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四十七章 幻貌欺人,幸有辨奸之镜
    第四十七章幻貌欺人,幸有辨奸之镜

    守忠所指,正是紫萱。见他认出自己,紫萱赶忙万福行礼:“小女子紫萱,正是长卿好友。”

    蜀山主峰后山,正是无极阁所在;显然,邪剑仙和紫萱想到一块儿了。于是,紫萱和景天几人奔往后山无极阁的途中,虽然已经极尽可能地抄近路,却还是与不少巡逻的蜀山弟子发生冲突。这一路上,虽然紫萱等人手下留情,但也免不了重创一些认死理的蜀山派弟子。

    “正是,紫萱见过掌门。”虽然自己的终身大事操控于对面这人之手,但紫萱依旧不卑不亢,只是侧身微微道了一个万福。

    “对!”这一回景天也支持唐雪见,“眼见为实,很简单便可验证我们所说是否属实!”

    “休得胡言!再要胡说,就算你是长卿师叔好友,我也客气不得了!”紫萱所说,实在骇人听闻,一向奉清微掌门为天人的守忠道人,一时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禀过掌门,是这样的,”紫萱娓娓而答,“有一个不知什么来历的邪剑仙,可以变化成您的样子,已经把蓬莱闹得天翻地覆。现在他又迷惑了长卿,令蜀山众弟子相信他就是真的掌门。”

    “岂有此理!这些年轻弟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清微负手走到外间,面对已经乱了方寸的守阁弟子,叫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说过,五长老闭关期间,任何人不得入内吗?!”

    “对……对!”守忠这时完全想起来了,“紫萱姑娘,长卿师叔也上山了,而且和掌门一起。弟子听说掌门还要将他重收门下呢!你见过他了没有啊?”

    “哦?竟有这种事!”本来镇定从容的清微真人,此时也不禁动容。他诚心诚意地再次弓身施礼,谢道,“多谢诸位拼死相告!守真——”他转身看向自己的弟子,“带我出去看看!”

    “出了什么事?慢慢说。”清微见守忠如此,顿时一惊,顾不得恼怒,立即追问起来——清微真人,能居天下道门之首的掌门之位,毕竟是不世出的绝世奇才。他只不过瞥了一眼守忠这失态的模样,便知道,这个素来忠厚沉稳的弟子,有如此反应,定然有极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徐大哥……”听得紫萱此语,景天心头一紧!不用说,此行主要目的,正因为徐长卿被邪剑仙假扮的清微掌门迷惑,那蜀山派有被霹雳堂里应外合攻破的危险!

    “真的?!”听得这个血淋淋的消息,守忠、守真俱是大惊!

    “嗯。”清微贵为道家掌门,自然不会计较这样的虚礼。他稽首还了一礼,便直接问这究竟怎么回事。

    紫萱等人此时顾不得看风景,立即往无极阁大门处赶。不过当他们刚靠近大门,便被守门的蜀山派弟子拦住。今日在无极阁门外当值的,正是蜀山精锐弟子守真和守忠。一见景天等人前来,守真如临大敌,上前一步,横剑在胸喝道:“来者何人?请留步!我等奉掌门严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虽然听到如此大事,清微掌门却反而平静下来,一阵沉吟。

    “是!”守真答应一声,正要领人出去,谁知道就在这时,那徐长卿恰也和这几天趾高气扬的“掌门”走进无极阁外间!

    “那他如此行事,究竟意欲何为?”

    “掌门!!!”

    这话不说还可,一说紫萱顿时急道:“那掌门是假的!是妖孽变的!”

    “掌门仙术高超,行踪怎可以常理论……”守忠还是难以接受这样几乎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仍在辩解,“师弟,再说、再说那么多师叔、师伯,都没说掌门是假的,长卿师叔不也一口一个‘师父’地叫着吗?”

    “哈!我就说外面有假掌门吧!”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过后,响起唐雪见轻快悦耳的声音。他们几个,这时也赶到无极阁的外间,看见了这位临风站立的真正掌门。

    “撞得好!”景天这时反而对唐雪见这火暴脾气十分欣赏,一抖手中魔剑,忙回头招呼道,“走!我们进去看看!”

    顿时他们这几人就跨过破损的大门,迈入无极阁中。

    “对!”景天也叫道,“事急从权,一看就知真假!”

    “你是什么人?”守忠不悦了。要知道,除了蜀山五老,他第二崇拜的就是处事稳重、法力高强的长卿师叔。现在见这个黄毛丫头这么说他的偶像,他更加不高兴了。

    “什么真的假的?!”见他俩惊愣样子,唐雪见还是忍不住,快言说道,“大家打开无极阁的阁门看看真掌门在不在,不就知道了!”

    “雪见!我们听紫萱姐姐讲吧。”景天一直在旁边察言观色,觉得此刻不能多生枝节,便出言阻止雪见一句。见景天这么说,唐雪见虽然生气,也只好嘟着嘴,不再插话了。便听那紫萱说道:“两位师兄,其实我们不久前才从蓬莱岛过来。恐怕你们有所不知,那蓬莱派已被邪剑仙假扮清微掌门,击杀大半,连掌门商风子前辈也身受重伤,没有几个月难以复原。”

    “还能怎么办?门都倒了,我们还守啥?我们自然跟进去,免得……免得他们伤人!”

    “你是紫萱?”清微一眼看到这个俏丽的苗女。

    守真欲言又止,显然这些天那个邪剑仙版的“清微掌门”,举止颇有乖张异常之处。

    “外面什么人?”掌门清微厉声喝道。

    一路腥风血雨,紫萱等人终于杀到后山无极阁外。与前山的喧闹躁动相比,这风景秀丽的后山显得格外幽静安宁。在后山,千年的松柏随处可见,丹顶雪羽的仙鹤徜徉其间,十分幽雅静谧。蜀山五老闭关的无极阁,正坐落于后山的苍松林间,与周围的青松相比,楼阁显得十分巍峨典丽。

    这时候,倒是开始那个盛气凌人的守真道人,缓颊道:“师兄!莫要急躁,恐怕这紫萱姑娘所说,还真有些道理。你不记得我早前也跟你说过,这事情确有蹊跷。你想想啊,我们一共十位弟子,一直轮流守卫无极阁,怎么从来没见哪位长老出来啊?再说了,那五灵法阵缺一人不可,离开一会儿也罢了,怎么会好几天都不在?而且那掌门的行止还……还那么……”

    “我没有胡说。”紫萱并不生气,而是不卑不亢冷静说道,“你想想,蜀山五长老不是在无极阁闭关作法吗?怎么会分身和长卿一起在前山出现?”

    “唉!你们真笨!”见守忠还在纠缠,唐大小姐终于忍不住了,她面带不屑地说道,“你们不想想,敢上蜀山捣乱的人,自然有些道行,怎会让你们一眼看出来?徐大哥也是受了那邪剑仙的迷惑!”

    五长老之一的苍古,微微睁开他那长眉覆盖的眼睛:“似乎有人闯了进来。”

    果然,只听随后赶来的另一位弟子守真,接替这位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师兄禀报道:“启禀掌门,方才有外方道友迫近无极阁,说现在外面那个掌门是假的,陪他回来的长卿师叔也被蒙骗。我等不信,这几位朋友就破门而入,我等追随其后,因为路熟,先到此处,果然见到掌门您分明站立此处,外面那个掌门——噢,不,那个奸邪之徒果然是假的!”

    “可是……掌门有严令,任何人不能入内……”守忠还在犹豫。

    “胡说!怎么可能?!”刚才守忠顾着长卿那层情分,说话还客气,但一听紫萱竟然敢说本派掌门是假的,顿时不快,生气喝道,“休要胡说!这天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冒充咱蜀山仙剑派的掌门!”

    “我们是……”景天正要自我介绍,另外那名守门弟子守忠却手一指,惊叫道,“咦?你……你不是……长卿师叔的那个紫……紫什么来的?”

    于是,到了蜀山派山门牌楼下,来不及欣赏壮观的蜀山派琼楼玉宇,他们一行人在紫萱的带领下,抄近路直奔清微掌门所在的无极阁。据紫萱所说,以清微为首的蜀山五长老,一直在蜀山主峰后山的无极阁中闭关维持五灵法阵,让锁妖塔中的妖孽不再逃逸。正因为蜀山五老闭关不见人,才让邪剑仙有机可乘。因此,智计过人的紫萱和景天几人一道,直接赶往无极阁。到时候,只要真掌门一出来,邪剑仙掀起的滔天阴谋,便立即烟消云散了!

    “说来惭愧,自离了蓬莱岛,我与长卿暂别。后来处理完私事,在上蜀山的途中,被霹雳堂堂主罗如烈捉拿。此人原先不过是寻常江湖豪杰,但投靠邪剑仙之后,力量大增。当他魔化之后,我竟不是对手,便被他用‘缚仙咒’擒住。后来有赖我这几位朋友救出,不过我也在囚禁之地的霹雳堂总舵中,听到了那些霹雳堂弟子说,这回邪剑仙假冒贵掌门,正是要搅乱蜀山,然后和霹雳堂里应外合,将蜀山仙剑派一网打尽!”

    “哼!已经火烧眉毛了,还管什么严令?”唐雪见跺脚怒道,“你们去开开门,就是蜀山的大功臣!”

    和清微预想的反应相反,对面那个叫守忠的守阁弟子,不但没有恭敬答话,反而十分失态地惊呼出声!他无法自控地大叫道:“是……是真的——啊,啊啊!”

    当然,纵然有如此大事发生,那五灵法阵也是不能荒废。暂时情况不明,清微便去内间道场招呼一声,让其他师弟多分出一分灵力维持法阵,自己则在外间招呼这几个侠肝义胆之人。

    当然,此时蜀山派已被邪剑仙乱命搅乱。比如,为阻止阴谋败露,那个刚和徐长卿回山的“清微掌门”,下了这么一道命令:“锁妖塔破损倾颓,乃是非常时期。为避免心怀叵测的妖邪借机混入蜀山派,酿成不测之祸,因此本期间非本派弟子,一概不准进入后山!违令者,杀!”

    “这……师兄,我们怎么办?”目瞪口呆之余,守真回头望望师兄。

    “轰!”话音未落,那娇小的飞舞小灵兽,就将无极阁的大门撞开了一个大洞!

    就在景天几人刚才在无极阁外跟守忠、守真争执之时,这无极阁内空旷的八卦道场内,正有五个仙风道骨的老道人,各自守在五灵法阵的阵眼上。五灵法阵,乃是道家秘法,虽然颇有规则,但毕竟是道家法阵,只求神似,不限其形,维护阵眼的五位长老,只有四位长老盘膝作法,那掌门清微却在自己的位置上长身而立。丝丝的彩光,从他们身处的位置冒出,水为蓝,火为赤,土为黄,风为青,雷为紫,五灵五色,同在高大空旷的无极阁道场上空交织成光华绚烂的网络。

    “让开!花楹——”见守忠还在犹豫,唐雪见再也不愿啰唆,想起当日撞破唐家堡密道墙壁之事,顿时召唤花楹,同时一指无极阁大门,叱道,“花楹,撞!”

    “好!”师兄这句话一出来,师弟守真就知道,别看师兄刚才嘴上那么说,其实心里也怀疑着哪。

    本来,无极阁中央的这座八卦道场十分静谧清幽;不过这样的宁静,显然已被闯入大门的景天等人的脚步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