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三十二章 海棠有泪,谁言草木无情
    第三十二章海棠有泪,谁言草木无情

    面对这样一棵丑陋死寂的枯木,这时苑家院落中的所有人,却一齐泪流满面……

    虽然嘴上揶揄,紫发龙葵见唐雪见动了真怒,也不敢再玩笑。她轻笑一声,娇躯宛转一旋,便转离了景天的胸怀。就在这旋身一转中,她又变回了蓝衫龙葵。

    “莫急,这位小公子帮得了的。”海棠精舒展笑颜,对景天说道,“以我草木之灵,已感知你的水灵之力罕见的纯正无比。不仅如此,你背后这把紫色宝剑里也留有一道强盛无比的生机。我海棠乃天生木灵,对疗伤之术颇有领悟,一会儿我跟你诉说其中法门,让你在水灵境界未至之前,利用宝剑里的生机施展出治疗法术,便可作为治疗爷爷的权宜之计。”

    “啊!不对!”这时景天突然叫起来,“我这龙葵妹妹会疗伤啊!可以让她来!”

    正是:

    “好嘞!”

    待雪见领悟个中真义之后,却发现这招绿波红露斩竟是十分霸道。它能在转瞬之间召唤强大的五行木力,之后拈红攘绿,催叶飞花,挟带木系特有的磅礴木灵之力攻击杀敌!并且,在伤敌的同时,它还能萃取敌人的生命力,相应地补充发招者的灵力。

    当然,帮助了海棠精、苑爷爷,这一行人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那海棠精为了感谢他们,竟传了唐雪见一招五行木系绝招,名为“绿波红露斩”。

    “不要脸!”

    “爷爷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好,多年一直操劳,到现在老来,还每天都要干体力活儿养家,这病症已经深入肌髓,已是药石罔效了……”

    “那你可以试试啊!”唐雪见对少年磨磨蹭蹭很不满意。

    见风波消散,景天暗自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暗叫“好险”!

    虽然唐雪见教养不错,但最见不得的就是紫发龙葵对景天的勾引!

    “雪见姐姐,有敌人吗?”

    接下来,海棠精便跟景天喁喁耳语,将她所知全数告知少年。若换了别的场合,景天恐怕还有些散漫,但现在知道这是救命之术,便学得格外用心。他也是天资聪颖,海棠精又是传授的平生最精髓的独特心得,于是才讲授两遍,景天便欣然有会于心了。

    “你是说苑爷爷吗?”景天问道。

    “不行的。雪见,你修习雷系法术难道没感觉吗?法技相比境界,已是末节。境界未到,即使知道咒语法门,也完全施展不得的。”

    “这……这……”景天却一脸的尴尬神色,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行的。”却是海棠精无比冷静,给大家浇了一盆冷水,“这位小妹妹虽有极强的灵力,却是罕见的太阴纯体。爷爷本就阳气虚弱,被小妹妹的阴寒真气一牵引,病症只会更重了。”

    在所有的生机消失的一刹那,本来繁花满树的海棠树瞬间枯萎,变成了一棵毫无生气的干瘪黑瘦老树……

    这样神奇的绝招,为什么不直接传给景天作为谢礼?海棠精对此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绿波红露斩,非精纯至极的天生木灵之体,不能学成。”

    “太好了!”景天听了十分高兴,“只要能救得了人,一切听你的!”

    “海棠姐姐,你要我们帮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时龙葵妹妹的心情也非常急切。

    虽然自己也不大认同紫发龙葵的热烈,但这时景天却要息事宁人。他怕正在气头上的少女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雷电光球丢过来,那他受池鱼之殃,可真冤枉了!

    “这个……不是我不愿相助。水灵治愈法术,我也学过‘澄水回春术’,但那只有达到水灵四阶境界‘愈源’才行。我现在才刚刚领悟三阶‘驭寒’,还使不得。”

    “小哥哥,”那海棠精回过神来,“你这把宝剑中的那道生机,已经足够治疗爷爷了。不过……按理说,按奴家的法门,这水色光华应该是粉红的才对,怎么却是水蓝颜色……”

    “别得意了!”见少年张张狂狂的样子,唐雪见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推了他一下道,“赶快去给苑爷爷治病吧!”

    “喂,听见了吗?还不快动手去给爷爷治病!”雪见十分性急。

    “成了!”景天兴奋莫名,唐雪见和龙葵更是雀跃欢呼不已!

    “是的……我们姐妹们从小就受他的照顾,在我们的心目中,他就是我们的爷爷……”

    不过,这位凭空出现的红衣丽女,一看便非人类。虽然肌肤如雪,但整个娇柔的身躯和艳美的彩衣,在阳光底下都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效果。幸好之前有龙葵铺垫,否则现在景天和唐雪见一定要惊叫“白日撞鬼”!

    “对啊……也许我可以试试呢……”龙葵之前也没想到,原来自己也可以成为帮助别人的主角。

    她气冲冲走上前来,手中紫电雷光闪烁;配合着那一脸怒容,任谁都知道若是少年怀中的少女不识相,接下来可就是一场生死相搏!

    趁着热烈场面,那龙葵也凑热闹;细声唤着哥哥,扭动了娇躯,一个劲儿地往少年的怀里钻!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水到渠成:在苑家祖孙俩惊诧的目光中,景天运用极为华丽的水蓝色治疗波纹,将苑营东老人家的整个病躯都笼罩在内。综合了深刻的天然木灵生长机理和魔剑中神秘的无上生机,老人家身上的人间绝症,如热汤沃雪,很快消失得无影无形!

    “我是这海棠的精灵,帮帮我……”海棠精的声音显得娇柔而虚弱。

    “我能帮你什么,尽管说!”唐雪见一下子就被楚楚可怜的海棠精给打动了。

    “雪见!冷静!冷静!”

    “唉……”听了景天的话,唐雪见也知道他说得对,一时不禁伤心无比。她忍着悲痛哽咽说道,“海棠姐姐,不是我们不想帮,实在帮不了啊……”

    “爷爷……爷爷他患了绝症……他不能死,他死了小勤就没有依靠了……我只能吸取大家的精气渡给爷爷,所以……所以大家都死了,我也快了……可是……可是还是救不回爷爷……”

    龙葵妹妹对刚才的事情还懵然无知,见唐雪见拉开这架势,一时间还以为来了敌人呢。说起来也奇怪,虽然基本上是同一个人,但唐雪见见了紫发龙葵便无名火撞,看了蓝衫龙葵却又像看见了一汪沉静安宁的潭水,满腔的火气都消了下来。

    “哎呀!脾气这么大,将来可怎么嫁得出去!”

    “啊!那就是说,苑爷爷的病已是绝症啦?那你要我们帮你的意思是……”唐雪见既焦急又迷惑。

    景天等人想再深究问清楚之时,那海棠精却再也不肯说了。并且,由于海棠精本来就属于苟延残喘,完全靠一个坚定的心愿支撑着,因此,当心愿已了,则无论景天、唐雪见、龙葵,还有苑家祖孙能不能接受,海棠精都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和她先行一步的姐妹们一样,海棠精美丽的灵体,渐渐消失在风中;刚才和她欢声笑语的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精灵魂飞魄散在中午温暖的阳光里,再也感应不到她任何的痕迹……

    “那要怎样才能帮你?”唐雪见十分热心肠。

    “哥哥……你有什么顾虑吗?”龙葵轻轻地询问哥哥。

    “景哥哥,你真棒!”

    “颜色不对吗?那治疗效果打折扣了吗?”景天挠着头问。

    差不多领悟,景天便按草木精灵独特的法门,运转灵机,凝神挥剑——顿时这日光之下,有一道水蓝色的璀璨光华应声而生!水蓝色的光华,宛如会聚了无数的星光,在空气中划出了美丽的残影;当它们落在了海棠精本体的树干上,顿时那几枝已经委顿不堪的枯枝,倏然冒出几朵绿芽来!几乎与此同时,海棠精灵忍不住舒服地呻吟出来,然后满面羞红。

    “是这样,虽然爷爷的病用寻常的药石已经难以治愈,但这位小哥哥身具水灵之术,如果小哥哥能用水灵治愈法术为爷爷净化,就能彻底治愈爷爷了……”

    “那就行了!不是粉红更好!我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弄出个胭脂颜色来,反倒不妙。哈哈——”景天十分得意,用力挥舞了两下魔剑,大笑道,“魔剑啊魔剑,别看你名字吓人,但却是我景大侠居家旅行、杀人救急的必备良品!”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唐雪见急得直跺脚。

    “嗯?”景天低头一看,果然见此时腻在自己胸前的已换成紫发红裙的龙葵。

    两人如此的反应,让景天措手不及;搀起二人后,他的整个身心中,也都充满助人为乐后的巨大幸福感觉!

    半世缘结养育功,

    一生几回醉花丛。

    别后此情谁处诉,

    香魂无语笑春风。

    病去一身轻的苑老汉,激动得热泪盈眶;景天一个不防备,他已经双膝跪倒在地上,给这救苦救难的少年大侠连磕了好几个响头。待这厢刚把激动的老汉搀起来,那壁厢醒悟过来的孙儿苑勤,又趴下来“咚咚咚”地给景天连磕响头。

    “那倒没有。这水华中蕴涵的生机之力,倒超乎奴家的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