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十章 仙书独悟,呢喃星水之间
    第十章仙书独悟,呢喃星水之间

    “景天,跟你说一件事……”

    这本书他自然听说过,道家的典籍,名气极大。不过今天还是头一回仔细看,毕竟以前学了字,首先看的还是那些志怪传奇。看这本经书之前,景天心情还有些忐忑,不知道生字多不多;不过翻了几页后他放下心来,原来这经书中的用字还比较浅显。

    “是了,是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五色令人目盲,五色令人目盲啊!”

    “景天!”正兴奋的徐长卿,忽然停下了脚步,一脸严肃地跟景天认真说道,“你可知道,若学得‘蜀山心法’,便可解昏厥之厄——你可愿学否?”

    景天倒忽然清醒过来,忍不住回复少年本色,摸了摸脑袋,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这也就是吹牛吧,这辈子怎么可能修炼成仙呢?倒叫徐大哥见笑了。”

    船动橹摇声袅娜,

    朝云暮雨渡春波。

    星绕指迷人解语,

    无边美景暗消磨。

    正当唐雪见十分愤慨,努力转动脑筋想为少年打圆场时,却见那蜀山门徒忽然拊掌大笑,声震舱壁地说道:“好!好!不拘其形色,复得其神骨。好小子,你这说法竟似得了我道家真髓!”

    景天也算老实,徐长卿叫他随便翻翻,他真的就随便翻翻。随手翻了七八页,飞快地浏览了一下,他便指着书页中一句话,跟徐长卿说道:“我喜欢这句话。”

    “嗯?”

    “呵呵,吹牛……倒不一定。不过,这还不够。”

    景天看了看手中书本封皮上的字,心道:“原来是呀。”

    “可能哦,你看……”

    “真的呀!怎么,这很难吗?”

    这时候徐长卿满面春风,对景天的态度已亲近了许多。

    “那叫什么?”

    “大小姐?你来了!当然不怕了!”

    “是吗?”

    随着这一声温柔的话语,景天在少女的眼前挑起了一根手指;随着他口中几声低低的吟哦,指尖上很快会聚出一颗圆润的水滴。

    “嗯……是呀。”

    “哦?”听到景天这般说法,唐雪见倒是吃了一惊,不相信地问道,“你现在真的能感受到五灵?”

    “哦?”徐长卿有些讶然,问道,“你为何喜欢这句话?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好。不过我以前都是自学的,瞎认几个字,可不一定看得懂。”

    “好!那我看看!”

    “景天,你在这里发什么呆?不怕江风把你吹晕吗?”

    本来唐雪见想说,据她在唐家堡中见识到的术法绝学,要练到感知外界五灵的存在,没有四五年工夫绝不可能。而有些天资驽钝之人,恐怕一辈子也感知不到五灵的存在。现在景天短短半天便有这样的体悟,真的让她震惊了。

    “想啊,可这是不可能的。”

    看他这副激动的模样,景天和唐雪见目瞪口呆,紫萱却是俏靥微笑,眼神倾慕地看着他这般真情流露。

    “说得好!”

    星斗满天,晶莹映水,忽然那少年轻声说道:“大小姐,你想不想看到这些星辰就在眼前?”

    唐雪见这一下又气得够呛!她心想:“呆瓜!真是个大呆瓜!难道你还不明白他在考验你吗?多好的机会呀!你就不知道挑个意思简单的句子?再说啦,就算你挑的这句话看不懂,不能胡乱扯几句吗?笨蛋,笨蛋,真是大笨蛋!”

    本来性情沉静的前蜀山弟子,这时却兴奋得在船舱内走来走去,还不停地念诵着中的句子。

    “你不要再叫我大小姐了……”

    “对了,”景天忽然想到一事,便跟唐雪见说道,“唐小姐,我想过了,虽然你在唐家堡中闯了大祸,但你的爹娘不至于跟你为难的。有什么冤屈,他们一定会帮你做主。为什么你不找他们呢?”

    “谢谢你……”

    “大笨蛋!”

    本来她想要说实话,可是想到自己要是夸了他,很可能他便要骄傲自满,不光得意扬扬,还可能会不再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唐雪见语气顿了顿,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哈哈,哈哈!景天老弟,不枉大哥救你一命!就凭你这一番话,已近道心矣!”

    正是:

    景天转过脸来,眼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他们所乘的江船顺江东下,这一天夜晚,唐雪见吃完饭,洗漱后觉得无聊,便去找景天说话。先去了景天住的船舱,扑了个空;四处找了找,最后她在船头的甲板找到了少年。

    当徐长卿悠然的话语响起时,紫萱和唐雪见便悄悄地退出船舱来。

    “徐大哥教会我蜀山心法,我现在不仅没有要眩晕的感觉,还真的觉得身体里有那个灵力呢!”

    “是……当然啊!”

    “这有什么难的?你还花了一个下午呢,算迟的啦!”

    一刹那,景天忽然想起几天前遇到那怪客当剑的情景,当时在某一瞬间,倒有过短暂的感知五灵的幻觉。

    “雪见……”

    “大小姐,你说奇怪不奇怪,现在我面前就好像打开了一扇窗户,原本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空气中,现在却好像感觉到有无数的水火土风雷五灵存在!”

    星水之间,响起了少女春燕呢喃般的话语。

    透过这一颗用最初级的蜀山心法凝出的水珠,唐雪见仿佛真的看到满天的星光都被会聚到这里。明灭闪烁,璀璨晶莹,这一刻,就在这颗小小的水珠中,会聚了整个繁星闪耀的星空……

    “爹娘……”

    他对照着书页,有些生涩地念道:“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说了些景天听不懂的话,徐长卿从怀里掏出一本书,交给景天,说道:“景天老弟,刚才你没醒时,我跟唐姑娘谈天,得知你以前还认识些字。那你看看我这本经书里,最喜欢哪一句,解释一下给我听,告诉我为何喜欢。你也不用看太仔细,随便翻翻就行。”

    “喜欢就是喜欢。”景天愣头愣脑地回答,“具体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这句话看着顺眼,十分清爽的样子。”

    “哦……这样啊。我说呢,我又不是什么神童天才。”

    和所有初次学得某项技能的人一样,景天现在兴奋异常。

    听得景天这一番话,徐长卿最先反应过来。这位蜀山曾经最杰出的弟子,忍不住鼓掌大笑。

    随着少年的指点,忧伤的少女被悄悄地转移了注意力,两人一齐仰望起头顶的星空。这时候,正是江流船动,行云遮月,尽是连绵青山的长江两岸没有城镇的耀眼灯火,于是落在少年少女的眼中,那满天的繁星显得格外明亮。

    听少年提起这两个字,唐雪见的脸上忽然充满了忧伤。静默了很久,她才半含忧伤半含气愤地说道:“你不知道,我很小的时候,爹娘就去世了。我是爷爷养大的……呜,他们老说我是捡来的,可是一定不会的!爷爷他那么疼我,我一定是他的亲孙女,对不对?”

    “唔……”

    看到少女难过的表情,景天有点儿后悔挑起这个话题。他眨了眨眼睛,立在船头,仰望着夜空星河,轻快地说道:“不说这些啦,唐小姐你看,原来在长江上看星星,星星是那么多、那么亮!”

    一瞬间,这句话如同一道电流,击中了少年;一种巨大的幸福感瞬间笼罩了全身,就好像他花了几文钱从乡间买来一只破瓦罐,最后竟证明是商纣王用来煮狗肉的御用器皿一样!

    “呵,你先看看再说吧。”

    “阳得阴为雨,阴得阳为风,刚得柔为云,柔得刚为雷。太柔为水,太刚为火,少柔为土,少刚为金……”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