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升迁之路 > 第229章 告密
    不住曹增强和方胜利的强留,林远方在天阳市住了第兰天一早,才由方胜利派车把他送回邸南。//

    林远方前脚刚进办公室的大门,刘一峰后脚就跟进来了:“主任,早啊!”他大着嗓门招呼道。

    “呵呵,刘主任早啊!”林远方笑吟吟地说道。按照规矩,只要他来单位上班,经贸委领导班子成员早上都要到他办公室碰一碰面,刘一峰第一个过来,本身也说明刘一峰对他这个新主任的尊重。

    看来昨天方胜利和曹增强的同时陪林远方出现在电缆厂经销部现场,已经让刘一峰对林远方的实力再无怀疑,下定决心尽快向这个在市里和县里都有强力后盾的年轻一把手来靠拢。

    “主任,昨天多亏了你啊。如果不是你和方局长赶去,昨天执法大队那帮兔崽子恐怕早就把五十多万货给拉走了刘一峰笑着给林远方递了一根烟,特意提起了昨天的事情。

    “打铁还要自身硬啊!”林远方摆手说道:“主要还是电缆厂自身的产品绝大部分都合格,执法大队的检验结果不也正好说明了这个情况吗?不然,昨天即使我和方局长去,也没有理由阻拦执法大队执法啊。”

    刘一峰心中说道,有质监局一把手方胜利照面,质监局执法大队怎么敢不让剩下的产品都合格呢?即使不合格也得合格啊!要不然让方胜利丢了面子,还打算不打算在质监局混了?嘴里却附和道:“是啊是啊,打铁须要自身硬。不过呢。也要有你到现场去坐镇,我们下边的人腰杆才能挺得直不是吗?。

    “老刘啊”林远方面容严肃起来,“我看,电缆厂的产品质量问题,我们还是有必要好好抓一抓的。即使大部分产品质量合格,也不能指盖有部分产品质量不达标的错误事实。电线电缆产品不同于其他,如果产品质量不过硬。那是要出大问题的。到时候追求起来,我们的责任就大了啊”

    “是啊!主任,你说的对!这个教是非常深刻的。”刘一峰立玄换上一副严肃地表情。说道:“不光是电缆厂整个领导班子,即使我这个分管领导,也都是有责任的。我昨天已经向电缆厂提出了要求,这件事情一定要一查到底,把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

    正说着,办公室主任张有年推门进来,一看到林远方和刘一峰都已经来了,连忙再露愧色的说道:“两位主任早啊”。然后连忙拿着茶杯,去为林远方和刘一峰泡茶。作为办公室主任,他应该比林远方和刘一峰更早到才对。

    把水杯送到林远方身边。张有年又对林远方汇报道:“主任,商主任待会儿怕是来不了了,县长通知他去县政府一趟

    “知道了。”林远方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刘宏伟让商志去县政府干什么?按照道理来说,商志一个,经贸委的副主任,是没有资格去见刘宏伟的。现在刘宏伟为什么会隔过他这个经贸委的一把手,去通知商志到县政府去呢?

    刘一峰听到这个消息也在心中盘算,商志什么时候抱上县长的大腿了?当初不是听说,是县长刘宏伟主动提议让林远方来经贸委出任一把手呢?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吧。不过商志即使有县长刘宏伟的支持,也无济于事。林远方背后不但是那南县委一把手洪显国的支持,而且在市里关系也非常扎实。就昨天的情况来看,至少质监局一把手方胜利和市政府副秘书长曹增强和林远方的关系就非同一般。而谁又能知道。林远方在市里还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这时候副主任苏金城和王晓路也端着茶杯先后走了进来,加上让担任组织员的办公室主任张有年,经贸委的领导班子算走到齐了。

    张有年又为苏金城和王晓路茶杯里象征性地续了点水。笑着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我听说你兜里有好烟,让我们大家也尝尝鲜吧。”

    “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烟,普通的中华烟林远方一笑,伸手拉开手包,拿出一盒软中华。

    张有年笑嘻嘻地从林远右手中接过中华烟,撕开封口。给刘一峰、苏金城、王晓路三位领导一人递了一根,剩下的大半包烟又放回到林远方面前。

    “主任,我们都是红塔山呢,你这里都已经进步成大中华了苏金城点着香烟,感慨地说道。他们也知道,林远方几城区管委会当副主任时。光拿城市配套费的提成都有十冉当于他们十多年的工资。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同样都是副行级干部,看人家林远方。在新城区管委会时活得多滋润啊。

    “我哪里抽得起大中华啊。”林远方一笑,说道:“这还是昨天在天阳市的时候从曹秘书长那里垫摸过来的。”

    苏金城和王晓路立刻惊讶地碰了一个眼神,真没有想到,林远方和市政府副秘书长曹增强还有关系。曹增强可是专门为天阳市常务副市长童向民服务的对口副秘书长。手中的权利,可比某些副市长还要大呢。一时间苏金城和王晓路对林远方这今年轻的副主任身后究竟蕴藏着多大的实力感到高深莫测。

    碰头会,不像正式会议那样严肃,大家可以随便聊。有事说事,没事闲聊两句就告辞。因为这是林远方上任以来第一次碰头会,苏金城和王晓路过来主要是以观望为主,并不想谈很深入的事情。于是两个人不由自主地把话题引到刘一峰那里:“老刘,电缆厂在天阳市经销部的事情最后怎么样了?弈说要没收全部货物,罚款四十万?”

    “老苏,老王。不是我批评你们两位领导,你们也太官僚了!”刘一峰笑了起来。“你们听到都是那年老黄历的消息啊?我正要说这件事情呢!昨天天阳市质监局执法大队把前面的处罚通知取消了,又下了一份处罚通知,结果是罚款伍亿元,当场销毁三千元不合格产

    “什么?”苏金城和王晓路都大吃一惊。他们可知道,质监局执法大队那帮老爷们。做出的一旦做出了处罚决定,那可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在他们看来。电缆厂这次被质监局执法大队抓住,即使最后不会真的缴纳四十万罚款,但是至少也要交个十万八万元才能过得去。至于那五十万元货物,是绝对没有希望保住了。怎么现在结果却是仅仅销毁了三千元货物。罚款了伍值元呢?这也让人太不敢相信了啊!难道说是县里的洪书记或者刘县长亲自出马,向质监局打了招呼吗?嗯,很有这个可能,林远方就是洪书记的心腹爱将,洪书记为了林远方,出面向天阳市质监局打招呼也是可能的。

    “老刘,没有想到啊。你在市里还有门路啊。既然能够让质监局执法大队修改了处罚决定。”妾晓路笑着打趣儿刘一峰,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林远方那边膘去。

    “我那里有那么大能耐啊!”刘一峰摆了摆手,有林远方前面的话在,他也不敢当着林远方的面向苏金城和王晓路透露事情,只是神秘地笑了笑,说道:“总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苏金城和王晓路心中更是好奇,心说下来一定要好好打听打听,这中间究竟有什么名堂。

    张有年是办公室主任,耳目灵通,即使刘一峰没有向他透露天阳市的情况,他多少还是听说一些的。这个时候见刘一峰不愿意说,就知道肯定是林远方有所交代,于是就岔开话题,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您看看您还有什么工作要安排没有?”

    林远方低着头喝茶。看着苏金城、王晓路和刘一峰斗着心机。见张有年问他,才抬起头。说道:“没有调查就没有言权,我刚过来,很多情况都不熟悉。目前的工作还是按照以前安排好的进行着。我这边打算先到下面各部门调研调研。

    几个副主任见林远方这边没有什么具体任务布置下来。也就起身告辞。办公室主任张有年把他们送出去后,又返回到林远方办公室,站在办公桌旁,轻声对林远方说道:“主任,我这里有个情况要向你反

    林远方端着茶杯微笑着,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老张,坐下说

    张有年就拉开办公桌前的皮靠椅坐下,望着林远方说道:“您还记不记得,前天我们到服装厂时,有几个人在工人中间挑头闹事?”

    林远方脑海里立刻闪现出那个叫做蔡三蛋的矮姓青年。他望着张有年,眉毛挑了一挑,说道:“哦?”

    “昨天晚上,有人现,企业办下面的一个股长和蔡三蛋几个人在一起吃饭。他们几个嘀嘀咕咕地,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张有年压低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