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二十章 妖禽风烈,吹残瑶圃之花
    第二十章妖禽风烈,吹残瑶圃之花

    “可惜,我现在不能去春滋泉了。神树第一颗果实即将成熟,天帝老人家说,这喻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不容有失。”

    仙路漫漫,极尽修远;迤逦入云,似无尽处。提着心,吊着胆,景天踏在这半透明的冰晶道路上,一步步地走向了天空的深处。那天穹中云雾弥漫,乳白色的云霾蒸腾涌动,变幻万端。随着云路的上升,时而经历劲吹的横风,时而躲避倾盆的暴雨,有时还看见路边正悬挂一道缤纷的虹彩。风雨或虹霓,倒还罢了,有时景天沿着道路不得不走进一片乌黑的云团,则雷声就在脚下爆炸,闪电就在身边飞窜,让他常常在片刻间惊得魂灵出窍,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死了。

    只是,让景天没想到的是,一直认为只是弱质女流的夕瑶,面对如此凶恶妖鸟,竟然毫不落下风!

    “咦?这儿有人?”

    没想到景天此言一出,夕瑶如敷雪粉的俏靥上顿时飞起红云两朵。冰清玉洁的神女羞不可抑,俯首低语:“你……你欺负我……你还提那回……要不是我发现得早,我就……我就宽衣下水沐浴了……”

    “这是什么道路?”

    “这是路吗……”

    冥冥中景天悚然而惊,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头脑里。

    “嗯……”

    “若是锯下来做房梁,该能盖多少间房子……”

    到了这天晚上,景天复习完徐长卿所授的蜀山心法,也就吹熄了灯烛,脱衣上床睡觉。随着海船的摇晃和有节奏的涛声,景天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假如这时候有谁进来,凝神仔细观察他,就会惊讶地发现他的身躯上正泛着一层淡紫的光华。这紫光幽幽淡淡,若不仔细观看,则隐在清冷的月辉中,几乎察觉不出来。

    神光动人的夕瑶,听了景天的话之后,不知为何,那绝世的娇颜上忽变得有些落寞。她柔弱无骨的娇躯轻轻地倚在了神树上,左右看了看四下空阔寂寥的云空宇宙,思忖了片刻,悠悠地说道:“飞蓬,你的心肠真好。我受天帝之命,看守神树,远离下界锦绣大地,终年孤寂,也只有你一个人偶尔来看我……”

    “哪来这好大一棵树木?”

    其实当景天看到双方如此剧斗时,这场战斗已接近尾声。眼神狠厉的凶恶妖禽,看来在之前夕瑶不停地巧妙攻击下,力量已消失殆尽。而这妖禽神智通灵,似乎不甘心就此失败,还想垂死一击;突然间它浑身剧震,脖颈下那些辅助飞翔的如针硬羽,猛然呈扇形脱体射出!那一刹那的攻击,犹如武林高手近距离突然射出无数箭弩,让人避无可避!

    “飞蓬,我记得,上次你来看我,正巧是七百四十三天前。”

    白天里,除了这个小小的冲突,景天也仔细回想起自己的梦境。当初觉得十分鲜明的梦境,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已变得有几分模糊。当想到重楼提及那个飞蓬以风为父、以云为母的身世,景天觉得也挺神奇。他忽然觉得唐雪见先前说的差不离,如果她也做这样的梦,说不定还真能梦见当初的身世。

    景天心说,若不是之前只给他一条道,哪会这么巧跑到这里来看见你。不过看着眼前美滋滋的少女,他笑了笑,道:“呵呵!不客气,应该的,我顺路就来看看了!”

    “出事了!”

    “呃……没说什么!”

    “啊!”

    睡熟后,却有各种景象在眼前闪动,景天感觉自己就像在云里雾里,然后——然后他发现自己真的就在云里雾里了!他已重踏上那条虹光闪动的冰晶天路,照旧迫不得已地朝夕瑶看守的那棵天空神树一路进发。

    夕瑶好像第一回听见这解释一般,将信将疑地看着景天。见她这样看着自己,景天赶忙胸脯一挺,摆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见他如此,夕瑶点了点头,轻轻道:“你也不必解释……你的为人,我早知道。也难得过去这么久,你还记得春滋泉边之事……”

    他蹑足狂奔,沿着天路急匆匆赶往神树园圃。还没等他到得近前,便远远看见本来静如幽兰的女子,竟和一个丑陋异常的巨大怪鸟斗在了一起!

    若说这样的偷袭,真让人防不胜防,被这么一击,基本性命难存;可是夕瑶乃是天帝钦命的神树守护者,怎么会连这点儿诡计都防备不得?当妖禽颈下的硬羽刚一立起,夕瑶便脱手一道绚烂之极的五彩神光,恰好挡住电射而出的箭羽去路,转瞬间就将它们焚毁殆尽!

    望着眼前奇特的巨树,景天陷入悠远的沉思。

    酣睡中的景天对自己这样的变化,一无所知。他现在正疑惑一件事。

    吃了这许多惊吓,可偏偏不能回头;走了几乎有一个多时辰的样子,景天忽然看见前方的景色豁然开朗。就在这弯弯折折的天路尽头,竟然凭空长着一棵巨树!这巨树的身姿极为伟岸。它上接星辰,下接雪壤,树冠蓬蓬如盖,云气出没其中,枝叶苍翠欲滴,常有星辰闪耀其隙。

    这时夕瑶手中执着的一根彩带,仿若明霞炼成,霞光万道,上下飘飞,不仅将周身防御得密不透风,还时不时奇兵突出,那彩带末端系着的小金锤狠狠朝凶悍的妖鸟捶击!这样的敲捶防不胜防,每一次击中妖禽的身躯,便金光大盛,瞬间溅起蓬蓬的血雨。在漫天血雾中,妖禽的羽毛也纷落如雨!

    原来巨树底下的少女,正是“昨天”景天偷窥的那个夕瑶。

    “你……你不是那夕瑶吗?”

    景天腹诽了一下,不过环顾左右,却发现除了自己和这一条怪道,这个空间好像再没有其他事物。

    “晦气,迷路了!”

    正当景天胡思乱想,又听那女孩儿含羞带喜,轻轻说道:“飞蓬,谢谢你,今天又来看我。”

    和它一对比,那体态娇柔的夕瑶,就和一株在狂风中东倒西歪的嫩苗没两样,似乎很快就会被妖禽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彻底毁灭!

    “这……”

    只是,正当夕瑶以为大功告成之时,刚刚冲到这里的景天凝目一看,却心头剧震,猛地大叫一声:“小心!”

    少女的神色有些羞赧。她的眼神欣喜,显然十分欢迎景天的到来。但目光躲闪,不敢与景天直视,便低下头,盯着自己动来动去的脚儿看。

    “真的是路过吗?”

    “不好!”

    “飞蓬!”

    这时的景天还没有做梦的自觉。看看前后左右只有这一条选择,他只好悻悻地迈上这条通往苍穹云端的冰晶之路。

    “嗯?”

    正胡思乱想中,景天突然听到有人脆生生地呼唤。

    景天顺着声音一看,却见那巨大的天空巨树底下,还亭亭立着一个穿着流丽宫裙的少女。

    景天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这条路。严格来说,这并不能算是一条路。它的样子仿若薄冰,蜿蜒曲折成小径的样子;整条路的材质好像半透明的冰雪,又似是闪亮的水晶。在阳光的耀映下,这条冰晶之路散发着七彩的光华,从眼前冉冉升起,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穹,隐没于流动变幻的白云之中。

    “嗯?”景天闻言一惊,脱口道,“这么早!我们不是刚在春滋泉见过吗?”

    神女的脸色恢复她惯有的冷若冰霜。

    景天十分郁闷。看来,今天自己又做梦了;而且,自个儿又跟小偷一样溜进这个叫“飞蓬”的身躯里。不过,好在这梦里的飞蓬长得跟自己还差不多;“昨天”在春滋泉边,景天已经偷偷照过。

    “夕瑶……怎么,飞蓬在这儿吗?”

    神族仙子的眼神中隐含着无限的寂寞。

    夕瑶有些惊讶,抬起头来看着景天,轻启朱唇道:“飞蓬,你刚才说什么?”

    之后夕瑶又跟景天说了一些话,有些景天听得懂,有些景天听不懂。具体说什么他也忘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回来了。他走着走着,竟到了永安当。看到那后门,他不由自主地从那儿偷摸进去,寻到自己的伙计房,便倒在床上睡觉了。

    “飞蓬……”

    只是,和昨天接近神树时的清幽寂寥不同。当快接近路途终点,景天听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声响:

    景天看得分明,那不停从空中飞扑撕咬的妖禽巨鸟,鹰嘴雉尾,硬爪褐羽,身上布满黑黄斑点,有如圆睁的人眼,十分可怖。尤为奇特的是,眼神凶狠的巨大妖禽长着三对六只翅膀,张开来犹如数亩乌云。这些巨翅鼓动如帆,一扇一合间伴有风雷之音。在这样强力的扇动下,妖禽虽然身躯庞大,却飞动得极为迅疾。每当它朝夕瑶飞扑攻击时,借着这样的速度,声势十分惊人!

    “是呀,我是夕瑶。”

    听得夕瑶之言,景天心中一惊,暗道飞蓬你个禽兽,竟敢偷看女孩子洗澡——口中却道:“夕瑶,你休误会,那次只是我碰巧路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