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五八六章 兖州江东退零陵
    而且刘备他们走最近的路,不过期间也不是没人发现了自己主公退到了零陵。因此虽说刘备没明目张胆进哪个县城,但是补给什么的,却还是跟得上的。

    在刘备带着残兵败将向零陵撤退的时候,同时,兖州军后退了十里,江东军也是一样儿。本来以曹仁的意思,后退二十里更安全,但是仔细一想,还是十里更为稳妥。毕竟要是退了二十里,这让人家江东军还有凉州军一看,以为己方是怕了他们,不过这个可能吗,至少曹仁没觉得半点儿害怕。

    至于说鲁肃和张辽,他们其实也差不多如此想法。这战事可以输了,可这在有些方面上,却是不能输。因此,他们两人和曹仁想法大同小异,就后退个十里,就算是可以了。至于说再远,那让人耻笑。这不能给己方丢人,自己主公不在乎输赢,可肯定是在乎面子啊。如果说能胜了更好,但是没胜,那么就别丢人,别让人看扁就可以了。

    -----------------------------------------------------

    一日之后,马超还没到晚上,他就大摆宴席,招待众将,也可以说是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来庆祝一番。

    对马超他来说,吃饭不分什么时辰,反正只要是过了中午,那么就可以宴请众人,一起大吃大喝。其实这个时候,基本上就两顿饭,绝大多数的人,就是这样儿。早晨一顿朝食,晚上一顿晚饭,就完事儿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吃中午饭,可确实不多。而且基本都属于那些大户人家才行,像世家大族,豪强巨贾,这样儿的家庭,要不就是当官的,他们才能吃得上,也吃得起。如果说换成平头老百姓,这生逢乱世,就两顿饭都不一定能吃上,就别说是三顿餐了。

    可不是吗,所以从马超从前经常中午没事儿就出去吃饭,看到饭馆基本都没人,他就知道不少东西了,不过他显然是不在乎那个。不说凉州军财大气粗,也确实,自己说什么时候和众人饮宴,那就是什么时候。哪怕就是半夜凌晨,又能怎么样儿呢。

    -----------------------------------------------------

    当主公的,那自然是要保持着自己的权威才行,马超自然也是如此认为的。他虽说不认为就要去搞一言堂,但是自己在大多时候,那当然是要说一不二,除非是需要商讨,那没办法了,当然是畅所欲言,自己也得多听听属下的建议意见之类的。

    毕竟这历史上所谓的明君,哪个也不是说一意孤行,都是能听人言,也能听进去不少的,马超虽说没拿自己和别人去比,但是自己肯定也不差太多,至少自己也不是不能听人言。只要你说的有道理,说得对,那么就按照你所说去做,那又能如何呢。

    这就是大前提了,至于说其他的,抛开这些之外,要是没有什么大用的话,那自己当然也不可能去听。不过自己手下这些人,马超还算是满意,至少自己觉得他们多说的,几乎还都是没错的,都是有用的话,也都知道跟着自己走,至少自己想要做什么,说什么,这如此,也就足够了。

    -----------------------------------------------------

    而马超和凉州军众将在这儿推杯换盏,他们吃得倒是风卷残云,而在兖州军大营,在曹仁的中军大帐内,他和郭淮还有牛金,此时此刻正在商量着什么。

    毕竟这时候他们早已知道,刘备已经带着残兵败将逃跑,而辰阳是早丢了,这时候他们这援军到底该如何,曹仁也想听听郭淮的意见。至于说牛金,那直接就可以忽略了,不过他也大致想到了,估计他们最后还得是同意自己的想法,“不离十”吧。

    果然,在曹仁问了郭淮之后,郭淮摇了摇头,然后便说道“将军,如今马超凉州军胜了,并且占据辰阳,非是我军与江东军可敌,所以依我来看,不如直接就绕道去零陵为上!”

    曹仁闻言是不住点头,他当然也是如此想法,“如此的话,当是最好。牛金,你觉得如何?”

    牛金一听,赶紧说道“将军,我,我同意!”

    曹仁和郭淮两人一笑,显然他们是知道,牛金八成就得这么说。

    -----------------------------------------------------

    而在江东军那儿,几乎和兖州军这儿发生着相同的一幕。张辽的意思和郭淮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他是特意对鲁肃说了,“先生,辽看那兖州军,曹子孝他们,应该也会如此。所以我军可不能比他们晚了,这如今也早绕路去零陵为上!”

    “好!文远所说,正合我意,其实我亦是如此想法!这如今凉州军不可力敌,所以我军不如去零陵,然后再作打算。不过以我来看,这刘玄德其人可未必就会在零陵待住,所以到时候,具体要如何去做,还得按照具体的情况去分析啊!”

    张辽一听,不住点头,他是赞同鲁肃的话的,而且他的想法中也有和鲁肃一样儿的地方。没准己方到那儿了,可刘备却是又跑了,对,就是跑了,他怕对付不了凉州军,所以跑到其他的地方去了,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但是哪怕是如此,己方如今也得去零陵,要不然的话,还能如何?

    -----------------------------------------------------

    而当马超和众将在辰阳城内吃得正高兴的时候,就听探马来报“报主公,兖州军已经拔营了!”

    马超让探马下去后,他对众人笑道“各位,看来这曹仁已经是迫不及待要跟上刘玄德脚步了啊!”

    众人一笑,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显然他是说,这曹仁带兵去了零陵。不过想来也是,这如今的情况,兖州军不可能来攻城,也不会和己方一战。那么除了撤退之外,也就只能是跟着刘备,一起去零陵了,要不还有其他的出路吗。至于说按兵不动,众人也不是没想过,但那可绝对不是曹仁其人的作风。

    众人和曹仁也不算是陌生人,至少在凉州军这儿,曹仁的情报,说起来还是不少的,毕竟那么主要的人物,马超当然是要让人把其人的资料给探听完整才行。

    -----------------------------------------------------

    所以对于曹仁,两种军众将当然是有一定的了解。

    崔安是刚咽下口中的肉,他听了自己主公所说之后,便赶紧说道“主公,要俺说,那曹仁就是吓跑了。他不敢和咱们打,这时候却是跟着那大耳朵跑了!”

    众人闻言,是一笑,他们都知道崔安这性格便是如此,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而这个时候,又一探马来报,所是鲁肃和张辽带着江东军也离开了。

    众人一听,也是都明白了,这江东军显然也是和兖州军一样儿,去追随刘备的脚步去了。不过仔细一想,这他们除了这样儿,好像也确实没有其他的出路了。本来他们就是援军,这虽说之前也做到了援军应做的事儿,可终究是败了,所以说起来也没有其他什么太大的作用。

    因此,这如今刘备败退到零陵,他们自然也是跟着去了。如果己方是他们兖州军和江东军的话,显然也是会如此去做。

    -----------------------------------------------------

    马超此时对众人一笑,“各位,这兖州军和江东军都走了,那咱们便在这辰阳城多待几日,如此可好啊?”

    众将一听,心里都挺高兴,哪怕是崔安,心情也都不错。毕竟这之前已经是胜了,而如今他们也累了,所以多休息几日,更好。至于说和刘备汉军还有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再战,那可以说什么时候都行,至少也不急于这么几日。因此就算是崔安,他也是挺高兴,赞同自己主公的意思,更为主要的是,他知道,这在辰阳多待几日,那么这吃喝就不会落下了。

    只能是比平时更好,不会差就是了。而且平时因为有战事,都不能喝酒,但是如今和没有这个顾虑了,所以自己终于是能大吃大喝了,这难道还不好吗。

    要说崔安除了上战场杀敌之外,第二大爱好就是吃喝,所以如今暂时不上战场了,那么大吃大喝,也是他所追求的。

    -----------------------------------------------------

    而刘备呢,当到了泉陵之后,他是直接让众人回去休息。

    到了第二日,他便让士卒召集了自己所有属下前来议事,众人不敢怠慢,陆陆续续都到了,一个没落下,都是准时到了。这都知道,如今自己主公刚败,心情也不好,所以谁也不敢去触那霉头,要不然的话,该倒大霉了。

    见到众人到齐,都坐下后,刘备便对众人说道“各位,我军新败,其实对此,却是都在我所预料之中,想必也是在各位所料之中吧!”

    众人一听,表面都没有什么反应,可心里却是不住点头。确实,他们其实都是这样儿的想法,这己方败了,当然是在意料之中,这个没说的。

    刘备看了众人一眼后,便再次说道“如今我却是想说,其实各位之前表现,我都看在眼里,总体来说,其实还是不错的!”

    -----------------------------------------------------

    这话众人确实是都喜欢听,毕竟他们都明白,自己主公能这么说,那么就说明,基本上自己主公不会再去批评什么了,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事儿。所以既然是如此,众人的心里,那当然是松了口气啊。

    毕竟他们还都算了解自己主公的性格,知道,如果自己主公这么说了,那么基本上也不会说太多的话,如果不这么说,说了另一番话,那么有人就该小心了,因为那样儿,后果……

    果然,之后刘备只是表扬了众人一番,却是没有批评什么。毕竟在他看来,其实己方众将的表现,确实是可圈可点,自己挑不出毛病来。说起来他们也尽力了,至于说最后不如人家,那么说起来更为重要的,还是己方士卒的原因,不是他们的原因。

    这有些东西,有些时候,你技不如人,那么还能说什么呢。至少刘备知道,这时候,不是去说众将的时候。而且他们确实,做得不错,没有什么应该说的。

    -----------------------------------------------------

    有的,只有自己的表扬,这才是自己要去说的,必须去说的,因此刘备还不知道这些吗。

    众将一听,心里也算是稍微感动了一下,毕竟自己主呢能这么说,那么就是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是让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了。要不然的话,自己主公不会记得这些,不是吗。

    所以说众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能让自己主公记住,这说起来就是个荣誉的事儿,毕竟谁不希望自己努力能让上位者看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