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1031章 发黑
    田柒带在身边的助理穿着一指长的尖头高跟鞋,走起路来,咚咚的响,看着就非常有白骨精的范儿。

    她与田柒嘀嘀咕咕了两三分钟,才记下五六七八点,然后一脸严肃的离开。

    凌然看的出来,田柒似乎是真的很忙的样子。

    “不好意思。”田柒重新坐了下来,首先就抱歉的道:“新收购的公司运转不畅,有许多事需要我来做决定。”

    “没关系,下属既然将问题上交了,最好就是立即处理。”凌然并不意外的样子。对医生来说,哪怕是一名住院医传递上来的问题,科室主任再不开心,也需要认真对待。尤其是晚间的值班,没有哪一个打电话的人是开心的情愿的,就像是接电话的人一样。

    田柒甜甜的笑着,显然很喜欢凌然的理解。她再看看窗外的晚霞,又看看晚霞下凌然的脸,心中的欢喜,更是溢于言表。

    哪怕是餐后的巧克力,也比不上田柒心里的甜美。

    咚咚咚。

    助理的高跟鞋,又敲在了餐厅地板上。

    田柒看过去,却见助理打出一个提前商量过的手势。

    田柒连忙招手,将助理叫了过来,并附耳问:“真的有人正好受伤吗?”

    “是,一名船员的手指应该是受伤了,去找了邮轮的医生。邮轮的医生给开了止疼药,他不是很满意,准备下船去就医,我听说了,就赶紧来报告了。”助理同样是低声回答。

    “有人受伤,找了邮轮的医生就诊,且未成功?”田柒缓缓点头,然后特意问:“会不会太巧合了?”

    “我也觉得,但是,保全部那边,认为泄密的风险很小,受伤的船员的情况也做了调查……”助理小心的介绍着。

    “明白了。”田柒回了一句,也没有让助理离开,就问凌然道:“凌医生,船上刚刚出现了一例船员受伤的情况,你有没有兴趣?”

    凌然早就吃饱了,放下甜品勺子,问:“什么症状?”

    “食指从指甲到中间都发黑了,中指的指甲也有些发黑。”助理回答了一句,道:“他去邮轮的医务室看过了,医生给开了止疼药,建议他到港口的医院去检查。”

    “止疼药?”

    “船员们的说法,邮轮上的医生,不管是什么病,就是开止疼药。感冒开止疼药,受伤开止疼药,胃疼或者脑袋疼,还是开止疼药。”助理显然是做了简单的询问的。

    凌然感觉到有趣了,问:“人在哪里?”

    “我和他一起坐平衡车过来的。餐厅这边是必经之路,我让他在休息室里稍坐。”

    凌然点头:“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

    说着,凌然起身,然后看向田柒。

    不等凌然说话,田柒笑了:“甜品都吃完了,你喜欢的话,就去看好了。”

    “好。”凌然并不掩饰自己的兴趣。离开医院几个小时以后,他还怪想念治病和手术的感觉的。

    田柒笑笑,自己跟在后面,看着凌然的背影,不急不缓。

    休息室就是餐厅的等候室,此时亦是装饰的漂漂亮亮,摆了几组沙发,又阔又新的模样。

    几名身穿制服的船员,集中坐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最中间的船员一只手乍着,颇有些坐立不安。

    “不用着急,如果无法当场处置的话,从这里到附近的医院,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凌然瞅着病人,走过去,坐下,顺便向对方解释了目前的状态。

    坐在中间的船员,果然安静了下来。

    “是手指受伤了吗?我看看。”凌然从口袋里掏出酒精凝胶,擦了擦,再轻轻的转动病人手腕,观察发黑的手指。

    病人的手指到中指,都有黑色泛出,但不见肿胀和破损。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的时候还是好的,然后突然就变黑了,而且越来越黑……”船员将自己的手指颤巍巍的放在凌然面前,再接着道:“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手指发黑好像挺严重的样子,有说心脏问题的,有说肝胆或者肾脏的问题?还有说要截肢的……”

    凌然未答,只看看对方,问:“你印象中,手指有受到外伤吗?”

    “没有。”船员回忆着,又缓缓摇头,再道:“但是,我今天出入底仓好几次,说不定碰到了什么机器也说不定。今天太忙了,好些时间都是小跑着来的,可能受伤了我都不知道。”

    “恩。”

    “我这个,严重吗?”船员小心的看着凌然的表情。

    “我再确定一下,给你结论。”凌然说着,晃动船员的手腕,接着道:“我触碰一下,你有疼痛的话,就说出来。”

    说着,凌然就按照体格检查的步骤,轻轻的检查船员的指骨。

    大师级的体格检查,加上几百次的断指再植的经验,放在任何人的指骨上,都能让它震颤着吐露所有的秘密。

    船员的表情略显疑惑,但没有叫出来。

    “不疼是吗?”凌然问。

    “稍微有点疼,像是针尖轻轻的扎那样。”船员迟疑着回答。

    凌然“恩”的一声,站了起来:“那就没事。”

    “真的?”船员惊喜。旁边的几名船员也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凌然确定道:“真的。”

    “那……需要怎么处理吗?用不用再去港口的医院了?”同来的船员代为询问。后面过来的助理和田柒也好奇的看过来。

    凌然想了一下,道:“处理的话,可以先用肥皂洗手试试看,不行的话,可以用汽油或者酒精试一下……因为是不明原因的染料,大概要多试几次。”

    “什么意思?”船员们有些不理解。

    凌然于是换了一个说辞:“手指●●染色,洗干净就好,无需特别处理。”

    “染色?不是受伤?”

    ”不是。”

    船员着急的道:“但是,我这个手指按上去,还是会有点疼的,和其他手指的感觉不一样。”

    “手指上的染料具有腐蚀性,所以手指会有轻微的灼烧感,碰触以后加剧。”凌然停顿了一下,又道:“外伤的疼痛要剧烈的多。”

    船员的手指颤动了两下。

    旁边人的脸上,也浮现出不同模式的笑。

    “恩,我们回去吧。”凌然摸摸肚子,决定再回医院看一圈。一根仅仅是染色的手指,确实是有些不太过瘾。

    田柒掩嘴一笑:“那我送你回去。”

    ……

    急诊中心。

    大部分的医生,都已经下班回家了。

    吕文斌、马砚麟和左慈典,倒是留在医院里。

    吕文斌和马砚麟,难得有了主刀的机会,自然是倍感珍惜,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如今的三甲医院,到了主治的级别,肯定是手术多的做不完的,但在住院医生的层次,想主刀一次手术,却是极难得的机会,许多刚到医院的年轻医生,盼星星盼月亮,盼到女朋友都分手了,充气娃娃都用坏了,白大褂都换新的了,仍然没撞到主刀的,也是大有人在。

    同样是在云医急诊中心的医生,如果不是在凌治疗组的话,吕文斌和马砚麟恐怕依旧要在一助的位置上熬一两年,才能有这么多的主刀。

    按时间算,那时候,吕文斌也都该聘主治了。

    就是左慈典,此时也是万分的羡慕。

    当然,他不回家并不是因为想混手术,主要是家里清清冷冷的,回去也没什么事做。

    哇……

    手术室的走廊里,传出一阵的欢呼声。

    “凌医生来了。”虽然隔着手术室的门,听不到外面在喊什么,但只听欢呼和吵杂声,左慈典就能确定来者的身份了。

    一会儿,手术室门就被踩开了。

    “凌医生。”

    “凌医生~”

    正在做手术的医护人员纷纷向凌然打招呼。

    被臂丛麻醉的病人,也好奇的探头看向凌然,接着,呼吸不由一滞。

    麻醉医生疲惫的抬了抬眼皮,再看看监视器上飙起的指数,内心平静的教育自己:淡定,病人是男的,等他冷静。

    “手术顺利吗?”凌然绕到了主刀医生一侧。

    “断指再植,目前还算顺利,病人37岁,是个木工……”吕文斌简单的做了介绍。

    凌然听着点点头,大致的看了看,没有干扰吕文斌的操作,转头对左慈典道:“我在车里看了你发给我的记录,当时吕文斌是在做tang氏缝合?然后有陶主任等人现场观看?”

    “是。”左慈典回答道:“我特意请了陶主任过来的。”

    “有什么特别的吗?与其他有人观摩的手术相比。”

    “陶主任比较健谈吧。”吕文斌回了一句。

    左慈典赞同的道:“确实,陶主任还给现场的进修医和实习生讲课,说吕医生做的tang氏缝合很漂亮,在咱们院也是拿得出手的,说的咱们小吕嘴都合不拢。”

    吕文斌咳咳两声:“陶主任说话好听。”

    左慈典有点吃味的道:?“那可不是,说话好听的外科医生,一种是不会做手术的,一种是快退休的……”

    凌然听的点头:“这样的话,那就再请陶主任看看马砚麟的手术。”

    “陶主任的现场课,确实挺给人精神的。”左慈典自觉领会了精神,赞同道:“会说话,就让他多说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