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七章 剑冷光寒,遂使英雄气短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景天和雪见便离开了逍遥客栈,往南边的九龙坡而去。九龙坡在渝州之南,乃是一段极为险峻的山路。和璧山不同,九龙坡上长了很多荆棘。一路走下来,饶是景天小心又小心,那件宝贝衣服也被刮破了好几处。

    心疼自己的粗布衣服之余,景天倒蛮佩服那个大小姐;一路上唐雪见和那只叫"花楹"的小妖怪追逐嬉闹,景天怎么看怎么觉得,最后她那身粉红色裙衫会被荆棘挂得褴褛不堪。可是,直到就快下九龙坡时,景天偷眼打量,却见唐雪见衣衫丝毫无损。这时再回想大小姐一路上如蛱蝶穿花的轻盈姿态,景天便感慨,果然武林世家的子弟不一样,连走个山路都有专门的轻功保护衣衫。

    "好热!我们休息一下。"

    下了九龙坡,地势渐趋平缓,唐雪见停了下来,嚷嚷着很累。

    "景天,你去找些水来!我渴死啦!唔,走了这么远,他们应该追不上了吧......"

    "咦?他们?有人在追你吗?他们是谁?"

    "当然是江湖宵小啦!这都不懂。"

    唐雪见对着景天,扮了个鬼脸,打了个马虎眼。

    "江湖宵小?"

    景天闻言一愣,提起剑,指着唐雪见身后问道:

    "你是说他们吗?"

    "嗯?"

    唐雪见也一愣,扭头一看,却见身后不知何时来了两个褐衣汉子。这两人一高一矮,面目可憎,手中各执兵刃,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

    "你们是什么人?"

    见他们鬼鬼祟祟,唐雪见大喝一声。

    "我们是什么人?"两人中矮个子的那位,一晃手中的鬼头刀,怪笑说道,"我还要问你呢!这荒山野岭的,你们两个身藏兵刃,行迹可疑。说!你们叫什么名字?想在九龙坡干什么?"

    "哈!"唐大小姐满不在乎地一笑,不屑地说道,"问我的名字?就凭你这俩小毛贼,还不配知道本女侠的大名!"

    "呦嗬!小妞够泼辣的啊!"

    见唐雪见耍起小姐脾气,那瘦高个子一脸地淫笑,阴阳怪气叫道:

    "没想到你这小妞生得如花似玉,嘴却这般刁。好!好!不要说你不识相,哥哥却最喜欢你这种。来!跟哥哥们玩玩!"

    "找死!"

    这下唐雪见可真生气了。她气得满脸通红,怒斥道:

    "鼠辈!竟敢跟唐门弟子这般说话,小心割下你们的舌头喂蜈蚣吃!"

    "唐门?你是唐门的?!"

    "怎么?怕啦?"

    "哈哈!若放在以前,我们霹雳堂还要卖你们三分面子。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瘦高个的霹雳堂弟子狂笑道,"小妞,你这算羊入虎口啦!"

    他狞笑着,头也不回地招呼矮个同伴:

    "兄弟,还等什么?上吧,一场大功劳啊!......嗯?兄弟?"

    喊了两声,见同伴并没应声,瘦高个一回头,正要再喊两声,却听到有人搭腔了:

    "嘿嘿,兄弟,你是在叫我吗?"

    随着这个嬉皮笑脸的声音,瘦高个只觉得腰间一寒,低头一看,却见一把锋利宝剑正抵在了自己腰上-这时日光正明,看这剑刃映着日光,发出奇异的紫光,不用说,一定是涂了唐门特制的毒药啦!

    "晦气!"

    这时候,这瘦高个才想起来,刚才耳边隐约约听到"哎哟"一声,可惜自己只顾看着这容貌罕见的美貌小娘们,一时竟走了神,没在意!

    "少侠饶命!"

    于是刚才还凶神恶煞的霹雳堂弟子,双腿一软,"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见他也被制住,那位先被偷袭的矮个霹雳堂弟子,这时才敢出声,哭天喊地地求道:

    "少侠!少侠!发发慈悲啊,快些给小的毒剑解药啊!"

    原来这厮手臂上刚被景天划开一条狭长的口子,正在汩汩流血。原来,久在市井中打滚的景天临敌经验竟比唐家大小姐丰富一百倍。刚才见事情难以善了,他便趁着这俩霹雳堂弟子只顾色迷迷调戏唐雪见之时,卯足了劲,飞身进击,挥起大剑先把矮个子砍伤,然后反手一剑就横在瘦高个的腰间。刚才这一串动作犹如电光石火,以致于当两个霹雳堂弟子反应过来时,已经都着了道儿!

    "哈哈,果然是霹雳堂的宵小!"见临时赚来的跟班如此得力,唐雪见又惊又喜,扬眉吐气地叫道,"你们连本小姐的跟班都打不过,还敢耍威风!"

    见一个小女子趾高气扬,跪在地上的这俩霹雳堂弟子俱各不服。只不过眼光一瞥,见那少年正举着他那把寒光闪闪的大剑,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顿时这两位又变得老实了。

    "唐女侠,要怎么处置他们?"

    "让我想想......"

    唐雪见俯首思忖,觉得要押这两人走,必然是个累赘;如果任他们留在原地,也不是个事儿。正在迟疑间,她却突然听到"咕咚"一声,抬头一看,却见刚才还精进勇猛的少年,竟毫无征兆地一头栽倒在地上!

    "景天!景天!你怎么了?"

    唐雪见见景天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如纸,一时惊得六神无主,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正当她芳魂无主之时,却听到不远处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老三,你们怎么给俩小娃跪着了?-呀!你们丢不丢人啊,怎么败给两个小娃儿?"

    唐雪见扭脸一看,却见一个穿着霹雳堂服色的红脸膛汉子,正提着刀走过来!

    "老大,你不知道,他们剑上有毒。"

    那矮个子霹雳堂弟子强自辩解。

    "是么!"

    听他这么一说,那看样子是三人首领的红脸膛弟子飞身掠近,也不管唐雪见还在旁边,自顾自地察看兄弟伤势。一看之下,他顿时笑了:

    "老三,你真是个怕死鬼。你看看,手臂上流的这血是不是中毒的模样!"

    "是么!"

    矮个子老三低头一看,却见手臂上伤口流出的血迹鲜红无比,现在已经半为凝结,确实不像是中毒后的模样。

    一见自己没有中毒,又来了主心骨,这矮个子豪气顿生,立即跳起来,踢了旁边那个犹自跪着的老二,怪叫道:

    "老二,别丢人了,咱兄弟仨联手,把这小妮子和她的短命相好擒了!"

    这一来,情势顿时逆转。刚才二对二,唐家堡一方靠偷袭占了上风;可是现在他们这一方主力突然晕倒,人事不知,对方却又多了一个主力,如此一来结果便没有了任何悬念。唐雪见拼命抵挡了几回合,便被霹雳堂弟子擒住,连同晕倒的景天一道,被一路推推搡搡地带回到霹雳堂的地牢中。

    唐大小姐和景天的江湖之路,便以一趟地牢之旅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