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音为我狂 > 第205章:天干了什么,为什么要破它?
    “你骂我?”叶破天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曾德秀,甚至还站起身来,往后退了几步,跟被侵犯了的小处丶女一般。

    “对啊,是不是没听清,要让你爹我再复述一遍?”曾德秀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同时心里也有点嘀咕。

    这被骂就被骂了呗,看这样子就跟这辈子第一次被人家骂一样,又不是菊花被爆了,这人有中二病吧。

    其实不只是曾德秀,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叶破天一起的几个同伴,都或多或少的意识到这个少年有些中二病。

    天干嘛给你了,为啥要破它?

    这跟网文界玄幻套路文里跑出来的名字到底是谁给起的,这么有才?

    而且不光名字中二,人也特中二就是了。

    苏海觉得,如果掏出身份证看的话,这个叶破天应该还有个叶二狗,叶狗蛋这样的名字。

    “小赤佬。”曾德秀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了看叶破天:“首都人是吧,很了不起吗,我是魔都人。”

    曾德秀这种鄙夷的眼神在一瞬间深深的刺激到了叶破天的心脏:“你们这样是会付出代价的。”

    “少看点小说电影动画片,老铁。”曾德秀再一次打断了叶破天:“我真的搞不懂你有什么倚仗,你出门的时候,你老爸没告诉过你做人要低调吗?”

    曾德秀可跟上官陌、上官白,李启河几人不一样,那一身明晃晃的全身GUI套装可不是光之有好看的,一看就能看得出区别出来了。

    叶破天却恶狠狠的瞄了几眼,他根本就不信那是真的:“你做人就很低调是吧,穿着一身假货出门就以为自己是根葱了?”

    “好好好,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吧。”曾德秀报以一个不在意的表情:“那我现在就跟你说正事,你说,这凡事都得讲究个先来后到不是?”

    “就像我们现在争的地方,其实也是这样,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曾德秀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当然,你不想按照这个规矩来也不是不行,那是完全可以的,前提是我们争不过你们,你们出的价码比我们高,而我们无力竞争,只要你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自然会乖乖把地方让出来,掉头就走。可是呢,现在我知道的情况却是你们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而是一开始直接就跳了出来,让我们把地方让出来。”

    曾德秀说到这,顿了一下:“你以为你是谁啊?”

    曾德秀一开口就是‘巴拉巴拉’一大堆的话蹦了出来,根本都没留有能让叶破天反驳的余地,被堵的死死的,一句话都说不了。

    当曾德秀说完之后,叶破天整个人的脸色都是猪肝色的。

    “全都给我闭嘴!”一道尖利的女音传来,一直坐在叶破天身旁的少女气愤的站了起来。

    这声音,让苏海都差点没忍住捂耳朵。

    不过暂时没人发现的是,叶破天看到少女气的站出来之后,眼神里闪过了一抹喜色。

    叶破天赶忙拉住少女的手,拍着其后背:“不气不气,我们不跟乡巴佬一般见识。”

    可少女却丝毫不给面子,甩开了叶破天的殷勤:“你也闭嘴!”

    叶破天一愣,被甩了一个踉跄。

    很反常的,被自己的女伴这样对待,他也都没有恼羞成怒,只是脸色更难看了一些,乖乖退到一旁。

    这种景象让苏海和曾德秀一看见便互相对视了一眼,好像都明白了什么,眼神怪异起来。

    “要换人了?”曾德秀乐呵呵的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的扣着耳朵问道。

    穿着暴露,一张脸上可能涂了半斤粉的少女可与叶破天不一样了,曾德秀身上这些东西是真是假,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让她的脸上多了些慎重,少了些轻视。

    因为曾德秀身上穿的GUI不只是真的,而且,还都是一些有价无市的款式和系列,甚至那件花环绿绿的大兜镶金衬衫,还是与某个吊炸天的人物联名的产品。

    这要真是叶破天说的什么土包子的话,那这世界就没有厉害的人了。

    当然,在场的人看起来也就只有这个浑身GUI,吊儿郎当的是个棘手的点而已了,剩下的不论是气质还是穿着都十分普通,看来完全不需要放在心上。

    看来这个叶破天就只是皮囊看起来不错而已了,除此之外,不论是眼界还是气度,都不是这一层次上的,嗯,再玩一段时间就让他滚蛋了吧。

    亏她还特地给他从那难看的乡下户口给弄来了首都,看来的确是一种浪费。

    “如你所见,现在这个地方不止是你,我也很想要拿下。”少女如是对曾德秀说道。

    “看见了。”曾德秀嘲讽的道:“倒是好嚣张啊,还真当首都这个地方是你们家开的了是吗。”

    “叶破天不太会说话,所以我们可能有些误会,但这些都是可以谈的不是吗?”少女并没有受曾德秀嘲讽的影响。

    换了人就是不一样,苏海已经表示准备好爆米花和板凳了,反正不到不得已的时候,他还是可以继续以看戏的姿态看下去。

    反正接了系统的任务之后,他已经没有其余的选择了,毕竟谁也不清楚系统规定的所谓‘打脸’到底是打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合格。

    既然这样,就往死里打吧。

    曾德秀和暴露少女你一眼我一语的开始互怼着,一句比一句激烈,一点余地都没给对方留。

    而怼着怼着,暴露少女的名字也被问出来了,叫王艳妃,倒是人如其名。

    事已至此,叶破天不是最重要的也完全能看出来了,关键所在,其实还是这个王艳妃。

    双方的气愤越来越剑拔弩张了,王艳妃也无法再维持刚开始的轻松,毕竟曾德秀可没有考虑过什么怜香惜玉之类的,每一句都奔着死里去损。

    “你们考虑清楚了吗?”王艳妃跟曾德秀一番互怼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呼吸都开始变得不稳起来。

    “我从刚开始都说过了的,我不想再复述一遍。”曾德秀直接回答。

    “你这是在找死。”王艳妃终于忍无可忍:“从来没有人敢和我抢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