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三十五章 霹雳流毒,遥思剑清尘妩
    第三十五章霹雳流毒,遥思剑清尘妩

    “这些年来,天下道门同气连枝;正是通过这样互通有无、毫不藏私的拜剑大会,才维系了道门一脉在风波诡谲的修仙界中,始终一枝独秀,傲视天下!”

    “对!就在一个月之后。小天你刚才提醒得对,那邪剑仙和罗如烈的计谋没那么简单,不早不晚,这时候生事,很可能和这个即将举行的拜剑大会有关!”

    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锻炼中,景天几人“术数”造诣中的“运数”,正在急速提升着。当攻击和防御的运数提高,景天几人的战斗也越来越有效率。而先前在唐家堡刚刚突破水系三阶“御寒”的景天,甚至能运用起紫萱教的水系三阶以上才能用的防御法术“镜花水月盾”。幽蓝的光盾,无声无息地展开,虽然只有三尺方圆,光色还有点儿浅显单薄,但已经可以堪堪保护住众人,让大家不受低等妖术的侵袭。

    看着他俩这样子,紫萱不禁莞尔:“一般不是道门中人,也不知道这拜剑大会。也罢,接下来这世事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我就把这拜剑大会细细地跟你们说一下。”

    “什么是拜剑大会?”唐雪见好奇了。

    “拜一把剑有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这么隆重?”景天有点儿迷惑。

    “不是!我是说——”

    “可能年深日久,那镇妖剑在落入锁妖塔前就不复当年的神力。落入锁妖塔后,更是受到锁妖塔中浓重的妖气侵染,其神气光华更加暗淡。早年间,锁妖塔顶还能现出神剑掩藏不住的灿烂神华;近一百多年,这神剑光华一年比一年弱,锁妖塔顶几乎已经冒不出什么明显的剑气神辉了。”

    景天吃了一惊:“蜀山又出事了吗?”

    雪见叫道:“紫萱姐姐!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那我们赶紧去揭穿他们的阴谋!”景天义愤填膺的同时,也忍不住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道,“顺便我们也去参观一下传说中的‘拜剑大会’!”

    “怪不得我们能剿灭这些妖魔,原来是精英好手们都去蜀山了啊。侥幸,侥幸!”

    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敌人,景天无奈地苦笑。

    “特别的事情啊……对啊!”紫萱仿佛突然如梦初醒,“小天,最近蜀山派还真有件特别的事情,那就是‘拜剑大会’!”

    这一路,腥风血雨,剑气纵横,那些低等的霹雳妖魔们,尸横遍地。心中怀着对这些灭绝人性的妖魔的仇恨,景天手下毫不留情,用最毒辣的手段对付这些妖魔。事实上,在这样非生即死的险局中,除了最有效、最狠辣的手段,他们别无选择。

    “先不说这个。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紫萱打断了二人,“咱们要赶紧上蜀山,阻止一场大阴谋!”

    “当然,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真正成功唤醒镇妖剑魂。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样四年一度的蜀山拜剑大会,已渐渐演变成天下各派道门交流学习的盛会。天下各道门,如果出了什么本派不适合服用的神丹妙药,又或是有什么后继无人的高深秘籍,都会拿到拜剑大会上来,请蜀山派、蓬莱派、上清宫、琼华派、天师宗等大门派的长老审核过目,然后就变成拜剑大会的奖赏。”

    “啊?!那岂不是很厉害?糟糕,真糟糕!”

    景天则忽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上回在渝州我们分别时,徐大哥临别也提起过这个‘拜剑大会’。只是当时我一听五灵珠,竟心神恍惚,没把它往心里去!”

    “这镇妖剑,可以说代表了人间正道斩妖除魔的精魂;现在光华暗淡,天下道门都感到十分痛惜。他们认为,应该是神剑没有碰到真正的主人,所以剑魂才陷入沉睡,剑辉光华也日趋暗淡。因此,也不知道多少年前,天下道门中立下了这样的规矩:每四年一次,在蜀山锁妖塔前的试剑坪广场上,举办‘拜剑大会’。当此盛会,各派都选拔教中最杰出的精英弟子,来锁妖塔前祷祝、呼唤镇妖剑魂。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努力,能够让镇妖剑的光芒重照人间!”

    一路从霹雳堂总舵出来时,景天心绪略微平静,便想到了很多事情。

    “对!”

    “好!”

    紫萱这一番叙说,直听得景天几人心驰神往。景天先忍不住叫起来:“那紫萱姐姐的意思是,马上蜀山派就要开‘拜剑大会’?”

    “这些人竟真敢去打蜀山派的主意,真是胆大包天、狂妄至极啊!嗯,我看那邪剑仙,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亡命徒。他……”

    就这样一路放手攻伐,景天几人几乎剿灭了所有霹雳堂留守的妖魔。踏着遍地的死尸,在一片氤氲郁结的焦臭血腥气息中奋勇前进,他们却始终也没有发现那个罪魁祸首邪剑仙和霹雳堂堂主罗如烈。当然,这时候他们几个的力气和灵力,也将近油尽灯枯的境地;若这时邪剑仙和罗如烈真的蹦出来,他们几人恐怕也要不幸遇难了。

    “对!”紫萱忧心说道,“如果邪剑仙的阴谋失败,一定会加害长卿;如果阴谋得逞,徐大哥就对师门犯下了欺师灭祖的大错!没时间了,我们快去蜀山!”

    “小天,这你就不知道了。此事说来话长。三百年前,妖界首领天妖皇率领群妖进攻蜀山派,最终被镇压在锁妖塔中。不过天妖皇妖力极为强大,即使在能削弱妖力的锁妖塔中,他也聚集起力量,很快要破塔而出。这时一个蜀山弟子自告奋勇,携镇妖剑进入锁妖塔中,利用神剑对妖魔的特殊力量,杀死了天妖皇;但那个弟子也同归于尽,再也没能出得塔来。自那时起,镇妖剑就失落在锁妖塔中。”

    “怎么?你害怕了?不帮我报仇了吗?”雪见晶莹的贝齿咬着嘴唇,盯着景天。

    “最后,当拜剑大会结果出来后,负责主持的蜀山掌门,会根据各位翘楚才俊拜剑的成果,颁发各种灵丹或者秘籍。毫无感应的,自然就拿几粒大力丸随便打发;如果有幸让锁妖塔顶稍微冒出一两寸剑辉光芒的,自然就拔得头筹,得到常人梦寐以求的道门秘籍。”

    “不对!”思忖了一会儿,景天忽然发现,自己总觉得这件事有哪个地方不对。又想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对紫萱说道,“紫萱姐姐,我总觉得有点奇怪。”

    “这是我的妹妹龙葵,以前栖身于我这把魔剑之中,乃是灵体之身……”景天略微讲述龙葵来历,直听得紫萱啧啧称奇。介绍过龙葵,景天便问紫萱,“能将你捉住囚禁,霹雳堂主很厉害啊!”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样的密道之中,再多的敌人也无法全部在他们面前展开。每一个时刻,他们基本上都只需要同时面对七八个敌人。景天和雪见、龙葵、花楹的配合渐渐娴熟,即使在这样高强度的敌人面前,也毫不落下风!

    “对!小天你分析得没错!”紫萱赞许地看了景天一眼,“本来我也在怀疑,听你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自己怀疑的是什么。本来这些霹雳堂的小喽啰,能知道什么核心的秘密!”

    “啊?”景天大惊,“徐大哥被骗光钱啦?”

    “这么说,拜剑大会拜的是‘镇妖剑’?”

    “那倒没。他大部分钱都在我这儿,身上只带零花钱——啊,我说这些干吗!现在情况十分紧急,长卿和邪剑仙带着霹雳堂精英假扮的蜀山弟子,正同上蜀山,迷惑其他蜀山弟子;霹雳堂准备里应外合,将蜀山派一网打尽!”

    杀得兴起的景天,这时候已经变得十分暴力。一看紫萱被关在牢房里,他飞起一脚,便把那外强中干的木栅栏给踹开。众人一拥而入,景天走近紫萱,抬手几剑,哗啷啷没几下就将锁住紫萱的铁链砍成数段,掉落一地。

    凭借着这点儿运气,他们将霹雳堂总舵的主力几乎一网打尽;不仅如此,当巡视战场看有什么漏网之鱼时,他们还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人:在一间隐秘的地牢中,竟然关着那个神秘可亲的苗女紫萱!

    “嗯!那紫萱姐姐,蜀山派近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我觉得,那邪剑仙和罗如烈,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他们已经是非常强力的妖魔,行事手法,绝对不会像霹雳堂小喽啰透露的那般寻常。‘假冒掌门,里应外合’,我看这不是妖魔对付修仙法门的手法,倒像是普通江湖的争斗诡计。我觉得这里面不是那么简单,一定还有更多我们无法想象的阴谋。”

    “雪见,我终于知道,这不叫迷宫,也不叫密道,而叫‘杀场’!”

    “很奇怪……他似乎是半人半妖,”紫萱抚着乌黑柔顺的辫子,回忆道,“他的外形是人的样子,但却拥有超乎凡人的强大灵力。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他没有妖类的弱点……”

    “嗯……”紫萱手抚发辫,忧伤地说道,“这几天里,我听霹雳堂的弟子说,咱们在蓬莱岛看到的邪剑仙,现在不知用什么摄心邪术迷惑了长卿,令长卿相信他就是清微掌门。”

    虽然刚才一场大胜,但景天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连自己的半个师父紫萱都失手被擒,若自己去跟罗如烈拼命,下场可想而知!

    紫萱的声音动听悦耳,侃侃而谈:“‘拜剑大会’,乃是整个人间道门仙界的盛事。你们恐怕不知道,蜀山锁妖塔里,留有一件蜀山镇派神器。它是一把宝剑,据说是上古时神界遗落在蜀山的神剑。这把神剑有着震慑妖魔的奇特神力,蜀山派的祖师拿着它斩妖除魔,这才开创了天下正道之祖蜀山仙剑派,简称蜀山派。所以这把神剑,蜀山派中都唤作‘镇妖剑’。”

    “哼,你本来就迷迷糊糊!”唐雪见忍不住打击他一下。

    雪见吓了一跳:“那……徐大哥岂不是很危险?”

    “我在上蜀山的途中,被霹雳堂堂主罗如烈捉拿。他用‘缚仙咒’擒住我,然后将我用寒铁链锁在此处,幸亏你们来了才解开。这位小妹妹是……”紫萱一指龙葵。

    “小天,怎么奇怪了?”

    说到这里,紫萱有点儿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