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奇幻小说 > 星球成长史 > 65,文明较量
    已改一章,正在改剩下部分!

    太虚界域之中,属于主宰级的恐怖意志深入到操控整个过去时空的变动之中。

    无数的过去信息被鸿钧和通天妖皇肆意的扭曲篡改着,大量的太虚世界所记载的命运轨迹。

    通通在短时间内被强制性的破坏,这种命运轨迹的崩裂,让一切过去时空之中所记载的信息出现了断裂。

    无数的太虚世界佐证着过去的不可更改之特性,在数量庞大的太虚世界面前,那怕是强大的古神想要篡改一个太虚世界的命运轨迹,进而通过这种方式影响到物质文明的存在,都是需要付出漫长的时间以及莫大的代价。

    对于那些存在于物质界域之中,能够记载己身文明历史的文明来说。

    过去的被篡改足以引起文明气运的反弹,这种来自现在时空的特殊力量。

    一旦产生变动,所爆发而出的可怕威力足以对古神造成损伤。

    所以如无必要,古神对于依旧存在于物质界域之中的物质文明修正一般是处于潜移默化的。

    在不知不觉之间,完成对整个物质文明的影响,从而达成自己的目的。

    而像是鸿钧和通天妖皇这样的直接硬刚式篡改,这是任何一个古神都不愿意看到的。

    因为一旦出现这种状况,也就意味着古神亲自下场,从而对物质文明展开全方位的抹杀。

    这种直接对物质文明进行大规模抹杀干涉的情况,很容易会对其他古神的布局造成干扰。

    通常而言一个古神想要抹杀一个物质文明,至少都会与三个古神对峙起来。

    物质界域不同于太虚界域的分割性,在物质界域之中,每一个物质文明的存在都是相互关联的。

    太虚世界需要通过无数次修正命运轨迹,才能够对物质文明产生些许的影响。

    而物质文明却只需要小小的变动,便足以对整个太虚世界之中的命运轨迹造成巨大的干扰。

    如此,可想而知,当鸿钧和通天妖皇在整个太虚界域之中展开交锋,并且大规模的施加干扰之时。

    所造成的巨大动荡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无尽深邃的太虚深处,这里记载着诸多主宰还未诞生之前的古老历史。

    以往这里是任何太虚遨游者都不希望进入的地域,因为在这里,很容易就会碰到能够贯穿过去现在未来永恒不动的古神存在,甚至如果倒霉的话说不定会直接撞上主宰的存在。

    而现在,当两位主宰级的存在深入这里之时,无边的动荡瞬间产生。

    主宰级的存在对于过去时空来说,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巨大干扰源

    。

    几乎是在主宰级存在出现在这里的第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古神以及同级别的主宰便将自己的意志快速的延伸至这个区域。

    过去不容被篡改,这是一切古神以及主宰的共识。

    浩荡无边的恐怖意志相互交织在太虚深处,无尽错乱的时空信息如同风暴,肆意流转的强大意志如同岛屿大陆。

    “两位,你们交战可以,但是请不要打扰主宰太虚以及古神太虚的安宁,毕竟这里是属于我们的共同领地。

    而不是你们的游乐场,你们这样的行为如果不加以制止,会给后来者造成很多不必要的影响!”

    辉煌神圣的神界主宰,化作一片存在于太虚深处的浩瀚天空,浩荡神音在太虚深处动荡而起。

    “想要篡改过去,我赞同!

    让龙族的辉煌再次降临世界,让一切归于龙族的荣光!”

    无尽深邃的黑暗漩涡之中,旧日地狱的主宰者黑龙敖灵阴恻恻的说道。

    相对于其他的主宰来说,没有任何一个主宰比得上黑龙敖灵更想将过去逆转至现在,因为这代表着过去辉煌的再度复兴。

    基本上来说,从属于地狱的主宰都是希望将过去扭转至现在,因为在过去他们有着无尽的遗憾需要弥补。

    但是很可惜的是,这种扭转过去降临现在是需要十分巨大的代价。

    “这不可能,过去不容被篡改,历史就是历史!

    它必须是正确无误的!”

    “少在那里自欺欺人的,当下一个纪元确定之时,人族绝对拥有篡改整个过去的能力!”

    古神太虚之中,来自各个不同的地域的故事的相互之间商讨着,对于逆转过去这样的事情,古神的反应是激烈的。

    因为这是主宰在实行,祂们拥有充足的力量来将自己的意志贯穿至一切地域。

    在太虚之中,古神的意志是无尽众生遵从的方向,而主宰的意志却又是古神的遵从方向。

    任何违逆上位存在意志的生灵,都会受到一切秩序的镇压,因为在各个序列之中,上位存在的本身,即是大局所在。

    古神的讨论无法干涉直到主宰的意志,在主宰太虚之中,各个主宰化身天穹,进而笼罩无尽的太虚世界。

    而这些太虚世界正是属于主宰的过去,主宰的意志决定着未来的方向,确立着过去的根本。

    无论过去怎样变动,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主宰的形成。

    鸿钧化作的天穹之中,无数的太虚世界宛如浮游一般,朝夕破碎,眨眼成型。

    相对于其他主宰太虚世界的稳定状态,鸿钧的太虚世界宛如支离破碎一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动着。

    过去无限增多,未来无限广阔,这是鸿钧现在的存在状态。

    每一个人族的诞生都是在丰富着鸿钧的过去,延伸着鸿钧的未来,

    作为当今纪元的最高统治者,鸿钧的状态就是一切衍生的源头。

    看着宛如逼宫一样注视着自己的诸多主宰,鸿钧沉思了片刻之后旋即开口说道:“过去已经定型,不容许被篡改。

    但是源自过去的存在,不能够去影响现在,甚至去干涉未来。

    想要我停止时空篡改的动作,可以。

    但是通天与罗喉必须分割!

    通天是这个纪元妖族的参与者,而作为主宰的罗喉却是已经超出的现在时空的限制。

    为了纪元之争的公平,罗喉必须与通天分割!”

    鸿钧之话语斩钉截铁的说道,宛如不可违逆的天谕一般。

    相对于主宰的强大来说,古神虽然也是摆脱的现在时空的限制。

    但是来自强大的物质文明力量却也依旧足以将古神拉入下界,进而跌落阶位。

    而主宰却是丝毫没有跌落阶位的可能,在即将开始的纪元之争中,一个主宰的存在对于最终的纪元最高统治者之影响是干扰甚大的。

    所以鸿钧绝对不允许罗喉与通天同在,两者必须分离。

    在鸿钧开口之后,一时之间整个主宰太虚仿佛陷入的最深沉的死寂一般,几乎的所有的主宰都在等待着通天的决断。

    无数戏谑的眼神注视着通天的所在,作为一个主宰,被同级别存在如此逼迫,这是一种耻辱。

    “想要我修正过去,从而致使过去产生断裂,你作为付出惨重的代价了吗?”

    “哦,你又想要如何做?”

    “道消魔长,道长魔消!”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在话语落地的瞬间,盘踞在主宰太虚一角的通天顷刻间便分成两半。

    一半为魔祖罗喉,一半为通天妖皇。

    摩祖罗喉凭借自己多年的积累依旧维持在主宰阶位,而通天妖皇的气息却是急剧下降,在失去的大量太虚世界作为支撑之后,通天妖皇一路向着古神阶位跌落而去。

    在经过一阵快速的跌落之后,最终通天妖皇以濒临降阶的伪主宰盘踞在太虚之中。

    伪主宰,即本身非是主宰,但因外力的支撑从而保持着主宰阶位。

    而帮助通天妖皇保持在主宰阶位的,正是属于妖族的磅礴气运。

    罗喉的干脆利落出乎了所有主宰的预料,谁也没想到,作为以疯狂著称的魔祖罗喉,和以逆乱著称的通天妖皇两者的结合体,会如此干脆的就彻底分离,没有一丝一毫的纠缠存在。

    “鸿钧,我做出的选择,那么是时候该你付出代价了!

    哈哈哈哈!”

    一阵猖狂的大笑在主宰太虚之中响起,妖魔结合的磅礴气运瞬间升腾而起。

    在现在时空,莫名的干扰源开始全力的施加在整个人族的头顶,进而扰乱着人族的清明意志。

    以妖族的存在为物质干扰源,从而封锁在着人族神灵的未来之眼,以魔族的气运干扰着鸿钧的存在,以此让祂无法直接施加干涉。

    如此一个相对公平的纪元之争便瞬间成型。

    无尽浩瀚的本源海洋之中,李浩如同主宰盘踞太虚一般,将自己的状态全力展开,进而盘踞在整个本源海洋之上,以此笼罩着一切原初的所有。

    这一次的纪元之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将一切原初序列之下的各种力量体系彻底的统一起来,以便在将来的星云大战之中能够用最短的时间,从而动员最大的力量。

    星云大战,一种李浩预估的战争模式。

    以无尽星辰为战场,以浩瀚星空为疆域,以无尽文明为士兵,从而进行的一场超越一切形式的序列战争。

    在这种战争模式之中,一切都将作为战争的资本,从而被投入到这个可怕的战争机器之中。

    无论是遍布星空的物质资源,还是相对稀少的文明资源,都将是这场战争的最主要决定性力量。

    物质资源浩瀚无边,对于这个李浩并不是十分担心。

    李浩在序列战争之中所担心的一直是文明资源的多寡,作为刚刚步入星空战场不久的萌新。

    李浩现今所有的力量对比那些盘踞星空已久的可怕存在,还是十分的渺小而不堪的。

    作为盘踞星空数百万年,甚至是数千万年的恐怖序列,这些序列的存在模式之中,蕴含着大量能够调动物质资源的文明存在。

    而对比这些同类们的底蕴雄厚,李浩所拥有的实在是太少,太少!

    本源海洋之中,李浩闭目的双瞳悄然睁开,仿佛是看穿了遥远的物质时空阻隔一般,李浩的视觉望向了距离自己长达数百万光年的域外星云之中。

    借助光线横行宇宙的方式,李浩得以近距离的观察到数百万光年之外的一切。

    当然与其说李浩是同步观察域外星云的一切,那还不如说是李浩在观察那些遗留在星空之中数百万年前的磅礴信息。

    光能序列,这是一个距离智械序列最接近的一个序列之一。

    相比较起智械序列的最高成就者以黑洞为盘踞地带的强大来说,光能序列虽然没有智械序列如此的强大。

    但是比起李浩的原初序列来说,强的却是不止一星半点。

    作为以中子星为盘踞地带,进而辐射整个星云的强大序列,在李浩的原初序列越发强大的时候,光能序列的探测装置却是已经发现了李浩的存在。

    那种来源自高等序列的恐怖,睡沙发两者不是同处于一个序列之中,但是却也依旧是让李浩感到心神动荡。

    “这个宇宙之中的强大存在还真是奇特,以往我理想之中的强大文明,无一不是动念之间毁灭宇宙而存在。

    但是在这个宇宙之中,几乎所有的强大存在都是一种规则覆盖体。

    看似纵横星际,横行宇内的强大文明,却也只不过是祂们身上的一个细胞。

    我有幸成为这其中的一员,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悲催!”

    随着时间的匆匆流逝,无数的过去疯狂的叠加在李浩的过去之中。

    从而丰富着李浩的过去,这种过去不断延伸,进而塑造无限未来的方式,正是序列生物的可怕之处之一。

    文明的发展即是序列生物的过去,文明的存在即是序列生物的存活,文明的终极目标,即是序列生物的意志所在。

    不需要与其正面抗衡,仅仅只是存在,就让无穷的生灵向着其意志指引的方向,不停前进。

    无尽遥远的彼岸星空之中,在李浩不曾观测到的域外星云之中。

    好似李浩这等的序列生物如同繁星一般,存在于无尽广阔的宇宙空间之中。

    在序列生物存在的位置,无尽的文明快速的繁衍着。

    或是新生,或是毁灭,生为序列存在之证明,死为序列生物存在之佐证。