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四十八章 邪念称仙,埋祸大千尘劫
    第四十八章邪念称仙,埋祸大千尘劫

    “缚仙咒!”

    “师……师父!你……你怎么还会在无极阁中?”徐长卿吃吃发问,不过他是何等人物?这句话还没问完,他就顿时醒悟。他立即回头,对身后那个“清微掌门”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冒充我师父?置我于不忠不义!”

    “正是!”长卿回答。景天听了二人对答,赶忙取下魔剑,正要呈上,却不防魔剑已立在地上,摇摇晃晃,如同活了一般。

    “师弟!”长眉苍古遽然出声,半中截住和阳话头,不悦地说道,“镇妖剑与此无关,不必多说了吧。”

    不过,就在其他人束手无策之时,紫萱却是蓦然冲出,竟冲向两股巨力的中心位置,毫不犹豫地挥起巫月神刀——这一把苗疆神秘部族的神器,在紫萱的巧妙挥舞下,竟在一瞬间几乎同时劈在了徐长卿的身前与身后!这一刀,无比惊艳!竟似克服了时空的束缚,速度快得无法想象;围观的众人眼中,只觉得眼前闪过两道竖直的青色平行光线,那徐长卿与首尾两人之间的法术联系,便已经被切断!

    “长卿!他不正是邪剑仙嘛!”紫萱这时也娇喝出声。

    “这样啊!”听到苍古这结论,徐长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对他们这番话,景天心里倒是不太关心。反正无论是龙葵口中的姜国魔剑,还是苍古文献中的武林兵器,只要不从他身边夺走,便万事大吉了。

    “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却是清微真人不再沉默。他转向几位师弟,用问询的口气说道,“各位师弟,如今事情已经闹大,不妨告诉他们,如何?”

    说到这里,和阳长老有些自嘲地说道,“长卿,你们说可笑不可笑?我们蜀山五老修习‘心魔澄灵大法’才不过区区几个月,就在这么一个阴暗晦气、诡谲莫名的日子,竟然把这个前人难学的秘法给学成了!”

    “不错!”这时清微真人也看出来了,“幽玄师弟此言不假,这魔剑果然便是锁妖塔顶镇压的那把。不过……”清微有些犹疑地说道,“也不知锁妖塔上部坍塌破损,此剑是因封印解开而失落,还是造成封印解开的原因?长卿,你们刚才说,给景天当这把剑的人,曾在蓬莱救过你们的性命?”

    “还是我来说吧。”只见那个常常面带笑意的和阳长老,这时肃容说道,“当年,我们师兄弟五个,为求精进,一起修习了一种早已失传的仙术,号为‘心魔澄灵大法’。这个蜀山秘法乃是在无极阁之后的蜀山禁地‘上古巨石阵’中所得,据说,若这一法术功成之后,能将身体内的邪念排出。当年我们坚信,修仙之人必力求灵台纯净、心神守一,如此若能将心中的邪念杂念排出,一定能证道登仙。”

    “呵呵!你想到哪里去了?”五长老之一的和阳乐呵呵说道,“这自然不是镇妖剑,镇妖剑尚在——”

    “是!”

    “师尊?”徐长卿心中震动,忍不住唤了一声。

    这时却是五长老之幽玄手抚颔下长须,思索着说道,“这剑……似乎是原来被镇压在锁妖塔顶的那把?”

    “无胆鼠辈!”清微怒喝道,“竟然逃了!”

    对这情景,景天已经见怪不怪,还道今天这魔剑不如往日调皮,人前还知收敛。不过,在座的净明长老一看,却顿时惊道:“呀!好强的魔力!”

    “当时我们心中虽有忐忑,但敌不过秘法大成的喜悦,这些后来想着十分异常的兆头,当时也不以为意。那时候只觉得,也许是我等修成大道,为天地鬼神所忌而已。但后来,我们并没立地成仙,而且……”和阳说到这里,忽然好像陷入了往事回忆的沼泽,一时不自觉地默然以对,再也不愿往下说了。

    问清魔剑来历,徐长卿沉默片刻后又出言问道:“诸位师尊,那邪剑仙又从何而来?是否跟封印有关呢?”

    见此凶险场面,在场诸人大惊失色,被这种无形中的威压和恐惧逼迫得喘不过气来!

    “不好!”还在中央道场的其他蜀山四长老,感应到地面剧烈的震动,立即知道外间出事了。正欲站起,四长老已听得外面师兄的声音苍然响起:“四位师弟,出关,结法阵迎敌!”

    听得掌门师兄召唤,蜀山四长老幽玄、苍古、净明、和阳,顿时一齐弓身叫道:“是!”

    “不必多礼!”清微摆了摆手,向景天背后那把紫华幽幽的魔剑注目,然后转向徐长卿,问询地说道,“这就是那柄魔剑?”

    清微此言一出,不仅是长卿和紫萱慌忙行礼拜谢,便连景天、雪见也忍不住一时欢呼,替这对鸳鸯侠侣高兴。当然,景天和雪见并不能完全理解掌门这句话中的“族类”含义,很想问一问,但此情此景,实在不宜插嘴追问。

    诸位尊长在座,徐长卿这时将心中的疑问和盘托出:“掌门、各位师尊在上,这一把剑器,应该不是镇妖剑吧?这是否乃蜀山之物?锁妖塔封印破坏是否与此有关?”

    以徐长卿为中点,清微真人与邪剑仙在两端斗法。本来此时只看谁的法术引力更大,但别忘了此刻争夺的毕竟是一个血肉之躯。在两股强大法力的拉扯下,徐长卿的身体表面已经激发起细微的电光和跳跃的火焰——很显然,如果再这么争夺下去,徐长卿很快便要有不测之祸!

    “哼!”本来神色自若的邪剑仙,在四长老发声威吓之后,神色微变,没有任何迟疑,便立即化作一团烟雾,转瞬消失!

    “何方妖孽!竟敢扰乱蜀山?!”清微真人运足中气,沉声大喝。

    幽玄此言一出,方才还在众人面前活灵活现的魔剑顿时气馁,只见它飞速旋了一个剑花,便躲到了景天的身后。

    见清微掌门如此客气,紫萱不敢托大,赶忙站起侧身万福回礼。只听清微真人又道:“你和长卿,昔日之事不必再说。本座回想起来,一则当时之事应是错怪你们;二则本座对族类也太过执著。今日本座有言在此,长卿与你之事,本座绝不再妄加插手。”

    稍微一顿,清微真人又向紫萱施了一礼,诚恳说道:“紫萱姑娘,谢谢你对本门的援助。”

    见得这情形,在场诸人中紫萱首先惊叫出声!

    说到这里,基本也就把事情说明。听完这段秘密,包括徐长卿在内,紫萱、景天等人全都陷入沉默。不过,片刻之后景天忽然心中一动,想起当日古藤林中自己跟古藤老仙问来的信息,便赶忙开口道:“诸位尊长,小子曾听说过‘事有反常即为妖’;这邪剑仙绝非一般邪念,它已修成心魔灵体,并习得可怕的灵魂法术。它……已不是一般的魔头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当两股巨力被戛然中断,顿时引起惊天动地的反应:以徐长卿为中心,刚才被极力撕扯的空气突然失压,猛然爆发出一大团血色的光焰!这一瞬间,惊心动魄,即使已经万般戒备,众人还是受到巨大冲击。景天和雪见被向后冲倒,龙葵飘浮闪开,花楹振翅飞逃,处在爆炸中心的紫萱和长卿两人猛地弹开,紫萱顿时重伤吐血!

    想起那日情景,幽玄长老仍然心有余悸。

    在这样惊天动地的爆炸前,蜀山掌门清微真人微微后退一小步,那邪剑仙却是岿然不动,神色自若!

    清微真人看着这几人真情流露,微微笑着,一时也不做声。不过,等大家稍稍平静,他便看向景天,突然说道:“你就是景天?”

    听完他们的话,清微真人微微颔首,沉稳说道:“此间事,本座已晓。蓬莱情形,你们所言不差,我已收到商风子道兄的书信。唉,此乃劫数……”饶是大派之主,说起此事,清微真人的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那看来,至少此人并无敌意。”

    “这个有了灵智的邪念,虽然形体为混沌一团的黑雾,但很快就好像一个虔诚的弟子,匍匐在地,用怪异但谦卑的声音哀求我们收纳它为亲传弟子。只是,当被我们呵斥之后,这邪念灵体突然身形暴涨,巨大的黑霾身躯中竟现出两点血色的赤瞳,张牙舞爪妄图吞噬我等。当时我们立即集结五灵法阵,所幸还能立即将它捆缚收服。”

    这一见面,双方各自一惊!

    此后在清微出手疗伤之下,方才众人虽然各有损伤,但很快便告痊愈。简单休息过后,清微真人就将众人叫到了无极阁的偏厅净室中,和其他四位长老一道,要问明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

    “我来说吧。”性情沉静的幽玄长老,接过师弟的话头,“此事压在老夫心底多年,今日不妨一吐为快。当时,当此术修炼成功,异常的并非只有天象。本来按禁地石阵中所得秘法描述,心魔澄灵大法成功后,所排出的邪念只为混沌之灵,不可能有任何灵智。它们不用说跟一岁小儿相比,就连草木也不如!只是,怪就怪在这里,当日我们蜀山五老排出的混沌邪念,迅速纠结在一起,竟然转瞬便有了智识!”

    “但很奇怪的是,我们……竟然很轻易地就成功了!我还记得那一天的情景。蜀山诸峰,本就云遮雾绕,但是那一天迷雾笼罩,雾气出奇地浓重。并且,和平时的白雾相比,那雾气竟呈黑幽混沌之色!那一日黑雾漫天,其中还不停闪烁苍白的闪电,若不是我蜀山之人见过世面,还真可能以为天灾来临、大劫难逃呢!”

    “这……”一提到这个,徐长卿和景天等人惊讶地发现,刚才热烈发言的蜀山五长老,这时却一时语塞,几个人面面相觑,表情古怪。

    清微说到这里,忽然那长眉苍古一拍额头,叫道:“我想起来了!早年我曾在藏经阁中翻阅到一部文献,据其中记载,此剑曾扰乱武林,被我蜀山第三代掌门降伏,因并非妖孽,只得镇压在锁妖塔顶,应和封印无关。”

    只是,这时候邪剑仙固然毫不容情,清微真人也是欲罢不能;眼见心爱的弟子就将罹难,清微真人心中再是不忍,却也知道要是此刻自己放手,巨力失衡,则徐长卿粉身碎骨之灾即在眼前。

    “之后,我们有些六神无主,不知将这个世上从无的邪念灵体如何处置。商议之后,我们便将它锁入锁妖塔,以为从此万事皆休。谁承想,这邪念竟能修炼成形,破塔而出……”

    “这……这!”这群人当中,最吃惊的还是徐长卿。

    “原来如此!”徐长卿顿时明悟,恼道,“好个邪魔,已经假扮师尊祸乱蓬莱,竟还敢到我蜀山派腹地来!师……师父,弟子死罪……”最后这句话,他却是朝真清微掌门说的。

    就在这时,对面那已经孤家寡人的邪剑仙,忽然低头作法,那只干瘦如柴的手掌中,猛地腾起一道妖异的赤红光华。邪剑仙的法术转瞬即成,手一抬,这股赤红光华就化作一道电光,迅疾飞来,将已经奔到这边的徐长卿牢牢拽住,一点儿一点儿地往那边拉!这时候,本身便有高绝法力的徐长卿,却毫无还手之力。在邪光拖曳下,只是平移后退,痛苦挣扎!

    当众人在蒲团上落座,说不得,紫萱和徐长卿一起将从上蓬莱岛开始前后发生的事情,又都叙述了一遍。说到惊心动魄处,景天也忍不住插言补充。作为机灵的前当铺伙计,他的叙事口才比紫萱、徐长卿好得多,种种惊心动魄之事经他一说,在座各位如同历历在目一般!

    四长老这句应答,已经贯注了至阳真力。一个“是”字,不啻释门破魔真言,直震得外间邪魔心神激荡。

    听得此言,四长老转身互看,稍一犹豫,也就各自点头,算是应允了。

    “不过,此术听起来玄奇有效,但前面多少惊才绝艳的前辈,都无人能将此术修炼成功。我等师兄弟,虽然薄有天赋,但也不相信自己能比得上那么多天骄般的前辈;我们当时,真个只存了一试之念。”

    “哦?!”听她一叫,清微掌门顿时便知,眼前邪剑仙所使,这正是苗女刚才口中所说的邪术。清微真人不敢怠慢,赶紧手一挥,那掌心顿时产生无穷吸力,在他与徐长卿中之间产生一股看不见的强大漩流,欲将昔日的心爱弟子拉回这边。

    口中虽是喝骂,但清微真人的心里,却好生惊疑,“没想到,这厮的力量,已变得如此惊人……”心中这般想着,这位卓然不凡的蜀山掌门,竟起了几分后悔之心。不管心中转念,他也没忘向紫萱道谢。刚才这苗女虽然没有直接救他性命,但避免了一场亲手害死爱徒的惨剧,已是莫大恩情。

    “正是晚辈!”景天慌忙起身行礼,说道,“景天拜见掌门和众位长老!”

    “不必多言。”大敌当前,清微真人摆一摆手,让长卿不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