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八章 舟行宾化,蛟龙困守牢笼
    "惨啊!"

    霹雳堂阴暗的地牢内,景天背靠在石壁上,看着脚上的铁链,郁闷地说道:

    "唉!看来还是当铺那碗饭好吃。这江湖不好混啊!"

    "瞧你这点出息!"唐雪见没好气地说,"咱们行走江湖之人,这地牢怎么也得坐上十回八回。你放心,我一定救你出去!"唐雪见拍着胸脯保证。

    "噢?原来你有办法?是什么?"

    "......我还在想。"

    "哦。"

    这时候,景天忽然看出,对面这位表面满不在乎的少女,眼角微有晶莹的光芒闪动。看出这一点,他心中黯然,便不再抱怨。到这时候,相比强装镇定的大小姐,倒是他这个被保护的小跟班,开始真正思索起逃生的办法来。思考了还没一会儿,景天却突然听到唐雪见一声惊呼:

    "什么?!"

    "出什么事了?"

    "你别做声。我听小花楹说什么。"

    唐雪见侧着耳朵,对着那只在眼前盘旋飞舞的小花楹,好像在认真倾听什么。景天看着这煞有介事的一人一兽,心想:

    "不管怎么说,这会飞的小猪头总算讲义气。外面海阔天空,它却没自己跑掉,还偷偷地跟进这阴森可怕的地牢。这小妖怪,有点意思!"

    "花楹,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时,唐雪见小声惊呼,好像那会飞的小灵兽跟她说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咕咕!"

    飞悬在空中的小花楹,用力地点了点头。

    "景天,她说她有本事用你的魔剑劈断锁链。"

    唐雪见看了看旁边靠在墙上的那把紫色阔剑,跟景天说道。

    "是嘛!太好了!-咦,魔剑?它叫魔剑吗?"

    "嗯?"唐雪见满脸怀疑,看着景天,"它不叫魔剑吗?"

    "哈,哈哈,当然就叫魔剑。我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剑的名字呢?"

    景天打着哈哈,忙转向空中飞舞的小花楹,说道:

    "小飞猪啊,你说有本事用我的魔剑?"

    "咕!"

    在空中飞舞的五毒兽一脸不高兴,瞪着眼睛,气鼓鼓地看着少年。

    "什么小飞猪!"

    唐雪见忙打抱不平,埋怨少年:

    "她叫花楹,很厉害的,是五毒灵兽!"

    "好,好吧,小花楹,你会用魔剑吗?"

    "咕咕!"

    小灵兽在空中点了点头。在唐雪见和景天满怀期冀的注目中,小花楹微肥的小身躯,绕着那把魔剑灵动地飞了几圈,大概到第四五圈的样子,便见得一道绿色光华飞出,行程一只璀璨的光环圈住了魔剑!紧接着,小花楹在空中振翅疾飞,那魔剑就好像被她用光环带动一样,以飞快地速度在唐雪见脚边一划而过。

    "哗楞楞!"

    只听得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二人再看时,那条套在唐雪见脚上的铁链已被魔剑给斩成两截!

    "哗!花楹你真有本事!"

    "好花楹!"

    景天却满头大汗,对小花楹叫道:

    "慢些慢些,你可看准了用剑!"

    一边紧张嘱咐,景天将身体站得笔直,双脚张得很开,生怕这小灵兽妖性大发,斩了不该斩的地方。

    "咕咕......"

    也不知道花楹听明白景天的恳求没有,它在空中几乎没有停顿,疾速飞动着,带动着那朵光芒闪耀的翠绿光环,拖着魔剑从景天双腿间急闪而过。

    "哗楞!"

    景天耳鼓一震,背脊一阵生寒,低头再看时,便见自己双脚间的黑色铁链,已从中齐齐断开。

    "好剑法!"

    景天前倨后恭,对小灵兽赞不绝口: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心的妖怪!"

    听了他的话,小花楹脸色微红,好像又害羞了。

    "怎么,你见过很多妖怪?"唐雪见有点惊奇。

    "不瞒你说,"少年一本正经,"妖怪嘛,我就见过这么一只,所以绝对保证她是最好心的!"

    "呃......"少女无语,半晌才道,"少说废话,赶紧逃吧!"

    接下来他们的运气不错,别看霹雳堂的几个小罗罗气势汹汹地把他们抓进来,谁知道守卫却极其疏松。顺着通道一路逃来,他俩竟没见到什么人。也许那几个霹雳堂的人认为,这两个小娃娃被大拇指粗的铁链锁着,就算插翅也难飞走;谁能想到,竟还有个通人性的小灵物偷偷地溜进来,还操纵那把被当作战利品搁置的紫色大剑救人。

    可是,外敌无影无踪,自己却出了问题!这两人带着小花楹刚刚逃到了地牢出口,已经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了,谁知道那个逃跑身姿极为矫健的少年,却突然一声不吭地再次晕倒了!

    "你怎么啦?"

    唐雪见见状,赶紧蹲下来使劲摇晃景天的身躯,却发现他虽然呼吸均匀,神智已然不清。

    "怎么会这样!"

    唐雪见焦急之时,那小花楹却飞停在景天的上方,静静出神,仿佛若有所思。

    "咕咕咕咕!"

    可能小花楹发现了点什么,忽然对着唐雪见上下乱飞,显得十分焦急。

    "唉,我知道了。"

    风华绝代的少女,没顾得领会花楹的意思,而是幽幽地叹了口气:

    "肯定因为他胆小,终于被这件事吓晕。真没用!"

    唐雪见看着昏沉沉的景天,心中又气又悔。她气的是,关键时刻这小跟班总是莫名其妙地晕倒;悔的是,毕竟这少年无辜,只是为了自己逃离风波险恶的唐家堡,却把他给卷进来。左思右想,她决定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他安顿下,然后自己去四外打探情况。心中想得挺好,可是当她拖起景天的身躯时,却发现这家伙死沉死沉!

    "哼!"唐雪见不免义愤填膺,"还好意思说我们家小花楹是猪?我看你才是头大肥猪!"

    拖着景天沉重的身躯,唐雪见就这般离开了地牢。在她身后,花楹依旧用自己的方法摄起少年来历不明的剑器,寸步不离。

    等逃离了地牢,唐雪见才发现这地牢的出口修在一个不起眼的民房屋内。往屋后走了几步,发现有一条小河从屋后潺潺流过;举目看了看,发现不远的河堤旁就有一只竹筏系在柳树根上。唐雪见暗道一声"天无绝人之路",便走过去,将景天安置在竹筏上,两人一起随着河水漂流而下......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景天幽幽醒转。

    "这是在哪里?"

    醒过来之后,景天发现自己正在一间杂物房内。

    "雪见呢?"

    没看见那个活泛娇俏的身影,景天心里一急,想站起来,却又颓然坐下。

    "我这是怎么了?"

    景天运一运气,却只觉得整个人有些虚脱,就好像小时候断了粮,好几顿没吃上,身体也像这样空空荡荡。见自己身体这样子,景天有心想多歇歇,可是一想到那个少女娇柔孤独的身影,便实在歇不下来。别看那少女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景天看得出,越是装得这般刚强,背后越是发生了什么让她脆弱难过的事情。

    一想到这,景天便挣扎着站起来,推开木门,去外面寻找唐雪见去了。走到了街上,景天才发现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县城。问了问街边的行人,才知道这里已是离渝州有百里多路程的宾化。

    "奇怪,她去哪儿了呢?"

    宾化并不大,景天找了半天,还没看到那个红衫少女,便有些焦急起来。又是一番找寻,问了许多人后,景天才得知那个少女很可能往南门外的长江渡口去了。打听到这个消息,景天立即马不停蹄地往南门外的大渡口赶去。

    "大小姐,你真地在这里!"

    当景天看到奔腾的大江旁那抹红色的倩影,便是又惊又喜。

    听到他的声音,那边的大小姐并没有立即转过身来,而是飞快地在眼睛上抹了抹,然后才转过身,跟飞奔过来的少年说道:

    "你怎么找过来了?不多歇歇。"

    "哈!我全好了!"

    景天假装没看到少女眼角边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在原地伸胳膊踢腿,又假装一不小心,一个跟头跌倒在地上,然后对着她嘿嘿地傻笑两声。

    "噗嗤!"

    见着他这憨样,唐雪见终于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谢谢你......"

    唐雪见对着地上的少年低低说了一句话,便飞快地转过身,又对着那茫茫的江水发起呆来。

    "谢谢?我是不是听错了?"

    景天站起身来,不敢相信刚才那娇蛮的唐家堡大小姐竟对自己道了声谢。

    "大小姐?"

    等景天走到唐雪见旁边,看见她的脸色时,便有些担忧,说道:

    "你不舒服吗?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

    唐雪见闻言,转过脸来,勉强一笑道:

    "没有......我是想爷爷了......我想回家......"

    "那我送你回家,好吗?"对于少女回家的念头,景天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奇。

    "不行的!"

    刚才还十分忧郁的少女,忽然变得十分激动起来,语气短促地急声说道:

    "他们对我不好,只有爷爷疼我,但是爷爷已经病得神智不清了,他们还在算计爷爷,为争掌门打得头破血流。"

    "我偷解药,又偷了花楹出来,还听到了他们和霹雳堂勾结的机密,如果让他们知道,一定不会放过我!"

    "什么?!"听了唐雪见的话,景天十分震惊,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唐雪见便把之前百毒楼中发生的种种事情,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听完后,景天半晌无语,然后很难过地对唐雪见说:

    "对不起,都是因为要为我找解药,才连累你有家不能回。不过你别担心!"

    看着少女柔弱可怜的模样,景天忽然豪气顿生,挥着拳头对着浩浩荡荡的江水朗声说道:

    "既然是由我引起的,大小姐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笨蛋......"唐雪见俏脸微红,不屑地说道,"你功夫那么差,有什么本事保护我啊?随便几个唐门三代弟子就能把你收拾了......"

    "那怕啥!功夫差可以练啊!我觉得我这几天就强了很多。你难道忘了,我们不久前还不是打败了两个霹雳堂高手吗?"

    景天越说越起劲,兴奋地地唐雪见说道:

    "你不觉得我的资质很不错吗?我也就是没有机缘。如果能有什么剑仙收我为徒就好了......对啦!要不我们现在就上蜀山寻仙求道去吧,怎么样?"

    景天说得兴起,不停地在原地转着圈,搓着手,好像马上就要抬脚往蜀山去一样。

    "我才不去呢!"

    少女一句话,就跟她名字一样,给景天当头来了一瓢冰冷的雪水:

    "学仙就要做道士,一点都不好玩!再说你不要自吹自擂啦,你......你给我做徒弟都不配,别说是剑仙啦。花楹,你说是不是?"

    "咕咕!咕咕!"

    随着少女的问询,那个一直在一旁闲得没事的小花楹,格外积极地飞过来对着唐雪见使劲地点头。小兽儿这样子,直气得景天使劲向她挤眉弄眼狠狠威胁,可惜都被小花楹无视,没起到任何效果。

    "我先练练剑。不上蜀山,我自己修炼剑仙!"

    吹了一句牛,给自己下了个台阶,景天便到一旁拾起那花楹口中的"魔剑",对着漫天的江风左劈右砍,那招数神出鬼没,似仙人风云无迹,更像樵夫乱斧劈柴。

    看着他这样子,唐雪见只觉得好笑。看了一会儿,她只觉得少年剑法惨不忍睹,便转过头,看看那浩荡东去的大江。在这条横亘神州的大江面前,女孩儿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渺小;看着奔流的江水,觉得此身渺渺茫茫。在这时,也只有偶尔回头看看那胡劈乱砍的少年,才稍微觉得有些踏实。

    江边的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正在神思悠然间,唐雪见和景天同时听到一声怪笑。

    "又是你们?"

    唐雪见回头一看,却见是三个身穿朱色衣服的霹雳堂弟子正围了上来。

    "嘿嘿!这下看你这俩小娃往哪儿跑!"

    "哼!手下败将。"

    见被霹雳堂弟子围住,唐雪见不甘示弱,掏出一对五行钩,各执手中,与景天并立在一起,凝神准备对敌。

    "别怕,我看这三个也不是很强。"看出身边的少女有些发抖,景天低声安慰。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我们且全力对敌。要是实在打不赢,就往城里逃,千万别往江边靠近。"

    "嗯!"

    唐雪见咬着嘴唇,答应一声,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只是,看着他二人互相鼓励打气,那围上来的三个霹雳堂弟子,眼神却起了奇特的变化。讥笑、蔑视、疯狂,转眼间他们的眼睛就变得血红。

    "不好!"

    亲眼看到他们的眼睛凭空变得和血一样鲜红,景天便知不妙。也不等他和雪见反应,这三个霹雳堂弟子"嗷"的一声咆哮,那声音,好似野兽发疯一般。非人的嚎啸,震动江潮,霹雳堂弟子的脸型迅速扭曲,狰狞若鬼;四肢也瞬间变得长大,撑破了衣服-才这样片刻的功夫,本来和常人无异的霹雳堂弟子,就变成恐怖狰狞的妖魔!

    "怎么会这样?"

    到底还是女孩子脆弱些,碰到如此意想不到的可怕变形,唐雪见当即一声惊呼,声音发颤。

    "桀桀-看你们往哪儿逃!"

    不类人声的狞笑声中,这三个霹雳堂化身的妖魔如同荒野的饿狼,挥着大砍刀猛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