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二十一章 剑气千幻,缭乱当扈毒光
    第二十一章剑气千幻,缭乱当扈毒光

    似是等待了千万年,又或只是眨眼交睫的一瞬,他的手臂猛烈一挥!霎时那天穹中如同升起一轮明月,照胆神剑发出千万条灿烂耀目的青碧光华!那无边的剑气千变万化,只在半个呼吸间,苍茫的宇宙中就好似有太古的凤凰浴火重生,抖落了无数明亮绚丽的涅槃光羽,以无比璀璨华丽的姿态瞬间笼罩了妖禽!

    女孩儿的语声越来越弱,慢慢地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在神剑灵机的抚慰下,夕瑶就这般带着满足的笑容,安详地睡着了。

    景天情不自禁地竖起耳朵,凝神倾听。

    这妖鸟,外面那般海阔天空,什么样的珍馐美味找不到?偏偏来神树偷食,还要闹出人命!看见跌落尘埃的夕瑶生死不知,景天忽然悲从中来,一声宛如龙吟的长啸冲口而出,想也没想,望空一招,便有一口剑器凭空出现,悬在了半空中!

    这时的景天,仿佛换了一个人,面沉似水,向空中优雅地挑起一根手指。随着这宝相庄严的指点,那口澄若寒潭的照胆神剑,顿时剑锋向上,朝头顶的无尽苍穹深处疾飞!

    “你知道吗?刚才被当扈伤着,夕瑶在想,就算就此死去,也值了……因为我看到了你真正出手的样子……飞蓬……”

    “是什么……”

    那巨大的神树园圃飞快地被抛在身后,不管如何,对于飞驰的景天抑或是“飞蓬”,有一个念头他们是重合的:

    “唉!”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夕瑶那一团五彩神光耀人眼目时,狡诈的妖禽猛然“嗷”的一声,那颈下一只最大的人睛斑纹中,突然射出一道黄蒙蒙的电光!已有些放松警惕的夕瑶这回真是猝不及防,“哎呀”一声便被这电光射中手臂,顿时便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一个恢弘的声音在云空中不断震荡回旋,犹如晴空雷鸣。

    “嗯……也对。”

    当景天再看时,夕瑶一张俏脸上已蒙了一层暗淡黑气;本来白皙赛雪的肤色已变得如同金纸,显见是身中奇毒!

    斩杀当扈后,景天仿佛回过神了。他一想到之前的事情,便赶忙跑到夕瑶的身边。这时夕瑶神女已气若游丝,景天见状凄然,手一挥,便有一团水蓝色的光华从照胆神剑中滚落,散碎成点点的蓝色光辉渗入到夕瑶身体中,暂时护住了她的心脉。

    有了神剑之魂的灵机护体,夕瑶的气色已稍微好些。

    “飞蓬,你知道吗……你的那个好兄弟重楼,虽然三族都在说他勇武盖世,可是我知道,在你和他之间,若他是深山的猛虎,你便是天际的云龙……”

    见她睡着,景天将她轻轻地靠在神树的树根上。

    不知是否说到暗藏心底很久的秘密,夕瑶这时竟恢复了一些神气。她睁着那双星眸,有些忧郁地看着景天。

    神女的情话有如梦呓。

    景天见此情形,勃然大怒!

    夕瑶神色凄楚,仿佛陷入了痛苦的回忆。

    “不。我真正害怕的,是自己这样的害怕!”

    太古妖禽的名字瞬间出现在他的口中,在变幻莫测的无穷剑气之下,这当扈逃无可逃!

    景天闻言,赶紧转过身,半蹲下来,将倒在神圃雪壤中的少女扶起倚在自己膝上。

    “而那一次听天帝大人说出那句话时,我竟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害怕!你……你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这有什么?当扈伤你,乃是死有余辜!”

    转身离去前,这个表面的“飞蓬”、内里的景天,看了一眼沉睡的女孩儿,心绪难明地叹息一声,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了。

    先前沉静自若的少年,在这出手的一刹那,不仅本身发出了明烈无比的灿烂光华,整个人的气质更是彻底改变了!这时的“景天”身现绚烂华光,睥睨天下,桀骜不驯;谦恭温和的外表下一直掩藏的那颗狂野不羁的心,在神剑飞天的这一刻展露无遗!

    经此劫难,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夕瑶觉得有些话已经不需要隐瞒。她轻轻地道:“飞蓬你不明白,今日之事,夕瑶身死事小,坏了天帝的大事,那便糟了。”

    “天帝大人当初派夕瑶看守神树,第一句话便是:‘若神树第一颗果实顺利成熟,这茫茫的宇宙乾坤便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刚才那当扈想偷吃的,便是天帝所说的第一颗将要成熟的神树果实……咳咳,飞蓬,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听了景天的安慰,夕瑶变得好受了很多。平息了一会儿心绪,她勉强露出一丝笑颜,吐气如兰地说道:“飞蓬,我真开心……你知道吗?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变得很开心。虽然还是一个人看守神树,也许我还会寂寞,却再也不会孤独……”

    “今天真的谢谢你……”

    “这……”

    “这……是你胆子小吧?”

    “嗯……不过你不明白的……咳咳,我……我还是跟你说了吧。”

    看着夕瑶濒死的悲惨模样,这时就算景天知道自己正在梦中,也禁不住真心悲恸。他俯下身来,在夕瑶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句:“夕瑶,坚持住。”

    “当扈,受死!”

    “嗷——”

    “夕瑶出生,以霞为精,以玉为魂,天生具备一种特别的灵力感应。很久以前我就发现,每当一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时,我就会觉得特别害怕。”

    说完便想转身离去,去替她寻找起死回生的灵药。可是刚转过身,景天便听得身后的风中传来微弱的声音:“先……先别走,陪我说……说会儿话……”

    一声哀鸣,当扈跌落尘埃,就摔在离中毒的神女不远的地方。见得如此,景天毫不迟疑,大步走过去,看也不看,伸手望空一招,那把正在天空盘旋不止的照胆神剑便落入手中。他俯身看着在地上挣扎的妖畜,彬彬有礼,却又冷逾寒冰地说道:“请尔往生吧!”

    景天踌躇,却想不通天帝那句话有什么问题。就算以他景天的浅薄见识,也知道天帝伏羲乃是上古神祖,想必这人也不会故意弄出什么坏事;就算有坏事,他也应该能阻止才是。可是,若夕瑶刚才所说都是真的,那就非常奇怪了。天帝的意思,分明是让人特别呵护第一颗神树果实,让它顺利地瓜熟蒂落。但按夕瑶强大预感能力,第一颗神树果实顺利成熟,又会开启一个十分险恶的时代,那……难道天帝老人家会故意把事儿往歪里带?

    “真头疼!”

    “咦?是什么事?”

    “斩!”

    “起!”

    “好孽畜!”

    蓦然出现的剑器长约五尺,青辉氤氲,冷光射人,剑锋上如有湛蓝的海水在不停荡漾流动。悬在空中时剑器不断发出龙吟,听声音就好似是刚才景天仰天长啸的回音。

    可惜,那照胆神剑的威力如此之大,即使以当扈的狡诈多智,思维的速度却还没赶得上神剑的攻速。等当扈向翅膀传递了飞逃的信号,它这三对妖翅瞬间已被洞穿,曾在远古混沌之云中磨砺淬炼了千万年的妖翅,这时被千万道剑光打得如同筛子一样!

    本来,以生性贪婪狡诈闻名的太古凶禽当扈,在景天唤出剑器时,就感到十分不对劲儿。它惊异地感应到,本来没多大威胁的少年竟似换了个人;他变得堂皇、霸道、狂放,还有几丝庄严。这样的气质让它本能地感到害怕!而像它这样狠厉狡诈的凶禽,刚才跟灵力无边的夕瑶搏斗时也从没想到过要逃,但这一刻,它却想逃了!

    景天一时想不明白,又不想怀里的少女纠结,便劝解她道:“夕瑶,真的,我们不要为还没发生的事情费脑筋!”

    再说那妖禽,一招得手,看也不看摔落尘埃的女子,一振六翅,便往斜上方神树枝叶中蹿去。景天一瞧,便见妖禽飞奔的方向上,正有一只饱满圆润的淡红色果实隐藏在翡翠碧叶下。这时,景天彻底明白妖禽和夕瑶冲突的缘由!

    “你想说什么?慢慢说……”

    “神剑照胆!”

    一言未毕,他挥起神剑,只听得倏然一声,当扈巨大的妖头便滚落一旁,脖颈中瞬间喷出大股黑色的血雾!

    “当时,我听天帝说出那一句话时,虽然没看见他的神情,我却忽然觉得害怕,非常害怕……”

    无论有多艰难,也一定要找到救回夕瑶的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