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从前有座灵剑山 > 第三十九章: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很多人对剑修存在一个误会。

    他们认为剑修以剑入道,等于是凭借外物成就大道,其实剑之一物,对于真正的剑修而言已经不是简单的工具或者肢体延伸,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手中剑绝非外物,自然谈不上以外物入道。事实上,剑修恐怕是天下诸多修士中最不假外物的一群,只要剑在手中,哪怕全身上下再没有一个法宝也无关紧要

    同样,对于朱诗瑶而言,过度依赖外物也是难以容忍的,有无眼镜,她的实力判若云泥,若是日后别人故意针对这一,她岂不是死路一条?

    所幸风吟真人早有安排,随着朱诗瑶的修为不断进步,眼镜也随之变化,虽然性能上是越来越强,但体积却越来越,也越发隐蔽。在朱诗瑶养成剑胎,又成就虚丹后,于脆就戴上了隐形眼镜,单从外观来看,任谁也猜不出她有这样的隐患。而且眼镜收发自如,不用的时候可以随时收回,避免风险。

    按照风吟的推论,若是到了金丹境界,大道凝塑与玉府金丹之中,朱诗瑶完全能凭此机缘,将外物法宝化入金丹之内,届时过滤虚像的眼镜将成为她的一道神通,再不是外在之物,任谁也无法损毁或者掠夺,唯一的隐患也就彻底消除。

    只可惜朱诗瑶现在终归不是金丹,眼镜依然是她的重要缺陷,而在她进入这太古剑冢的深处时,眼镜因为一个巧合而破碎,导致她的视线顿时朦胧不定

    不过此时的朱诗瑶,也非十多年前初遇白猿时的那个稚嫩少女,哪怕眼镜破碎,她的实力依然是旁人难以企及的强大。

    至于原因?很简单,朱诗瑶拥有星辰神眼已经超过十年了,这十年来,除了少数必要的时候外,大部分时间内,朱诗瑶其实是不戴眼镜的。

    上古时代,星辰宗的掌门并没有能化解隐患的仙宝,完全凭着自身的能力去对抗先天神通的副作用,固然后患始终不除,但他依然能横扫九州。这个道理是一样的。而且,尽管朱诗瑶最大的杀招是星辰神眼,但并不意味着没有神眼她就一无是处,她天生剑灵根,修行的是匹配度极高的仙级星辰剑典,手中更是上品灵宝大日金煌剑,以硬属性而论,就算琉璃仙也未必强过她。若非大日金煌剑的剑灵正在沉眠之中,她与剑灵配合,实力还能更上一层楼。

    而相较于近乎无敌的朱诗瑶,她的对手似乎完全不足虑。

    “待你消化了九阳焚天剑后,我们再去一次,这一次务必消灭对手,不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剑魔虽然没有继承正统,但与我同源而出,而且手段百无禁忌,很可能有什么歪门邪道的功夫,夜长梦多。”

    朱诗瑶对此并无意见,按照剑神的法,想要从太古剑冢中脱困而出,就只有消灭那个浑身魔气的对手。而方才一战,那惊人的魔气甚至在她朦胧的视线中都清晰可辨,完全符合师父经常与她的斩妖除魔的妖魔标准。

    但是不知为何,在她即将打出致命伤害的时候,来自本能的警觉,却让她不得不停下手来。

    在没有眼镜辅助时,朱诗瑶作战大多是凭借本能,她与星辰神眼磨合了十年,这具身体已经打下了极深的烙印,哪怕只是凭借一朦胧的直觉也能让她无往不利。

    但这一次,她的直觉却告诉她不要出手。

    为什么?这完全没理由啊。朱诗瑶认真以师门传授的方法对自己做了几次检查,确认并非功法的问题。同时,有剑神在旁边看护,也不至于是被什么歹毒的法术所困扰……

    究竟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朱诗瑶始终没有找到答案,不过她也不需要了。她是剑修,不是学士,遇到问题当以剑斩之,长剑在手,一往无前。

    “我,好了。”

    待朱诗瑶最后一次确认状态无误后,便开口道。

    而眼见朱诗瑶在短短几十个时辰内就修成九阳焚天剑,整个人如同置身烈焰之中,气势也随之提升到巅峰,剑神颇为欣慰地头:“好,我们再去一次,不要手下留情”

    而在苦海另一端,剑魔正发出一声叹息。

    “来的真是刚刚好。”

    “的确是刚刚好,再早几个时辰,就只能麻烦您老人家单刷了。”

    “哼,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上次他们无功而返,无论是什么原因,谨慎起见,他们最有可能的选择就是花费一段时间来强化实力,朱诗瑶的剑灵根得天独厚,最适合学习钟胜明生前所会的各种剑法,每多学一套,实力就明显上升一级,下一次战斗的把握也就更多几分……只可惜,他大概不知道,你的空灵根在此地得到的好处更多。”

    话间,剑魔目光扫向了四周,心中微微一颤。

    只见原先无边无际的黑雾之海,在方圆数十里范围内赫然消失了大半,已有枯竭之象,而不用,这当然是王陆的杰作。

    虽然以黑潮助推修行的方案是剑魔提出来的,但剑魔本人也没料到空灵根竟然这么厉害,短短十几个时辰便收容了如此海量的黑雾,而且尽数炼化,变成了自己的神通。

    哪怕是一个上古时期的金丹真人,被如此海量的黑雾冲击,怕是也要为之癫狂,但王陆轻而易举便吸纳、镇压、炼化了所有的黑雾,半副作用也没见到,潜力简直深不见底

    “可惜此地被仙级法术封闭,无法沟通天地大道,否则你完全可以凭借这些黑雾之海直接冲击金丹境界。”

    王陆却无所谓地耸耸肩:“金丹不金丹有什么所谓?以法力的雄浑程度而言,我已十倍于昔,就算一般的金丹真人也不如我此时。虽然还欠缺了金丹境界的一些神通,但方才吸收消化那些黑雾,我也练成了自己的神通,一进一出正好画上等号嗯,我现在就当自己是金丹了,请叫我王陆真人。”

    “哼,就算有金丹的实力,也不可大意。”

    王陆笑笑:“放心,师姐的厉害我已经体会过太多次了。”着,笑容逐渐收敛,“所以这一次,如您老所言,我就用绝对的实力从她身上碾过去。”

    剑魔冷冷一笑:“嘿,有意思,总算有那么模样了,也罢,就让我见识见识你新练成的神通有几分威力吧。”

    话音刚落,远处一道金光映亮了黑雾之海,依然是朱诗瑶,依然是大日金煌剑开路,剑光所指,黑雾纷纷退避,女子在黑雾的包裹中一路急行,比起乘坐度厄舟竟还要快上几分。

    “啧啧,不愧是灵剑大师姐,走到哪里都这么光芒万丈。”

    这一次,王陆负手而立,谈笑间淡定自若,似是真的有了必胜的把握。而在他身后,剑魔却没法如王陆一般胜券在握。

    方才王陆炼化黑雾成就神通的全过程,他都看在眼里,因为时间有限的缘故吧,王陆并没来得及立刻改弦更张,放下束缚众多的无相功,甚至连心魔大誓都没有解除。而是结合了破天神剑的思路,在原先的基础上做了极大的改良

    用个简单的比喻,相当于在无相功的地基上盖了一座混沌破天神剑的庭院,看上去着实有些不伦不类,但效果……却似乎出奇得好,只是没有经过实战检验前,什么都是虚的。王陆厉害,朱诗瑶也不简单啊否则剑神何必选择朱诗瑶当搭档?

    片刻后,朱诗瑶与剑神的组合再次来到了王陆面前。

    而这一次,王陆并没有被动接招,在对方靠近到他身周百丈时,他便主动出手了。

    随着他伸出右手,踏步进入百丈范围之内的朱诗瑶和剑神,忽然感到四周空间激荡起来。

    “提前布置的阵法么?无声无息,倒有些本事。”剑神眉头微蹙,他们主动发起进攻,当然就做好了被人以逸待劳的准备,对手硬实力弱于己方,肯定要通过阵法等布置来找回平衡,因此剑神早就提前考虑到可能要打一场攻坚战。只是没想到对手的阵法竟然如此隐蔽,令人完全没有察觉。

    但下一刻,剑神一惊:“不对,这不是阵法,这是……本命神通?虚丹境界的本命神通?”

    来不及多想,剑神便要以破天剑气来影响朱诗瑶,令其暂避锋芒。却不料感受到空间变化后,朱诗瑶柳眉微动,反而更加激进地向前冲去

    与此同时,原先那个光与暗分明的世界就此崩溃,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色荒凉的丘陵,于涸的大地上竖立着无数口残破的兵刃——无一例外是剑,仿佛一座座凄凉的坟冢。

    这个世界极其狭,空间就只有方圆百丈之地,然而世界的边缘却是由无数巨大的残剑铸成的囚笼,看起来坚不可摧。

    而王陆,则在世界的中心,摊开手掌,向着两位不速之客微微躬身以迎。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