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十四章 真剑无锋,曾有一文之友
    第十四章真剑无锋,曾有一文之友

    “你如此禁锢灵力,危险。”

    “一派胡言!”

    “呀!原来这世上,还真有比我爱财的人!不就是一文钱吗?你为了讨剑,都追到蓬莱来!”

    “这……”

    这黑袍怪客的气焰,竟和刚被赶跑的邪剑仙有些类似。他毫不留情地直斥商风子:“什么修仙?人界竟想修仙?”

    “哈哈哈!”黑袍男子仰天狂笑,“半仙、半仙!自欺欺人,妄称半仙!说别人也罢了,你偏说蜀山五老!哈哈,这人界,果然是六界中最愚蠢无知的一界。可笑!可笑!”

    “你……你要怎的?”

    一种浓重的哀伤从商风子的眼中闪过。他强自压抑住悲伤的情绪,尽量用平和的声音说道:“生亦死,死亦生。蓬莱遭此浩劫,许是命中注定。吾辈修仙,实为修身。至于是否成仙,要看各人仙缘资质……”

    “污秽!”

    一贯不怒自威的男子,这时忽然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看着少年满不在乎地递来魔剑,他想说几句狠话,可是话一出口,却变成:“这剑,好用吗?”

    原来突然出现的高人,正是那晚渝州当铺里当剑的江湖怪客!

    “哼!”

    见邪剑仙竟然逃走,那冷冽如冰山的火发怪客,心头也不由得一凛。要知道,他刚才所发的那一记法术,只是最低级的“雷炎”,但由他施出,那威力……

    实在是被这男子的毅力感动,景天也不多啰唆,十分爽气地递过那把紫刃的魔剑,有点儿埋怨地对他说道:“你也真是,我只是偶然带了你的当物出门办事,你就沿途问了我的消息追过来。怕了你啦,拿去,也不要你的票据啦!”

    一贯不动如山的黑袍怪客,圆睁的虎目不由得眯了起来,看着邪剑仙逃窜的方向半晌无语。

    “贫道修为尚浅,但蜀山五老百岁以上高龄,仍不过五十几岁的容貌,实已是半仙之体了。以蜀山五老观之,可见这修仙一道,并非无稽……”

    “那么这剑就算你送我的了!”景天冲着男子眉开眼笑地说道,“既然送过我景天东西,那你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了!”

    “这位……这位高人——”

    “好用是好用——”

    他围着黑袍男子绕了一圈,仔细打量一番,惊奇地叫道:“你还真是那天来当剑的人!”

    “哼!”

    “你怎么会……”

    “喂!”却是景天叫道,“你真是那天来当剑的人?”

    “有意思。”

    被这电光灼到,邪剑仙一声惨叫,顿时半个身体再次浮现成无数怨灵的模样,转而这半边灰飞烟灭!眼看着整个邪剑仙就要被猛烈的光焰给毁灭,但恰在这时,它这一邪恶无比的灵体核心深处,却突然浮现出一朵翠绿的光亮。这点光亮,带着碧绿的奇彩,形如绿芽,从出现到被电光灼枯,只不过转瞬间的事。但就是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那邪剑仙却仿佛得到一种奇异的力量。它虽然口中依旧惨叫连连,却能聚拢剩余的邪气灵机,那残破的身躯猛然向外一蹿;而这时蓬莱上空正因之前的屠岛,凝成了一大片郁结难解的死灵怨云;邪剑仙便借着它们倏然逃遁,好似泥牛入海,顿时不知所终了!

    一缕讶色,从紫萱脸上一闪而过,瞬即又神色如常。

    他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看着他一头如雄狮鬃毛般飞扬的棕色发丝,景天不由自主地想问很多问题!

    “这……唉!”

    “朋友……”

    被紫萱抢白,黑袍怪客颇有些生气。正待再说几句,却是景天见气氛不对,插话打岔道:“我说这位黑大哥,这么好的一把剑,你真不要啦?”

    怪客额间那朵奇异的烈焰火纹倏然闪亮,猛地射出一道奇光!这道奇光带着明烈无比的光焰,直朝那邪剑仙电射而去!

    “给你!”

    “……不用!”

    怪客冷哼一声,却是无言以对。

    “唔……”

    毫无征兆地,重楼猛一扬手,一道恍如幽梦的紫色光晕,刹那间便氤氤氲氲地渗入景天的身体!

    不过,这位当铺的主顾没理会景天的疑问。他一双虎目紧盯着这个叫“邪剑仙”的妖人。刚才不可一世的邪剑仙,在他的注视下,完全没了刚才随手定人生死的神气。面临着不速之客的瞪视,邪剑仙的额头冷汗涔涔,犹如头顶忽然加了千斤的重量!

    “我就知道你不是这样贪财的人!”

    虽知这男子力量滔天,但关乎自己的信仰,商风子也不肯退让了。

    “阁下此言差矣。”

    正当景天硬着头皮想说几句场面话,却被对方打断。

    “既然好用,就好好用它!”

    向男子问话时,紫萱习惯性地手抚乌黑的发辫,显得别样娇媚可亲。

    怪客转过脸来,看着紫萱,摇了摇头,答非所问道:

    “高人慢走!”商风子忙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所居仙乡何处?吾辈得觐阁下一面,实乃三生有幸!”

    “我自有分寸。”

    “我叫重楼。想做我的朋友,可以。但我从来没有愚昧无知的朋友!”

    面对黑袍男子的好意提醒,紫萱竟脸现不悦,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劳他人置喙。”

    说完这句,黑袍怪客不再说话。他转过身,便要离去。

    确定了这一点,景天简直不敢相信。

    “人界堕落如此了吗?不识本源,痴心妄想!”

    “当然!”景天拍着胸脯保证,“凡是送我东西的人,都是好人,我都当是好朋友!”

    “那‘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景天和在场其他的人就是不一样。其他人,在这男子面前,似乎大气也不敢出,只有那紫萱看起来好些。在他们眼里,这个神秘的男子就好像一座亘古不化的冰山,似乎谁要是敢出一口大气,马上就可能引发一场后果难料的雪崩!但景天真的不一样;可能是当铺的生意做久了,他真的就把这位仁兄,当成一个特别小气的主顾!

    一句话问到了景天痛处。这魔剑还真好用!无论砍人杀敌,还是挑断衣服补丁的线头,都得心应手!一想到这儿,景天忽然觉得自己还真有点儿肉疼。可是这时候反悔,也晚了。

    “黑大哥,别‘区区一剑而已’啊,好像我景天喜欢占人便宜似的。要不这样,我这就给你一文钱,这剑算卖给我的怎么样?”

    紫萱见二人争执,上前一步插话道,“敢问蜀山近来变故,和刚才那人有关吗?你知不知道蜀山现在情形如何?刚才那人假冒蜀山掌门,到底是来自哪路?”

    说话间,景天已掏出了一枚铜板。

    “啊——”

    对方话音未落,景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铜板放回怀里。

    刚才跟景天话很多的黑袍男子,这时却好像连一个字也懒得说。他只是面向御剑堂门外,看着岛中冲天的血气,十分不屑地自语道:“蓬莱!这就是人间的七十二仙界之一?哼!没个仙人,一地死尸!”

    “区区一剑而已——呃,什么黑大哥?小子,你看清楚,我只是穿了黑袍而已!”

    “啊!是你!”

    紫萱看了看男子额间的灿烈焰纹,又不客气地加了一句:“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

    这两个字,让黑袍怪客一时陷入了沉思。他凝视着少年清俊的面庞,半晌后悠悠说道:“你觉得我们两个,是朋友?”

    “以你灵能,若非自闭视听,怎会不明白其中因果。你这样做,值得吗?”

    景天忽然叫了起来:“你……你是那天来当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