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三十章 双生妙影,携手御剑江湖
    第三十章双生妙影,携手御剑江湖

    正在这时,却是一阵光芒闪过,蓝发文静版龙葵又变成了紫发佻达版!

    本来佻达轻浮的紫发龙葵,这时看着二人情投意合的样子,却在心底一声深深的叹息。

    “嘻,干吗骗你,骗人有什么好玩!”

    原来这唐雪见也是志怪传奇的爱好者,只当龙葵是什么狐女艳鬼,现在来勾引景天,吸干他的元阳精血!

    想多了的唐家大小姐,也想摆出点儿大家闺秀的姿态,不让景天看低,可是话到嘴边却变得酸溜溜的:“哟,这才一天不见,已经哥哥妹妹的叫上了,好亲热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唐雪见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姜国啊?你说你不是原来的小葵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别看唐雪见这时候表面已若无其事,但毕竟她是自幼教养良好的女子,性格也天然有其细腻的一面。这时她心中暗地柔肠百转,她想的是,本来以为让景天跟自己浪迹江湖,他就会浪迹江湖。反正原来也就是个当铺小伙计,暂时看不到什么前途。可是谁承想,这家伙竟不简单,不仅奇遇连连,现在连这样漂亮得出奇的女孩儿也主动缠了上来。危险啊……唐雪见十分认真地提醒自己:必须要警惕起来!

    “唉……”

    “好啦好啦!就这样,我们大家一起闯荡江湖多好啊!”

    “真的吗?你确定?”

    这样的平静,一直维持到第二天早上晨光初露的时候。此后,便被一声惊叫打破!

    “雪见……你节哀顺变,不要太伤心了……”

    “我……我是姜国公主龙葵,景天是我当年的哥哥龙阳。虽然现在哥哥的样子不大一样了,但是我知道就是他。姐姐,其实……其实我也已经不是原来的小葵了……”

    “真的啊!你可不要骗人!”

    这时候,景天已经想明白一切前因后果。

    景天正暗怀鬼胎,唐雪见却退后两步,焦急对他说道:“小天,你快离开她!不然你会被她吸干精血而死的!”

    “小天,我现在已经不太难过了。但我想要去报仇!你帮不帮我?”

    这时景天却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

    “嘻……我喜欢红色!怎么样?好看吗?”

    “啊?怎么会这样!什么人害死的??”

    驾驭魔剑,翱翔天际,因为所立之处毕竟只有一剑之地,景天和雪见的身躯不免紧紧地贴合。于是这两个都在韶龄的小儿女,互相感受着对方洋溢青春气息的身体,无论身子还是心理,都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他俩偶尔四目交投,雪见看着少年那种新鲜好奇、若有所思的神色,就蓦然变得羞不可抑……

    景天也吃了一惊。不过他心中也疑惑:昨夜去摸龙葵,分明手感柔软,还挺温热,怎么此时雪见去摸,却没有实体呢?

    “她?”景天被尖叫声惊醒,一骨碌爬起来,睡眼朦胧地看看身旁少女,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唐雪见见了当然又不屑,又生气!

    “哼!你不要欺负我是无知妇孺!”唐雪见小嘴儿差点儿没气歪,“你要说谎,也编个比较像样的好不好?剑里跑出来的……你连给我撒谎都不专心!呜……”

    “哼!卖弄风骚!”

    “她……她是谁?”

    “啊……不会吧?”

    倚红楼正是渝州城最大的青楼。虽然寻花问柳也令人十分不齿,但唐雪见这时候还真希望,这个容貌出众的少女确是青楼女子,而不是什么景天的青梅竹马啊,初恋啊……当然,她也隐隐知道,自己这样的期望其实不太靠谱——作为江湖儿女,她很清楚,即使是蜀地最有名的妓女,无论号称什么花魁,却还是庸脂俗粉,有一股掩饰不掉的俗气。眼前这女孩儿却是国色天香,无论姿色还是仪态,都堪称可以和自己匹敌,实在不太可能是青楼女子……果不其然,便见那少女仪态万方地朝自己道了一个万福,柔柔地说道:“你好!这位小姐姐,我叫龙葵,是他的妹妹……”

    “你们还真准备一步步走过去啊?”这时紫发龙葵真的惊讶了。

    “不是这样的!”景天夹在这两个少女中间,简直一个头两个大,“雪见你误会了。虽然我以前并不认识她,但小葵显然受过许多苦楚,现在定要认我为哥哥,我景天毕竟是大侠,这点担当还是要有的!”

    “什么小姐姐!我看着比你老吗?”

    “好!德阳我听说过,离这边挺远,我一会儿就去准备。”

    “你是谁?是城里倚红楼的女子吗?”

    “我说,”只听紫发龙葵捂嘴嬉笑道,“亏你们还是修炼之人,怎么口口声声说什么干粮清水、赶远路的,真是笑死人!”

    当然,这疑惑也只能深藏心底。景天可不是傻瓜,这事儿若说出来,恐怕唐女侠略有小成的“紫霄神雷舞”便会越级爆发,盛怒之下百分之百地全打中他!

    长夜漫漫,之后景天又沉沉睡去。刚挣脱魔剑束缚的龙葵,则在一旁静静地相陪。这一夜,从犬吠声声到晨鸡唱晓,再到东方既白,文静的女孩儿一直在注视着熟睡中的少年。她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

    “哼哼!”

    “谢谢……”雪见朝龙葵点了点头,心道这估计也是只好鬼。

    龙葵摇了摇头,有些忧伤地回答:“因为……我已经没有身体了……”

    被景天这么一夸,唐雪见高兴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身材袅娜的龙葵扭动腰肢,如风摆荷叶一般,跟少年尽情展示自己婀娜的曲线。

    “这样啊……”

    景天可想不到这么多弯弯绕绕。见大家终于安定团结,形势一片大好,他变得十分高兴。

    “要是你爬过去,我当然没意见!”紫发龙葵眼波流动,娇躯倒向景天,娇媚说道,“但是要累坏我的小天哥哥,龙葵妹妹可会心疼的哦!”

    看着这少女眼波流盼、活色生香的样子,唐雪见对她的话一百个不相信!她走前一步,伸出手来想碰碰龙葵,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真的穿过了龙葵的身体!

    御剑九霄,大地殊形。转而飞入云阵,丝丝缕缕的灰白云气带着彻骨的寒风从身边游离飞过。景天现在才知道,哦,原来天上的白云并非曾经想象的冰晶,而只是一团团轻薄无比的水汽。

    “不会的!”却听景天断然说道,“小葵是这把剑中的仙灵,此事应是无疑。之前她也帮过我们的,你忘记了吗?就在霹雳堂监牢里,如果不是她帮忙,我们怎能脱身?放心!她不会害我们!”

    “啊——”

    “那好吧……”别看景天平时嬉皮笑脸,但当他认真说一句话时,唐雪见便会认真倾听。不过虽然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唐雪见还是心有余悸。

    “雪见!你终于回来了。这位啊,说起来很神奇,是剑灵!”

    “有得卖,总比你没得卖强,有本事你也卖啊!”这紫发龙葵,却是一句也不肯让。

    看着这忽然判若两人的狐媚少女,挨着景天磨磨蹭蹭的样子,唐雪见便两眼冒火。她没好气地道:“你这是要抱着你的小天哥哥,去德阳吗?”

    “那当然!”

    “啊呀!”

    “不过小天,你可别要让她离我太近!你不怕,我可怕……”

    “嗯,小天,拜托你了,给大家准备好干粮、清水吧!”

    “啊!小葵,你的衣服怎么也从水蓝变成粉红啦?我……我可不记得给你拿过……”

    “景天,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说,”这时候唐雪见却一脸肃容,说道,“这半天一夜,我其实并不都是跟我的女伴们告别。我还找了族中一向交好的叔伯长辈,他们说,我爷爷不是正常过世,而是被人害死的!”

    唐雪见心说原来刚认识的啊,那就好办!心下稍安,她转过脸来对龙葵说道:“我问你,你是什么人?家住哪里?父母姓甚名谁?你为什么要认景天做哥哥?”

    “当然是被霹雳堂害死的!”唐雪见气愤中带着忧伤,“唐家堡有内奸,勾结了霹雳堂,将唐门毒功的秘密全部泄露出去。不仅这样,他们还里应外合,让霹雳堂一举攻陷唐家堡。爷爷连气带惊,就这样过世了……呜呜……听说本来爷爷已经有些清醒了,还问起过我……可是……可是……”

    “那倒不用!”紫发龙葵爽利说道,“我可以教小天哥哥御剑飞行啊!这样居高临下,很快便可以找到九顶山外的德阳!”

    “没有身体……啊!那不是鬼……鬼魂吗?!我不信!我来试试——”

    唐雪见却不愿与她吵,转向景天道:“你快去准备吧!”

    唐雪见十分不爽,心道此女果然是平生劲敌,短短两句话,就夹枪带棒啊!

    “哈哈!”景天倒也喜欢唐雪见这干脆利落的性格。他哈哈一笑舞着手道,“雪见不用怕!你说,谁敢欺负咱唐女侠呢?是不是?”

    唐雪见带着哭腔,差点儿便哭出声来。不过,见过大风大浪的唐大小姐,深深知道,这可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她忍住已在眼眶打转的泪花,转脸看向龙葵。

    “呃,她不叫剑灵,叫龙葵,是……是……怎么说好呢,我也不清楚,反正是这把剑里面跑出来的……”这时候景天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介绍龙葵的来历。

    “当然!不一步步走过去,难道一步步爬过去?”

    景天带着唐雪见御剑飞行之时,紫发的龙葵宛若一条灵巧的游鱼,相伴飞行在他们身边。

    原来是唐雪见终于回到城隍庙,一眼却看见正在旁边默默陪伴景天的龙葵。

    “当然!我们说好要一起闯荡江湖的!龙葵妹妹,你也和我一起帮雪见姐姐报仇好不好?”

    “我确定。你相信我!”

    “哼!不要你插嘴!”看着紫发龙葵这搔首弄姿的模样,唐雪见便十分警惕和不满。

    唐雪见第一次见到龙葵如此转变,顿时大惊失色。不过俄而一想,又变释然:毕竟人家是鬼嘛,这点小小变化,正常,正常!

    “好啊!龙葵一切都听哥哥的。”

    “嘻!”

    “啊!真的是鬼!!!”

    ……身具异能的紫发龙葵果然没有骗人。半个时辰之后,景天和雪见已立在紫华闪烁的魔剑上,穿梭在蓝天白云上!有了龙葵的手把手教授,景天已经能自如地御剑飞天。唯一可虑的是,他要解决朝下面看时头晕目眩的问题!

    “剑灵?她叫剑灵?我才不要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是谁?她是谁!”唐大小姐这时候也有点儿抓狂。

    “小天,我已经打听清楚,霹雳堂的总舵就在西北方向九顶山附近的德阳。我们这就启程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