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仙剑奇侠传1 > 第五章 前世风雷,换取今生如醉
    "臭小子!发什么呆!"

    "哎,来啦来啦!"

    被赵管事在脑袋上一敲,景天终于反应过来,赶紧麻利地从旁边柜台上拿来当票簿子,朝男子问道:

    "您老这把剑当多少两银子?"

    景天问时,他和赵管事这一老一少都在心里嘀咕:

    "罢了,今日定被这莽汉给敲诈了!"

    暗觉晦气,却听那人淡淡说道:

    "一文。"

    "什么?!一文?!"景天惊讶,赵管事反应却快,连连催促,"一文就一文,阿天你赶紧写好当票给这位客官!"

    "好吧。"

    景天拈笔在当票上写上:

    "今有陌路客官,当破烂铁剑一口,当银一文。"

    写好后,景天恭敬地将当票交给那男子。那男子接过当票,看也不看,往怀里一塞,将手中阔剑掉过头来朝前一递。景天赶紧上前握住剑把,要将宝剑取回。只是用了用力,景天却发现拉不动,抬头一看,见那男子两指挟着剑刃,一双虎目烁烁生光,竟正朝自己注目沉思。

    "客官?"

    "......"

    听得景天呼叫,那男子如梦初醒,双指一松,放开剑器。

    景天拿到了紫刃阔剑,正想赶紧转身放去库房,却听惜字如金的怪客忽然说了句很长的话:

    "你......竟然沦落至此。"

    "什么?"

    景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疑惑说道:

    "沦落?客官,你认错人了吧?"

    不知为何,现在紫剑在手,景天一阵轻松,浑没刚才大气都不敢出的感觉,连说话也顺溜了许多。他从容说道:

    "客官,您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去贵剑收在库房里。"

    "哼!"

    本来冷若冰霜的怪客,看着转身就走的景天,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里,突然有了些复杂难明的情绪。看着少年提着长大的紫剑就快走出厅堂的后门,猛然间他那双犹如幽暗深渊的双瞳中,爆燃起一点星火!就在这一瞬间,本来迈步就要跨过门槛的少年,眼前一阵光影缭乱,转瞬竟然自己已置身于一个奇幻之所!

    ......原来四处空阔,方才还在厅堂,此刻已悬半空。无边的云气在脚下涌动,四周的苍穹空空荡荡。浩阔无垠的空间里,漂浮着无数的奇山。山间挂着洁白如练的瀑布,它们飞流直下,奔腾不停,不知从何来,也不知向何处去,在茫茫中寂寞地飞堕,周而复始,永不停歇。除去缥缈的仙山,巨大的空间里还零星浮荡着巍峨的神人石雕像。那峨冠博带,那宝相庄严,虽然只是冰冷的石头雕成,却个个栩栩如生。寂寥的时空里,纵横徘徊着无尽的风声。一个个神秘的声音夹杂在风声中,从耳边呼啸而过,似风语,又似神谕。

    "啪!"

    正当突然坠入梦幻的景天看着一尊英武的神像出神,却听见啪一声脆响,原本威严圣洁的神人脸面竟突然从中裂开。看那整齐的切口,就好像被一道无形的锐利剑风扫中,石像中裂,坠落虚空。

    "怎么回事?"

    景天愕然,却感到风息突然变得狂暴,清明寥廓的苍穹瞬间紊乱。飓风涤荡,无影无形的锐利剑气应声闪现,先是一座座神像被劈成两半,从天空堕落,紧接着挂着灵瀑的仙山一个个炸开,好像被无形的天帝之手依次捏碎爆裂!天穹充满煞气,好似冥冥中的天帝又打翻了砚台,顿时质白如棉的云朵漆黑黯淡,在诡秘天地中奔腾汹涌,像极了风暴降临的大海。一切都陷入了悖乱和疯狂,景天觉得这块奇怪的天地就要崩塌!

    "喝!"

    景天正这么想着,猛然间从远处诡谲云波中听到一声猛兽般的怒吼,紧接着一道炫丽的红色奇光从云团深处闪现,很快如一道火焰流星破空而来,那急速前行的锋头所指,赫然就是自己!

    "妈呀!"

    十八岁的少年惊恐地大叫,本能便想躲避,谁知就在这时,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一只沙包,被人狠狠地扔了出去,耳边的空气极速压缩,音波鼓荡的嚣叫声便瞬间刺痛了耳膜-此事已然诡谲,但更可怕的是景天发现自己竟然穿云破雾,以极快的速度向对面那个裹挟漫天风雷的飞火流星迎面撞去!

    "啊啊啊-"

    景天的恐惧在这一刻达到了一个顶点!这还不算完,当他瞬间靠近,看见那颗"飞火流星"的真面目,自己的恐慌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原来那颗烈火猛燃的流星并非真正的流星,而是一位浑身紫焰战甲的凶狠男子,看不清面目,正疾速飞向,一路带起漫天风火!最恐怖的是,这无事生非的猛将不仅气势汹汹来势极快,他双手还各持了一把血色的短刃,上面交错着紫色的闪电和鲜红的火焰,显然正是他用来谋财害命的凶器!

    "英雄,不要啊!"

    景天凄厉的惊呼响起,紫焰战甲的凶人也到了他眼前。一刹那,少年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不过,幸好,也许是在梦中的缘故,按道理此刻应该自己被那两把凶残的短刃刺穿,但不知道为什么,景天却觉得是自己的喉咙猛然被什么利爪给紧紧攫住,呼吸苦难,就像溺水之人很快就要窒息毙命。

    生死攸关当头,景天正要挣扎,却忽然感觉被勒得紧紧的颈项一松,然后眼前光线一暗,再睁眼看时,却发现自己还是在熟悉的当铺大厅后门!虽然场景转换回来,但估计是刚才中了那一场邪的缘故,景天总感觉到自己脖子上那种被扼住的窒息感依然十分清楚。

    "嗬嗬嗬......"

    景天仿佛还停留在刚才的幻象中,手提着大剑,背倚着门框,发出低沉的喘息。

    "莫非是中了唐门致命毒蒺藜,毒性开始发作,眼前出现幻觉?还是这黑袍的怪异男人作怪,对自己下了什么幻术的咒语?"

    景天稍作喘息,移门胡思乱想。

    "咦?这臭小子怎么突然累成这样?"

    刚才令少年如痴如迷的幻相看起来时间并不短,但在旁观的赵管事眼里,却只见到景天提着剑往后门走,刚抬腿要迈过门槛,便突然停下来倚靠在门框上大喘气。

    景天惊魂未定,赵管事满腹狐疑,那黑袍怪客的眼神却起了些微妙的变化。

    "你......"

    看着依旧痴迷的少年,黑袍怪客凌厉的眼神里,已多了几分怜悯和惋惜。想也没想,他手一扬,便有一道看不见的灵光飞向景天。灵光着体的一瞬间,本来还惊魂未定的景天突然神魂一清,只觉得自己已发生些描绘不出来的奇妙变化。他感觉到,身边自己向来无视的空气里,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精灵,它们在欢快地飞舞。"水、火、土、风、雷",几个古篆写成的字符突然间飘荡在自己的脑海里,这一瞬间,感觉非常奇特,好像自己抓住了些什么紧要的东西,却好像什么也没弄懂。

    到了这会儿,黑袍怪客再也没什么举动。在表情奇异的当铺二人注视中,他一转身,走出了破损的大门,很快淹没在无边的夜色里。

    "他到底是什么人?走江湖的术士吗?"

    想起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妙变化,景天便猜测这人是不是一个江湖术士。不过也不对呀,既然使出些手段,让自己感觉到好处,接下来就应该发生点什么,不是开口要收自己为徒,就是要满口胡诌,跟自己骗些银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景天带着满腹疑问,手提着紫刃阔剑走到了院里。本来这些当物都要放到库房里,不过走过了几重院落,满怀心事的景天心里一动,便一转身,在月色的清辉中将紫色剑器带回到自己卧房里。

    "也许,这把廉价大剑,能看出些古怪吧?"正是:

    旧游无地可招魂,

    刹那风雷窥前尘。

    豪行宛归一梦里,

    剑光犹怒影空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