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四七九章 人心迷离
    林觉苦笑道“我知道后也是不敢相信,若非孙大勇主动找我来坦白,主动认罪坦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去年冬天,有一次孙大勇夜里说梦话,被他的夫人郑暖玉听到了。郑暖玉你该认识吧,原是我江南大剧院的人,在应天府我拍孙大勇去救她们,回来后我便做主将郑暖玉嫁给了孙大勇。郑暖玉听到了孙大勇的梦话,才惊悉孙大勇原来是沈昙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郑暖玉是个贤惠明理之人,她本受我恩惠,得知丈夫竟然如此,心中伤心不已。于是她便叫醒孙大勇质问此事。孙大勇本就心中煎熬,他跟了我数年,我待他如兄弟一般,一起出生入死历经艰险,他对我早就心中愧疚不已。郑暖玉一问,他便坦白了。郑暖玉劝说他来向我坦白认罪,孙大勇终于下定决心来向我坦白此事。你还记得去年腊月二十三小年夜,你和浣秋拉着我去打麻将,我却被孙大勇拉着出门说话,到了二更天才回后宅的事情么?便是在书房里,孙大勇向我坦白了。”

    白冰呆呆无语,整个人惊的如同一截木头一般。脸色煞白无比。只口中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这么可能?”

    林觉叹了口气道“我当然也希望这不是真的,但是这便是事实。孙大勇是沈昙挑选出来的安在我身边的,这便也解释了我一直以来的疑问。王府精简卫士,为何连孙大勇这等武技高强行事也精明的卫士都不挽留?多少是说不过去的。正是因为孙大勇是个难得的人才,才能得到我的重用和信任。便是这个道理。孙大勇告诉我,沈昙是梁王郭冰授意之下接近我的,沈昙和我之间的事情,我那岳父大人完全掌握。包括一开始我从王府卫士手中拿走的那一批给落雁军的装备的事情,梁王都是知道的。是在他的许可之下,沈昙才会助我。包括在京城中的很多行动,都是他让沈昙给我便利,帮我行事。我和沈昙也在合作之中信任了他,我对沈昙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人。所以才会跟他结拜兄弟。”

    白冰喃喃道“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梁王爷为何要这么做呢?他在你身边安插眼线是何用意?你当时无权无势,他这么对你用心那是何意?”

    林觉轻声道“这个答案我本也想不明白,孙大勇自然也不知道王爷的用意,所以他也没法告诉我。后来我想来想去,算是想得有些明白了。一切都发生在我献策剿了海东青的桃花岛山寨之后,朝廷答应的让龟山岛山寨人等都可以得到很好的安置的承诺没有兑现,龟山岛众兄弟在慕青的率领下逃往伏牛山中。正是那时候,我去请求沈昙的帮助的。现在看来,沈昙当时便将我的请求告知了王爷。王爷命他配合我的行动,应该是希望通过我能够帮助慕青等人在龟山岛立足。至于王爷为何要让沈昙帮我,我想,一则是拉拢我,二则是控制我。当时我确实是小人物,但王爷可能觉得我还是有些能力的,毕竟我帮他追回了太后的寿礼,还献策剿灭了海匪。在此之前他便有拉拢之心,但却被我拒绝了。他通过沈昙之手帮我将兵刃盔甲送给慕

    青他们,这便是我的把柄。之后便可以此为把柄控制我。毕竟勾结土匪抢劫盔甲兵刃的罪过可是不赦的死罪。若以此来要挟我,我必然是只能听其摆布的。”

    白冰蹙眉想了想道“倒也有些道理,以夫君这种人,才学横溢,便是站在黑暗里也身上发光,除非梁王也瞎了眼,才不想着招揽夫君。但好像后来,他们并没有拿此事来要挟夫君是吧。”

    林觉笑道“什么黑夜中发光,你当我是萤火虫么?这马屁太过了。”

    白冰笑道“本来就是如此,夫君何必过谦。”

    林觉揉了揉白冰的头道“莫要说笑。他们确实没有拿这件事要挟我,我想那是因为我来到京城参加科举中了状元之故吧。他觉得我的用处会更大,远比将我控制在他身边有用。所以便引而不发。只让沈昙跟我不断的搞好关系。毕竟挑明之后反而没有暗地里放长线钓大鱼更为有用。我中了状元,我的恩师又是方先生,我和方先生严大人的关系又很接近,所以与其用那件事来控制我,不如利用我对沈昙的信任获得更多他需要的东西。”

    白冰轻轻点头道“说的也是,以夫君的脾性,倘若他们拿此事要挟夫君,搞不好夫君会宁愿玉碎也不肯受他们要挟,夫君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呢。还不如利用夫君对沈昙的信任,用监视探听的手段得知更多需要的东西。梁王爷对夫君也是真的在意呢,不惜将郡主姐姐嫁给夫君呢,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林觉苦笑道“那件事是因缘巧合,有人要榜下捉婿,王爷被逼无奈才抢先一步。当然了,之前我和采薇确实有了些纠葛,生出了些纠缠。但若不是那件事,我和采薇是不可能成婚的。只能说造化际会之故吧。你若以为那是梁王爷自己心甘情愿将他的女儿嫁给我,那你便错了。我和采薇成婚数年之后,他都对此耿耿于怀的。”

    白冰点头道“原来如此,形势所迫。若被别人将夫君抢走为婿,夫君恐怕就要和王府作对了。加之夫君之前便和郡主姐姐有瓜葛,便索性顺水推舟了。”

    “对,就是顺水推舟。成为王府的女婿之后,我便被天然认为是王府的人,身上便像是骡马打了烙印了。起码在外人看来是如此。之后,将王府卫士安置在我身边便更加的顺理成章了。沈昙也是在那个时候陆续将不少人安插在我身边的,其中便包括孙大勇。他必须要有一个我能将之视为心腹之人的护卫安插在我身边,这样才能得到更为直接的消息。孙大勇便是最好的人选。沈昙为了取得我的信任也确实是颇费心机。他甚至帮我查出绿舞的身世,他定不知道绿舞的身世之谜其实连带了梁王多年前设下的局。沈昙自己恐怕也没想到,为了帮我,他差点揭开了王爷的秘密。你说好笑不好笑。”林觉微笑道。

    白冰并不觉得好笑,她皱着可爱的眉头沉吟半晌,问道“夫君,你既然知道了沈昙背地里的身份,你怎能还如此泰然处之?他是王爷的人,他在你身边安插眼线,对你虚情假意,你还能容忍他?继续让他当落雁军的马

    军指挥使?王爷死后,他必然是效忠小王爷了,夫君怎么还能视若不见?还有孙大勇,这样的人你居然还将他留在身边?当你的亲卫营统领?你便不担心他于你不利么?”

    林觉凝视着白冰,轻声道“冰儿,虽则我知道了此事极为震惊和愤怒,也生出过挑明此事,公开他们的卑鄙行径的想法。但是,我仔细的冷静下来之后,却想明白了一件事。这么多年来,他们虽然背地里是另外一种身份,对我有所欺骗隐瞒。可是细细想一想,这么多年来,他们没有做过一件对我不利的事情。比如沈昙,虽则他是为王府办事,但是他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情,没有对我做任何不好的事。他帮了我很多忙,而且,我感觉的出,他对我其实也并非你所说的那般是虚情假意。虚情假意我是一定能感觉出来的。让他率领落雁军骑兵,既是因为他之前统帅王府卫士骑兵,是合适的人选,也是因为我不能做的太明显,破坏落雁军权力的均衡,引发不必要的猜忌和不满。”

    “夫君是说,不让沈昙当马军指挥使,小王爷会不高兴,他们也会猜到身份暴露的可能,反而会引发不可预知的麻烦来是么?”白冰问道。

    “应该说,沈昙是合适的人选,而我当然也兼顾了一些其他的考虑。你说的也是因素之一。但我并非全无防备,你难道没发现,落雁军马军指挥使辖下并无装备火器的兵马么?那是我的底线。”林觉轻声道。

    白冰愣了愣,细细一想,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确实如林觉所言,落雁军中最为强大的本钱便是几种火器。而落雁军马军却是普通的骑兵兵种,所辖兵马皆为正常骑兵兵马,完全没有装备火器。装备火器的步军火器营归于梁七所属,骑兵亲卫火器营归于孙大勇所属。这件事细思极恐,也就是说,林觉虽然将落雁军马军指挥使的重要职位让沈昙担任,但他却似乎有意识的有所保留。落雁军中火器的管理极为严格,非装备火器的兵马是根本不允许接触火器的,火器的制造流程和原理也是绝密,兵工厂作坊将领们要去查看都需得到允许。所以,林觉实际上是把控了火器的制造和使用装备的过程,便是把控了落雁军最强大的战斗力。

    林觉如此,难道不是对小王爷和沈昙他们的有意识的防备么?这其实已经是一种勾心斗角的角力了。

    “孙大勇也是一样,自从跟随我身边之后,他做了不少的事情,跟我出生入死并肩战斗,我们之间已经是真正的兄弟之情。也正因如此,他才心中越来越有所愧疚。他其实跟王爷小王爷他们没有直接的关联,他只是沈昙安排到我身边的。所以,他更容易回头。他主动来向我坦白的时候,我便已经原谅了他。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也相信他是真心的向我坦白。实际上从一开始他便是我身边的心腹,我什么也没瞒他。但他告诉我,他从未向沈昙提供过任何关于我的秘密。事实上沈昙也从未要求他做些什么。总之,无论是沈昙还是孙大勇,他们都没有对我做过真正不利之事,也正是如此,我才能容忍此事。”林觉继续道。

    dazhouwangh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