嬉笑玩闹。花楹今日穿的是一件嫩黄裙衫,在粉红色的桃花林中雀跃嬉闹时,裙衫飘舞,景天远远看去,倒好像有一只亮黄色的蝴蝶在翩跹嬉闹。

    清风徐来,桃花飞舞,景天与花楹二人和谐相处,便构成一幅难得的平和画图。只是他们不知道,就在这时,在那桃花林的幽深处,正有一个白袍男子,眼神复杂地死死盯着这处……

    “嘿嘿,是聪明,是聪明!还骨骼精奇呢!”对花楹的赞美,景天可毫不谦虚,不仅照单全收,还加以发扬。

    景天修习《蓬莱水境》,徐长卿便教给他几招蜀山水系法术,有冰咒、雨润、雨恨云愁;冰咒乃是发出几根冰凌攻敌,雨润能短时间恢复少许灵力,雨恨云愁则是较高级的水灵冰系法术,能给单个敌人造成较大的冰雪伤害。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蜀山派的桃花林更有甚之。高处不胜寒,虽然现在人间已是盛夏,这蜀山桃花林却正值盛开,远望去有如绚丽的云霞。桃花林地处幽僻,旁边有僻静小亭,亭名“乐道”,有楹联曰:“一觞一咏相从乐,一阴一阳道乃和。”

    “没想到我景天也有今天……”

    “噢!”小花楹长舒了一口气,拍拍小胸脯,心有余悸地道,“还以为要骂我呢……”

    照着书中所述,景天原封不动地转授花楹。如此这般描述之后,景天最后道:“你最后只要这样做——”

    这些蜀山五灵法术,并不高级,反而是见识渊博的紫萱教授的穹雪娲灵斩、镜花水月盾、澄水回春术、紫霄神雷舞,以及雪见机缘巧合下学得的绿波红露斩,才是宝贵的五灵绝技。不过,毕竟出自蜀山,这些五灵法术如果运用巧妙,威力也是不凡。

    于是,乐道亭外,桃花林边,景天在遍地绿茵中寻得几块方整的山石,便当成教字的书案;铺排开雪版之纸,盛满砚池之泉,研得松烟之墨,拈起紫兔之毫,景天便从《千字文》最简单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开始教起。

    “哇!哥哥真聪明!”刚才发呆的小女娃,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拍着小手欢呼!这小丫头,以前对景天还有几分误解和抗拒,但现在真切感受到少年的真诚之意之后,已对景天颇为亲近了。

    待景天好不容易将贪玩的灵兽小妹妹从桃花林逮回来,翻开了书册,却又遇到了一个没想到的严峻问题:花楹竟不识字!

    本来纸光如雪,砚墨黝然,只是黑白分明;现在粉红花片点缀其中,便多了几分绚烂和绮丽,正可谓“云浸石案,冰纷笔上之花”了。

    现在来说,只有花楹还没有学习这样的仙术书;景天出自市井,自幼艰难求食,对花楹的异类身份倒没太多真正的成见。于是,这一天上午,他便把花楹叫到蜀山派前山东南边的一处桃花林旁,准备将手头那本闲置的《东华土隐》传授给她。

    “这……这……”看到自己只是示意性的一比画,竟然就真正打出了土系法术,景天愣住了。

    自己也不过是半大少年的景天,这时候摇头晃脑,模仿着记忆中老夫子们的形象,一副痛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