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升迁之路 > 第105章各怀心思
    多分钟后,车开到了华一铝讨车窗望讨尖,林姆一川川华一铝厂大门口两边站着黑压压的人群。\\.//林远方以前对一千多人没有什么概念,此时亲眼目睹,心中也暗自吃惊,没有想到这一千多人聚集在一起,竟然有这么一种气势,怪不得华一铝厂的领导着急上火呢

    黄旭蒙坐在旁边一直观察着林远方的脸色,见林远方看到外面的情形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这次马庄村村民来堵华一锅厂的大门,其实是黄旭蒙在蒋后使的劲儿。当然,黄旭蒙不会蠢到自己亲自出面,他在管委会当了两年多办公室主任,和新城区地面上的什么人不熟悉啊?只要一个暗示过去,自然有人去为他做这件事情。

    不过严格要说起来,这个事件真正的幕后指使,应该是此时正一脸严肃地望着窗外的林远方。正是他听了黄旭蒙从小姨子那里得到的情报。知道明天华一铝厂的总公司副总要带着一位澳大利亚华轿前来考察华一铝厂商讨双方合资事宜,林远方当时就明白,这是一斤,机会,而且是他能够从华一铝厂讨要出一部分城市建设配套费的机会。错过了这个机会,追讨城市建设配套费不知道又要到猴年马月了。

    在规哉局上班的时候,林远方就听说过华一铝厂附近的村民和华一铭厂之间不少生纠纷,堵门封路拦车之类的事件时有生。而且在医院的时候林远方也从徐老大那里的知,马庄村近年来由于华一铝厂的污染,村民患病的村民急剧增加,很多村民都因病致贫。徐老大的妹夫章老三本人也是因为华一铝厂的污染而患病的,这就是说,马庄村村民有足够的理由向华一铝厂索赔。而林远方也正好借助村民的力量向华一铝厂施压。

    虽然据黄旭蒙得到的消息华一铝厂经济也陷入窘境,但是林远方却相信,一个上万人的大厂,再怎么困难,如果挤一挤,都能挤出几滴油水。烂船还有三千钉嘛!林远方此次的目标,不仅仅是城市配套费。而且还包括马庄村村民的索赔。华一铝厂既然端着厅级企业的架子。那就必须担负起一个厅级央企对地方对社会应该承担起的责任。

    当然,这个意思林远方也不比对黄旭蒙明说,像黄旭蒙这么聪明的官场老油条,浑身都是消息,林远方只要轻轻打一个喷嚏,隔三间办公室。黄旭蒙都能听出领导是热伤风还是冷感冒。

    至于说黄旭蒙具体该怎么操作,林远方连问都不问。因为林远方相信,黄旭蒙这样的老油条干根本不用他去指点,甚至他亲自出面操作。也不一定有黄旭蒙做得自然流畅毫无痕迹。

    心中想着,拉达轿车已经驶入了华一铝厂厂区,拐了一个弯,来到铝厂的行政办公大楼。

    张又顺在前面领着路,乘着电梯把林远方和黄旭蒙带到了七楼江耀武的办公室。

    来到房门前,张又顺轻轻地敲了敲房门,只听到路面一个透着威严地声音说道:“进来。”

    林远方心中倒是一笑,厅级干部毕竟是厅级干部,这个时候还能维持着声音气度,不简单。

    张又顺推开门,把林远方和黄旭蒙让了进去。林远方这才现,江耀武的办公室是一里一外大套间。外面是一个巨大的会客室,足足有八十来平米。林远方本来觉得自己在管委会的副主任办公室就够气派了。谁知道和江耀武的厂长办公室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张又顺让林远方和黄旭蒙在会客室等着,自己却疾步走进里间,那是江耀武办公室的地方。张又顺一进去就说道:“厂长,管委会的林主任来了。”

    “哦?”江耀武挑了挑眉毛,用目光询问着张又顺。张又顺就连忙解释道:“林主任是新来的。莫主任去县里开会,文主任去医院了,两个人都不在,我只要

    江耀武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起身离开宽带的大班椅,快步走到件面的会客安。目光在林远方和黄旭蒙之间巡暖着。张又顺连忙抢着介绍:“这个就是管委会的林远方林主任。”

    江耀武心中吃惊,没有想到林远方竟然竟然这么年轻,嘴里却已经热情地招呼道:“林主任,你好你好。”他伸手热情地和林远方握着。口里笑着说道:“还是第一次到我们华一铝厂来吧?”

    林远方淡淡地一笑,说道:“第二次。前面来过一次了。”

    饶是张又顺脸皮厚实,这时候也不由得老脸一红,嘴里打岔道:“我去给林主任泡茶去。”

    江耀武知道其中必。扫了张又顺一眼,也不揭林迄方两人让到沙公断

    这是张又顺亲自端了两杯水过来,放到林远方和黄旭蒙面前。

    “罪过,罪过。”林远方微笑着说道:“让领导给我们端茶,我们可有点承受不起啊。”

    “什么领导?我就是一个服务人员。为我们江厂长和大家服务的。”张又顺退到一边,侧着身子。半个屁股悬空地坐在沙里,双腿并拢,往江耀武这边看着。

    江耀武等林远方品了一口茶。这才咳嗽了一声,说道:“林主任,外面的情况你都看到了吧?这次把你请过来,也是迫不得己啊。”

    林远方端着茶杯微笑着,等着江耀武继续说下去。

    江耀武语气就严肃起来:“当初我们华一铝厂选址的时候,有很多地方都争着拉我们过去。最后之所以选中邸南县,就是看中了那南县投资环境良好,民风淳朴,能够给企业提供一个良好的展空间,可是现在看起来,情况远不是我们当初设想的那样啊。”

    林远方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物兑道:“当初我们请华一铝厂过来。就是觉得华一铝厂这种大型央企社会责任感强,不同于一般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在我们邸南安家落户。肯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可是目前看来,情况也很不理想。这个双赢的目标,我们远远没有达到啊。”

    张又顺在一旁听着话题有可能往僵的地方说,连忙笑着打圆场:“林主任,咱们不谈那么远,就事论事吧。这次我们江厂长请你过来。就是想让你们管委会出面解决一下外面村民们的问题。”

    林远方淡淡一笑,说道:“怎么一个解决法?”

    张又顺望了望江耀武,这才继续说道:“我们江厂长的意思呢,是想请管委会做一做工作,让外面的村民都散回去,不要影响我们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林远方慢条斯理地往嘴里塞了一根烟,黄旭蒙那边连忙过来点着火。他抽了两口,整理一下思绪。这才说道:“江厂长、张主任,据我刚才所见,外面厂门口的村民们并没有影响你们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他们只是站在马路两边,举着标语诉说一些他们的要求,就我斤,人来看,觉得他们的行为并没有不妥之处。又何况我们管委会下属新城派出所余先锋所长已经带了派出所大半警力在维持秩序”

    说到这里,林远方抬头望着江耀武,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由贵厂和马庄村村民之间展开对话,协商解决?江厂长认为呢?”

    “林主任的意见很好,我非常赞同。”江耀武呵呵一笑,说道:“我们华一铝厂方面本身也计划和村民们展开协商对话,就他们的一些要求进行谈判。但是我们有一个前提。希望在协商对话的同时,村民们能够撤离华一铝厂门口。毕竟我们是正常生产经营中的企业,虽然村民们站在马路两边,没有影响我们企业的正常生产秩序,但是也对我们企业的正常经营造成了影响。那些外的过来的客商客户进入华一铝厂。见到外面的情况,会怎么想?这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企业的形象。因此我希望林主任这边能够出面做一做工作,让马庄村村民们先撤离我们企业门口。至于谈判,他们可以选派谈判代表,来我们厂里,双方坐下来,好好谈嘛。”

    江耀武的心思非常明白,那就是先使缓兵之计,让马庄村的村民们先撤回去。至于谈判,那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可以慢慢谈嘛。只要平安度过这几天,不影响总公司陈副总和澳大利亚华侨对华一铝厂的考察。等陈总和澳大利亚华侨走后,随便给马庄村村民一些象征性补偿。他们愿意接受就接受,不愿意接受就由着他们闹。只要不堵门堵路。不冲击生产区,华一铝厂都不怕。如果马庄村民真的越过了那条限界,做出了出格的行为,那么新城区管委会和邸南县政府必须采取措施制止,否则一旦华一铝厂把情况汇报上去,新城区管委会和邸南县政府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江厂长既然愿意和村民展开对话,那么事情就好办了。”林远方仿佛不知道江耀武的心思,微笑着说道:“那我现在就出去一趟,和村民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能不能答应江厂长的要求。”

    第二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