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职场小说 > 升迁之路 > 第96章救人第一
    盾普未落。\\/办公室小刘只经慌里慌张地出现在门口。眼卵浏姐蒙。一手指着外面,想说话,偏偏一口气接不上来,就在那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什么?门被人堵了?是什么人?”黄旭蒙上前拉着小刘,紧张地问拜

    林远方心中也是吃惊,他今天网到管委会来,夫门就被堵了,这是一种巧合,还是有人在捣鬼呢?

    他心中翻腾着,脸上的表情却很平常,平静地说道:小刘,不要慌张,你慢慢说

    小刘捂着胸口狠狠地喘了几口气把呼吸到匀,这才说道说道:“是,是徐老大,徐老大带着他手下那帮民工,现在都在大门口跪着呢!”

    “又是徐老大!”黄旭蒙恨恨地叫了一声,转身望着林远方,“林主任

    莫日根到县里去办事了,文祥风去医院包扎伤口了。林远方留在管委会的最高领导,该怎么应对。只有林远方来做决定了。

    林远方不清楚这里面的来龙去脉。也不好拿什么主意。他说道:“你马上把情况向莫主任汇报,请示他该怎么处理。”

    黄旭蒙立玄拿起电话,拨打了石传呼台,传呼了莫日根的号码。让他立即回复电话?

    在他打传呼的时候,林远方已经站在窗户前,往下面的管委会大门口望着。只见管委会大门口当头跪着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在他身后。是一辆平板车,上面躺着一个人,盖着厚厚的棉被。平板车后面。黑压压跪着三四十号人,还扯出一个大横幅,白底红字,看起来触目惊心:“急需血汗钱救命!恳请管委会政府开恩,把我们的血汗钱还给我们!”

    黄旭蒙放下电话,就来到窗边。也往下张望。

    “下面这些都是什么人?。林远方指着下面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让管委会还他们血汗钱?”

    “唉!”黄旭蒙叹了一口气。指着那个当前跪倒的五十多岁汉子说道:“那个人叫徐老大,是新城区郝庄村人,是个包工头。身后跪着的那些人,都是徐老大施工队里的工人,绝大多数是郝庄村的村民

    “两年前,徐老大的施工承揽了新城区太行路向东延伸的建设工程。工程一年半前就完工了。因为管委会资金没有到个,应诉支付徐老大五十多万的工程款一支没有支付。这里面除了徐老大自己垫件的三十多万材料款之外,还有三十多个农民工合计二十多万的工资。倒不是管委会硬拖着这钱不给他们,实在是管委会没有钱。本来计划是收上华一铝厂的城市建设配套费之后就把这笔工程款支付给他们,可是华一铝厂那么一直拖着没有交,这事情就这么拖下来了

    “施工队的工人天天追着徐老大要工钱,徐老大没有办法,只好带着他们来管委会来讨账黄旭蒙说道:“莫主任和刘主任也觉得理亏。只能是哄着拖着,这么拖来拖去,徐老大干脆就不相信了,每隔一段时间就带人过来堵管委会的门。不是上班时间,就是下班时间

    “原来是这样林远方沉吟一下,说道:“徐老大好歹是个包工头,手里能没有点钱?他先把工人的工资垫出来,等我们管委会钱到账了,再跟他结清不行吗?。

    黄旭蒙显然很了解情况,他摇了摇头,说道:“徐老大当初手里是有点钱,但是钱不多,十来万左右。为了垫付工程的材料款,为了支付这三四十号工友施工期间的伙食费,他先后借了二十来万元高利贷。本来打算收到工程款之后就立刻还上。可是结果呢,一拖就是一年半。他甚至被迫把他的桑塔纳卖了去顶高利贷的债务。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林远方沉默了一阵,指着那个平板车问道:“哪有是怎么回事?”

    黄旭蒙显然还不了解这个最新情况。就扭头拿眼睛暖着小刘小刘连忙说道:“那个平板车上躺着的也是他们施工队的工人,说是什么肝腹水晚期,无钱医治,急需工钱救命。”

    林远方心头一紧。他扭头看了看电话,问黄旭蒙道:“莫主任怎么还没有回传呼?”

    黄旭蒙连忙说道:“可能是他没有收到,我再去打一斤”唉,咱们县城的传呼台,也太日巴敏了”。

    到现在位置,那南县的传呼台也只有三斤小基站,信号盲区很多,如果莫日根在信号盲区,那肯定收不到传呼,自然也回不了电话了。

    黄旭蒙又拨通了西传呼台,交代小姐,要多呼两遍。然后又拨通了县政府值班室的电话:“县政府值班室吗?我是管委会老黄,请问我们莫主任下午到县政府去了吗?什么,去了?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哦,谢谢,谢谢

    黄旭蒙没有放下话筒,他又拨通了莫日根家里的电话:“请问莫主任回来了吗?没有?哦,我是管委会的老黄。等莫主任回来之后,请让他务必给我回个电话。对,就回到管委会来,我还没有下班?”

    放下电话,黄旭蒙冲林远方摊开了手,说道:“莫主任已经离开了县政府,也没有回家,我们只有等传呼了

    林远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四十五了,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了。莫日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电话,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他必须做出决断。不然管委会里这么多干部职工被堵着不能下班回家,还不知道怎么想他这个副主任呢!

    “老黄,咱们不等了。走,跟我下去。我去找徐老大谈一谈林远方说道。

    “林主任,您,还是别去了。

    要不,我这里给县公安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黄旭蒙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林远方摆了摆手,说道:“不能那样做。本来就是咱们管委会理亏。再叫警察过来,不是火上浇油吗?我下去给他们谈一谈看吧

    说着迈步往下走。黄旭蒙虽然有点不情愿,冲小刘说道:“你快去再找几个年轻人下来说着紧追了几步,跟着林远方来到楼下。

    楼走廊里站着十来个干部。个个手里拿着钥匙、提着公文包,显然是急着下班回去,却又不敢往大门那边走。见林远方从楼上走下来,他们连忙往圆诬最斩直节,语至脚曰肌加口万让开,嘴里说叫着:“林主任林远方没有理会这些人,径直走到大门口。外面寒风凛冽,几个个农民工穿着破破烂烂的棉袄跪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脸都被冻成青紫色,浑身瑟瑟拜

    跪倒在最前面的徐老大,年纪和林远方的父亲差不多,一脸憔悴,可怜巴巴地往里面望着。看见林远方和黄旭蒙出来,徐老大用膝盖在地上挪动看来到黄旭蒙面前,粗糙的大手扶着地,砰砰砰地给黄旭蒙磕头:“黄主任,黄主任,我求求你了,给我们点救命钱吧,章老三肝腹水晚期,交不起住院费被医院赶了出来。你大人大量,就行行好,先给我们点救命钱,让章老三先住进医院啊”。

    黄旭蒙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拉住徐老大,说道:“徐老大,徐老大巾你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这是我们管委会新来的领导林主任

    徐老大就扭身冲着林远方磕起头来。哭喊着:“大领导,你就行行好。救救章老三吧!他孩子还小,还要靠他养活啊!,

    身后那三十多个人也跟着向林远方磕头:“大领导,你就行行好吧”。“老乡,老乡,你不要这样。站起来,站起来,有话站起来再说!”说着林远方硬你抓住徐老大胳膊,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

    拖起徐老大后,林远方让黄旭蒙扶着徐老大,又扭身对那三十多斤工人说道:“乡亲们,我是管委会蒙主任林远方,是专门过来解决你们问题的。你们先站起来好不好?。

    边说着,林远方一边去拉这些工人。工人们定定的跪在那里,任凭林远方怎么拉都不起来。只是在那里喊工:“大领导,求你慈悲,慈悲吧”。

    “乡亲们!”林远方急了,大声喊道:“我请你们先站起来,好吗?天气这么冷,你远跪在地上。把膝盖冻坏了怎么办?老婆孩子还等着你们回去养活呢,你们不能对自己不负责任啊!请你们相信我,我既然来了,就是想办法为你们解决问题的”。

    林远方情真意切,尤其那句“老婆孩子还等着你们养活,膝盖冻坏了怎么办”的话让民工们很受触动。终孩有人肯从地上站起来了。有一个人带头,其他人66续续都站起来了。

    见大家都站起来了,林远方这才回过身来,扭头望着徐老大:“徐老大,别的事情先来说,你先给我说一说,章老三是怎么回事?”

    徐老大用粗糙的掌根抹了一抹眼泪。说道:“大夫说是肝腹水晚期。抓紧时间住院治疗,还有救。

    我欠了他一万多块钱工钱,可是我实在是拿不出来啊,只好来给领导您添麻烦

    说着他来到平板车前,掀起了被子。只见被子下一张蜡黄色的脸,肚子胀得高高的,如孕妇一般,

    章老三本来是闭着眼睛,感觉到被子被掀开了,就半张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叫道:“徐哥,徐哥,拿到钱了吗?”

    徐老大伙下身子,对着章老三的耳朵轻声说道:“老三,你放心,钱马上就拿到了,现在大领导过来看你了

    “抚扶我起来。章老三挣扎着说:“我我有话要对领导说

    徐老大伸着胳膊要去扶章老三,林远方连忙伸手制止,他走到章老三身边,说道:“大叔,我过来了。你有啥话,对我说吧

    “大领导。章老三努力张大眼睛,眼睛浑浊无神地望着林远方:“我有一件件事情求你帮帮忙”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林远方又往下伏了伏身子。

    “政府政府给给结工钱的时候,把把那份留下,”下来。直接送给我老婆让她养活孩子。我是不不行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了

    边说着,两行浑浊的眼泪就从章老三眼睛中滚落下来。

    林远方心中一酸,多么朴实的农民啊。在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家小。顾及着自己的身份,林远方强压着心中的冲动,伸手轻轻拍了拍章老三的胳膊,说道:“大叔,你放心。你的病要治,你的老婆孩子也要养

    他直起腰来,对徐老大说道:“徐老大,救人第一。这样,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到县人民医院,我们先让章大叔住进医院再说,至于说管委会欠你的工程款,等咱们把章大叔安顿好,再坐下来慢慢谈,好不好?。

    “可可是,没有钱,人家医院不让住啊徐老大说道。

    “这个你别管了,有我呢”。种远方说道:“你只要跟我去就行了。”说着扭身对黄旭蒙说道:“管委会还有车吗心

    “咱们管委会的面包车还在呢!”黄旭蒙说道。管委会一共三辆车。除了配给莫日根的那辆普桑外,另外一辆大客车当作上下班的班车。一辆松花江面包车是公用车。

    “好,你让司机把面包车开过来,我们这就送章大叔去医院林远方说道。

    “可是”黄旭蒙说。

    “没有什么可是,你马上把车调过来”。林远方挥手说道。

    黄旭蒙应了一声,转身去找司机。他心中盘算,林主任这究竟是调虎离山之计呢,还是真的把那个病人送到医院?我看多半是调虎离山,否则即使以管委会的名义送病人进医院。那没有管委会的转账支票,医院是绝对不会接受病人的啊!

    只是如果是调虎离山计的话,林主任打算怎么脱身呢?

    几分钟后,司机开着松花江面包过来。林远方指挥几个人把章老三抬进车内,然后让徐老大说:“你本人还有再找两个工人,咱们一起去医院。其他人,你先让他们回家吧。等章老三安顿好了,我们再谈其他事情

    第二更三千字送到。老夏实在顶不住了。还欠弟兄们三千字。明天下午补上来。明天更新计戈是一万字,加上补偿的三千字,一共更新一万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