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十五章 仙书一赠,如沐海雨天风
    第十五章仙书一赠,如沐海雨天风

    “哦……”

    “啊!”听到二人对话,唐雪见忍不住掩口惊呼道,“八十年前!那他们现在多大啦?已经……已经成精了吧!”

    “正是!”商风子手抚长须说道,“贫道二十年前,于蓬莱东北的天星崖上,坐观海雨天风,忽有所悟,便写下平生对水灵的心得体悟。今日赠与姑娘,还请姑娘有暇斧正。”

    “紫萱身为女子,对水灵法技一途,已无多少精进之念。不知我能否将此书转赠这位景天少侠,让他来修习?毕竟来日解决蜀山之难,也好多一人助力。”

    “这……”商风子哭笑不得,退后一步道,“以姑娘的性格,入我门下,恐怕……”

    “呀!那该怎么封印呢?”

    “这……景少侠,那蜀山锁妖塔年代久远,封印方法已无从考查。不过锁妖塔为五灵之力封印,这一点毫无疑问。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重新封印锁妖塔,还需从五灵上打主意。”

    “就这么走了?”

    紫萱对商风子深深一个万福,诚挚说道:“纵使紫萱孤陋寡闻,也知商风子前辈一身水灵之术冠绝天下。既是前辈心得,那这本便是世间难得的仙术书了。不过前辈,紫萱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没事。”

    “姑娘聪明。正是那上古流传下来的五颗灵珠。”

    听得水灵仙术唾手可得,一直在旁边伸长了脖子倾听的景天还不喜翻了天?他赶紧走上前来,对商风子前辈连连施礼称谢。

    “姑娘,那你决定如何行止?”商风子问道。

    “雪见别闹了。这可不是驻颜术。”

    紫萱摆一摆手,竟颇有大将之风。

    “不必了。”

    “五灵,即是那五灵珠吗?”这时紫萱插话道。

    “很奇怪……”商风子面色凝重,“它问的都是些蜀山旧事。比如,问我蜀山五长老八十年前做过什么。可是贫道八十年前才刚刚入门求道,还是个小道童,又如何知道什么?”

    “此乃私事。私事事小,蜀山已在危难之中,我们就不必横生枝节了。”

    “这个……”紫萱略一沉思,说道,“这邪剑仙,在蓬莱惑众不成,必上蜀山捣乱。以蜀山弟子灵力,很难分辨他和清微掌门的区别。我等必须先赶往蜀山,揭穿他的真面目!”

    商风子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书,上面是深蓝封皮,递与紫萱道:“此番幸亏姑娘慧眼,识穿妖魔。贫道临别,便以此书相赠,聊表谢意!”

    “八十年前……”商风子好像陷入了悠远的回忆,“八十年前,他们不过是花甲之龄。那时他们的威名,贫道便如雷贯耳了……”

    “请说!”

    但凡和驻颜有点儿关系的事情,世间女子一听无不兴奋踊跃。只见唐雪见喜笑颜开,走前几步,就差没揪住商风子的衣袖,连连发问道:“商风子前辈!您练的是什么功夫呀?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年近百岁的蓬莱掌门深深地看了紫萱一眼,似有所悟,便慨然说道:“适逢浩劫,非敌即友,这小兄弟已与蓬莱有缘,如何修不得贫道陋术?”

    这紫色光晕,仔细看,其中蕴涵着繁复的刻纹,此刻悉数没入了景天的身躯。对景天自己而言,并无多少知觉;他只是觉得眼前忽然一阵紫光缤纷,然后似乎有一点儿心悸,但这种感觉也是转瞬即逝。

    “正该如此!”

    “我已收到清微道兄的信笺,略知一二。锁妖塔封印解开的原因,已是过去之事。如今之计,关键在于如何将锁妖塔封印。”

    见几个人在为万里之外的事纠结,唐雪见便忍不住出声提醒:“你们的事情,还没跟商风子掌门说呢!”

    “多谢前辈!多谢多谢!”

    “贫道已虚度九十六个春秋。”

    看来毕竟紫萱稳重,听到驻颜之事,倒不十分热心。她安抚住小姑娘,转问商风子道:“蜀山的变故,道长可知道些什么吗?”

    “前辈过谦了。”

    紫萱回过神来,朝徐长卿甜甜一笑,然后又问商风子道:“前辈,除了五灵珠,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重楼破空而去,景天犹然不敢相信。在他发呆之时,徐长卿向商风子施了一礼,问他道:“请问前辈,刚才那邪剑仙究竟所问何事?”

    “哼!不教就不教,何必吞吞吐吐?”

    这时景天也反应过来,惊问商风子道:“那你呢?你今年几岁?”

    “这是什么?”

    景天插进话来,急急发问。他通过这些天水路海路中与徐长卿和紫萱的闲谈,知道了为什么家乡渝州的野外,会忽然有那么多妖怪横行。

    随着一句“告辞”,众人只听得平地一声响亮雷鸣,这重楼就和来时一样,竟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赠书之后,紫萱又问商风子此间之事有无需要帮忙之处。那商风子已看通世情,知晓天命,只言“存亡兴衰,自有天定”,便让道童礼送他们这一行人到海边上船。之后那帆船便重新驶入苍茫的大海,载着他们向西南的海天中寻找归途。

    “紫萱姐姐!”

    “花甲……六十岁?!”

    见自己的爱侣神色有些异样,徐长卿忍不住出声呼唤。

    听商风子提起五灵珠,紫萱又不自觉地手抚发辫,刹那间神思有些恍惚。

    “当然,当然!”

    “不错。”重楼看着她,道,“你能看出魔族的徽纹,还能叫出名字,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不简单。告辞!”

    “紫萱?”

    “姑娘,要运用五灵珠,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不过若说不用五灵珠,只怕蜀山长老们也苦无良策……此事,难啊!”

    “哇!”唐雪见惊喜交加,“九十六岁!你一点儿也不像耶!看起来好年轻!只有四五十岁!”

    唐雪见连连跺脚,十分不快,不过也无可奈何。

    正当景天有些皱眉地发问,却听旁边的紫萱姐姐已惊呼道:“古梦雷觉!”

    “这是……《蓬莱水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