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四十五章 花楹有梦,童颜喜笑流连
    第四十五章花楹有梦,童颜喜笑流连

    “我……”花楹搅着小手指儿,看着二人,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啾啾!”显然,小花楹对龙葵缝补衣物非常感兴趣。它好几次振动着翅膀,想飞近看看,却都被龙葵给挥手赶开。毕竟,这飞针走线之时,心无旁骛,要是一针戳着花楹那可不好。没法靠近观看龙葵补衣,小花楹好生懊恼,不过它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中,更多流露出的却是羡慕。

    “呃……不是叫你学刚才村里的狗叫!”景天拢圆嘴型,学叫道,“啾啾……是这个。”

    景天渐趋平静,龙葵本就安宁,现在屋中就剩下小花楹还在空中呼呼地飞舞。

    “那你叫两声来听听?”景天细致,务求确证。

    见她们玩闹,景天却想起一事,忙道:“小花楹,你现在能一直维持人形吗?”

    “好哇!”早就在院内徘徊的唐雪见,听见响动后迅速破门而入,娇喝道,“早就知道你们俩——”刚说到这里,刁蛮少女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是???”

    “不太记得了……有一百多岁吧?”花楹小手指儿抵着香腮,一副用力回忆的模样。

    “怎么高大哥家也养猫?”景天半梦半醒地琢磨,“之前也没见着……嗯,屋里也没猫洞,它怎么进来的……”他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摸,却觉得触处温软,并非毛皮;仔细探察形状,只觉得曲线婉转玲珑,入手温暖润泽,并非猫形。

    “好啊!”

    “是猫吗?”恍惚中,景天只觉得这物事甚是轻盈,仿佛柔弱无骨的样子。

    “就睡在这里!”小妹妹想也不想就道,“刚才花楹玩累了,正想在床上睡觉呢,却被你吵醒了。”

    “哎呀!”

    “汪汪!”

    “好吧,真麻烦……”

    到了第二天,那小花楹又化成飞舞小灵兽的模样,追随在景天等人的身后,一起出了安宁村,往那传说中的蜀山飞翔……

    唐雪见顷刻睖睁,转而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手指着景天,泣不成声:“你……你也太不像话啦!就一个龙葵也就罢了,她命苦,无依无靠,怎么你还招惹了一个不认识的?你们以前相处过吗?你知道她是真心对你好吗?臭景天!你真是个大笨蛋!”

    “那这是……”景天突然毛骨悚然,赶忙双臂一抱,将身上的陌生少女往旁边一抛。

    “你怎么进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景天声音已渐转严厉。这时龙葵也搁下手中的针线活儿,站到景天身边,半是戒备、半是好奇地看着这个娇小玲珑的少女。

    那女孩儿落地,一声叫痛,不过落地声音倒是轻巧。几乎与此同时,景天弹身而起,一声呼哨,墙角魔剑已握手中。他也没看清那少女模样,便仗剑大叫道:“何处山精野魅?敢来招惹你景——”“大侠”二字尚未说出口,景天却忽然愣住了,“你……你是花楹?”

    “啾啾——”

    “呃……”景天郁闷道,“不要以为报个老婆婆的岁数就能睡在这里。今晚你和雪见姐姐睡哦。”

    灯烛下,这七八岁样子的少女俏丽憨生、清媚入骨,不正是上回在唐家堡碰见的“唐雪见侍女”花楹吗?

    “是啊!所以我才说你‘笨蛋’!你真是个大笨蛋!”唐雪见赶忙接茬。

    “哦,那时间也不短了。你今晚睡在哪儿?”

    “唉!我早该想到,”景天跌足叹道,“那天在唐家堡中,花楹先飞进去,然后我就在一处院中碰见这小妹妹,也自称‘花楹’,我就该想到她们其实是同一个人啊!”

    见她这个神情,景天冷静下来,一想前前后后的事情,心中忽变得雪亮。他转向那个站在屋中的小少女,说道:“你叫花楹?莫非你不是雪见侍女,而是五毒小灵兽‘花楹’化成的人形?”

    片刻欢腾,此后一夜无话。

    “嗯!是呀!”粉妆玉琢的小花楹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僵局,很快又被一声娇叱打破。

    她说出这番话,景天听了,也觉自己孟浪,深感惭愧,便要道歉——只是就在这时,他却忽然醒悟过来。“哇呀!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他着忙叫道,“喂!雪见!你先别着急哭,这‘花楹’不是你的丫鬟吗?”

    “呀!是女孩儿!”景天忽然惊悟身上之物是什么!“龙葵……怎么这般淘气?”景天的头下意识往窗子那边一转,却发现龙葵依然恬静地坐在那里补衣。

    “不能……”小丫头神色黯然,“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但也最多两三天的样子。”

    “不好意思……呃不对!睡在这里,那不行!”景天断然道,“‘七岁不同席’,看你这样子也有七八岁了,当然不能和哥哥一起睡——对了,你到底多大?”

    没法缠着龙葵,小花楹只好转换方向,开始在躺卧的景天上空来回盘旋。灵兽飞舞的姿态十分轻盈,虽然现在是万籁俱寂的静夜,房中也只会听到轻轻柔柔的羽翼扇动的声音。那响动,比龙葵穿针走线的声音大不了多少。在如此宁静安详的夜晚中,躺在竹榻上的景天想了一会儿心事,渐渐便有些睡意了……

    感动了一阵子,景天忽然才察觉还抱着龙葵——这种姿势,龙葵倒觉得没什么,景天醒悟过来后,却是手足无措,闹了个大红脸。看着还有些沉醉的少女,他悄悄地松开了怀抱,挨挨蹭蹭地又躺回到竹榻上。

    即使这般自省暗骂,他却还是止不住心跳速度加快,面颊也变得更加发烫。这般尴尬之时,景天开始回忆迄今所学的法技,幸运的是只需回忆了小半本《蓬莱水境》,那心情便回归平静。而相比他的烦躁,那龙葵却想起还没帮哥哥补完衣服,早早地坐回木桌旁继续专心缝补。

    “嗯?”正有些迷迷糊糊的少年,却突然感觉身上有异。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前?

    当这一声清脆中透出可爱的叫声学出来,屋里众人便立时都明白,这个突如其来的小少女,却正是五毒小灵兽化成的人形!

    说到“笨蛋”二字,刚强的大小姐忽然真正悲从中来,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而落,一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嗯?花楹?丫鬟?”唐雪见一时也愣住,忘了啼哭,看着景天和这小少女,不知他们弄什么玄虚。

    景天这时也想起刚才唐雪见那番话,便盯着她,乐呵呵地使劲儿看。

    仰面朝天地躺着,景天假装闭目养神,心中却在回味刚才那种罕见的软玉温香的感觉。对于他这么个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少年,若说没一丁点儿绮丽的想法,那是假话;以前在渝州市井中,他倒是也和人言笑无忌,但现在真和一个遍体馨香、温软缠绵的婉丽少女接触,那感觉却是大不一样了。面红耳赤之时,他也在心中暗暗骂自己:“景天!景大侠!你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这么轻易被女色所迷?何况她还是你的妹妹——虽然是她自称的!”

    被他这么一瞅,唐雪见只觉得被他眼光看进心里,不觉又羞又恼,赶紧想转换话题。她扭脸瞅见化成人形的小花楹,那张小脸蛋儿微有些婴儿肥,真是晶润莹白,胖嘟嘟微微鼓起,在灯下真是可爱入骨。唐雪见便忍不住叫道:“真可爱!花楹过来,让姐姐拧拧脸蛋儿!”

    小女娃天真童稚,想也不想,就把小脸蛋儿乐呵呵地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