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十六章 梦回盘古,笑对六界三皇
    海路迢迢,纵然众人归心似箭,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回返。在归程的这些日子里,景天自然勤加修习那《蓬莱水境》。

    在他修炼之时,也常邀唐雪见一起来学习;可是说来奇怪,唐雪见虽然对书上文字比他领悟得还好,可实际试炼时,却发不出丝毫的招数!

    倒是景天,他最近得到的那种灵敏感知天地五行精灵的能力,帮了他大忙,几乎就在第二天,他就能在掌中凭空催发水汽烟云。虽然那只是淡淡的一缕,但绕指飘摇,乳白如雪,宛如一条白色的游龙,也是十分神奇。

    对于两人的差别,景天去问过徐长卿,得到的答案是:

    这世上,能有修炼法术天赋的人已经极少。在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只能领悟、修习一种五行灵术。不用说学水火土风雷五种灵术,就算一身只兼修两种,这种人也极少极少。

    徐长卿还举了例子,比如以他这算是上佳的根骨,迄今为止,也只谙熟火灵法术;紫萱则和那蓬莱掌门商风子一样,只精通水灵法术。

    听得如此,唐雪见十分沮丧;在景天面前,再不复往日大小姐的骄傲模样。见她情绪低落,她的紫萱姐姐安慰她,说从她身上,已能感受出十分强大的灵力感应,只是现在一时还没有发掘出适合她的一系灵术而已。听她这么安慰,唐雪见才重又变得快活些。

    修习法术,对于景天来说,自然是十分神奇之事。可是和乘船来蓬莱时不同,这一番回程,对他而言却发生了更为神奇的事情!就在离开蓬莱的第一天晚上,晚饭过后,景天在甲板上和徐长卿讨教了一些蜀山锁妖塔的问题,也就回船舱睡觉去了。可是,本来并不多梦的少年,这一晚,却做了一个奇幻鲜明无比的梦。

    在梦的外边,大船劈波斩浪,悠悠前行,有节奏的涛声浪音,不停地传入船舱中。但在梦的里边,景天却经历着一个无比宏大瑰丽的世界!

    "这是在哪里?"

    梦的起点,是一个四周全黑的地方。起初景天以为只是刚刚进入梦乡,这无边的黑暗,只是梦乡特有的黑甜而已。

    可是他很快就感觉到不同。景天觉得自己在疾速飞翔,那种无穷无尽的飞行,仿佛一心想要找出那无边黑暗的边界。他的心里,觉得弥漫四周的黑暗并无所谓;但身体已不受控制,变得轻灵无比,一如春日池塘的蝌蚪,到处灵动飞窜。

    这时的内心深处,又好像萌动了一点微弱的火星。这火星虽然微小,却狂躁不安;作为它的主人,景天能清晰感应到其中蕴藏的绝大力量!

    "这是怎么了?"

    不同于刚开始时的随性和惬意,景天忽然对自己这样的转变感到无比的不安。正烦躁和迷惑,他突然听到一声喘息的声音-所有的一切,都从这微弱的声音开始!

    这一丝喘气,仿佛被压抑了亿万年。而它很可能真地被压抑了亿万年。随着这一丝微弱的声音,景天猛然发现本来深邃幽暗的黑暗里突然出现了千万个光点!一切转变来得如此之快,景天还没来得及辨别那些光点的颜色,便发现身外四周一下子迸发出无比灿烂炫烈的红色光焰!

    "轰!"

    刹那间就好像有一万只铜钹在耳边同时震响!景天发现身边无数个光点瞬间变成了无数条鲜红的光线!这些光线璀璨红亮,光线间跳动飞舞着无数的火花电光,就好像刚有一个惊雷炸在了棉花堆里引发一场熊熊烈燃的巨大火灾!

    这时候,景天突然发现自己也和那些飘飞的电火一样,在千万根炽热的光线间雀跃奔舞;那速度快过了狂风,一眨眼间便跨越了无数时空;这时心无杂念,只有一个苍茫的声音在反复巨吼:

    "向前!向前!向前!"

    这声音震动了亘古的凝固和寂寞。流光闪耀,瞬息万里,跨着这电与火的坐骑,景天转眼便飞跃了千万里!梦魇一样的疾速飞翔中,黑暗被渐渐抛在了脑后;渐渐地那四周的景物就变得清明和白亮,那速度也变得柔缓,景天忽然发现有了观看四周景色的余暇。

    "咦?这里怎么好像来过?"

    当景天环顾四方,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疑惑。他发现自己正悬浮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中,貌似云雾一样的色彩在脚下飘浮和涌动。青白色的天穹里空空荡荡,没有想象中的日月星辰,只有无数看不出面貌的巨大物质在悬浮漂流。寂寞的时空里纵横徘徊着无尽的风声,一个个神秘的声音夹杂在风声中从耳边呼啸而过;每当自己侧身倾听,却发现死一般的寂静,好像那些声音从来没出现过。

    "我......来过这里!"

    虽然眼前的景物似是而非,但这寂静寥廓的感觉却似曾相识。

    "为什么我又来到这里?"

    景天百思不得其解。正当无比迷惑,心中却突起感应,景天猛然感觉在无边无际的巨大时空深处,有一双神秘的眼眸正凝视着自己!

    "谁?!"

    景天悚然而惊,正要扭头仔细察探,却听到一个雄大的声音仿佛从灵魂深处响起:

    "我叫盘古。宇宙的时间,从我醒来的这一刻计起!"

    "......盘古?!"

    景天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盘古?你叫盘古?如果你是开天辟地的那位巨神盘古,怎会用这样白话的语言跟我小小的景天打招呼?

    正想说几句俏皮的话儿,讽刺一下这自称盘古的骗子,景天却又发现周围的景物蓦然飞速变幻,眼睛看不到、心灵却感应到,在自己的面前有一个巨人撑天达地,充斥了整个世界!

    "盘古?"

    梦中的少年努力想看清他的面目,却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到。

    不管怎么样,在景天的仰视中,这个自称盘古的巨人展现出无比强大的力量。他是如此的强大,一个呼吸就能刮起狂乱的风暴,引起的紊流摧毁了无数个空间;随意的一声吼啸,就引起无穷无尽的爆炸和烈火。

    只是,在景天的凝注中,这开天辟地的盘古巨神纵然拥有着空前绝后的力量,却最终还是没敌过支配宇宙运转的平衡法则。他被自己强大的力量所害,不需要任何缘由,那通天达地的庞大身躯便四分五裂。莫名其妙的渝州少年,用惊恐的眼神见证了这一过程,不过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位盘古巨神自身陨裂、化生天地万物的过程,展现在自己面前时却好像小时候在城隍庙会上看到的皮影戏一样!

    在以天地为幕布的舞台中,先是盘古的左眼从眼眶中跳出,悠悠地升空,最后变成了太阳;右眼如法炮制变成了月亮;头发和胡须四处飞散,变成了夜空繁密的星辰。当然在景天面前,无论日月星辰,都好像是皮影艺人用纸片剪成的形状,然后故意打上明亮的光线。接下来的过程也大都和传说差不多,开辟了天地的太古巨神充满神力的身躯,逐渐变化成大地万物。完成这一切之后,这位太古之神的灵魂和神思,就从这个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相比之前经历的那些惊心动魄和不知所措,景天在看这一场万物化生的"皮影戏"时,倒是津津有味。只是,一边在看这场大戏,一边那冥冥中却还有个声音不停地告诉他,万物的起源不可言喻,不可重述,他看到的这一切可以是盘古陨落、万物化生的真相,却又可以不是。

    在这种种的不可思议中,有一点景天可以确定,在接下来如梦如幻的影像中,他看到了盘古巨神最核心的精魂并没有真正彻底消散。在那一点永悬于太古苍穹深处的灿烂神采中,的的确确诞生了三位强大而生动的始祖大神。这三位大神号称"上古三皇",他们将继承盘古的意志,永永远远地守护这片盘古开辟的天地!

    倒映在景天眸子中的第一位大神是伏羲。伏羲是一位人首龙身的巨大神灵。他一会儿地俯视苍茫的大地,一会儿又仰望无尽的星空。他脸上的神情永远是那么的威严和肃穆。作为盘古第一个创造的始祖神灵,伏羲也被后来陆续出现的神灵尊称为"天帝"。

    三皇次位的大神是女娲。女娲是一个人首蛇身的婀娜女神,她有着美丽到极致的容颜,她总是温柔地注视着天地万物,她为兴兴向荣而感到喜悦,也为那些不能挽回的灾劫而落泪。

    三皇的末位是神农。在三皇之中,神农与其他两位大神的形象截然不同。他是一位牛首人身的巨大神灵。不过虽然神农有时候也会完全地化为人形,但他毫不介意自己头颅的异形。作为位列三皇之末的神祗,神农对天地万物充满着无比的热爱。尤其能让他付出全部热忱的,还是那盘古遗留的无数草木生灵!

    在这一场三皇诞生的无比雄浑壮丽的创世史诗中,景天看着这三位似远还近的三皇神灵,景仰之余,心头却忽然冒出一个问题:

    "咦?我怎么突然做了这样的梦?"

    一想到这可能是梦时,景天便醒了!和刚才那样的玄妙和悠远不同,当他惊觉坐起,看到的只是搭在自己身上的薄薄被褥,还有那从船舱气窗中斜斜透入的海月光辉。

    "怎么回事?我这是中邪了吗?"

    对于现在的景天来说,刚才那一场奇特的梦境,只不过是一场幻梦而已。可是,现在清醒过来,他却清清楚楚地记得,在那幻梦之末,那三皇的信息却特别鲜明地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这完全不同于之前那开天辟地、盘古化生的梦境;那些梦境当时栩栩如生,等梦醒时分再作追忆,却已经十分模糊。但三皇的信息确实如此的鲜明和生动,以至于当景天猛然清醒后,脑海中还在反复盘旋着梦境的末尾获知的三句话:

    "伏羲创造了神族,是因为守恒。"

    "女娲创造了人族,是因为寂寞。"

    "神农创造了兽族,是因为执着。"

    这三句话久久在心头盘桓,以至景天觉得自己可能真地中了邪了。这一晚,在微白的海月清辉中,景天辗转反侧,再也没能睡着......

    就这般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捱到了第二天,景天一看到天光放亮,便赶紧一骨碌爬起来。他穿好衣服,走出船舱,去敲唐雪见的舱门。

    "是景天啊......"

    刚刚睡醒的少女,声音显得慵懒而娇娜。在一阵整理衣裙的簌簌声中,女孩儿打开了舱门的一线,带着些不满地问道:

    "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呀?"

    "雪见,是这样的,我昨天夜里-"

    景天迫不及待地就想把昨晚的怪梦跟她一一讲明。毕竟,他也好久没做过这么有意思的梦了!

    可是,怀着一颗分享之心,刚一开口,景天就觉得将要说的东西,是那么的荒唐!跟这位唐家堡的大小姐讲什么呢?讲自己好像变成一点小火星?还空空落落地悬在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说自己梦见了盘古?盘古在开天辟地之余跟自己打了招呼?还是跟她说,他这个渝州当铺的小伙计,看见了上古三皇从无到有,跟自己一一自我介绍,还用偈子一样的语言述说各自创造神族、人族、兽族的原因?

    "这、这......这简直疯了!"

    在这一刻,能言善辩的景天张口结舌,那已经涌到了嘴边的万语千言,临出口时只变成了一句:

    "雪见,我看东方海日将升,我俩一起去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