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从前有座灵剑山 > 第八章:琉璃仙孺子可教
    驭兽宗以驾驭灵兽闻名九州,宗派修士几乎人手一只乃至数只灵兽,但驾驭的方法就因人而异。<>

    首先,随着主人的修为提升,驾驭的灵兽品级通常也要上升,毕竟主人都已经金丹有成了,驾驭的灵兽总不能连内丹都凝结不成,那样根本派不上用场。而灵兽一旦品级上升,通常其灵智也会增长,变得通晓人性,机灵百变。到了这个地步,若是继续将灵兽当工具来用,尽管依照契约并非不能,可是灵兽的本能抗拒,会极大削弱其作用。

    所以通常随着灵兽的等级提升,主人也会相应提升其地位,如沈冬至眼前的这头猩猩,就与其主人兄弟相称,甚至在驭兽宗内部也是上了修士名册的,算是拥有正式编制的修士,除了无法在门派内担任高层管理职务外,其余权限和人类修士已经几乎别无二致。

    驭兽宗推崇的种种理念,或者有很多偏激之处,在九州之中也有很多反对乃至嘲笑的声音,不过其宗派内部却一直在努力践行着他们宣传的理念,也是因此才得到了万仙盟的认可和尊重。

    而沈冬至两人的师父,正是门派内推崇人兽平等的修士之一——当然,这个人兽平等中的人,仅限于修仙中人,凡人那当然是不算人的。他与他的本命灵宠兄弟相称,肝胆相照。如今他本人被师兄传唤,无暇脱身,便将擒拿岳家二人的任务交给了银背。

    而这头身材巨硕的大猩猩能赢得今日的身份地位,实力自然不可觑,若是以精怪的品级而论,至少也是四五级的精怪,内丹早已有成,又修行驭兽宗赐予的上乘功法,综合实力可比拟虚丹上品的修士。而且这灵兽天生巨力,虽然相应的其神通异能不多,可一旦被近了身,就算是虚丹巅峰的修士也会大感头疼。

    当然,若是遇到能征善战的修士,自然有很多办法将这徒具蛮力的猩猩玩弄于鼓掌之中,不过这次对手只是修为最多筑基境界的两个修士,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所以对沈冬至两人来,尽管师父临时有事无法出行,但见到银背师叔出马,心中都大感安定,心岳家那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要倒大霉了。

    另一边,王陆和琉璃仙重新启动了凌云舟,不急不缓地向着启德城东部方向飞去。

    在飞舟洞府中,王陆颇有兴致地支起了烧烤架,给琉璃仙烤了一头山猪,喜得姑娘眉开眼笑,还唱起了歌。歌声糯甜喜人不乏童趣,却又有空灵清澈的味道,令人如置身云端、神清气爽。

    饭后,王陆一边收拾着剩余的骨架——将其丢给战俘白啃咬,一边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正想着,忽然听琉璃仙问:“师兄师兄,咱们好像走错方向了呀,云台山不是在启德城北边吗?这是向东去了。”

    王陆头:“不错不错,居然找得到北了。不过你还是笨,谁咱们要去云台山了?”

    琉璃仙睁大眼睛,只觉得脑中一团混乱:“这,不是师兄你要去云台山送信吗,怎么……”

    “那是大方向大目标,可现阶段来讲,云台山那么大,你找得到勾若禅师么?而且刚和驭兽宗动过手,跑人家大本营去主动求轮暴么?如今关于勾若禅师之事,万仙盟靠不住,驭兽宗靠不住,所以自然该找这里的原主人白龙观咯

    “……不太懂。”琉璃仙坦诚,“不过只要听师兄你的就好啦,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就是……妹控,对不对?”

    “嗯嗯,孺子可教。”王陆着,目光不由在琉璃仙那饱满的胸口处游移了一下。

    这乳的确可交啊不对不对,这简直真成变态妹控了,还是先想想到时候见了白龙观的废柴们要怎么开口吧。

    不过还没等王陆重启思绪,就见正在啃骨头的白狗忽然一个哆嗦,继而露出恐惧的神色,吠叫起来,目光急切,仿佛在警告什么。

    王陆笑了笑,并没让棋棋进行翻译。因为白的动作已经足够让他做出判断:期待已久的驭兽宗追兵来了。

    “降。”

    无需多看,甚至无需确认对方的位置,王陆便发动法诀,将凌云舟降了下去。虽然他并不惧怕驭兽宗的追兵,不过万一打起来时一个不心打坏了这豪华版凌云舟,那可追悔莫及了。

    凌云舟落地,王陆和琉璃仙、犬走棋从飞舟中走出来,不多时,一道黑影便如天外陨石一般自空中直贯入地。

    身高超过三米的巨兽,身着百战盔甲,手持腰粗的银色巨棍,目光凶厉地审视着面前的对手,一双灵兽之就看出了对手的修为在筑基中品,而后发出一声野兽似的咆哮,质问起来。

    “就是你们打伤了我驭兽宗门人?将灵犬交出来,便放你们一马。”

    王陆扑哧一笑,对于那巨兽的威慑根本不以为意,琉璃仙更是拍手笑道:“好可爱的猴子哦”

    那银背大猩猩愣了片刻,顿时感到一阵恼怒,于是冷哼一声,将手中兵器往地上一顿,地动山摇间,一股精悍而暴躁的能量自地下传递过去,准备在王陆脚下引爆。

    一旦这股力量爆发开来,立时就能将那两个修为不过筑基中品的修士震得玉府破裂,元神动荡。然而却见王陆上前一步,稳稳地踩了下去,正好将银背的震荡力道截住。那饱含虚丹级力量的攻击被这一脚踩住,颤抖了一刻便土崩瓦解。竟全然没能发挥作用

    银背惊愕间,对手的反击也来了。

    “仙儿,拿下它。”

    “哦”琉璃仙非常听话地唤出了她的惯用飞剑,两柄闪烁着赤红光芒的离火剑被她持在手中,下一刻少女疾行突刺,一闪身便出现在银背身前,双剑齐斩。

    如此快速的突袭,令银背大吃一惊,好在它终归修为深湛,在千钧一发之极横起手中兵刃,挡在了双剑之前,试图将对方的攻击拦下,再伺机反击。

    然而下一刻,兵刃上传来的炽烈高温,以及无坚不摧的锋锐剑意,轰然破开了他的防御,令银背痛得浑身每一根毛发都竖立起来灵兽的天生巨力,让它勉强抵住了对手的斩击冲击,然而这一击之后,两只粗大的手臂也已经隐隐发颤,挥之不去的疼痛感更是不断刺激着元神,令其痛苦万分。目光所及处,只见心爱的兵刃上多了两道深深的漆黑斩痕,以#底精金熔炼百种金属炼制而成的法宝,险些被对方一击而断

    这才仅仅是抵挡了对方一次攻击而已。

    银背简直无法想象,一个筑基中品的修士,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让他这个堪比虚丹上品的灵兽也几乎禁受不起。

    然而一轮惊叹未完,更为令人惊骇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那少女一轮斩击之后,竟毫不停歇地回身再斩,威势比起第一剑还要强上几分

    刹那间,银背就判断出自己绝对不可能再拦下这第二剑。对方的绝对力量不如自己,但这一剑中却隐含着远远凌驾它蛮力之上的特殊力量。银背虽然无法辨识出剑心通明,但它终归是驭兽宗内身经百战的灵兽,立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它将兵刃向前一,对即将及身的火剑不闻不问,摆出了同归于尽的架势

    银背终归是修行百年的强大灵兽,这一棍刺出,时机、方位、力道无不恰到好处,纵然不能抵挡琉璃仙的长剑,却能在死前拉一个垫背的。

    饶是琉璃仙的剑心通明有千百般变化,但是面对一个虚丹级修士的同归于尽,除了退却也别无选择。

    不过琉璃仙却毫无退缩之意,以自己娇嫩的身躯迎向银背的法宝,手中双剑掀起一片烈焰,直斩而落

    因为她知道,银背的反击自然会有人替她挡住……过去五年间,当她与王陆并肩作战时,从来不需为防御的事情担心,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果然,一道熟悉的剑影恰到好处地出现在眼前。王陆脚踩着一口琉璃仙的飞剑,手中坤山剑快如闪电,后发而先至地在了银背手中的棍棒之上,将银背的反击之力完全接了下来,并反馈回去。

    另一边,琉璃仙的离火剑同时斩落。

    同时接下琉璃仙的剑心通明,以及自己的全力反击,银背大猩猩当场便重伤呕血,若不是身上的百战甲卸掉了一半以上的伤害,加上它天生命硬,这一下便足可致死。然而饶是如此,它也失去了再战之力,只是用巨大的手掌紧握住棍棒,以印在骨子里的凶性,勉力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一双赤红的瞳孔中则蕴含了不屈与愤怒。

    面对眼前这副残存亦末路的壮烈景象,王陆毫无共鸣,只是玩味地打量了对手一番,然后一剑断了它握在棍子上的手指。

    银背在惨叫声中扑倒在地,声音凄惨无比,然而王陆只是一脚踏在它脑袋上,用力将其踩入土里。

    “装,继续装,明摆着要来拦路劫车的畜生,还装弱势群体?既然你不要这脸,我就替你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